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1章 万年血参

作者:李凉

  长白山,因为山头终年积雪不化,所以被称为长白山脉,主峰便叫白头山,当真使

人闻其名而知其意。

  在白头山附近,一共有七十二个大大小小的水潭。根据传说,这里便是龙的故乡。

  这七十二口龙潭中,最大一个潭称为天池。每当龙潭之中有着长大准备升天的龙,

便要来到天池。在月圆的晚上,这条龙便对着明月,仰首长吟,以通知天庭上界,它要

升天归去。龙吟之后,顿时月隐云现,狂风大作,暴雨夹杂着惊天霹雳之声,从天而降,

这是上界同意龙的升天。

  然后,这条获准升天的龙,便随着高涨的潭水,自天池北侧的_道裂口,悬空而下,

顺着流水径自迸入鸭绿江中,再顺着鸭绿江入海,最后在海中腾空归天。

  如今,龙潭中的龙,都一条条长大升天去了,只留下空空如也的水潭和传说八以及

令人想不透,何以龙要入江人海之后才归天等等的悬疑……

      ※        ※         ※

  九月才刚过中旬,长白山山顶上,却已经下过今年的第一场雪。

  洁白无暇的雪,为山顶坡上一袭白貂皮似的大衣,偶而有几棵又高又魁的青松,也

带着白色的帽子,只露出一点点的绿来,一切都是白,白的优雅,白的舒畅,白的……

  噫!

  云白无暇的大地上,怎么沾着几个黑黑的小点?

  就像白色鲜奶油蛋糕上,黏着几只苍蝇。

  真是令人扫兴。

  黑色的小点,缓缓地移动着,在雪地上拖出一条曲曲扭扭,像小蛇一样的痕迹。

  “小赌,咱们上山有半个多月了,连个芝麻绿豆大的人参也没有找着,还说什么万

年血参?我看九成九,寡妇死了儿子啦!”

  杨威有点泄气地一屁股坐在雪地上。

  原本单衣的他,此时也披上一件羊皮袄,脸上流露着无奈、失望。

  小赌也跟着一屁股坐下。

  但他鼓励地笑道:“二哥,你先别失望,咱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也还有九成九

以外,那个零点一成的机会。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怎么可以轻言牺牲,打起精神来

呀!”

  看来,小赌的历史课上的还不错,只是时间先后,似乎有点短路。

  小飞雪也安慰道:“小威哥,宝物如果那么容易找,也就不叫宝啦!你没听师叔说,

那万年血参贼得很,会躲人的吶!”

  “是啊!乞丐师兄,如果你先泄气,那我们怎么会有心情去找宝贝,你这是扰乱军

心,其罪不小啊!”

  “对,该罚,该罚。”

  其它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逗着杨威开心。

  杨威也豁然丢开恶劣无比的心情,豪放地笑道:“好,罚,酒来。”

  于是,众人便在雪地上,吃喝起来了。

  小飞雪如今见到长白山上白雪迄天,心情可爽得很,就像又已经回到天山山脉,冰

雪世界的家里一样。

  比起当初,在沙漠中那种情形,简直有天壤之别。

  “小威哥,你别难过,我吹支曲子给你听,好不好?”

  对于小飞雪的体贴和关怀,杨威由衷地露出了感激的微笑,对着小飞雪愉快地点点

头。

  小飞雪再次掏出那支稀世罕见的彩玉引凤笛,凑上了樱桃小口儿,悠扬地吹奏起来。

  笛音一起,仿佛来自九幽云霄的天际,气蜒幽柔,轻柔地拂掠过雪地,如慈母低声

的吟哦轻唱,绵绵飘散,忽高忽低,悠美得令人,如沉醉于东风之中,流连遐想,舒畅

已极。

  忽地,笛音一转,渐渐澎湃激昂,剎时,音如吝雨,劲如狂风,呼啸着卷掠大地,

充塞于穹苍和天地之间,仿佛娑娑抖荡,摇晃不巳,人心为之震撼,血脉为之扩张,像

极沙场上,壮烈拼杀的战士,气势如虹,誓死不回般的哀壮。

  终于,高昂激烈的笛音,缓缓自半空飘落,恰如此时轻柔如羽的白雪,缤纷飘落,

细弱的笛音,幽幽如空谷回响,渐细渐弱,悄然而收。

  小赌等人,仍兀自沉醉在那笛音回绕的境界中,不觉得雪巳经落在发梢、肩头……

  终于,小赌打了个冷颤,自虚幻的笛音世界醒来,正要赞美小飞雪,忽然瞥见,雪

地之中,红影一闪,像个红衣小孩,轻灵自在地飞奔在雪地之中,煞是刺眼腥目。

  小赌既兴奋又激动的抓着杨威,伸手指着红影,口中有些结巴,难成言语。

  “快……二哥……快看!”

