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八章

作者:李凉

太阳一落,天就黑的快了。

野外四处,很突然的的“即——”一声长响之后,夏蝉、雨蛙和一大堆不知名的玩意儿“卿卿”、“咕咕!”、“叭叭!”凑热闹的齐声大鸣,大伙儿互不相让的比赛着,看看到底谁的嗓门比较大,比较有劲。

骤然而起的马蹄声,登时将这些夏虫的叫鸣给震散。

小天和小仙两人,此时正并骑急驰而来,只见两人全都是提气轻身,浮贴在马背上。

原来,两人为了减轻马的负担,使它跑得更快,故而各展绝技,拼命催马而驰,“也呼]、“也呼!”的叱喝声,不断出自两人口中,他们两人早就忘记了身后还有人在追。

直到,两人转过一个弯道,不处赫然数十骑,占住整个路面,正慢慢的放蹄溜马。

小天和小仙的蹄声,使得这批人转过头来,当他们看清来骑,竟是两个小鬼时,理也不理,让也不让,依旧逍遥自在的漫步而行。

小天豁然大叫:“让路呀!否则就要撞上啦!”

以双方的势子来说,的确小天他们收势比较困难,只要对方稍让一步,小天他们便可以轻易通过。

可是,这群人中,为首一名,身材高大,约有八尺,年纪五旬上下,虎臂熊腰,黑发如墨,漆黑油亮,五宫端正,双目如电,充满杀气的中年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根本不将小天说的话当话。

彼此双方的距离,正急速的缩短,小仙见对方那副嚣张的嘴脸,火大的破口大骂道:“他爷爷的巴子,有种的别躲,谁怕谁来着!”

于是,她和小天两人更是举掌猛拍坐骑屁股,两人以狂飓般撞入对方阵中。

一阵凄厉的马嘶如啸,和着一阵“哎吆”“他妈的!”的乒哩乓呼声,飞快的两骑,撞翻不少人。

小天和小仙,却在马匹冲向对方的同时一口大鹏展翼,冲霄而起,数十个筋斗凌空翻滚,安稳的落回冲破对方人阵而出的马背上。

只是,此时他两人纵马而驰的雅兴被破坏,心情非常不爽,因而便停马卓立,面对这群即将倒媚的混球们:

原来阴暗的小径上,此刻因为月娘探头偷窥她脚底下发生什么事,忽然明亮起来,使双方都能很清楚的看见对方。

小仙见对方人马,俱是一式黄色劲装,头札同色头巾,腰配分水刺,便知道对方一定是同一组合的人物。

她缓缓开口问道:“你们是那个破窑钻出来的虾兵鳖将?居然连好狗不挡路的道理都不懂,真他爷爷的没见识到家!

对方人马闻言,一阵怒斥,其中一名,头大如斗,双眼细小,红鼻子,年约四旬的瘦子怒喝道:“大胆小子,居然敢口出狂言,难道不知道这是在尤门帮的地盘吗?竟然敢冲撞本帮帮主?”

小仙呵呵直笑和小天交换一眼,小天搓搓手,状似兴奋道:

“幄!原来你们就是龙门帮,大好了,这真叫巧呀!”

那名大头瘦子看小天那模样,以为小天和尤门帮熟识,于是略微放软口气,指着小天问道:“小子,你是何人?既然知道尤门帮大名,还不过来拜见!”

“拜见?呵呵……笑死人啦!哈哈……”

小天和小仙两人端坐马上,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不时以手指着对方,一副张狂至极,目中无人的样子。

小仙举着袖子,擦擦眼角的泪,故意转头间小天:“喂!兄弟,你刚才听到什么了没有?”

小天抹把脸呵呵笑道:“没有呀!我只听见一只疯狗在吠!”

龙门帮的人,闻言又是一阵怒喝騒动的漫骂,龙门帮帮主“翻江龙”纪无天,正是方才冷哼那名身材高大,目光戳刀的中年人。

他挥挥手,止住帮下弟子的叫喧。

纪无天神情冷漠道:“两位小兄弟,好像是冲着咱们尤门帮来的,是不?”

小天冷冷一哼道:“不错,错非你们是龙门帮,否则少爷岂会和你们这群挡道狗一般见识!”

“住口!”纪无天厉声道:“小子,别以为本帮主让你,是怕你,你再要口出恶言,本帮主马上取你性命!”

小天故做惊吓的摇着双手,颤声道:“哎!我怕怕……小仙,你怕不怕……”

小仙拍着胸脯道:“怕?本少爷的字典中没有“怕’这个字,没关系,我给你靠,上去开打,你打输了我再上!”

