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2章 崖底奇缘

作者:李凉

  终南山,或曰秦岭。

  山上有一门派,就称终南派。

  终南派:当今九大门派之一。开山祖师为玄玑子,宋末全真教弟子,昔年蒙古人入

关,掠我大好江山,不争气的南宋朝廷,只能任元兵侵略欺凌大汉百姓。

  于是,武林中不少江湖豪杰,仗剑救民,其中以终南山上,重阳真人所创全真教一

派,对元兵的阻力最大,是以元兵乃围住终南山,放火烧观,企图灭绝全真教。全真弟

子遂由秘道而退,离开终南山,四处飘零,行侠仗义于江湖,在暗处与元兵对抗,奈何,

宋朝气数巳衰,终于覆灭,大汉子民,终沦于外邦之手。

  元末,各地英雄起兵复汉,光复中原大好江山。玄玑子便于终南山,全真旧地创立

终南派,以续全真道教、武学。

  其门下弟子,并无硬性规定是否出家修道,故门下虽以道士为主,俗家弟子也不少,

而现今的第六代掌门人-无为道长,即是一名修道有为之士,同时更是一名武功高强的世

外之人。

      ※        ※         ※

  二个月后。

  正是小赌与终南派相约之时。

  天,好冷,山上早就瑞雪纷飞。

  自一星期以前,逍遥剑风自儒便眼巴巴地盼着小赌的到来。

  而风自儒衷心地希望,希望冰雪主人最好别来,否则终南山上就有一场戏好唱!

  终南山山麓十里处,有个梦陀村,是上山的必经之地。

  是日,一个文质杉彬、道骨仙风的中年人,带着四个十六、七岁到十三、四岁的娃

儿,来到梦陀村中唯一的一家客栈前。

  不错,他们就是冰雪城的寒城主,带着女儿、杨威、三宝、四平,一行人浩浩荡荡

来到山上。

  唉!老天爷并没有同意风自儒的暗祷,硬是要终南山上唱场热热闹闹的好戏。

  下雪的街上,早就不见行人。

  四平上前拍着客栈大门,口中吆喝着:“开门啦!生意上门啦……”

  门,伊呀一声打开,店小二搓着手,缩着脖子,热情有劲地招呼着:“客官,快请

进,大冷天的还赶路,真是辛苦呀!”

  众人进得屋来,将满天风雪关在门外。

  几个人抖着身子,拍掉身上的雪花。

  店小二再次热情有劲地献上热茶:“客官,你们可是杨少爷、席少爷和寒姑娘?”

  杨威机警的目光一闪,他回头看看寒城主。

  寒城主只是微微一笑,端起热茶呷上一口。

  杨威便笑着问店小二:“小二哥,你怎么知道我们?”

  小二呵呵笑道:“几天前,有位小少爷来店里,包下后院西侧厢房,他画了几幅画

像给小的,要小的留意,若诸位一到,要请你们进去吶!”

  四平一听小少爷,不禁兴奋地问:“那个小少爷现在在不在房里?”

  “在,打前天下雪起,他就没出过房门一步!”

  四人巳经坐不住,飞也似地扑向后院,口中同时大声地嚷着:“小赌,死小赌,臭

小赌,拉痢小赌,你快给咱们滚出来!”

  后院天井左侧,一处房门呀然而开。

  青布衣,平底快靴,冲天马尾,娃娃脸,一副纯真无邪迷死人不赔命的笑容,不是

小赌是谁?

  “呀呼!”

  “哇塞塞!”

  “他奶奶的!”

  “哈哈……”

  “呵呵……”

  叽哩喳啦!几个人巳围攻上去,对着小赌拳打脚踢,三宝更是抱住小赌的脑袋,拼

命往下压捶着。

  四平也猛扯着小赌的马尾,以示庆祝。

  杨威双臂一伸,从三宝背后抢出小赌,拉着他的手臂一抡,一记蒙古摔跤,将小赌

摔向小飞雪。

  小飞雪相准准,回身一记侧踢,踹在小赌屁股上。

  登时,将小赌踹飞出去。

  寒城主哪见过这种见面礼,不由将小赌自半空中截下来扶稳在地。

  小赌被如此一轮猛攻,打的措手不及,鼻青脸肿,外带发昏三百六十章 ,满天金

星,不辨东西北南,站在地上一阵箧跄。

  待四人热情有劲地发泄过后,这才慢慢走上前来慰问小赌。

  “他奶奶的,小赌你他妈的诈死,害得我们白白伤心难过了好凡天,你说,你要怎

么赔我们?”

