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七章

作者:李凉

梧桐谷呀梧桐谷,只见梧桐不见谷!

谷在哪里?

谷,在一处三面环山,一面无垠树海的包围里,只要通过进口处,一片连绵十里的梧桐树林,便是梧桐谷的中心。

是以,梧桐谷正是因为这一片辽阔的梧桐树海而得名。

在守谷的王氏兄弟带领下,秦心影、小仙、小天、双卫,徒步走进这片浓荫蔽日的树林里。

风吹过树梢,带起的不是“沙沙!”树叶摇动声,而是夸张的

“哗啦!哗啦!”巨响。

声音像雨声,也像瀑布声,使得走在林中的众人,听得心旷神恰,更勾起小仙对瀑布的怀念。

忽然——

一阵如幼几哭啼时尖锐的“哇!”然声传出,声音之尖,频率之高,使得人耳膜似要被刺破般难受。

只有小天一人,对这个声音无动于衷,其他人都急忙以手掩耳,大叫吃不消,功力较差的王氏兄弟,甚至脚步都有点踉跄难行。

待尖锐啼声歇后,秦心影道:“就快到地头了,王虎,你们俩先回谷口去吧!”

“是。”王虎、王豹两人躬身而退。

小仙用手指挖挖耳朵道:“妈妈咪呀!刚才那是什么叫声,怎么那么可怕?”

“是千年人面金蛇。”秦心影笑道:“就是它在守护千年九心火兰。”

小仙火大咒骂道:“他爷爷的!臭蛇!待会本长老要把你捉来炖汤进补,你竟然敢欺负我的耳朵!”

“哇!———,似乎向小仙的话挑战般,未见面的千年人面金蛇,接着小仙的话尾,又是一声惨嚎。

小天呵呵笑道:“小仙,听到没,它在向你挑战呐!”

众人闻言不由轻笑出口。

小仙“哼哼”两声,豪气大发道:“挑战就挑战,谁怕谁来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向当叫化的蛇祖宗挑战,它是死定啦!”

小天有趣一笑,忽然问道:“娘,你说这条蛇叫什么‘人面金蛇,,是长的什么德性?是不是像人一样?”

秦心影赞许的一笑道:“不错,传说中,人面金蛇是一条修练千年的金冠蛇,在即将化练成人形时,因为禁不住诱惑,杀生破戒,使得它功亏一赏,只有头部幻化成人脸,上天罚它必须再度苦修万年,方可得道,”

小仙听得津津有味。

史大成憨然间道:“既然是修道,就不该会伤害人命,那么我们取葯,它干嘛要管呢?”

小仙嘻嘻笑道:“史大叔,原来修道那只蛇上天去了嘛!这只是它留下来的后代,你没听古妈妈说,它叫‘千年’人面蛇,不是

‘万年’人面蛇,当然会咬人啦!”

史大成呆呆的“钝”悟道:“哦,原来如此,我说嘛!那有那么不守清规的蛇!”

其他人见史大成那种表情,忍不住都哈哈大笑。

史大成见大家笑,也跟着大家莫名其妙的的笑成一堆,却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笑什么。

秦心影止住笑后道:“好了,小仙,别再和大成胡扯,咱们快点进谷去探探,好了解一下情形。”

于是,五人展开轻功,身形如飞的射向树海尽处,梧桐谷的谷底。

中央突出,两侧低延的红岩山脉,像个坐在地上的红色巨人,展手伸脚的将梧桐谷环抱起来。

而自梧桐树林止处,往前望去,地面仿佛在一里处,突然断落成绝崖。

再往前行去,才知道原来在平坦的一里之后,地面陡然斜向下方,成为斜坡,远看宛似绝崖。

斜坡之间,到处是火焰山特有的红色岩石,和一丛丛抓地蔓生,长着色如翡翠,状似细莲环环相扣的豆长细叶,间或结有火红坚硬的刺毯草丛。

红岩绿丛,极为醒目,但是却在靠近一处有着裂缝的岩壁前,突兀的留有桌面大,光秃秃的一大片空地。

空地中间,一株尺余高,状如珊瑚,枝分九岔,无叶含苞,颜色晶莹火红,剔透亮眼的植物,挺立而生。

在一片翠鲁的谷地中,那株火红的植物,有着君临天下,做呢众生的雄风,尤其它四周光溜溜的地面,更衬托出它的孤立和傲然。

秦心影指着那株卓枣的红色植物道:“那便是百年抽芽,百年分伎,千年开花,瞬间结实的‘千年九心火兰勺”

众人惊异的赞叹声中,小天呢呐道:“我的天呀!它长得可真骄傲,好像不屑和泅周的绿草丛混杂一起,”

秦心影颔首道:“不错,尤其千年九心火兰性烈无比,在开花时,它周围山丈方圆之内,万物俱焚,你们千万要小心一点。”

小仙咋舌道:“妈妈咪呀!那结实时,咱们怎懈收呢?不被烤焦了才怪!”