  杨威悚然一醒,忙向小赌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觅咬白的雪地,一个红衣小孩,自在的飞翔于空,追逐逗弄着满天飞雪。

  再仔细一看,我的乖乖,哪是啥小孩,竟是一株通体血红,晶莹剔透,高三尺有余,

如小孩儿般手足俱现的一株巨大人参。

  “啊!”

  小赌等五人,皆被眼前的红参戏雪的奇景,惊慑住了,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

  这万年血参被此轻微的呼声所惊扰,倏地红影一闪,往一处密林中躲去。

  “追!”

  小赌一声轻喝,人如天马掠空,抢先追去。

  于是,一行人,便追着红影,往密林方向冲去。

  待一进林中,早巳经不见万年血参的踪迹。

  小赌等人,微喘着气,凝目向密林中搜望。

  可惜此时,太阳已是偏西,加上密林中浓荫蔽天,根本难以发现什么。

  小赌并不失望,反而得意地呵呵而笑。

  “他奶奶的,果然真有万年血参这玩意儿,跑得还真快!”

  小飞雪既兴奋又着急地抓着小赌问:“小赌,这下血参跑掉了,咱们怎么办?”

  小赌得意地哈哈笑道:“呵呵!既然万年血参己经现身,被我看到还怕它逃出我的

手掌心不成。走,咱们先回营地去,好好的准备一下,明早再来这儿捉参。”

  于是,小赌等人,便返回雪地中临时搭建的休息处所,好好研究一番作战方略去也!

  第二天清晨。

  雪巳经停了。

  可是,却又为大地又加上三寸厚的浓妆。

  人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陷下去,动弹不得。

  但是小赌等人,身上虽然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雪地上奔驰,也不过留下了浅浅

的脚印。

  论轻功,几个人都挺够火候的,尤其是小飞雪,自幼在冰天雪地中长大,对在雪地

上的行进,更是别有心得。身形起掠之间,雪上只留下一点点的淡印,所谓踏雪无痕,

也不过如此罢了。

  来到昨日血参逃遁的密林之中。

  小赌挑上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拿出水囊,向小飞雪要了三颗雪宝回天丹,用其中

两颗化入水囊,再将含有雪玉回天丹的水,泼在空地上,并将另一颗雪玉回天丹摆在空

地中央。

  杨威、三宝和四平三人,手中各持一张细网,守住三角顶立的地点。

  小赌和小飞雪二人,则手中各持一长条白绫,一左一右,相对而立。

  五人,便静静地伏身而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去。

  雪,不知何时,又悄悄地下了起来。

  雪花,落在五人身上,慢慢地将众人掩埋的只剩下头颈和四肢。

  雪在身上遇着体温,慢慢地溶化成水,浸人衣内,那种冰冷冷湿答答的感觉,让人

打从骨头里往外冷开来。

  可是五人,仍是一动也不动,像是熟睡了,更像被冻死了。

  终于,空地中间洒有雪玉回天丹的地方,刚刚覆上的那层新下的雪,抖了一抖。

  就像有东西,要自雪下钻出来一般。

  不错,万年血参便要出土啦!

  一点点。

  一点点。

  再一点点。

  裂开的白雪之间,显出红色的影子。

  慢慢地……

  慢慢地……

  万年血参的脑袋冒出了雪地,红通通的参,映着雪白的地面,煞是好看。

  万年血参一探出头,便机警地停下来,悄悄地等待,确定四周没有危机之后,才又

钻出来一点点。

  又一点点。

  再一点点。

  最后,这株万年血参终于整株露出了地面,很嚣张地跳起"恰恰"来,还一边用它的

须根,吸食地上的雪玉回天丹。

  小赌见时机成熟,一打暗号,众人蜂拥而上。

  万年血参见情况不妙,正想遁地而逃,可惜,已经来不及啦!

