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八章 大结局

作者:李凉

长安城里,一夕之间出了几桩大事。

第一桩,就是北城那座巨宅爆炸焚毁,巨大的爆炸声,不但震惊了整个长安城里的居民,也把拥著杨贵妃好梦万酣的玄宗皇帝惊醒。

他爷爷的,这还了得,谁敢把皇帝老子吵醒?

内侍总管马上传旨彻查,查的结果,这座久已无人过问的巨宅,却查出了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牵涉的相当大。

原来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想当太子没当成,武则天死后,他没了靠山,居然借出入禁宫之便,跟前朝韦后搞上了不干不净的关系,活生生地送了顶绿帽子给睿宗皇帝戴。

这还不说,韦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中宗,立疡为帝,临朝乱政,乱七八糟的搞一通。

她的相好武三思,自然也得势了。

幸为太子(当今皇帝玄宗)联合李多柞发兵,杀丁这对*乱宫廷的姦夫婬妇。

树倒糊孙散,武三思的一批亲信和心腹,自然各自逃命,而城北那座巨宅,即是其中一名武官所置的产业。

当玄宗的大军尚未兵临城下,那位老兄早已闻风举家逃之夭夭,所以巨宅从此成了无主的空宅。

想不到,如今竟被洪天尊所利用。

官府回报之后,玄宗皇帝龙颜大为震怒,下旨追查屋主下落,至于查不查得出眉目,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桩大事,虽不惊动皇帝名子,但却引起长安城相当大的震撼。

因为城里数一数二的大钱庄盛源记今天突然关门大吉,杨老板不知去向。

第三桩,一般人并不关心,但对江湖中的人物来说,却无异是惊天动地的消息,玉小仙和古小天已丧命,而且就死在北城那座爆炸焚毁的巨宅内。

消息不径而走,很快就传了开去。

于是,满城风雨,议论纷纷————-

就在看热闹的群众络绎不绝赶往北城,涌向那座形同废墟的巨宅时,一对祖孙模样的老头儿和少女,也挤在了人群里凑热闹。

老头儿已七旬以上,身子骨倒很硬朗,看不出弯腰驼背的老态龙钟。

女娃儿身材娇小玲咙,模样儿长得十分乖巧,尤其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一看就知道她聪明绝顶,外带刁钻。

原来,他们就是小天和小仙。

由于圣旨彻查回报,官府不敢马虎,动员了大批公差,在瓦砾堆中掘寻尸体,忙得不亦乐乎。

但是,挖掘翻寻了一整天,却是毫无所获,烧焦的老鼠尸体倒不少。

天色已暗,公差收工了,看热闹的人才纷纷离去。

小仙早已暗中注意到,有两个鬼鬼崇崇的家伙,形迹十分可疑,尤其,未能掘出尸体,似乎使他们非常失望。

当他们失望而去时,小仙急向小天一施眼色,也悄然跟了上去。

两个家伙均年约三十开外,长得樟头鼠目,看得出武功不弱,却扮成乡巴佬,而且未带兵器。

他们来到北城一家一枝春酒楼,小仙和小天也跟了进去。小天和小仙等他们选了临街窗口的座位坐定之后,才在附近的桌位坐下。

他们似乎约好了什么人在此见面,吩咐伙计摆上四付筷子酒杯及小盘,点了不少的菜。

小仙和小天虽然整天没吃什么,惟恐露出破绽,不便像平时那样大吃大喝,点了不少的菜,而只点了几样简单的菜肴。

一个是七旬以上的老头儿,一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哪能当众狼吞虎咽呀。

小天发现,两个鬼鬼崇崇的家伙在注意他们,忙干咳几声,装模作样道:“呵呵,多走了几里路,就腰酸背痛,年岁大了啊……”

小仙故意抱怨道:“爷爷,你就是不听话,舍不得花几两的银子,雇辆马车不就省得跑路了。”

他们这一拉一唱,目的是表明祖孙关系,而且是来自外地,好让旁边那两个家伙消除怀疑。

果然,两个家伙不再注意他们,开始轻声交谈起来。

靠近窗口左边的汉子,探首向窗外下面一张,始道:“她们该来了吧?”

另一汉子笑道:“天刚黑,你就等不及啦!”

