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六章

作者:李凉

盘龙岭前的黄土道上。

五匹高俊大马,载着往火焰山采葯的秦心影等五人,在三位阁主的相送之下,扬尘离去。

一路上,双卫前行开路,小天和小仙伴在奏心影旁边,向火焰山而行。

小仙在马上问道:“古妈妈,往火焰山势必通过壶口瀑布,而龙门帮不正好在那附近吗?”

奏心影冷哼道:“龙门帮的纪无天,眼中果真是无法无天,连翔龙社的龙须都敢拈!哼!不见他便罢,著是咱们经过壶口瀑布时,他敢找麻烦,正好新帐旧帐一起算,将他的脑袋摘下来,拿回去给小天的爹当夜壶用!”

“噗嗤!”一声,小仙单手抚着嘴,偷笑的瞄向小天,那意思是:“原来你的遗传从这里来!”

小天呵呵贼笑,转过头正巧遇上小仙投来的眼光,他得意的眨眨眼,回敬的眼神在说:“你才知道,优生学,品质保证呐!”

两人的“眉目传情”落在秦心影眼中,她只是了然一笑,故意挥鞭赶出几步,让两个小顽皮蛋凑在一起。

小仙低声道:“喂!我说哥们,你娘真是不简单也!”

由于马速甚快,小天满耳尽是呼啸的风声,他看见小仙的嘴巴在动,没听清楚小仙在说些什么,于是他提高嗓门问道:“什么?小仙你说什么?”

小仙瞪瞪眼,仍是不好意思太大声,重复道:“我说你娘很不简单也!”

“什么?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去死啦!我说你娘很不简单!”小仙生气大声吼着。

这次小天听见啦!小天他娘也听见啦!连骑在最前面的杜奇和史大成也听得一清二楚,转过头来,呵呵笑着,瞧向小天和小仙。

秦心影露出深深的小梨涡,笑的好开心道,“小仙!古妈妈是很大方的人,但是你赞美的那么激动,我还是会故做客气的说

‘没有啦’”呵呵呵……”

小仙无奈又没好气的白了小天一眼,她大声叹道:“古妈妈,像你这样机怜的人,怎么会有如此‘颓颓,(呆呆)的儿子?”

小天不服气哼道:“送高帽子,恶心!”

秦心影幽默的瞟向儿子道:“那一半不好的遗传,大概是来自他爹那边。”

杜奇和史大成一听,差一点自马背上摔下去,他们俩忍不住伏在马背上,哈哈大笑。

小仙却正经道:“环境也很重要,只有少林寺的木头和尚,才教得出这么木头的呆子!”

秦心影颇有同感的附和道:“嗯,也对,我倒是错怪了小天他爹啦!”

杜奇他们两人,更是笑得不可扼抑,人已经半滑下马,还好两人骑木和轻功都不差,赶忙再爬回马背。

小天看着他娘和别人联手,炮口向内,大轰他一人,很不是滋味道:“娘,搞清楚,我才是你儿子!”

秦心影呵呵笑道:“就因力你是我儿子:也是全翔龙社中,我唯一没消遣过的人,否则,你以为你娘吃饱撑着没事,和你们这两个小鬼磨嘴皮子?咋!果然有点呆呆。”

小仙乐的挺坐马上,双手猛拍,而她居然役被马匹颠下背来,可见马术、轻功,都比一流稍高一点。

小天一瘪嘴,扮个苦笑的鬼脸,拍马追向双卫、天南地北闲扯一通,结果扯出他娘许多“光荣辉煌”的整人历史,听得他哈哈大笑,拍手叫绝,大叹:“遗传还真他姥姥的不是盖的呐!”

言下之意,为此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荣耀。

小仙和秦心影相视一笑,小仙眨眼黠笑道:“古妈妈,教两手绝招如何?””

“那有什么问题!”秦心影策马贴近小仙,两人低声噙哺咕咕,嘻嘻呵呵,讨教起整人的心得和绝技。

壶口,原本是地名,黄河在此,因地势陡落而形成一道瀑布,被称为壶口瀑布。

由于黄河纵贯黄土高原,河水中央带大量泥沙,因此壶口瀑布除了汹涌轰伦之外,颜色也黄浊。

经过壶口瀑布时,小仙皱着鼻子,指着瀑布道:“脏死啦!这个瀑布真是小不点,比起咱们黄山上的瀑布可差得太多!”

小天好奇道:“哦?黄山的瀑布就不黄吗?”

