《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二章 醉龙疯丐

作者:李凉

小天双掌翻挥抛斩,双手晃动快逾闪电,倏东忽西,时左时石,有时斩雷掌,有时千叶手,兼或一指禅交相使用。

他将五名对手逼得很难挥洒得开。

往往,在他的敌人,看准小天身形,递出招式时,小天已经人影杳杳,闪向别处。

这五人都是当今武林中,名重一时的第一等高手,但是他们很遗憾地发现,自己的动作,始终比小天要慢上点。

因为这么一丝微小的差距,他们始终无法争得主动。

小天一个旋身,右手倏挥猝斩,左手浩然拍击,顿时狂飙澎湃,雷鸣隆隆,天地宇宙似在小天的手中缩小颤抖,愤怒咆哮。

联手的五人,突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暗流,隐然翻绞激荡,由外向内挤压,仿佛一个巨大无形漩涡,在他们四周回涌吸引,想将他们逼进一个无底的深渊。

于是,围攻小天的五人,齐声叱喝,猛的拔身倒飞而出,狼狈地脱出小天的掌势范围。

小天哈哈笑道:“各位亲朋好友,怎么这样子就走?未免太不够意思了吧!"他紧跟着扑向五人。

一名身着紫色轻纱,体态毕露的美艳少妇,哆声哆气,婬荡十足,风騒万分,对着小天格格笑道:“哎哟,小兄弟,你就那么的狠心,对人家那么凶呀!”

婬笑格格声中,她身若风中飞絮,快速地飘向小天,同时右手倏扬,一蓬粉红色,味带腥甜的烟雾,罩向小天。

迎面扑上的小天,大喝一声,立时衣袍鼓动涨如气球,身形突兀的停顿于半空。

那一蓬色彩旖旎的粉红色烟雾,便被小天阻于三尺之外,近身不得,小天笑谑道:“騒娘们儿,我不是女人,干嘛送胭脂花粉给我?”

他左手一挥,粉红色烟雾,竟凝聚成股,罩向其余几人。

妖冶少妇不料小天来上这么一手,见状不由急叫:“小心,快退!”

饶是她叫的快,仍有一名同是紫微宫的人,被粉红色的烟雾,当头罩住。

吓得这个騒娘们儿,扑身向前,急忙在那人口中,塞下一粒葯丸,此时,中毒那人已经软软倒下,可见这粉红色毒雾,端的是厉害非常。

小天呵呵笑道:“騒娘们儿,谢谢你的胭脂粉,可帮我摆平一个大敌,我看你干脆再送我几把这种粉,让我把其他三个人一并解决,咱们两个就可以好好亲热一番。”

那艳妇听得小天这话,脸色一怒,便要冲前和小天拼命。

那红衣胖子拉住艳妇,阻止道:“花宫主,先莫冲动,让我来对付他!”

艳妇脸色一缓,媚态又同,哆声道:“神君,那就看你的喽!”

红衣胖子手一挥,其他几人纷纷退后,连地上昏迷那人也被搬到树下。

小天大马金刀,往胖子面前一站,大刺刺道:“喂,胖子,你们五个一起上都奈何不了小爷,你一个……行吗?”

红衣胖子冷哼一声,双手倏扬,六颗红澄澄如鸽蛋般大小的弹丸,朝小天身上飞去。

小天哈哈一笑,正等举掌劈开。

文如龙急吼道:“使不得,小天快退。”

小天惊闻文如龙吼声,立刻身不摇,肩不晃,暴退丈余。

但是,紧跟着六粒弹丸之后,又是一颗拳大的蓝色弹丸急飞而去,在小天面前自动炸开。

轰隆巨声,蓝色弹丸爆炸,引爆其他六颗红弹。

任是小天反应奇快无比,就地滚翻,避出丈外,仍免不了沾上一小撮火焰,那火焰就在小天左臂上燃烧。

那火焰既不扩散,却也不熄灭,烧透衣袖,仍往骨肉里钻燃。

小天列牙忍受那种锥心刻骨的刺痛,那感觉,就像被一支烧得红透的尖针,猛地戳进肉里一样。

小天一咬牙,右手往左腕一探,掣出泣血金匕,毫不犹豫,一刀挖下沾着火焰的臂肉。

那块掉在地上的皮肉渍里,仍然烧着一撮青碧跳动的火焰,仿佛在向小天冷笑示威一般。

另一边-----

小仙扬声大叫:“小天,你还好吧?”

接着连声叱喝,一遍叮当的金铁交呜。

小天握着匕首,腾身凌空飞跃过他面前被烧成一大片的火海,回答道:“我好得很,我要废了那个可恶的老杀手!”

