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五章 赌技切磋

作者:李凉

这位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的主人,似乎很随和,一切尊重客人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自木盒内取出长方玉盒,置于桌上道:“请选三粒!”

各种赌具中,以骰子最简单,而且携带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赌。

但别小看了这小小的玩意,门道花样之多,绝不比任何赌具逊色。

尤其赌假的老千,更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用灌铅骰子的,那已经是最起码的角色,根本不够瞧的。

那种角色全靠自备的灌铅骰子和手法,不登大雅之堂,遇上行家,绝对是死路一条。

如今真正上段的,必须本身功力深厚,再配合赌技手法,才能万无一失,稳操胜算,譬如小仙,就能以隔空传力的神功控制骰子的转动或静止。

但程金宝不会武功,更谈不上深厚功力,只能传授他手法和技巧。

那可也是一门不简单的学问,骰子掷出前,要看清每粒骰子面上是几点,设计好自已想掷出的点子,从碗里一把捞进手里时,便已全部定位。

掷出时更需把握轻重、高低,以及用的力道恰到好处,无论骰子如何转动或翻滚,最后停止时,必须跟设计的点子相符,这才算个高手。

程金宝得名师传授,又经过一番苦练、虽只有六七成火候,便已能横扫长安各赌场,足见小仙的段数之高了。

尽管如此,程金宝仍然很仔细地从玉盒内挑三粒象牙骰子,检查不出毛病,再拾起丢进海碗里,听听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确定毫无问题。

洪天尊看在眼里,不禁笑问道:“老弟把心骰子有假?”

程金宝不好意思地道:“哪里哪里,这么精致名贵的骰子,我从来还没见过,好奇而已……”

洪天尊置之一笑道:“咱们可以开始了吧?”

程金宝礼让道:“阁下先请!”

洪天尊也不客气,伸手捞起海碗里的三粒骰子道:“那我就占个先了。”

随手一掷,一阵散落清脆格啷啷声,三粒骰子在碗内快速旋转、碰撞、翻滚逐渐停止下来。

竟是两个五,一个二,不过两点两已。

程金宝差点没笑出来,两点要赶不上,他真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洪天尊也不乐观,唏嘘一声道:“老弟,看你的了。”

程金宝笑着捞起三粒骰子,心想:“我掷个三点就赢了,窝囊你一下!”

骰子在手中,他已设好两粒幺,一粒三。

小心翼翼向海碗里一掷,三粒骰子也是一阵旋转,碰、撞,翻滚------

最先停止的果然是么,接着三也停止,碗中剩下最后一粒骰子仍在旋转。

程金宝心里有数,最后的必定是吆,凑起来正好是三点。

那知最后一粒骰子逐渐停止转动,竟是个二,变成了幺二三。

程金宝简直不敢相信,居然出师不利,使他不禁傻了眼。“侥幸,侥幸!”洪天尊哈哈一笑,从程金宝手中接过一张银票。

人有失误,马有漏蹄,偶尔一次失手算得了什么!

这回轮到程金宝先掷了,他一把抓起三粒骰子,决心掷个四五六,让对方赶都不用赶了。

骰子掷入海碗,开始旋转,碰撞,翻滚-----

清脆悦耳的响声,逐渐停止。

他奶奶的,祖奶奶的。

邪门!简直太邪门!竟然又是个幺二三!对方是不用赶了,因为幺二三等于牌九抓到瘪十,有输无赢,赶啥?

“承让!承让!哈哈……+-*/洪天尊又接过一张银票。

程金宝不信邪!

这回轮到洪天尊先掷,一掷就是四五六。

又不用赶了,是程金宝不用赶,输啦!

刺耳的笑声中,程金宝又递过去一张银票。

他还是不信邪!

可是,像是中了邪,着了魔,见了鬼,只要他一掷,除了幺二三就是三二幺,不信邪都不行。

不消片刻,程金宝暂借的二十张银票,己全部物归原主,回笼到洪天尊手里了。

程金宝额头冒着冷汗,喘着气,两眼直直瞪着海碗里三粒骰子,坐在那里如痴如呆。

洪天尊笑问道:“小兄弟,怎么了?”

程金宝这才如梦初醒,垂头丧气道:“今天手气太背,不玩啦!”

洪天尊似乎意犹未尽,怂恿道:“休息一会儿,喝两杯,咱们再继续玩如何?”