  小赌和小飞雪二人,手中两匹白绫卷住万年血参人腿粗的腰身。而这血参也甚是了

得,被白绫缠住,仍奋力往上一挣,硬将小赌和小飞雪拖倒在地。

  杨威三人更不怠慢,腾身而起,三张纲子密密地将万年血参像里棕子一样,牢牢地

里住。

  小赌这才拍拍手,自地上站起来,小飞雪也大嘘了一口气。

  五人便好奇地仔细打量这血参。

  此时,这血参跟一般人参并无两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根本看不出它居然会蹦

还会跳,而且力大无穷。

  小赌满意地用手拍拍血参:“嘿嘿,这下你可嚣张不起来了吧,你想逃出我的手掌

心,告诉你窗都没有呢!”

  于是,小赌非常小心的抓住血参的两只手臂。

  蓦地……

  “哈哈……”

  一声阴险的哈哈笑声,自林中传来。

  小赌暗叫一声:“不妙!”向其它人一使眼色,便抓着血参,往后退去。

  但是,原本寂寂无人的密林,此时却布满了白衣蒙面的至尊教徒。

  小赌苦笑一声:“我的乖乖!”

  空出一手,挥掌冲向人群。

  杨威、三生、四平及小飞雪四人,也是舞起了双掌,护着小赌左右,一块儿往前面

冲杀。

  顿时,人声鼎沸,至尊教徒在小赌几人奋力突围之下,硬被开出一条血路来。

  无奈,此次至尊教徒实在是太多,杀退一群,又被另一群围住,小赌等人,虽然缓

缓的往林边推进。但身后,至尊教的正副教主及十数名高手,已经越过人群,追向小赌

等人。

  出了林区,又是一片雪连天、天连雪的旷野。

  至尊教主率领着教中高手,轻易地赶过小赌,飘身落在小赌等人的前方,拦住逃逸

中的五人。

  “哈哈哈……任小赌,此次你是插翅也难飞啦!”

  至尊教主得意已极地仰首哈哈大笑不止。

  仿佛,今天能拦阻小赌,是他今生莫大的荣幸般。

  小赌索性停下身来,嘲谑道:“我说大教主啊!你老这样追我、缠我做什么?是不

是想要我给你一张签名玉照呢?”

  被小赌如此讽刺之后,至尊教主方才悚然警觉,自己居然笑得如此的兴奋,真是没

水准!

  但见至尊教主老皮厚厚面不改色地冷声道:“小鬼,今天长白山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谁叫休三番两次的与本教作对,休怪本座无情。同时我也要感谢你,替我得到万年血参

此等稀世之宝,哈哈哈……”

  说到得意之处,至尊教主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好似小赌已经变成死人,血参也已经

落入他手中一般,端的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对这种人,小赌向来最是感冒,不客气地,便屈指赏他一记穿云指。

  然而,至尊教主只是单手轻挥,便化解了这一记穿云指。

  小赌不由地乍舌暗付道:“他奶奶的,居然碰上了同行的,看来大哥的绝活没路用

啦!”

  至尊教主见小赌呆怔的样子,又是冷冷地姦笑数声,右手一挥,一声:“上!”

  全武行,铁公鸡,于焉开打。

  至尊教主亲手招呼小赌。

  而副教主和十余名高手,同时不要脸地围殴杨威、小飞雪、三宝和四平。

  其它至尊教徒是团团将众人围住。

  由于小赌一手还抱着小孩高的大血参,只能以单手应敌,本来就有些吃亏,加以,

至尊教主对地狱门主所授给小赌的各项武学,都颇为精通,使得小赌只能以师门绝学应

付至尊教主。

  不到三十招,小赌巳经险象环生,发岌可危。

  小飞雪见状,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偏偏围困他们的又都是江湖中一流的高手,不

是三两下就可以打发的人。逼得小飞雪不得不撤出,原本盘于腰间的宝剑。

  登时,如新月东升,晶亮的宝剑映着洁白雪地的以光。剎时,光轮如飞,光轮如飞,

寒芒四射。

  连声惨叫中,便躺下两名至尊教的人。

  然而,如此仍不能使小飞雪抽得出空去支持小赌,小赌狼狈不堪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万年血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