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六章 男盗女娼

作者:李凉

长安城是皇帝老子住的地方刀,一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全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可不像苗疆,那是三不管,鞭长莫及的化外之地。闹翻天也无人过问。

这里可不同,整个城里的大街小巷,巳展开严密搜索,而且很快就搜到了丐帮的长安分舵来。

丐帮设在长安城的分舵,掩护得极好,表面上只是一处大宇宅院,而且位置僻静,若非帮中的自己人,外人绝对不易发现真面目。

但是,丐帮第子中,已有不少人加人了赌帮,帮主程金宝又是出自丐帮,所以这座大宅院的秘密,在他们来说,就不是秘密了。

两名逃犯中的玉小仙,即是丐帮九袋小长老,树大招风,所以大批捕快很快就赶到分舵来。

附近把风的小叫化,早己发出紧急暗号,通知了分舵方面。

当大批捕快包围了巨宅,由捕头率领一、二十名捕快,上前打门时,出迎的正是巴弘。

他打扮成管家的摸样,身后跟着两个家仆,自然也是丐帮弟子。

巴弘非常镇定道:“公爷们不知有何贵干?”

捕头冷哼一声,喝令道:“进去搜!”

吧弘拦阻道:“对不住,敝东家不在……”

捕头一把将他推开,盛气凌人道:“不在也要搜!”

巴弘见捕头不由分说,领着大批捕快闯入,急忙跟上前道:“公爷,敝东家又未犯法……”

捕头怒斥道:“哼,没犯法,有芍人密告,这里不但窝减了逃犯,而且是个贼窝。”

巴弘有恃无恐道:“公爷,这可要有真凭实据的,不可任意栽赃,故予人罪。”

捕头怒斥道:“你敢妨碍公务,我就先拿下你来办。”

巴弘不便争辩,只好连声应道:“是是是,不敢……不敢----”

捕头又是一声冷哼,率众直闯大厅,吩咐道:“分头搜。”

一二十名捕快,立即分头展开搜索,捕头却大刺刺地坐了下来,向跟入的巴弘手指一勾道:“过来!”

“是!+-*/巴弘走到他面前。

捕头官腔十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巴弘应道:“小的姓巴名弘,是这儿的管家。”

捕头又问道:“你主人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巴弘从容不迫道:“敝东家姓胡名不旧,过去曾是山海关吴总兵的帐下,如今已经退休,在长安住了好些年了。”

捕头一听这巨宅的主人,曾经干过武官,态度较为缓和道:“他人呢?”

巴弘吹牛居然不打草稿,若有其事地道:“不瞒公爷说,最近关外很乱,吴总兵想借重敝东家,为他训练一批子弟兵,所以敝东家奉召往山海关,面见吴总兵去了。”

“噢……+-*/捕头沉吟一下,忽道:“不对呀!据密报说。这儿是丐帮的长安分舵,姓胡的是负责人呀!”

巴弘暗自一怔,力持镇定道:“爱说笑,敝东家怎么成了丐帮头儿,公爷,无凭无据的密告,可千万不能轻易听信啊!”

捕头不置可否道:“等咱们搜了再说。”

巴弘恭然道:“是,是,小的去为公爷奉茶。”

捕头微微点头道:“妈的,那两个小贼溜得真快,害老子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口倒真有点干了。”

巴弘暗自发笑退去,倏而双手捧着盖怀,恭恭敬敬上前道:“公爷请用茶。”

捕头作个手势道:“放下吧!”

不料巴弘却不放下,面带诡异的笑容道:“这茶请公爷先品尝一下。”

捕头是何等人物,察言观色,情知杯内必有玄机,立即接过盖杯,揭开一看,杯内哪有茶水,赫然是一只十两重的金元宝。

“这……”

捕头一怔,刚要发问,搜索的捕快已有几个回厅。

巴弘一施眼色,捕头顿时会意过来,迅速将杯内金元宝取在手中,不动声色地盖好怀盖,置于一旁茶几上。

一名捕快上前复命道:“所有房间都搜过了,毫无发现。”

捕头问道:“其他地方呢?”

那捕快答道:“他们还在后院和厨房下房搜索……”

正说之间,又一批捕快回厅复命。

为首的捕快趋前道:“头儿,各外都搜了,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捕头诧异道:“怪了,莫非消息不可靠?”

巴弘道:“公爷,说不定有人跟敝东家过不去,或者故意跟公爷们开玩笑啊!”