文如龙促声道:“小天,他外号雷火神君,一身歹毒的火器,你千万得留心。”

小天身形凌空,四处溜眼一看,小仙长发披散如鬼,背上衣服被划开几道裂缝,还好有金蛇皮衣护身,没有伤着。

屈不回却是左肩染血,右脚微跛,看情形,一定是小仙以险招伤敌。

文如龙那边,却为星月四锤逼得略落下风。

但是,一时间,还不至于有所差池。

哇然一声惨叫。

符龙飞已经一刀将一名对手劈成两半,剩下那名黑衣汉子,疯狂地舞着长鞭冲向他,口中哭吼道:“还我弟弟命来!”

小天见自己那边阵脚尚稳,凭虚一扭熊腰,挥着金匕,幻起蒙蒙剑影,口中大喝道:“死胖子,拿命来!”

径自扑向雷火神君。

雷火神君见自己最有把握的青磷夺命弹。居然没炸死小天,抖手又是六颗红色弹丸打向空中的小天,同时反身蹿出几丈外,躲避小天的追杀。

小天一见又是火器弹葯袭来,蓦地将心一横,长啸如泣,顿时,泣血金匕光芒猝涨,尾焰俱伸,剑气吞吐穿梭,宛似玄术一般。

小天的身体全部被裹进泣血金匕所发出的寒光之中。

就在他身形隐入蒙蒙剑光里的瞬间,六颗红色弹丸,就在这股粗有斗圆的雄浑光柱外,猛然炸开。

于是,轰然声中,火苗窜伸,赤焰腥红的火光,四下迸溅,辛辣的烟雾滚滚飞散。

就在漫天弥地的烈焰之中,那股圆柱形的冷电精芒,宛若冲天银龙,冲破火红烈焰的包围,直射蹿身逃亡的雷火神君。

此时,雷火神君狼狈地往地上扑躲,美艳少妇和金衣青年,以及另一名紫微宫人物,同时出手救援。年轻人一支金光闪烁的鹰嘴钩,飞旋翻点,布成一片眩目的金网星截斜拦,紫衣人的九节鞭,带着哗啦啦的响声,笔直射向光柱。

而美艳少妇,双手齐飞,数十柄三寸长,精钢的飞刀,夹以万钧之力,射向光柱,但是,这些阻截,怎能抵挡得住小天这招剑术中无懈可击的至高精华驭剑成气。

那全以厚重合金铸成的金色鹰钩,被绞成如糜的金粉,飞散满地,金衣年轻人,尚不及惨叫出声已被切成十七、八块。尸体混着金粉,一同坠地。

九节鞭卡嚓、卡嚓断成十八节,十八节断棍一支不少,被反震给原来的主人。

只是这名紫衣人乃用他的身体接下原本该用手接的兵器,惨嚎着在地上蹬了蹬,就一命归阴。

仅存这名妖冶的荡妇,惊叫着拼命往后退去,但是那道斗圆的晶莹剑光,迸溅着点点莹星灿光,自她身边,飘忽掠空。

砰的暴响,血光四溅之中,这个騒娘们儿的大好脑袋,带着一脸的绝望惊惶,弹上天空。

倏地,剑光一敛,小天俊脸含煞现出身形,他瞥见雷火神君,正溜腿往林外逸去,他冷冷一哼,伸入怀中,摸出一枚银光闪烁的弹丸,对逃走的雷火神君叫道:“死胖子,你既然爱玩火葯,本小爷就送你一颗霹雳弹尝试看看。”

抖手,小天相准打出银弹,银弹追上雷火神君,轰的炸开,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传出。

雷火神君被自己身上所带的爆炸弹丸,炸得尸骨无存。

另一面-----

接着爆炸声,蓦地传出一声惨号。

小天连忙回头探看,正好来得及看见符龙飞自黑衣汉子胸前,拔出神龙宝刀,同时退身避开自对方胸口喷溅而出的鲜血。

小天正待举步上前,符龙飞已然抽刀杀向星月四锤中的一人,破除他们四人联手的合击阵式。

文如龙夫妇原本屈居下风,却因为星月四锤阵式的瓦解,以及敌人的减少,立刻扳回颓势,占得攻击先机。

小天笑呵呵问:“文大叔,你们那里还需不需要帮手?”

文如龙轻松道:“不用啦!文大叔再收拾不下这三个晚生后辈,可得脸红喽!小仙那里的情况,似乎不太妙,你快过去看看。”

其实,小天早就心悬小仙的情况,但是,文如龙夫妇毕竟是长辈,而且战况较为吃紧,小天若不先打个招呼,未免说不过去。

如今,文如龙所言,正合小天的心意。

于是,小天身形略闪,已然到了小仙和屈不回两人的拼斗处,只见热战中的两人,都已是汗水涔涔,气喘吁吁,足见双方功夫,半斤八两,不分上下。

小天轻声问:“小仙,要不要我帮忙?”