秦心影道:“那就得看功力,必须把握在火兰果实落地前,温度稍降的刹那,以最快的速度采下火兰果实才行。”

小天阿呵笑道:“看来,正好是让我表现的时候嘛!”

秦心影略带柞伤道,“不错,娘就是要你好好表现一番,你爹的寒毒可否能解,就得全凭你的本事。”

她顿了顿,忽又接道:“对了,小天,你的金刚护体神功,已经练到第几层了?”

小天道:“和尚叔公说,我十二层都练成啦!所以,他才提前让我下山。”

“什么?!”其他四人,闻言同时不信的脱口惊呼。

小仙眼睛瞪得比牛脖子挂的铜铃还大,只差眼珠子没有掉出来,她猛甩一甩头,斜呢着小天哇啦哇啦的大叫迫:“你?你练成十二层的金刚护体神功?你到底还算不算是人呀?”

一向精灵的小天,此时反而有些呐呐道:“怎么了吗?只是功夫比较好一点,你就吓成了那样?”

“功夫比较好一点?”小仙夸张的拍着额头,猛翻白眼道:“你还真叫谦虚呀!难道你不知道金刚护体神功,是少林寺镇寺绝技之一?

历年来,只有百年多前的明悟大师,七十六岁时练至第十层,七十余年前空慧大师,五十三岁练至第十层,四十八年前了凡大师,七十八岁练至第十一层。

而你,今年才十五岁,就练成十二层金刚护体神功,这岂止是好一点?简直是好的过份,好的离谱,好的嚣张!”

歇口气,小仙做次深呼吸,润润喉继续道:“喂!哥们,你到底明不明白,练成十二层主刚护体神功,会是什么情形?”

不待小天回答,她马上又接道:“那是可以刀枪不入,反震三尺,水火不侵,如同神人,是神话也!老兄吁!”

小天搔搔头,迷惑道:“奇怪?为什么你对金刚护体神功那么清楚?简直比我还要了解。”

小仙得意一笑道:“因为我看过一本叫‘金刚护体神功精粹’,其中所载,便是有关那项神功的重点记录。”

小天不信道:“怎么可能?我从没听过藏经阁中,有什么‘金刚护体神功精粹,的经书,这项神功,只是易筋经中的一篇而已。”

小仙黠笑道:“少林寺的藏经阁当然没有,因为那是了凡大师他练功的笔记心得手抄本。”

“哦?”小天不解道:“既然如此,你怎么能看得到了凡大师的练功笔记?”

小仙嘿嘿笑道:“这是我本事大,从了凡大师那里赢来的赌注——借他那本笔记两个时辰,著不是答应过他,我绝不练这功夫,哼哼!今天那有你古小天,在此得意的机会?你早就排到我后头去啦!”

小天听了哈哈大笑,不信的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了凡大师才不会和人打赌,“

小仙得意的邪邪笑道:“如果被人设计,他不赌也不行!”

小天猛地噎住笑声,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尤其老实的了凡大师,怎么‘“贼”得过脑筋像飞的小仙,这赌想不打,也难。

直至此时,旁边的秦心影,总算逮住机会,插入小仙和小天连珠炮般的对话当中,问道:“小仙,那你和了凡大师打什么赌?”

小仙顽皮的眯着眼,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抿长爱笑的小嘴,“嘿嘿…”贼笑数声道:“我和了凡大师比吃!”

杜奇讶然道:“可是了凡大师;是出名的‘能吃’和尚,每顿至少五海碗白饭、十数个白馒头才吃得饱的人吁!”

小仙掩不住得意道:“呵呵!可是我只吃一口就赢他啦!”

小天好奇问:“你们比赛吃什么?”

“呵呵……”小仙眉开眼笑,神采焕然道,“吃……狗肉!”

“吁——?哈哈…”小天等四人,忍不住惊讶,紧接着哄堂大笑。秦心影边笑边喘息道:“呵呵……难怪,难怪了凡大师会输……他若不输…才怪!”

杜奇大笑道:“了凡大师万万不可能破戒,他只好认输,真亏小长老想得出来。”

史大成睁大铜铃眼,感兴趣道:“小长老,你是怎么赢他的呢?”