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捕头既已收了十两黄金的大红包,便趁机故意怒声道:“他妈的,竟敢整咱们冤相,回去找那龟孙子算帐不可,走!”

他可装得真像,气冲冲地带着那批捕快,浩浩荡荡而去。

巴弘一直送他们出了大门,才如释重负,急忙关上了门,就赶回大厅,直奔书房。

走到桌案前,将桌向外一挪,便见桌后巨型书架缓缓移开,露出一道暗门来。

巴弘再走近暗门,向下面大声道:“人走啦!”

首先从木梯冲上来的,正是小仙!

她一上地面就骂道:“他爷爷的,下面空气真不新鲜,再不滚蛋,差点把我老人家憋死了。”

接着上来的是小天、符龙飞、白云山、陀化和行动不便的宇文奇。

巴弘对小仙道:“玉小长老,也许是小的多此一虑,不过。用金元宝打发那捕头走路,无异不打自招,表示这宅子确有问题,做贼心虚……”

小仙问道:“他收下了?”

巴弘点点头道:“收了,否则他哪会这么快就滚蛋,恐怕有得东问西问呐!”

小仙呵呵笑道:“那就好,他既然收了金元宝,又这么快就走,表示他还会单独再来。”

小天诧然问道:“你希望他再来?”

小仙胸有成竹道:“我之所以要用金元宝贿赂这家夥,就是要让他起疑,认为这里有问题,这样一来,他既吃到甜头,自然更想逮住机会大捞一笔。为了想独吞,他绝不会带其他人来,咱们不是正好等他来自投罗网吗?”

小天又问道:“逮住他有啥用?”

小仙憋笑道:“用处可大了,咱们把他制住后,逼他亲笔立下了字据,承认他跟丐帮挂钩,这样他就有把柄抓在咱们手里,一点皮条都没有了。”

“然后呢?”小天追问。

小仙接下去道:“然后逼他去见杨得意,就说已查出咱们的下落,但凭他手下那批捕快,奈何咱们不得,要求杨得意派出高手支援。

这样一来,杨得意做不了主,势必请求幕后的家伙,除非那家伙就此打住,不敢惹咱们,否则就必然全力以赴,甚至亲自出马。

“事实上,对方对咱们是志在必得,绝不会轻易罢手的,到时候咱们以逸待劳,等他们自投罗网,不是比毫无线索去找他们强吗?”

大家纷纷点头,认为小仙这主意非常高明。

小仙更得意道:“如果幕后的家伙,真是元文泰,那咱们就杠上开花了!”

符龙飞忽问道:“咱们是不是继续窝在这里?”

小仙道:“不,这回由我和古小天扮成家仆,加上巴弘留下足够应付了,其他人化整为零出城,到终南山下集合,咱们这里的事一办妥就赶去。”

巴弘一旁请示道:“玉小长老,本帮弟子需要调集多少人手?”

小仙沉吟一下道:“挑武功好的,有几十个人壮壮场面就行了,主要是让对方以为,咱们真避到了终南山了。”

小天笑道:“兄弟,你百密一疏,忘了丐帮的弟子,己有不少暗中加入了赌帮啊!”

小仙瞪他一眼道:“鸡婆!我会连这点都没想到?告诉你,我就是要们走漏风声,配合那捕头的消息,对方才会倾巢而出,全力以赴呐!”

小天耸耸道:“看来这将是场决定性的大战了。”

初更时分。

果然不出小仙所料,那位尝到甜头的捕头,独自找上门来了。

开门的仍然是巴弘,扮成管家模样。

而跟在身后的两个家仆,却换成了小仙和小天。

巴弘不动声色,仍然恭恭敬敬道:“公爷,敝东家尚未回来-----”

捕头笑道:“没关系,你跟我谈也一样。”

巴弘装出无可奈何,把捕头请进了大厅。招呼他坐下道:“公爷请稍坐,我去替您倒茶。”

捕头会意地微微一笑,大概他尝到甜头,以为茶杯里又是金元宝。

这种茶,谁都喜欢多喝几次,比喝花茶更带劲。

倏而,巴弘捧着茶碗来,跟上次一样,双手恭恭敬敬递上前道:“公爷,请用茶。”

捕头接过茶碗,笑问道:“要不要先品尝一下?”

巴弘道:“请!”

捕头似已知道碗内是什么,反而不急于揭开碗盖,眼光向恭立一旁的小仙和小天一瞥,轻声向巴弘问道:“巴管家,他们在,说话方便吗?”

