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0章 决战死亡谷

作者:李凉

  古木参天。

  是座原始林。

  阳光——?

  偶而才透射进来。

  小赌一行仍是五人。

  游龙醉丐虽然喜欢这群小小子们,但是,此时的丐帮更需要老而不死的他坐镇指挥。

  “二哥。”

  “嗯?”

  “不太妙!”

  杨威回过头,笑问:“怎么?被这原始森林的阴森味儿给吓坏了?”

  三宝也笑谑:“小心啊!听说这种没入走过的原始森林,常会有修练千年的各种树

精、兽精、石精,化作各种恐怖的山魅、山魈什么的,会出来吃人哪!”

  “啊!小飞飞,看你背后!”

  “哇!”

  小飞雪被四平如此突来的一句,吓得飞身躲在小赌背后,紧紧地揪着小赌不放。

  杨威笑叱着:“小四,好了,别乱吓唬人,等一下没被山魅、山魁吓死,倒被小飞

飞的惊叫声,吓掉了魂。”

  众人虽是笑闹一番,却没赶走小赌心中的那种不安感。

  那感觉,自他踏入江湖以来,曾经应验过两次,也许是小赌的第六感特别发达吧,

但何尝不是一个敏感的学武者,对外在危险的一种自然警觉。

  “二哥,是真的有事……”

  话声未落,忽然——

  “嘶!”

  一阵轻微的破空之声传来,跟着是一片森冷的点点寒光,罩向众人。

  “小心!”

  杨威、小赌和小飞雪,阿时挥掌击向寒光,三人同时离鞍,扑向寒光来处。

  三宝、四平二人,一个滚翻,躲向马腹。二人一落地,双脚微蹬,身子贴着地面,

也急蹿向暗器发出之处。

  一阵凄厉的马嘶,五匹大马躲避不及,顿时像刺猬般,全身被钉满,十字形银亮耀

眼的飞镖。

  待五人扑到一株十余人围抱的大树旁时,居然没看见任何人影。

  小赌等人,又静静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地仔细探查四周的动静,依旧没有异样。

  以小赌等人此时的功力,虽然不至于飞叶伤人,但在二三丈以内若有人迹,也难逃

几人的法耳。

  若非来袭者早已逃逸,就是武功出奇的高,令众人难以察觉出他的行踪。

  待小赌确定,不再有其它情况后,五人才折返马匹中镖之处。

  杨威仔细检查马匹身上的飞镖,然后怀疑地皱起眉:“难道,会是忍者?”

  小赌和三宝、四平,正在打点着原来放在马背上的行李和水囊等物品。

  闻言,他抬起头好奇地问道:“二哥,什么是忍者?”

  杨威再一次地举目四跳林问,仍旧是空山寂寂。

  “我听师父说,在东瀛有一种武士,经过很严格的训练之后,可以利用他身边任何

东西来掩藏自己,以达到刺探秘密,或刺杀敌人的目的。由于他们在训练之时,需要常

常数日不食不动,训练之后,不生情感,至死不语。手段有时相当的残酷,能完成训练,

被派上任务的,便称为忍者。”

  三宝咋舌道:“哇塞塞!有人能数日不食不动?那也不拉屎、尿的喽?”

  “不错,这种事对常人而言,不可思议!但是,这也是忍者名称由来的一个原因,

因为凡是忍者,就要受此种不仁道的磨练,以达到忍人所不能忍的境地,才有资格出师。”

  小赌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忍不住笑道:“他奶奶的,忍者有屎不拉,有尿不撒,所

以叫忍者,亏他们想得出来,不过,你不是说,他们是东瀛武士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作怪呢?”

  “据我听师父说,在巾原虽然少有忍者出现,但是只要了解他们的联络方式,便可

花钱雇用他们当杀手,而他们办事的失败率,据传言是零。”

  小飞雪也咋舌道:“哇峨峨!失败率为零,那未兔太可怕了吧,居然没有人能躲得

过他们的暗杀?”

  扬威沉重地点点头道:“我想,这一定又是至尊教的把戏,只是不知他们是怎么和

这群忍者搭上线的?”

  四平有些不服地问:“乞丐师兄,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事是忍者干的?”

  杨威拈起一支飞镖道:“因为这种十字星形飞镖,正是忍者专用的暗器之一,还有

他们的遁地湮雾弹也很厉害八以后碰上,千万要小心些!”