小仙白他一眼道:“当然不黄,山上的瀑布才干净呢!白花花的水柱,高不见顶,水势之大可以压住孙悟空,而且还可以在瀑布下面的湖中洗澡!”

小天不相信道:“骗人,既然水势那么大,怎么可能在里面洗澡?”

小仙呵呵笑道:“就是水势大,洗起来才过痛呀!刚开始时,洗上一趟。大概可以累瘫三天,天夭洗,洗久之后就会习惯啦!然后就试着当孙悟空,挺好玩的也!”

小天双眼发光道:“听来你很有经验的样子,是不是洗过这种瀑布澡呀?”

小仙得意道:“当然洗过,而且洗了将近三年半,才大功告成!”

这一番话,听得双卫目瞪口呆,咋舌不已。

他们这下子,不敢再小看小仙了,一个十岁就能和瀑布搏斗的小孩,而且一斗就是三年半,光凭这份耐力、毅力,天下还有什么事,能奈何得了他?

小天闻言为之神往,拉着小仙道:“喂!小仙,咱们可是哥们,那天你可得招待我到你家,去洗洗看这种瀑布澡哦!”

小仙突然呵呵发笑,笑得其他四人莫名其妙。

她伸手年搔那头乱发笑道:“招待你到我家去是没有问题,可是,你洗不到瀑布澡啦!”

小天讶然道:“为什么?”

小仙双手一摊,无奈道:“因为瀑布被我的三枚土制震天雷炸垮,只剩下一张大破布,我便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被迫逃家,免得屁股遭殃。”

秦心影不解道:“就算你炸毁一座瀑布,也不至于到逃家的地步吧?”

小仙嘿嘿干笑两声道:“如果那一座瀑布,刚好在我家后院,炸毁时,就刚好会淹掉半座逍遥山庄,那我就非逃不可,所以...”

小天哭笑不得道:“所以你不但逃,而且逃的老远,咱们哥们俩,才会混在一块儿,对是不对?”

小仙嘟着小嘴,认命的点点头。

秦心影摇头佩服,双卫则是庆幸,至少小仙在盘龙岭的时间不长,否则,天知道他会不会把翔龙社给“拆”啦!

经过壶口瀑布约十里处,便是离着“鲤鱼跃龙门”,那个龙门急端不远处,五人向东折入火焰山山区。

火焰山,山势不高,但是造形待异,为红砂岩所构成,红岩磷岭,甚是巍峨壮观。

更由于地势天成;晴藏玄机,早期时代,人兽难至,因此遗有不少珍贵罕见的奇花异果。

由于日月轮转,岁月流逝,天地间自然的物换星移,火焰山内的玄机失去效力,才在无意中,让秦心影发现这么一座医者的天堂,灵葯的来源。

早在数年前,古天字便在娇妻的要求下,在火焰山中安下堂口,明里经营的是小野铺,其实野铺上下,从老板到伙计,包括山中几家猎户,都是翔龙社,暗地里看守着山中妙葯的暗桩。

当然,双卫曾经陪魁首夫妇来此采过葯,日此算得上是识途老马,不需要指示,他们两人已经策马直奔山脚下的小野铺,通知驻守的兄弟,魁首夫人和少爷到来。

众人到达野铺前,翔龙社的儿郎早已垂头肃手,列队迎接他们的魁首夫人。

秦心影下马之后,一名年约五旬,青布粗衣,五官平平,看起来就像小野店里的老板那种人,连忙领队单膝点地,向秦心影三人请安,道:“‘铜首,张子丹见过夫人、少爷、小长老!”

秦心影素手虚扶,含笑道:“张头儿,不用多礼,大家请起!”

小小野铺,老板一人、伙计二名,厨房师傅二位,看来好像不多,但以这种野店的规模而言,可称得上“奢侈”,果真是有所为而为。

秦心影走进店中坐下;双卫左右分立,如门神般随侍在她身后,小天和小仙打横相陪着。

张子丹哈着腰,亲自送上热茶,肃手待命。

秦心影招过他问道:“张头儿,记不记得去年春天,我来这里要离开时,曾经交代你要好好守着梧桐谷口的事?”

张子丹恭谨道:“记得,属下交代王虎和王豹兄弟俩守着谷口,一直都不敢稍怠!”

秦心影点头道:“很好,谷中可有变化?”

“回夫人,谷中仍然是每到初一、十五,便有婴儿啼哭之声,这种声音,到最近二、三个月来,突然变得更尖锐、激昂!”