小仙眯眼笑道:“很简单。了凡大师一答应比赛,我马上抓起狗肉就啃,根本不给他挑东西的机会,他非输不可呐:”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小仙这一招“先下手为强”,使得还真赖皮,可是何尝不是使得高明!

终于,秦心影笑到太过份,喘息得厉害,她连忙自怀中取出小葯瓶,倒出一颗“护心丹”吞下去,这才拍着胸口道:“好了,好了!不能再笑啦!”

小天和小仙两人,急忙一前一后,替秦心影揉胸拍背,体贴得不得了。

秦心影笑着摆手道:“我没事,别再拍再揉的啦!赶紧想想,要如何引出千年人面金蛇才是正事。”

“哇——”似乎在回应秦心影的后,一声尖锐刺耳的哭嚎,自离“千年九心火兰”不远,岩壁的裂缝中传出,提醒众人,到这个梧桐谷里来,是有正事待办。

小仙道:“捉蛇有何难,咱们找些树木枯枝,堆在岩壁前点燃,再用掌风将烟送进壁缝,别说它是千年人面金蛇,就算是万年人面金蛇,也要把它醇出来。”

秦心影赞笑道:“不愧是丐帮小长老,抓蛇的老祖宗,的确有一套!”

“岂止有一套1”小仙不害臊道:“有好几套呐!等这套不行,咱们再换另一套,总有办法整治这条倒媚的蛇,”

双卫分头去找枯枝,不一会儿,两人手中各拖着一截枯梧桐树回来,在小仙的指点下,几人轻手轻脚摸向千年人面金蛇住的岩缝外面。”

直到离裂缝约四、五尺远,小仙示意停身,堆起柴火,燃起火招子,占着梧桐枯枝。

待火起后,小仙丢了一丛,随手拔起的绿草丛到火堆上,草丛在火上卷曲,便冒起浓密的白烟。

小天双掌一挥,白烟就像一条白龙,直钻向裂缝里面。

“哇——”“哇——”一声急过一声,一声尖过一声的蛇叫,叫得小仙等人掩耳退出三丈之外。

不一会儿,一道金影一闪,窜向“千年九心人兰”右侧。

小仙忙道:“快,震塌裂缝口,别让它跑回去!”

小天闻言,单掌淬劈,“轰隆”声中,满天红烟飞扬,裂缝口被小天震垮的红岩所埋,火堆也被落石击灭。

火灭烟散,当小天他们看清眼前景物,不由得全都倒抽口凉气。

小天暗叫道:“我的天吁!这是啥个玩意?”

此时,众人眼前,一条象腿粗,全身金光闪烁,十余丈的大蛇,盘成小山似的蛇阵,一张赫然如老枢面容的蛇头,正兀自吞吐着血红骇人的蛇信,蛇头之上,犹有一顶如公鸡鸡冠般,金光耀目的肉冠,正危危的颤动着。

那模样,就像一座黄金山上,一个头带金冠的老人,正卷动贪婪的舌头,想一口吞下眼前的财富般。

而此时,金蛇蛇头之下的颈部,正因为金蛇不断发出刺耳的叫声,一鼓一瘪的收张着,更为这条诡异的怪蛇,增添几分骇人神色。

小仙大叫一声:“妈妈咪呀!这是蛇吗?简直是怪物!”话刚说完,金蛇人头已经电射而至,噬向小仙。

小仙一扭纤腰,手中墨竹淬然点向金蛇七寸,迅捷无比。

金蛇似是知道厉害,一扭头躲过竹棒,再度追噬小仙,于是,小天大喝一声,般若掌夹万斤之力,狠命劈向金蛇。

“碰!”然巨响,金蛇被打得飞跌向后,它却迅速的盘回蛇阵,不再用头咬,反而以粗若人腿的蛇尾,扫向众人立身之处。

“小心!”一声叱喝之下,小天等五人,如炸弹开花般,分别往四处闪开,金蛇一击不中之后,便盘坐蛇阵,发出急促而密急的哇然尖叫。

叫声仿如有形的钢针,扎向众人耳膜,使得小仙、秦心影和双卫不得不再退三尺,以手掩耳之外,还得运功抵抗,才算稍稍舒服一些。

“阿——弥——陀——佛!”

小天暮然双手合什,一声洪亮磐荫的唱偌,以“狮子吼”的方式出自口中。

唱诺之声有如敲钟,由轻震而渐浩然激昂澎湃,直至“佛”字出口,声音有如来自九天的震撼,从四面八方轰然冲向尖锐的金蛇哇叫声。

顿时,蛇叫声被小天浑洪浩荡的佛唱,震的支离破碎不成声音,悟桐谷也在小天的唱诺中,隐隐嗡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