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七章 婬邪狐狸精

作者:李凉

丐帮长安分舵。

书房里只有小天和小仙,相对默默静坐,沉思了好一阵子。

除了他们之外,整个巨宅里不见其他的人,显得格外的沉静,有些冷寂之感。

小仙突然打破沉寂,愤声道:“他爷爷的,我不相信找不到这老兔崽子。”

小天道:“狡兔有三窟,除了盛源记钱庄,他们在长安城里,一定另有藏身之处,贵帮耳目众多,必会很快查出来的。”

小仙看看窗外天色道:“都天亮了,巴弘还没有一点消息回来,办事能力实在太差了。”

小天婉转道:“就因为天已经亮了,他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不能不有顾忌……对了,你不是说,追比钱庄不远,那两个人和元文泰就不见了吗?”

小仙微微点头道:“所以我判断,他们的另一个藏身之处,必定就在钱庄附近,你问这个干吗?”

小天道:“咱们忘了杨得意,他上回扮成管家,把程金宝诱去的是什么地方,如果距离钱庄不远,元文泰他们准是逃列那里去了。”

小仙轻哦一声道:“算了吧!不必指望他,连破他的功都逼不出真相,他哪会说比那个地方。”

小天忽道:“程金宝去过,他总知道吧!”

小仙被他一语提醒,振奋道:“对了,咱们去找那混小子带路。”

二人正起身,巴弘已闯了进来。

小仙忙问道:“查出那老兔崽子下落没有?”

巴弘喘了口大气,始道:“还在查,我特地赶回来,是得到个消息,蔡捕头根本末去见杨得意,离开这里后,回去带了他的全部家当,夜里就逃出城,大概是远走高飞啦。”

小仙骂道:“他爷爷的,难怪杨得意没有通知洪天尊,若无其事地在家里饮酒作乐,害咱们枉费心机。”

小天道:“那王八蛋已经到手十两黄金,加上这些年来当捕头捞了不少,够他吃好几年的了。如今他有字据在咱们手里,又不敢惹杨得意,自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巴弘笑道:“放心,我已命人盯上他了,只要一出长安地带,他就要倒大霉。”

小仙这才露出笑容道:“好,巴弘,这事办得正合我老人家心意,记你一功。”

巴弘忙道:“多谢玉小长老,不过,还有件事……”

小仙急切问道,“什么事?”

巴弘道:“据本帮北城一带的弟子说,那里附近一座巨大宅院,昨夜不断有一批批人出入,其中一个女的,好像就是以前主持迎春阁的胡丽菁。”

小仙怒形于色道:“哼,我昨夜一看那些娘们儿,在杨得意那里,就料到那个狐狸精跟这事有关。”

小天道:“说不定以迷烟弹,助元文泰逃走的就是他们。”

小仙略一沉思道:“现在不用程金宝那混小子带路了,咱们直接去北城。”

小天有所顾忌道:“现在天已大亮,又是在城里,光天化日,公然闯去怕……”

小仙毫不在乎道:“怕什么?他爷爷的,如果确定元文泰是藏在那里,管它是白天还是晚上……”

“兄弟!”小天劝阻道:“你先不要冲动,我并不是反对去,而是希望能把他们一网成擒,免得再有漏网之鱼啊。”

小仙沉吟一下道:“那你有什么馊主意?”

小天从容不迫道:“据我判断,说不定洪天尊也在,咱们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最好按原定计划,设法引他们去终南山,向咱们突袭。这样一来,不但使他们倾巢而出,而且咱们是以逸待劳,事半功倍。”

小仙不以为然道:“不好,不好,这个馒主意太馊了,既然判断洪天尊可能也在,咱们更要来个出奇制胜,才能使他们措手不及。”

小天问道:“那你的馊主意,是决定大白天去硬闯?”

小仙把头一点道:“是,他们一定以为是在城里,又是大白天,咱们即使查出地点,也绝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如果咱们出其不意闯去,才会使他们意想不到呐!”