左边的汉子笑了笑,忽道:“老方,你说这事怪不怪,老鼠烧焦了都有尸体,人的尸体反而找不到。”

老方道:“说不定被炸成肉酱了吧。”

左边的汉子不以为然道:“不可能,炸成肉酱,也能见到一些残肢缺体或尸骨呀。”

老方诧然问道:“老丁,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小鬼根本未死?”

左边那叫老丁的道:“死没死我不敢说,但未见他们的尸体是事实,反正不关咱们的事,回头把所见所闻,转告那两个娘们儿就算交差。”

老方笑道:“队,办这么点事,看看热闹而已,就是每人五十两银子,这种好差事最好天天能遇上。”

老丁眉飞色舞道:“那咱们很快就发财啦,哈哈……”

他们的谈话,小仙和小天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不出所料,是想证实焚毁的巨宅内,是否发现尸体。

不消说,他们等的两个娘们儿,定然就是以前迎春阁的女郎,杜梅音和胡丽菁的手下。

菜刚端上桌,果见两个村姑打扮的女郎匆匆赶到。

她们虽未施脂粉,依然艳丽动人,眼光只一扫,便向那两个家伙的方向走去,径自入座。

这回老丁和老方说话声极低,嘀嘀咕咕不知向她们说些什么。

但小天和小仙猜也猜得出,必是把他们所见所闻,外加判断,全部告诉她们。

两个女郎似乎急于回去复命,问明一切,即起身离座匆匆而去。

当老丁和老方举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眼光无意间向隔桌一瞥,才发现那一老一少已不知去向。

月黑风高。

出北城十里外,有一座废弃已久的破庙。

蔡捕头数年前,就是在这座破庙里,撞上那烂醉如泥的悍盗,交上了大运的。

今夜,这里相当热闹,除了元文泰找来的那些江湖人物,尚有杜梅音和胡丽菁,以及她们手下的一、二十名女郎。

那几个近年崛起于江湖的黑道人物,昨夜在盛源记钱庄里,被小天和小仙闯去搅局,实在扫兴。

好在今夜获得了补偿,非但由那些女郎施出混身解数,先让他们尝到甜头,而且见到了久闻艳名的胡丽菁和杜梅音。

现在,男男女女围在火堆旁,如同在举行营火晚会。

那个叫郁雄的粗犷汉子,昨夜跟柔柔的当众表演,紧要关头被两个小鬼闯来打断。

今夜虽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决高下,毕竟如愿已偿,证实强将手下无弱兵,胡丽菁调教出来的这些女郎,功夫果然不含糊。

此刻他虽精疲力尽,仍然强打起精神,跟其他几人交头接耳一阵之后,突然站起身道:“元老、胡姑娘、杜姑娘,大伙儿要在下代表说几句话……”

元文泰比个手势道:“请说。”

郁雄眼光一扫,遂道:“咱们这次随元老来长安,最大的收获,就是能结交胡姑娘和杜姑娘,可谓不虚此行,所以,咱们几个刚才已经商议过,决定加入,追随元老和二位姑娘手下。”

元文泰欣然笑道:“好,好极了,还是胡姑娘和杜姑娘的面子大,哈哈……”

胡丽菁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地道:“承郁兄和各位看得起,非常欢迎,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对对对,一家人。”郁雄粗犷地大笑道:“今后如果用得著咱们,无论出力卖命,尽管吩咐,谁要皱一下眉,就他奶奶的是狗狼养的。”

杜梅音笑道:“郁兄言重了,咱们今夜在这里相聚,等于是结盟,只要大家拿出诚意来,以诚相交就够了。

郁雄连声应道:“是是是,杜姑娘说的对极了,如果缺乏诚意,那他奶奶的搞个屁,不如各干各的。”

元文泰附和道:“不错,没有诚意,还共什么生死?”

郁雄接下去道:“所以大伙儿一致认为,咱们尚未见过的那位洪爷,实在毫无诚意,哪有连真面目,真名实姓都不让咱们知道的。”

其他几人异口同声道:“就是嘛,就是嘛……”

杜梅音趁机问道:“各位的意思,是要逼洪爷向大家表明身份?”

郁雄断然道:“他不表明身份,就表示毫无诚意,这种人咱们怎能跟他合作。”

另一壮汉道:“咱们替他卖命,到头来送了命还不知是为谁送的,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表示对洪天尊故作神秘,隐瞒身份的不满。

杜梅音正中下怀,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转向元文泰问道:“元宫主,既然大家都有这种想法,你看是否应该向洪爷提出?”