  众人终于自马背上解下所有的物品,打点好准备上路。

  对这几匹马儿,众人虽有些难过,但此时危机四伏,也没啥时间为它们收尸。

  杨威再一次交待:“小赌,再一次好好发挥你那神经兮兮的第六感吧,咱们可是需

要得很,还有大伙儿记住,千万别落单。好了,走吧!”

  一行人便小心翼翼,继续往荒凉的小径而去。

  直至天黑,忍者都没有再出现。

  杨威便选择一处四野空旷的地方,作为晚上歇息的处所。

  小赌等人随便吃过干粮后,便分坐五个方向,背向火堆,面朝外地打坐起来。

  一切仍是那么的平静,如果不是因为五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背着些行李,用双脚走上

一段不少的路,也许众人会以为早上被袭击的事,是自己的幻想。

  原始森林中的夜,沉静得令人窒息,连点虫声都没有,除了火堆偶而跌落一些柴火

的声响外,这里简直像是被世界遗忘的一角。

  小赌功行一周,此时心境异常的空灵,巳然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耳际,忽然一丝

极细微的声响传来,有点像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可是,小赌绝对确信,那是有人隐身到丈外树上的掠空声。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紧盯着左前方那株大树。

  黑夜中,什么也没有。

  但是,小赌在全神贯注地疑视下,终于被他看出了一点端倪。

  黑黝黝的大树上,一个人蜷着四肢,像猫一样,动也不动地隐在树上,微屈的身子,

竟也随着风中摆动的树枝,一晃一晃地上下摇动。

  难怪,早上众人会搜索不见人影,不闻声响。

  这忍者的忍功的确是到了家。

  就在小赌发现敌踪的同时,小飞雪也感觉到,像有什么东西落在她正前方的那棵树

上。

  隐约间,好象树上多出了一团黑忽忽的东西。

  却又有点像自已看花了眼。

  小飞雪便拿出在家时,爹爹教她,见影随影、无影随风的基本探敌的方法,凝注心

神,紧紧盯住那团黑漆漆的玩意儿。

  许久,那团黑影突然向右膨胀些。

  于是……

  小赌和小飞雪二人,同时大喝出口,单手倏扬。

  树上传来两声闷哼,原本隐身树上的忍者,见行踪败露,同时发出暗器。

  两只碗口大的纸风车,呼啸着射向二人。

  同时,又是一片银光闪烁,罩向众人。

  火堆边的五人,各自扑向自己所见的目标。

  小飞雪一掌拨开迎面而来的纸风车和飞镖:“贮推出一招"寒风起兮",扫向正逃退

中的忍者。

  小赌身形一闪,纸风车和飞镖均告落空,同时,小赌一记穿云指,弹向往左遁去的

忍者。

  两名忍者为了躲避小赌和小飞雪的攻击,无法继续脱身,只有翻身一滚,让开了攻

击。

  无巧不巧,刚好一名忍者迎向三宝。三宝见他自投罗网,龙腾掌中最精奥厉害的杀

着"龙腾无极",毫不客气地推向前去。

  收不住势的忍者,硬是被掌力劈中,人往上喷起。

  忽地,黑压压的树柯,又蹿出一人,接走被三宝一掌劈上天空的忍者,又说上几句

小赌他们听不懂的话,便迅速地失去了踪影。

  而小飞雪追击的那名忍者,躲过一掌之后,便被杨威在早上拾自马尸上的十字星形

飞镖射中右肩。

  那名忍者见同伴被救之后,忽自怀中掏出一物,猛力往地上砸去。

  只听轰隆一声,浓湮四起。

  待湮雾散去,一切又恢复如方才那种没出事的样子。

  众人总算嘘了一口气。

  在与忍者第一回合的遭遇战中,小赌他们算是小胜一场。

  几个人,这才放下了心,回到火堆旁坐下。

  四平用袖子抹了抹额头,说道:“他奶奶的,原来忍者就是这么个玩意儿,还挺刺

激的嘛!”

  小赌两腿平伸,两手向后撑着地,看着杨威兴奋道:“哇峨峨!二哥,真有意思,

真够劲,这些忍者果然是有两刷子。”

  杨威也松口气道:“以前我也没有和这种舶来品动过手,难兔有些紧张,下回再遇

上,可就没那么容易就让他们走啦!”