小天尚未置可否,她已转向巴弘吩咐道:“巴弘,你快去把那一带的本帮弟子,全部打发走,等咱们闯进去后,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可插手。”

“是!”巴弘恭应一声,领命匆匆而去。

小天一脸无奈,心知小仙决定的事,绝对无法改变。

但不知这一来,长安城又不知将被她闹得怎样个天翻地覆了。

果然不比所料,元文泰是选到了北城这座巨宅来。

而及时掷出迷烟彩弹,助他逃出,带路来到这里的两人,正是杜梅音和胡丽菁。

她们自知不是小天和小仙的对手,无法闯入大厅抢救杨得意,能将元文泰带走已经算不错了。

元文泰跟洪大尊沉瀣一气,臭味相投,早已结为生死之交,同进共退。

但对久闻艳名的冷面观音杜梅音,和无情蔷薇胡丽菁这两个女人,却缘铿一面,始终没有机会相识。

今夜在洪天尊的授意,及杨得意的安排下,双方约定在盛源记钱庄见面。

元文泰怀著兴奋无比的心情,以及可以如愿以偿,一睹这两个女人的风采,偏偏她们姗姗来迟,反而闯来了小仙和小天,真他奶奶的煞风景。

元文泰被她们直接带入内厅,招呼他坐下,点起了灯,这才使他看清,眼前的两个女人,果然名不虚传,确实艳丽无比。

尤其是胡丽菁,穿一身桃红色,薄绸紧身劲装,使得全身曲线毕露,令人多看两眼,都会想入非非。

她风情万种地嫣然一笑,娇声道:“元宫主受惊了,我是胡丽菁,她叫杜梅音。”

元文泰忙起身拱手道:“久闻两位姑娘大名,今夜真惭愧——————”

杜梅音接道:“元宫主不必谦虚,那两个小鬼确实不好对付,咱们也同样吃过他们的亏。所以洪爷才要咱们,今夜去跟元宫主见面,共商除掉两个小鬼之计。”

元文泰问道:“洪兄人呢?”

杜梅音道:“洪爷按原定计划,今夜已离开长安,咱们为了送他出城,把留在城外一批新入伙的人,介绍跟他见面,以便随行,所以迟到了,实在抱歉。”

元文泰这才知道,她们姗姗来迟的原因。

胡丽菁妖媚地笑道:“元宫主,干嘛站著说话,请坐呀。”元文泰呵呵一笑道:“二位姑娘不用把我当客,也请坐呀。”

三人坐定之后,元文泰忽问道:“二位姑娘想必已经知道,洪兄跟我定的计划吧?”

杜梅音微微点头道:“洪爷要咱们留下,协助元宫主,就是全力对付那两个小鬼,其他人不足为惧,即使无法置他们于死地,至少也得困住他们,洪爷才能依计而行,干掉敌手。”

胡丽菁补充道:“他们来长安的目的,即是为了元宫主,今夜既已照过面,再加上咱们两个,就够两个小鬼忙的了。”

元文泰强自一笑道:“想不到两个小鬼,果然很难对付,难怪洪兄和我的人连番受挫,伤亡惨重,今后全仰仗两位姑娘了。”

杜梅音郑重道:“咱们的人手有限,主力还是靠紫微宫。洪爷临行要咱们转告元宫主,成败在此一举,务必尽全力把两个小鬼除掉,绝不可让他们再活著离开长安。”

元文泰勉强点了点头,忽道:“两位姑娘,恕我冒昧动问,你们可知道洪兄的真名实姓和身份?”

杜梅音怔了怔,又看看胡丽菁,两人突然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元文泰不禁诧异问道:“二位姑娘为何发笑?”

胡丽菁抢著道:“因为元宫主刚才的问题,正是咱们想问的啊!”

元文泰更觉意外道:“这么说,二位姑娘也未见过洪兄的真面目?”

杜梅音和胡丽菁摇摇头,齐声道:“没有!”

“唉!”元文泰轻叹一声道:“说来惭愧,也许二位姑娘不相信,我跟他已结为生死之盟,非但至今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连真面目都未见过,岂非荒唐可笑。”

杜梅音问道:“元宫主竟然如此信任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愿示人的人?”

元文泰叹口气道:“当初是看他武功惊人,我又急需有人合作,彼此才一拍即合同意他不表明真实身份,事后虽然愈想愈不对劲,可是已经骑虎难下,如今要他表明,那不弄得大家不好看,说不定会反目成仇。”

杜梅音和胡丽菁交换一下眼色,单刀直入问道:“元宫主,你是否对他的真正动机感到怀疑?”

“这……”元文泰呐呐道:“不知二位姑娘,怎会突然有此一问?”

