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三章 血战乌啼谷

作者:李凉

寒风,静夜。

森冷凄寒的蒙蒙白霜,凝在地面,结在树梢,铺在瓦背,也附在已经枯黄的草梗子上面。

朦胧的雾气沉沉的飘浮弥漫着,空气里有着太多说不出的冷冽,只要吸上一口,就是一把碴子直接凉透心肺。

此时的世界,一片迷蒙,山已失去山的形,谷已无谷的影,周围俱是模模糊糊的影象,看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谷。

乌啼谷。

月落乌啼。

哇、哇的乌鸦嘎啼,在雾中传出老远,显得乌啼谷更加凄寒。

但是,阵阵乌啼,无异于指示翔龙社趁夜掩进的大队人马,地头到了。

今夜,喔,是个夜袭的大好时机。

但是进袭之人,却必须对附近地形地物相当熟悉,否则,在雾中落脚的路都找不着的话,如何猝袭敌人。

翔龙社的儿郎们俱是在北地土生土长的人,当然他们对乌啼谷附近的地势,可以说是熟得不能再熟。

因此,翔龙社此番出击,除了天时,再又占尽地利之便。

四百名一式黑色劲装,金色腰带,斜背大朴刀的骠悍大汉们,在古天宇父子、冷剑魂和丁大空、小仙师徒等五人的带领下,行动迅捷利落,悄无声息,已经掩至乌啼谷谷口之外了。

古天宇和冷剑魂自是一身黑绸长衫,金腰束带。

他们和其他儿郎不同之处,是冷剑魂未背大刀,双手空空,他也是用刀,但是他的刀,只有在杀人夺命时,才会出现。

至于古天宇,在他黑色长衫的胸襟上,一只绣工精致细腻,栩栩如生的腾空飞龙,正张牙舞爪,随着他轻轻的呼吸,起伏波动,仿佛便要破衣飞去。

而他的手中所持,正是那柄令武林同道闻之胆颤,足以代表他的身份,从不轻易离身,玉柄金鞘的擎天剑,

便是小天,也换下平日惯穿的月白儒衫,一身和他爹相同的黑衫金束腰,典型的翔龙社打扮。

此时,他和古天宇并肩而立,哦,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不是父子。

丁大空和小仙是这一大群人之中,唯一异装打扮的人。

一向空手的丁大空,此时手中赫然持着小仙平常所用,那只乌溜溜紧硬逾铁的黑竹打狗棒。

小仙呢?

如今,小仙左腰上,正悬着一柄形式斑斓的奇古短剑,暗绿色的剑鞘,看来挺不起眼,剑长足有一尺半,剑宽仅二指。

小仙首次亮出这柄不起眼的短剑时,曾让古天宇、文如龙等剑术名家,悚然动容,脱口讶呼:“鱼肠!”

不错,小仙所持这柄剑,正是上古奇兵,武林中人无不梦寐以求的十大名剑之一鱼肠短剑。

传言鱼肠短剑已经失踪近百年,如今却出现在小仙手中,神剑出世,可见小仙有多重视这场即将展开的血战。

乌啼谷左侧不足十丈处,有一大片斜坡。

坡上长满白杨树,白惨惨的树干,伫立在静悄悄的雾中,点缀着周围,气氛更加沉闷,诡异!

斜坡顶端,有一个不深的洼坑,沿坑而生的白头芦苇已经开花,正在凄凄寒风申轻轻摇头低低呜咽,古天宇双目微合,坐在洼坑中心,平静地吩咐道:“剑魂,要四名卫山龙,各带领一百名弟兄,分两批潜伏在乌啼谷两侧山坡,听令夹击敌人。”

“是!"冷剑魂正待起身离开洼坑,小仙连忙道:“冷阁主,你等等!”

冷剑魂惑然回头,小仙解开随身带来的包袱,取出四枚银亮的管状物,交给他。

小仙笑道:“这是我做的震天雷,在他们冲杀之前,先给敌人一个见面礼,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小天忙道:“喂,还有没有?留几颗让我玩玩!”

小仙白他一眼,道:“你不是说玩炸葯很危险,你敢玩?”

小天呵呵笑道:“飞蛾明知灯火会焚身,仍是忍不住要扑去试试嘛!”

小仙轻啐一声:“这里还有六颗,够你玩的。”

古天宇睁开眼,平静道:“待会儿,我们分头潜进之后,先用震天雷招呼他们,使对方阵脚动乱之后,再进行扑击。剑魂,交代下去。”

冷剑魂走后,丁大空和小天不约而同,将手伸到小仙鼻子前,一付讨债的模样。

小仙故意不解,装蒜道:“干嘛?我又没欠你们钱,手伸那么长不怕抽筋?”