  小飞雪也乐得呵呵笑道:“我赏了那只大野猫一只寒冰银芒,他非得冻到明天午时

之后,才会解冻吶!”

  众人想起那二名忍者,隐于树上的模样,果真像只大野猫,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忍者在小赌等心头,制造一整天的神秘压迫感,便在笑声中,消失无形。

  此时,夜己经过了大半,小赌等人便又各自打坐调息一番。趁着曙光微露之际,众

人便踩着露珠,迎着朝阳,满心希望与喜悦地继续穿越森林而去。

      ※        ※         ※

  天色大亮,小赌一行人,渐渐地离开阴森的原始森林。

  此处,虽然依旧是在山林之中,但已经不再有原始森林中,那种阴暗而不见天日的

感觉。

  众人坐骑已失,但好在轻功不差,在此种明亮平坦的地方,放足而奔,也是别有一

番情趣。

  也许是阳光、微风的影响吧!

  小赌他们早拋开,前一晚上那种紧张兮兮的心情。

  有说有笑,自在的嬉闹着前进。

  来到一处山崖,刚好有一方大石,半县在山道上端,占去一半山路。

  众人只好小心的一个二个侧身而过。

  忽然,"咻!”一声急响,小赌本能想拉回正侧身在石边的三宝,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支箭直奔三宝心脏。

  四平眼见自己的哥哥就要命丧箭下,不禁急得大叫:“哥!”

  小赌想也没想,右臂一伸,拦在三宝身前。

  箭,不偏不倚,穿透小赌的右上臂。

  走在最前的杨威,看见放箭的人,就在左前方树上。

  他怒得腾身而上,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回龙转身",人在空中如陀螺一般,一转身

挥掌而出。

  那棵树,被杨威一掌劈掉大半,树上那人,也中掌击落深崖之中。

  “哇!”

  惨叫声,由响亮到微弱,到消失无踪。

  小赌中箭,穿肉而过,痛得他满脸煞白,下chún也咬出血来,却是哼也不哼一声。

  三宝往后退回到较宽的路面之后,急忙撕下衣襟.绑在小赌伤口上方。

  他见小赌为了救他,手臂被箭贯穿,早就急得眼泪也掉了下来。

  小飞雪本是过了巨石,又急忙回来,探视小赌的伤口。

  三宝不断地自责:“都是我不好,小赌,都是我不好。”

  小赌有些痛苦地咧嘴一笑:“小三,你干嘛,我还没有死,你就迫不及待地给我老

人家哭丧呀?”

  三宝一抹泪,含泪笑骂道:“他奶奶的,你是真死了,我也不要如此辛苦,演场五

子哭墓给你看。”

  小赌想笑,但是只能痛得他龇牙咧嘴,冷汗直流。

  小飞雪一看箭伤,恨声道:“好可恶,他们居然这么狠;用有倒钩的箭,还好是穿

肉而过,否则就更惨了。”

  杨威和四平也围上来,一看,我的乖乖,可不是吗!

  箭镞上,带有双边倒钩,如果这箭没有射穿小赌的臂,那不管是往后拉,往前拉,

小赌受的罪,可要大上好几倍。

  只见小飞雪自行囊中,取出一柄银匕首,削断箭镞,要杨威和四平拉紧小赌右臂,

这才说道:“小赌你忍一忍,很痛,一下子就过去了。”

  小飞雪巳经急得鼻头、额头都微微见汗,早就忘了该如何安慰人啦!

  她伸手握住箭尾,猛力一抽,把箭身自小赌臂上抽出来。

  小赌痛的一阵*挛,硬是没哼出半声,真是条好汉。

  小飞雪很快的捏碎一粒雪玉回天丹,敷在小赌臂上。

  小赌顿时觉得,原本像火烫的伤口,一阵冰凉,疼痛马上大减,舒服极了。

  小飞雪又掏出一瓶葯膏,用银匕首挖出一些透明的葯膏,仔细地覆在雪玉回天丹之

上,这才用一卷干凈的绷带,将小赌的手臂细细地包扎起来。

  为了怕小赌的手臂震动,会影响伤口,又拿出自个儿用的丝绢,折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决战死亡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