奔腾闪掠的人影,倏开即合,小仙丢下句:“不要----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这个人妖!”

屈不回怒叱一声,双刃弯刀挥展如风,只见他双手中的弯刀,交相映幻明灭。一道道,一条条,一溜溜的光流,不停地回绕旋飞,刃光狂舞之中,连空气都在呻吟,在呜咽。

小仙手中的墨竹,随着屈不回的双刃,快速无比的翻飞扫砸挑刺,忽而上下交舞,忽而左右穿织,忽见在前,已然截后。

墨竹闪动的竹影,时如圆月,时如长虹,时如群星,时如狂飚,或是成丝,或是成圈,或是成点,或是成弧。

这些有形无形的景象,不但抵卸着敌人疾如江河悬瀑般的攻击,同时更见凌厉狂悍的反扑敌人。

那边-----

再次传出一声凄厉尖锐的狂号,星月四锤中的一人,被文如龙劈出丈外。

只见他身上纵横交错着无数道的剑痕血口,全身上下,几乎看不见一片完整的肌肤。

蓦地-----”

屈不回厉啸一声,手中双刀,嗡然长吟急抖,刹那间,突然暴现出分散成千百条光流芒雨。

当这些漫空眩目的灿烂银芒,还在人们的眼中映现时,宛若来自虚无,一轮冷月,悄然无声出现在这群光流芒雨之中,映幻着冷凄的寒光,急速快捷地旋斩小仙颈部。

小天心头猛然一跳,惊呼被他硬生生压住。

小仙急旋的身形,猛然刹住,一溜乌光猝弹,仿佛要追回逝去的千百年光阴,墨竹自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浩然无回飞点向冷月寒芒。

就在乌星甫现飞弹的同时,小仙沉身立桩,上身蓦然闪晃游颤,在她迅捷无比的移挪之下,猝然之间,仿佛天河骤泄,怒洪决堤,狂浪滚滚,波荡激涌。

小仙手中的墨竹已然掀起一波波,一浪浪,一排排汹涌澎湃,浩荡翻腾的气流,呼啸着反卷暴雨银芒。

顿时,空气中充斥着撞击交旋的劲流,呜呜的破空劲风中,仿佛是天地的哀号,在四溅澎击的回流里,一声清脆暴响。

小仙首先飞弹的乌星,撞击在轮飞的冷月之上,屈不回脱手飞射的弯刀,有若断风筝,颓然坠地。

小仙长发披散,狂然大喝,手中墨竹笔直飞刺,快,快得令屈不回怀疑,那是出自小仙的一击?

为什么在他方才举刀横拦时,墨竹已如利剑般地刺入他的心脏。

屈不回垂眼看着胸口的墨竹,他吃力地抬眼,紧盯着小仙,断续道:“剑……出……誓……无回……”

砰的一声。他猛然向后仰倒摔去,胸口鲜血泉涌,滋滋有声。

小仙整个人虚脱软倒于地,小天急忙大步而上,将她一把搂进怀中,忙不迭问:“如何?有没有受什么内伤?”

小仙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疲惫地摇头,声音沙哑道:“没有……只是有些脱力,好累!”

小天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碧绿小瓷瓶,他打开瓶塞,倒出一粒,色泽雪白,清香四溢的葯丸喂人小仙口中,同时单掌抵住她背后,运功帮她恢复疲劳。

最后缠斗的现场,再次传来闷哼,和一声惨号。

星月四锤中和符龙飞对阵的人,被他一刀拦腰砍成两截,大肠小肠流满一地,吭都来不及吭一声,便魂归离恨天,一命呜呼!

另外两人,一个被文如龙一剑削去半边脑袋,一个被曲文霞一剑自小腹刺穿。惨号声,使是出于此人的口中,却在曲文霞抽剑时,猛然噎住,砰然倒地死去。

文如龙等人,收剑以后,连忙闪掠向小天二人。

符龙飞见小天正在为小仙运功疗伤,急忙问:“小仙怎么啦?伤的重不重?”

小天摇头道:“她没事,只是有些脱力,我是以内力助她恢复。”

文如龙等人,这才放下心。

没一会,小仙己经睁开眼,笑嘻嘻道:“好了,没事啦!"小天收回手,她立刻精力十足地跳起来。

曲文霞不由得称赞道:“小仙,你的武功可真高明,竟能搏杀江湖三煞之中,排名第一的阴阳艳煞,而且全身以退,未受丝毫伤害,这等功力,只怕江湖中,找不出几个来了。”

小仙呵呵笑道:“还好啦,混江湖总得有点本钱才行,文大婶,你说是不是?”

曲文霞忍不住轻笑着直点兴,文如龙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醉龙疯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