秦心影著有所恩的点头道:“嗯,差不多是时候了。”

她接着又道:“张头儿,今夜我们就在这里过夜,明天天一亮,我们要到悟桐谷去。”

“是。”张子丹先自退下,安排魁首夫人等歇息的事宜。

小天好奇问:“娘,铜首是什么意思?”他还记得张子丹初见面时,自称“铜首”。

秦心影笑道:“铜首是翔龙社内的一种职称,娘仔细解释给你听。翔龙社组织分成两大部份,一是社内组织,一是社外商行。社内组织又分三阁双卫八尤,三阁就是耀日阁、新月阁和铁血阁。

耀日阁是负责盘龙岭内大小事情,新月阁统领社外各分支堂口明暗买卖营生,铁血阁是刑堂,主掌各项赏罚工作。”

秦心影歇口气,端起温茶轻哑一口,继续道:“双卫是指你杜大叔和史大叔,他们专司你爹和我的近身护卫,直接受你爹的调度。”

而八龙则是你爹特别挑选,亲自调教的八名守山侍卫,称为

“卫山龙”,分日夜两批,轮流负责盘龙岭内各项安全维护工作。

至于社外商行,虽然接受新月阁的统辖,但是又以区城为单位,每区城设有大首脑一名,首脑帮办二名,负责各地生意。

每个大首脑管辖区域大小不定,堂口多寡也不同,在各堂口,则设有铜首一人、铁首二人,带领若干兄弟经营买卖。”

最后,秦心影道:“翔龙社的组织大致如此,而你爹为翔龙社的魁首,总理全社所有事情,有着绝对的权力,同样的,你爹也担负着对全社上下三千余人的负责,他的担子是沉重的。

如今,你回来了、不但对社里组织分布要有了解,同时,也要为你爹分摊点负担,别让人家说,你这个少爷,是中看不中用的花花少爷、,懂吗?”

小天看着他娘温柔,却又语重心长的表情,心中有着一股真正的归属感。他有些激动地道:“娘,我知道啦!”

秦心影欣慰的拍拍小天的手,对他说道:“小天,骑了一天的马,娘有些倦,先进去休息,你和小仙如果没事,就四处去看看,可是别跑远;知道吗?”

小天点头,送他娘进房歇下,才出来拉着小仙,到野铺四周探险。

是晚,野铺的二位大厨,特地一展手艺,满桌的山珍野味;令入垂涎。

原本分散火焰山各处,假扮猎户的翔龙社儿郎,除了守着梧桐谷的王虎:工豹兄弟,全都到野铺中拜见魁首夫人;和初次见面的少爷。

由于小天和小仙两人,本就顽心很重,加上个性幽默亲切,很快便和这些弟兄们混得烂熟,嘻嘻哈哈的笑闹声,阵阵传出。

玩累了,小仙溜出来在秦心影身边坐下,挥着袖子猛扇热呼呼的头脸。

秦心影见小仙独自跑出来,便问道:“小仙,怎么不玩啦?”

小仙呵呵笑道:“他们在此赛划酒拳,输的人要拔脚毛,痛死啦!我才不要玩呢!”说完,她径自倒出一杯茶,“咕噜!咕噜!”一口灌干。

放下茶杯,小仙有些好奇道:“古妈妈,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通也!可不可以问问你?”

秦心影淡笑道:“什么?”

小仙皱着眉道:“就是为什么原闺,你们会把小天送到少林寺去,养了十五年呢?”

秦心影微微一楞,轻叹道:“其实,我和小天他爹都舍不得将他送走,可是有些事,是不得已的。”

小仙不解的侧着头,迷惑道:“我不懂也!”

秦心影微笑道:“好吧!你把小天找来,也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他。”

小仙点点头,挤入人群中,一把揪出小天,在他耳边啼咕一阵,只见小天兴奋的直点头。

拍拍手,小天待大伙儿都安静后,大声道:干各位兄弟,咱们今天夜晚玩得很愉快,可是我和我娘还有事商量,今夜,咱们就到此为止,下回再继续。”

众人全都依依不舍的起身告别,这位少爷,可在他们心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秦心影也挥退双卫,三个人便如此静静的坐在野铺之中,一时间气氛安静得只有夏虫的叫声。

终于,秦心影在整理好思绪之后,缀缓开口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容易疲倦?”

小天和小仙同时点头。

秦心影凝视着桌上,晕黄跳动的油灯,回忆迫:“我爹和我娘,就是小天的外祖父母,他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神仙眷侣,可是,娘却因为生我难产去世,而我的心脏,也染犯先天性的疾病。可怜的爹,为了保住我的小命,不知喂我吃下多少仙丹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