小天突然嘿嘿邪笑,目露古怪之光,小仙一惊,蹿到古天宇背后,告状道:“古老爹,你儿子要欺负我。”

古天宇轻声一笑,淡淡道:“好了,不要胡闹,小仙,把震天雷分发一下。”

小仙对小天扮个鬼脸,取出两枚震天雷交给古天宇和丁大空一人一枚,她挺大方地递上两枚震天雷给小天。

丁大空吃醋道:“徒弟耶,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东西,有好玩的,怎么不让你师父多玩一点?居然对外人比较好,真是气煞我老头子。”

小仙皱起鼻子,哼声道:“谁叫你昨天说,不敢担待我在君山上玩这东西,今天我有好玩的,当然不多给你。”

真是腊月的帐,还的快。丁大空无话可驳,只好摸着鼻子,嘿嘿干笑两声。

一时之间大伙儿都不再说话,洼坑内便如此静了下来,只有乌啼谷那里,依旧传来阵阵凄迷的孤然乌啼……

突然,小天打破寂静道:“对了,小仙,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提,可是苦无适当时机,正好现在先告诉你,免得以后你知道,又怪我不说。”

小仙纳闷道:“什么事?看你那么正经,大概不是啥好事。”

小天轻笑道:“是好事,大大的好事。”

小仙眉梢子一扬,小天继续道:“你大堂哥虽然在僵尸奇门阵里当活僵尸,可是,他没有被控制,神志清醒得很。”

“什么?"小仙以为自己听错,不相信的再问一次:“你刚才说什么?”

丁大空亦哇啦叫道:“小子耶,这事开不得玩笑呐,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天呵呵轻笑道:“因为有关僵尸奇门陈的解法,还是他暗示我的。”

当下,小天将上次和僵尸奇门阵过招时,他与玉修文暗中互通讯息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小仙听完,终于放下心头一块大石,嘘口长气。

接着,她突然发泼,恶狠狠道:“好呀,你既然在那个时候就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让我白担那么久的心?”

小天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有这等反应,我不是说,没有适当时机嘛!”

小仙嗔道:“哼,给我骗,时机是人找的,分明是你故意隐瞒。”

丁大空在一旁呵笑道:“好啦,徒弟耶,小天好心告诉你这个秘密还得挨你骂,这太不划算啦,你就少泼辣些,小心以后-----嘿嘿!”

不待小仙答话,一条人影已经闪进洼坑之内,正是冷剑魂,他躬身道:“察魁首,一切人马均已就绪。”

“好!”古天宇接过小天递上的擎天剑,淡淡道:“记得,要速战速决。”

不待众人反应,他已然率先掠出洼坑,直扑乌啼谷内。

小天等人随行而上,中途小仙又分出一枚震天雷交给冷剑魂,五个人分成五个不同方向,由正面直接掩进乌啼谷。

乌啼谷,其实是一道干涸的河床。

除了在雨季,河底会有淞淞浅流之外,平常时,涧床之间乱石遍布,杂树丛生,难得会有一、两小洼未干不枯的泥水坑,整个地面起伏不平,软硬不匀,根本不适合露营歇宿。

但是,此时的乌啼谷,竟被有心人将乱石拨开,杂树拔去,整理出一段不算短的平地来。

平地之上,耸立着密密麻麻大小无数的牛皮营帐,数目不下百顶。

这些营帐之外,便被那些移位的巨石杂木团团围住,形成了道颇为坚固的防护石墙。墙里,有明桩二处,墙外,有暗卡七道。

古天宇对潜伏在自己左侧的小天和冷剑魂暗示一声,他们二人便如鬼魅般,潜向暗卡,在不知不觉中,干掉外圈七处的暗卡。

于是,五人再进三丈,潜逼到离石墙只有七步之遥的地方,古天宇掏出震天雷,在手中掂了掂,对其余四人略略颔首,五人手中的震天雷同时脱手而出,丢向石墙之内的营帐聚集处。

“轰!”然巨响,饶是小天等人,卧倒在地,双手掩耳,仍是被爆炸声震得肺腑阵痛,血气隐然翻涌,耳鸣不已。

刹时,整座乌啼谷内,一片烟硝晦迷,火蛇迸射,昏鸦惊窜,地动山摇,宁静的夜,已被这声惊天霹雳所炸醒。

浓浓的雾,映着窜进的赤芒,大地变成一片血红。

就在这声爆炸刚过,谷内紫微宫和黑衣蒙面人联手组成的阵营之中,响起尖锐凄惨的喧闹和呼号。

“不好,敌人摸上来……”

“快,快准备应敌。”

“讯号箭呢?……笨,快放信号箭!”