小天不以为然道,“呀!你倒很会捡便宜,等我将他们打昏头,你就不用出手了是吧?‘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全当龙门帮的人为废物,不将他们放在眼中,气得“翻江尤”纪无天差点吐血。

只见他双眼滇目慾裂,指着小天怒道:“小子,我再问你一次,你究谈何人,为何跟本帮过不去?”

小仙看了纪无天一眼,“哼哼!”两声,神色做然道:“纪无天,在北六省的地盘上,你还真想自立为王呀?黄河上你那天打劫翔龙社的船只的事,已经犯啦!”

她一指小天,继续道:“你眼前这位小子,就是当今翔龙社魁首“玉面飞鹰”古天宇唯一的儿子,翔龙社的少当家‘玉面金童,古小天,你们还不快过来拜见!”

龙门帮的人一听到,眼前这位白衣儒衫,年仅十五的美少年,竟是近日来传言中,武功高强,代父打败“紫微宫”的翔龙社少当家古小天,不禁吓得“登登登!”连退三步。

“呛印”一声,有个胆小的仁兄,居然吓掉方才拔出来,作势要杀人的分水刺。

小天和悄悄用手肘一憧小仙,低声奇怪道:“喂!兄弟,我什么时候变成‘玉面金童’,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小仙挥挥手,悄悄道,“笨!随便说说吓唬他们的啦!混江湖若没外号不称头,听我的没错!”

纪无天不愧一帮之主,在一阵怔忡,脸色骤变之后,马上恢复正常,深戳口气,强自镇定的悍然道:“哼!就凭你一句话,如何证明他就是古天宇的儿子,就算真的是,他又奈我何?”

“如果我说他是我儿子,是不是能让你服气一点,纪当家的,”不知何时!秦心影和双卫已经来到距龙门帮众人身后,约一丈远处。

秦心影勒住坐骑,端坐马背之上,神情淡然道:“至于,他能奈你何……”她转头对小天道:“儿子,你是北地绿林盟主之主,如果有人冒犯了你爹的虎威,你说,该如何?”

小天目注纪无天,一扫方才脸上嘻笑怒骂的神情,冷漠道:“看他有没有勇气自杀,否则,我可以帮帮他!”

此时的小天,在刻意板起面孔之下,果然如乃父般,有股极其自然,不可言喻的成煞,隐隐散泛而出,使他俊美的俏脸,笼上一抹深速严酷的神采。

那模样,诫像小仙方才临时为他所取的外号“玉面金童”——一尊雕琢精美,宝相庄严的如来佛祖前的金章、玉女之一。

小天凛然的眼光,含成的神情,使得个性膘悍的纪无天,忍不住打个寒颤,无名的恐惧,仿佛正顺着他的背脊骨往上爬,往上爬。

小天再次冷道:“纪当家的,你决定好怎么死没有?”

这句话,像支烧红的钟,深深刺入纪无天的心里,一个在北地打滚数十年,统领一帮弟兄的他,怎堪忍受?

怒极之下,纪无天恶向胆边生,一样子狂喊道:“弟兄们!给我狠杀,作掉他们!”

轰然应诺,龙门帮的人,分成两股,一边以纪无夭为主,杀向前面的小天,一边以那个大头红鼻子的瘦子领头,扑向背后的秦心影和双卫。

二股人马,轻易的被小天和双卫接下,杀成一团,小仙便策骑自混战中通过,来到秦心影身边观战。

天上的月娘,看到她不想看、不该看的场面之后,轻轻拉上一片浮云做窗帘,遮住她的月亮。

于是,大地顿时又成了一片昏暗。

人影在黑暗中奔走叱喝,对小天而言,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是敌人,动起手来一点顾忌都没有了。

只见“大慈大悲千手式”和拈花如意指”大开大合交互使用,掌凤如啸,指劲似箭,澎湃的向四处轰涌而出,登时,哀叫连声,凄凄惨惨。

反而,纪无天在黑暗中想攻杀小天,却时常被自己手下挡住,既怕误伤手下,只着对小天恨得牙痒痒,想杀之而后甘心,却只能看若自己手下一个个倒下,徒呼奈何!