巴弘微微点头道:“公爷有话尽管直说,他们既聋又哑。”

捕头将茶碗置于茶几上,干咳两声,开门见山道:“贵东家很大方,一出手就是十两黄金,不过,要打发我,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巴弘眉头一皱道:“公爷嫌少?”

捕头冷声道:“十两黄金是个大数日,有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但一分钱一分货,对我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一点!”

巴弘道:“公爷,敝东家又未犯法,只不过……”

捕头哈哈大笑道:“巴管家,咱们不必兜圈子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根据密报,这宅子里辟有秘室,可以藏匿逃犯,如果日间我下令仔细搜查,你想会有什么结果?”

巴弘怔怔地道:“这……”

捕头霍地把脸一沉道:“不但如此,我离开这里后,曾作了一番调查,查明你所谓的东家,那个曾在山海关吴总兵帐下当过差的胡不归,实际就是丐帮长安分舵的舵主!”

巴弘强自一笑道:“公爷果然不简单,有一套,佩服,佩服!”

捕头得理不饶人道:“现在咱们已经把话挑开了,像这么大的事,要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要说在下一个小小捕头,就是本府府尹也担待不起,所以嘛……嘿嘿,巴兄是明白人,应该知道怎么办,不需要我多说吧?”

巴弘瞥了小仙和小天一眼。见他们仍然装聋作哑,沉吟一下道:“公爷的意思呢?”

捕头狮子大开口道:“两个小鬼得手的五十万银票,二一添作五!”

“二十五万两?+-*/巴弘倒真是吓了一跳,想不到眼前这家伙,胃口比想象中大得多。

捕头斩钉截铁道:“不错,我说的正是这个数目。”

“这……这……”巴弘连咽几口水,始陪笑道:“公爷,兹事体大,在下可当不了家,做不了主,请稍候……”

捕头以为巴弘入内请示,会意地笑道:“好,巴兄请便,不用招呼我。”

巴弘漫应一声,匆匆入拱门,他知道自已这龙套角色,该鞠躬下台,要换主角儿登场了。

捕头的眼光,无意间瞥向小仙和小天,突然暗自一怔,觉得这两个小家伙好生面熟,一时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小仙作个手势,表示请捕头用茶。

捕头会意地笑了笑,仲手缓缓去揭碗盖。

“哇!”

就在碗盖一揭之际,随着一声惊叫,捕头吓得从座位上直跳起来。

原来茶碗里,并非想象的金元宝,赫然是条活生生的小蛇!

几乎是同时,小天冲至捕头面前,向他当胸一把抓去,出手之快,犹如迅雷闪电。

即使在正常状况之下,捕头想要避开小天这一抓也很难,何况是在猛然受惊,猝不及防之下。

其实,一条小蛇没啥大惊小怪,何必吓成这样,问题是它藏在盖着的茶碗里,而捕头大人还以为是金元宝呐!

捕头措手不及,被小天当胸一把抓住,不由地惊怒交加:“你……”

突然,他脑际闪现出酒楼上的一幕,认出了眼前这小家伙就是小天。

可惜迟了,如果他一进大门就认出,发现情况不对,也许尚来得及掉头拔腿就溜,但现在已办不到。

小天出手如电,左手一翻,搭上捕头急慾拔刀的右腕,疾喝道:“不许动!”

捕头心里明白,腕脉被扣住,对方只要发出真力,即可将他腕脉震断,必死无疑。

他这条命运想留着发横财,那舍得轻易送掉,只好放弃抵抗,瘪笑道:“朋友,在下吃的公家饭,奉命行事,不得已啊----”

小天怒问道:“那你今夜来这里,可是奉命行事?”

“这……+-*/捕头呐呐地答不出话来。

这家夥姓蔡名达,绰号叫菜头,原是当地的混混。

人要走运连城墙都挡不住,几年前,一个海捕公文悬赏缉拿的悍盗,那夜喝多了醉倒在城外破庙里。

蔡达连日输得欠了一屁股赌债,被债主追讨得无处可躲,溜出城也进了破庙。

根据城门口张贴的悬赏画像,蔡达一眼认出巨盗,不禁喜出望外。

在毫无抗拒之下,就将巨盗擒获,找了绳子来捆得结结实实的,扛回城里去。

于是,他不但获得一笔重赏,而且大吹大擂,说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男盗女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