一阵阵鬼哭神号,惊慌失措的呼喊叱喝,尚未平息,掩藏在乌啼谷两侧,四名卫山龙已经再次抖手打出第二波的震天雷。

“轰!"、"哇!"、“呀!”

“敌人有火葯炸弹呀!”

“哎唷,救命呀!”

不待抖动的地皮停止,古天宇丢下冷冷一句:“杀,人如厉鬼现身,已然穿过浓雾硝尘,挥剑斩向正在惊慌忙乱中的紫衣和黑衣人群。

小天等人,立即大喝而上,分别扑向谷底。

此时,混乱的乌啼谷内,几位身份地位较高的紫微宫首脑人物,首先发现古天宇等人的进袭。

一名面貌阴冷削瘦,双蹿塌陷的三旬中年人,桀然厉喝道:“守稳着,给我狠杀!”

他率先迎上古天宇而去。

古天宇洒然冷笑:“紫衣的?哦,你该由小天和小仙负责。”

他不屑地左掌猛抛,当面赏给敌人一记斩雷掌,将对手逼开之后,潇洒地扑向另一群黑衣蒙面人。

正当这个中年瘦汉,愤怒已极,想追杀古天宇时,小天嘿笑着扑到。

小天口中逗弄道:“喂,好朋友,我来也!"不等紫衣汉子有所反应,小天已经屈指一弹,同时喝道:“曲昌在野。”

这名紫衣人狼狈地躲开小天的一指禅,口中喝骂道:“放什么屁!大爷要你的命!”

小天懒懒一笑,高声道:“小仙,我替你找到个角色喽!”

“来啦!"小仙双手分挥,又有四名黑衣蒙面人,被她震翻,只见她人影一闪,已经接下小天的对手。

此时,这有名人简直气冲牛斗,没想到翔龙社来袭,竟然连对手都分配好,自己就像破烂般,被古天宇丢给小天,再被小天丢给小仙,受到如此待遇,不但是侮辱,而且是绝大的侮辱。

偏偏,小仙刁钻无比,再加讽刺问道:“喂,瘦鬼,你是不是那个什么岭南双煞,姓胡的?”

此人正是岭南双煞中的老大胡天,他抖手如刀,狠厉地劈向小仙,怒道:“不错,就是胡大爷!”

小仙嘿然一笑,身形陡旋,天旋掌呼啸而出,迎向胡天,同时叫道:“好极了,快将你弟弟一起找来,小爷我要送你们上路。”

“他妈的,臭叫化,我叫你狂!"胡天愤怒至极,掌劲再加三分,势如狂风暴雨,漫天盖地向小仙推出百余掌。

小仙喝然一笑,突觉背后劲风临体。于是,她大喝一声,双掌下压,人已拔空而起,日光一扫,只见另一名和胡天长相相似之人,用手持喂毒蛇茅,自她背后偷袭。

小仙凌空高兴道:“来得好,就是你们!"她人自空中反扑而下,刹时和胡法、胡天兄弟,作战一团。

另一面-----

小天脱开胡天纠缠之后,迎上三名紫微宫的人手,他俊目一瞥,不由吃吃笑道:“原来是老相好呀!”

这三人,正是上次进袭翔龙社,被小天一招"万相俱灭"惊走的三人。

为首那位福泰老者,抖手二十掌,夹以撼山震岳的掌风,狂猛地扫向小天,他逼进一步,低声喝问:“小兄弟,你方才可是说曲昌在野??”

小天目光微闪,知道自己要找的点子,自动送上门来,于是再次轻喝:“曲昌在野!”

同时挥掌硬接老者的掌力。

老者微楞之下,被震退二步,一旁另一名长相斯文的紫衣人,手中铁扇唰的一挥,接口道:“复宫有望!”

小天豁然大笑道:“对,就是你。”

他顿时双手齐飞,一个人有若千臂如来,抛洒着一溜溜,一蓬蓬锐利无比的掌劲,罩向对方。

但是,小天的掌势看来虽然狠辣,却全都向使扇子的紫衣人身旁招呼。

就在两人错身而过时,小天低声道:“还不挨上一掌倒地,咱们回翔龙社谈!”

就在对方回身攻击时,小天右掌倏地按向对方胸口,那人铁扇横拦,却是慢上一步被小天一掌按中,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小天大喝道:“来人呀,给我绑下去。”

轰诺一声,四名翔龙社的儿郎,蜂拥而上,将对方七手八脚捆牢押了下去。

小天这才注意到,直到此时,翔龙社隐伏的人马,尚未现身。

福泰老者和一名用剑美妇双双冲上,低喝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血战乌啼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