至于双卫,更是如猛虎出笼,他二人早听小大说过黄河上的事件,对于和“紫徽宫”搭上线,暗里向翔尤社下手的龙门帮,早就想教训汕们了,如今碰巧遇上,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文判卜杜奇的判官笔,“憨虎”史大成的大板斧,带着死神的召唤,泄向龙门帮众人。

那大头瘦子,自腰间撤下“链子枪”,拦住杜奇,两人均是稍活朋全;以轻灵斗轻灵,一时之间不分上下。

那就苦了其他龙门帮的陡子徒孙,原来,此次龙门帮主纪无天,是去让人家请客,故而只带一名堂主,就是那名“大头兄”林瓜谷,其余都是帮中充场面、跑龙套的小角色。

这些小角色,人数虽然有一、二十名之多,但怎堪能敌得住史太成的冲涤。

只见史太成板斧翻飞,所带起的银光,似把魂白幡的风动,每一次照面,俱将龙门帮徒开膛剖肚,或是拦腰斩成两截。

只听见一片鬼哭狼豪,有人早就吓破了胆,四肢着地,连滚带爬的逃命而去。

纪无夭薯然长啸凌空,抖手飞出一支花旗火箭,“碰!”然在天空中炸开,燃起一团焰红,同时照亮四周。

藉着这团红光,纪无天看准小天立身处,一连十余个滚翻,挥着一柯缅刀,扑向小天,缅刀带着呼啸的流虹,一连七十六刀,淬然飞斩,目标正是小天。

小天左手“大慈大悲千手式”震翻三名龙门帮手下,见纪无天挥刀杀来,单足拄地,摹然回旋,右手屈指修弹之后,双手同时如多臂罗利,卷起层层打着旋儿的掌风,追着指劲,迎向纪无天的攻击。

“碰碰!”连响,登时飞沙走石,树摇人晃,纪无天的攻势,刀刀落空,反而被小天的掌风扫中,向左侧急旋三步,才告站稳。

直到此时,纪无天才真正相信,相信小天代父杀退“紫微宫”的传言,不再是传言,而是事实。

他悲哀的发觉,自己和小夭在技击的功夫领域之中,竟是萤光与皓月的差别,而他还在江湖中,称雄道霸,开山立派二十余年,更在“翔龙社”这条强龙榻旁,酣睡二十余年。

如今,他知道,古天宇对他的龙门帮,并不是无力铲除,他竟然以为翔龙社对莫可奈何,这错的多高谱:多悲哀!

而这个突来的醒悟,只赖他的心,加速的沉至谷底。

手中缅刀怔旧飞侠的挑、劈、削、斩,但是,纪无天自己觉得,这缅刀竟与一条垂死的懒蛇一样无力无神。

暮然——

远处一阵长啸,又有百余条人影,持着熊熊火炬,像一条迄通宛延的火龙,快速的向着斗场而来。

小天豁然一百七十掌,逼开纪无天,震闲剩下仅存的四名龙门帮弟子,便收手而立,双手轻拢于袖中。

他淡然道:“纪当家的,看来你的儿郎们来支援你啦: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希望你手下,还有一、两名顶用的人材才好。”

那边,杜奇和林瓜待两人交手近二百招,杜奇已然稳占上风,史大成也已经宰光其他龙门帮手下。

林爪待乍闻长啸,心中大喜,知道是自家人来支援,便虚晃一招,脱出战圈,落身在纪无天身旁。

杜奇原来可以追击林瓜待,但是他却大方的放过林瓜待,让林瓜待多喘几口气,在他眼中,林瓜待的命,早已经向阎罗王注注册,要取随时可得。

纪无天环顾四周,除了他和林瓜徒孤怜伶的孤立小径之外,和他随行的二十四名手下,已经一个不剩,全部躺下。

他的心中,除了伤痛外,还有后悔,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有恁般野心,想吃掉翔龙社?

如今,帮中弟兄虽然来援,但是,诚如小天方才所言,以龙门帮仅有二十名不到的高手,能赢得了小天他们五人吗?

还存其他百余名小角色,除了等着挨杀,能派得上用吗?只怕龙门帮要在今夜冰消瓦解,除名于江湖。

双卫护着秦心影和小仙来到小天身边,小仙竖起大拇指,赞道:“不是盖的!哥们,真有你的!”

小无微徽一笑,对众人道:“待会下手,尽量朝大角色狠杀,光伤害那些没啥武功的小角色,实在不算英雄。”

小天应话原本没有其他含意,但是却说得史大成老脸一红,因为他方才在都对着小角色下手。

他有些呐呐道:“少爷,我是因为没有对手,才向他们下手,不是故意找他们逞英雄......”

小天一楞,醒悟道:“史大叔,我不是特别指你,你别误会,我是看龙门帮来了那么多人,如果要将他们杀光,不是要杀的手酸?而且还会造下无边的杀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