程金宝坚持道:“不,今天不玩了!”

洪天尊有些失望道:“好吧,今天到此为止,老弟有兴趣随时就来这里,我随时候教。”

程金宝沮丧点头道:“今天我输的……”

洪天尊哈哈一笑道:“不用放在心上,有赌不为输,来日方长,一直到你反败为胜,赢了我为止。”

程金宝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道:“好,明日这时候,咱们再好好赌一赌。”

洪天尊一口答应道:“没问题,现在咱们先痛痛快快喝两杯。”

程金宝一败涂地,哪还有心情吃喝,起身婉拒道:“不用了,咱们明天见!”

如今,程金宝已不再住化子窝,搬进了长安街里,俱有观光设备的安顺客栈。

躺在床上,双手垫着后脑,两眼望着天花板。

他愈想愈窝囊,愈他奶奶的不对劲。

邪门,真他奶奶的,他祖奶奶的邪门!

胜败是兵家常事,输赢是赌家常事,哪有一掷就是幺二三,好像跟他结了不解之缘,这不是邪门是什么?

一定有问题!

这是程金宝苦思一整夜,总算恍然大悟,想出的唯一答案。

他霍地撑身坐起,从枕头下摸出自备的,随时练手法的一付骰子,走到桌边坐下,随手往空碗里一掷,赫然是四五六!

再掷,三粒六点的豹子。

这一来,不但获得答案,更证明自己的手法技巧毫无问题。

于是,他充满了信心,今天非大获全胜,还以颜色不可。

天色已经微明,程金宝重回床上,蒙头大睡。

这一觉,一直睡到近黄昏,他才起床。

匆匆漱洗完毕,吩咐客栈的伙计,替他煮碗面送到房间里来,反正能果腹就行。

今天他已养足精神,吃完抹抹嘴,便整装出发。

出了安顺客栈,直奔城北而去。

大门口仍然守着那两名壮汉,他们已认识程金宝,趋前笑脸相迎,恭恭敬敬地为他开了大门。

刚进门,便见那中年管家迎了上来,笑道:“程少爷来啦!”

程金宝也笑道:“昨天手气太背,今天来找你们东家翻本啊!”

不料中年管家歉然道:“真不巧,敝东家今天一早就出远门去了!。

“哦!”程金宝一怔,心凉了半截。

中年管家接着又道:“不过,敝东家临行已交代,如果程少爷前来,他不在没关系,可由几位姑娘陪你玩玩。”

程金宝又是一怔,诧然问道:“你说昨天那几位没穿衣服的姑娘,

中年管家笑着点头道:“不错,正是她们。”

程金宝憋笑道:“老兄,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今天是来找你的东家赌,怎么跟她们……”

中年管家正色道:“程少爷,你可不要小看了她们,赌技也是一流的,而且,她们全权代表敝东家,输赢无论多寡,一样算啊!”

程金宝一听,几乎忍不住想大笑起来,要是连那几个光屁股的女人都赢不了,那他在长安还混个屁!

再说,更大的诱惑,是赢了照算。

如此好的机会,只有白痴才会轻易放过!

“好!我就见识见识她们的赌技!+-*/程金宝虽然楞头楞脑,傻呼呼的,毕竟还不是白痴。

中年管家把他领入大厅,直接进了昨天那间富丽堂潢的内厅,招呼他坐下道:“程少爷稍候,在下去通知几位姑娘们!”

“请便!+-*/程金宝目送中年管家离去,心里那份得意和兴奋,简直无法形容。

跟几个不穿衣服的女人赌,这倒是别开生面,而且是生平第一次开洋荤。

不知道今天主人不在,她们是否仍然光溜溜地出来?

昨天一则是洪天尊在场,只好非礼勿视,不好意思仔细欣赏她们诱人的躶体。一则是全神贯注在骰子上,心无二用,无暇兼顾眼福。

今天他可要把握机会,趁机让眼晴吃吃冰棋淋了。

正在想入非非,乐不可支,中年管家已去而复返,趋前道:“姑娘们儿随后就来。”

程金宝微微点一下头,忽问道:“阿兄,贵东家为何黑布套头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中年管家道:“敝东家只想跟程少爷较量赌技,赌完,以后可能就从此不再见面,是以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程金宝诧然道:“他有名有姓,我一打听,不就知道他是谁了?”

中年管家呵呵一笑道:“程少爷,敝东家既不愿以真面目示人,难道会用真名实姓?”