元文泰面有难色道:“这……”

杜梅音单刀直入问道:“元宫主是否怕他翻脸?”

元文泰沉吟一下道:“如今咱们既已决心结盟,以三方面的实力,已有足够逼他摊牌的本钱,那倒不怕他翻脸,不过,目前尚不知他此行的成败,还有那两个小鬼,是否真的死了?”

杜梅音正色道:“两个小鬼是死是活,等青儿她们回来就知道了,不过,无论洪爷此行的计划成败,或两个小鬼的死讯真假,咱们都必需先解决根本的问题,逼洪天尊表明身份,否则,一旦把所有外力都摆平了,而摆不平的就是他。”

元文泰把头一点,郑重道:“不错,杜姑娘这话非常有道理,到时候咱们已失去利用价值,说不定就被他一脚踢开了。”

胡丽菁更危言耸听地道:“一脚踢开还好,万一他们不愿暴露身份,担心咱们知道的太多,把咱们全都杀了灭口,那才死得不明不白呐!”

郁雄沉不住气道:“既然有此可能,咱们就得先发制人,非逼他表明身份不可。”

胡丽菁问道:“如果他断然拒绝呢?”

郁雄扫了其他人一眼,激动道:“反正咱们尚未加入他,那就看元老了。”

所有的眼光,不约而同转向了元文泰。

他沉思片刻,终于当机立断道:“洪天尊如果不表明身份,我就决定跟他拆伙。”

大家异口同声,一致表示支持元文泰。

正在这时,突闻一阵狂笑,顿时,使所有人出其不意地一惊,齐向破庙口看去,带著大批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的,赫然正是洪天尊。

“洪兄!”元文泰一惊而起:“你不是……”

仍然戴著黑布面罩的洪天尊,嘿然冷笑道:“想不到吧,我会突然赶回来,参加各位的结盟大会。”

所有的人已纷纷站起,各自暗中戒备,显然看出洪天尊的来意不善。

杜梅音挺身而出道:“洪爷,咱大家并无恶意,只是希望既然合作,共襄盛举,就应该彼此拿出诚意来,洪爷,你说对吗?”

“对,完全正确。”洪天尊沉声道:“当初我找元宫主合作,以及后来找上你们,好像事先大家对我必需将身份保密毫无异议,既然同意,那就愿打愿挨?没话可说,可是,你们却趁我不在长安,私下共谋逼我表明身份,难道这算是合作的诚意?”

杜梅音顿时哑口无言。

洪天尊接著又道:“幸好我已察觉出来,借口去执行一个计划,故意离开长安,让杨得意安排你们双方见面。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一拍即合,打算联合起来计算我了。”

元文泰惊问道:“你跟我定的计划原来是假的?”

洪天尊坦然道:“不错,不错,我也要求证一下,看看你们对我的诚意如何?”

元文泰振声道:“既然如此,现在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大家一本初衷,仍要继续合作下去,就请洪兄表明身份吧。”

洪天尊冷冷一哼道:“好一个一本初衷,如果元兄不健忘的话,应该还记得,咱们当初是如何约定的吧?”

元文泰也不甘示弱道:“现在情况不同了。”

洪天尊阴森地一笑,问道:“如果我仍然不愿意表明身份呢?”

元文泰断然道:“那咱们就此拆伙。”

洪天尊未置可否,突然纵声狂笑起来。

笑声如同夜枭怪鸣,令人不寒而栗。

元文泰惊怒交加,扫了大家一眼,愤声道:“洪兄,这是你给我的答复?”

洪天尊狂笑声突止,不怀好意地道:“我的答复是,既然彼此已生异志,不如就此地分手。”

说完,他掉头就率领众人离去。

大家反而大感意外,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干脆,说走就走,莫非……

念犹未了,突从四面八方,飞掷来无数铁弹。

只听杜梅音一声惊呼道:“当心炸……”

大家未及逃散,落地的铁弹已爆炸。

顿时,爆炸声连响,交织在惊呼、惨叫声中,惊乱成一片。

元文泰、杜梅音和胡丽菁等人,则及时冲出了破庙。

但是,洪天尊亲自率领的近百名黑衣蒙面人,已将整个破庙四周包围。

一见他们几人冲出,即刻一拥而上,展开围攻。

他们只有元文泰、杜梅音和胡丽菁及三男七女,一共男女十三人,真他奶奶的是个不祥的数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大结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