胡丽菁正色道:“咱们要确定元宫主的立场,和对洪爷所抱的态度,才敢直说。”

元文泰这老狐狸何等狡猾,他惟恐这俩个女人站在洪天尊一边,故意试探他口风,万一说话不谨慎,岂不坏了大事,是以沉吟一下,道:“不知二位姑娘要说什么,但如果对我不信任,那就不必说吧!”

杜梅音脸色一沉道:“这是元宫主不信任咱们,大概是怕咱们别有居心,甚至替洪爷向你试探吧?”

元文泰被她一语道破,不禁有些尴尬,强自一笑道:“我跟二位姑娘,毕竟是初交,第一次见面——————”

胡丽菁道:“如果咱们是以诚柏交,决心交你元宫主这个朋友呢?”

元文泰笑道:“那自然另当别论,但不知二位姑娘如何拿出事实证明,让我相信你们是出自诚意?”

胡丽菁问道:“坦诚相见如何?”

“坦诚相见?”元文泰一怔,不知她指为何。

胡丽背笑而不答,站起身来,当著元文泰面前,宽衣解带,脱下身上的薄绸紧身劲装,

哇塞!这女人真够新潮大胆,里面竟然空空无也,哈玩意也未穿。

元文泰看得张目结舌,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久闻艳名的女人,竟敢当著初次见面的男人,脱得全身精光,一丝不挂。

他奶奶的,如此作风大胆的娘们儿,真是名不虚传。

胡丽菁却毫不在乎,风情万种地笑问道:“元宫主,我这样够坦诚吗?”

元文泰张大著嘴,直呵气,好像吃进一块滚烫的热豆腐,一句话也说不出。

杜梅音心里暗自发笑,提醒他道:“元宫主,我大姐在问你话呐!”

元文泰这才如梦初醒,忙道:“够坦诚,够坦诚,不过……”

胡丽菁冲他吃吃一笑,干脆走上前,朝他大腿上一坐,问道:“不过什么?是不是光看还不够?”

元文泰虽是个老色鬼,遇上如此大胆作风的女人,他照样吃瘪,连声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胡丽菁笑道:“那元宫主是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是不是要我小妹也向你坦诚一下?”

杜梅音可没有她那样大胆,情急道:“大姐,你别让我出丑,我可不来那一套。”

胡丽菁却故意促狭道:“小妹,为了向元宫主表示你的诚意,你就勉为其难,破例委屈一次吧!”

杜梅音断然拒绝道:“不行。”

要知无情蔷薇胡丽菁,素以艳丽大胆闻名,她再放浪形骸也不足为奇。

冷面观音杜梅音却不同,顾名思议,她是以冷面闻俏江湖。

过去数年中,不知有多少江湖人物丧命在她手中,几乎令人闻名丧胆。

要她像胡丽菁一样,也脱得全身精光,一丝不挂,简直是不太可能的事。

偏偏人的心里奇妙,愈是不可能看到的,就愈想看。

元文泰正是这种心理,但他不好表示出来,干脆让她们两个女人去争。

胡丽菁果然不悦道:“小妹,我可是为了大家,难道我喜欢这一套?自甘作贱,喜欢脱光光让人看。”

杜梅音急道:“大姐,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不好意思……”

胡丽菁郑重其事道:“小妹,这事关系重大,说不定关系到咱们的生死存亡,你自己决定吧!”

杜梅音腼腆地低著头,偷眼看看保持沉默的元文泰,犹豫之后,终于缓缓站起身来,一脸无奈地动手宽衣解带。

杜梅音毕竟有些放不开,将最后脱下的肚兜抓在手上,掩住身上的重要部分,啐然问道:“元宫主,现在你满意了吗?”

“满意,满意!百分之一百的满意,哈哈……”元文泰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

胡丽菁趁机道:“现在,你可以说出心里的真话了。”

元文泰拍拍另一条大腿,示意杜梅音也坐过来,来个左拥右抱,然后才正色道:“二位姑娘如此坦诚,我要不坦诚相待,那就太不够意思了。不瞒你们说,我对这位自称洪天尊的老兄,实在有些怀疑,甚至不敢相信,将来事成之后,他会遵守当初的约定,由我紫微宫统领天下武林。”

杜梅音冷声道:“这倒不用怀疑,真有那么一天,或许他会利用紫微宫统领天下武林,但你却必需听令于他。

“哦?”元文泰惊诧道:“杜姑娘怎会有些想法?”

杜梅音道:“不是想法,而是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出我们所料,恐怕他志不在称霸武林,而是有著更大的野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七章 婬邪狐狸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