程金宝为之一怔道:“噢,原来他不叫洪天尊?”

中年管家微微点头,笑而不答。

程金宝好奇问道:“那些姑娘们儿,也不愿让人知道她们是谁?”

中年官家又把头点了点,还是给他一个笑而不答。

程金宝却追问道:“她们为什么不穿衣服?”

中年管家道:“敝东家经常外出不在,怕她们乱跑,所以把所有衣物全部收起加锁,这样她们才出不去,否则,凭她们的赌技,长安城里的赌场全得关门大吉了。”

程金宝不服气地道:“哦?有这么厉害,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

话犹未了,一阵脚步声已到了厅外。

程金宝顿觉眼前一亮,果见走进来的八名女郎,仍然是昨天那付打扮,头戴黑布罩,全身一丝不挂。

她们各捧一个小木盒,向程金宝招呼一下,便径自走向精致方桌前,一宇排开。

程金宝已看得目瞪口呆,八名赤躶的女郎,身材竟是如此动人。

尤其,今天全身不知洒了多少香水,使得满室生香,令人意乱情迷。

中年管家一旁催促道:“程少爷,请上桌吧!”

程金宝这才如梦初醒,自觉失态,很不好意思地漫应两声,起身走过去,径自在八名女郎对面坐下。

八名女郎并未坐下,由居中的女郎娇声问道:“程少爷今天要玩哪一样?”

程金宝不假思索道:“骰子,跟昨天一样!”

这女郎手上捧的木盒,里面装的正好是骰子,立即置于桌上打开,又问道:“程少爷要跟我们哪一个赌?”

她们全戴着面罩,根本不知道谁是谁?

程金宝憨笑道:“都一样,就是你吧!”

那女郎这才坐下道:“婢女敬陪少爷。+-*/随即打个手势,身边的女郎便趋前,自木盒内取出两叠银票,分置于两人面前。

程金宝一看,厚厚一叠,似乎比昨天还多,不禁摇头笑道:“用不了这么多,有三五张就足够了。”

言下之意,好像他已稳操胜算,赢定了。

那女郎一面取出海碗,及装骰子的玉盒,一面也笑道:“很难说,多准备一些无妨,四十万两,不够可以再借。”

程金宝不服气道:“笑话,今天非让你们把裤子都输掉!”

这本是赌徒常用的口头语,那女郎非但毫不在乎,反而凑趣道:“程少爷,咱们已经没有裤子可输啊!”

程金宝怔了怔,这才想起,她们本来早就光溜溜的,哪还有裤子,只好尴尬地强自一笑。

“请少爷查验!+-*/那女耶将玉盒推向他面前。

由于昨天输得太邪门,今天程金宝更不敢掉以轻心,非得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玉盒里的骰子不可。

象牙骰子与一般骨制的不同,牙纹清晰可辨,绝对无法灌铅,而且,对方既敢让他仔细检验,立见不可能找出毛病。

尽管如此,程金宝还是仔细查验了一遍。

检查毫无问题,他捡出三粒骰子,笑道:“姑娘,咱们可以开始了。”

“少爷先请!+-*/那女郎表示礼让。

程金宝也谦让道:“姑娘先请!”

“那婢女就占个先了。+-*/那女郎将三粒骰子抓在手中,笑问道:“程少爷,咱们是不是和昨天一样,每一把一万两银子?”

程金宝突然起了贪心,沉吟一下道:“噢……如果姑娘不反对,咱们今天加一倍,每把二万两如何?”

“好!+-*/那女郎很干脆,应了一声,轻抬玉腕,骰子已掷入碗中。

三粒骰子成品字形,如同陀螺似地急速旋转-----

程金宝目不转睛,盯着碗里三粒旋转的骰子,看它们能转出什么花样。

三粒骰子好像转累了,速度逐渐缓慢下来,互相碰撞几下之后,连翻带滚,终于全部停止。

六六六,六点的豹子。

又邪了门?

程金宝可不相信:

豹子和四五六一样,准先掷出准就赢,根本不用赶,也没得赶。

程金宝输了,立即递过去两张银票。

也许是碰巧吧,那女郎一上来就掷出豹子。

现在轮到程金宝先掷了,他决心还以颜色,也让对方知道他不是省油的灯。

他从容不迫地,伸手一抓起碗里三粒骰子,拿在嘴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五章 赌技切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