  小赌还揉着晕头转向的脑袋瓜子,一听三宝这话,勾起他撞苦的回忆,恨声道:

“赔你?好,先把刚才这一顿打还我再说。”

  他人影一闪,毫不客气地对三宝拳脚相向。

  其它三人,事不关己,可不愿惹祸上身,全闪到一旁避祸。

  可惜,三宝也不笨,他可不愿一个人面对小赌如此狠毒的惨罚,人硬是往杨威立身

处奔去。

  这一来,可引起原子碰撞的连锁反应,五个小子们便如此团团乱撞,一个碰上小赌

难免迸出带电的火花。

  原子弹的威力,真他妈的不是盖的!

      ※        ※         ※

  厢房里,小赌正面对着冰雪银城的城主,谈笑风生地描速他如何拐带人口,让小飞

雪和他们混成一票。

  瞧他那副得意的模样,口沫横飞,不时还斜瞟一下小飞雪,颇有莫法度,小女生爱

跟路的意思。

  他那种狡黠而逗弄的表情,引得原本敌意绷紧脸的寒老爸,也不觉露出了笑意。

  有了笑容,话就更容易谈:“所以我说,寒老爸,我是为了你女儿,两肋插刀在所

不惜,连终南派都惹上,怎么样,够朋友吧?”

  寒老爸故作一本正经道:“嗯!看在你如此忠心护卫我女儿的分上,我可以考虑……

招你入赘。”

  “什么……”

  笑脸变瘪脸,一副哭不出来的样子。

  小飞雪脸上变成大红柿,她不依地嗔道:“爹,你怎么胡说八道嘛!”

  寒老爸很满意,他这句笑话所引起的反应,登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寒老爸得意地一瞟小赌,促狭道:“怎么?不说话啦!”

  小赌揉着鼻子,斜瞟了小飞雪一眼,尴尬地笑道:“我是江南人,吃不惯麻婆豆腐

吶,呵呵!”

  寒老爸怪有意思地哈哈大笑。

  小飞雪他们,可没听懂。

  小赌这才又补充说明:“麻婆豆腐,又泼又辣,吃不消呀!”

  小飞雪这才明白,原来小赌绕着圈子骂她泼辣,飞起一脚,设踹着小赌,顺手抓起

茶杯,泼个彻底。

  呵呵!当头冷水,大概就是这个淋法吧!

  小飞雪双手又腰,坐在桌旁,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小赌叹口气,用衣袖抹抹脸,方道:“唉!我说嘛,麻婆豆腐不好吃呀!”

  小飞雪一听,又想发作,却又坐下来,回敬一句:“小女子不咬疯狗,哼!”

  哇塞塞!骂人不带脏字。

  杨威打断两人的舌战,催着小赌讲讲他落崖以后的情形,而这个话题,也是众人所

关心的。

      ※        ※         ※

  原来,那日小赌与至尊教主对敌时,那株该死的贼血参,在最紧要的时刻和小赌捣

蛋,于是小赌被至尊教主一掌劈落崖下。

  万年血参在小赌落崖时,仍不甘心地极力想挣脱小赌的掌握,便再次猛力冲起,小

赌人在空中已经有些昏迷,却在血参用力一挣之时,本能地抓紧血参。于是这血参不但

没有挣脱小赌的掌握,反而将小赌落崖的身子,带偏一大段。

  也许小赌命不该绝,就因为这一偏,身子恰好掉进水潭之中,由于落下时冲力很大,

一入水,就见底啦!小赌便被潭底的漩涡吸进去。

  小赌虽昏迷不醒,但在水中被寒冷的潭水冻回一点意志,感觉到自己正被一股强大

的力量往下扯,潜意识里要自己奋力挣扎,于是在水中奋力一蹬,不知道踩到哪里垫脚,

人如急矢,飞出漩涡,被水流带入一个水底洞穴。

  不知道经过多久,小赌被手中的拖力唤醒,原来是那不死心的万年血参又打算逃跑。

  小赌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觉胸口疼痛愁闷,全身如火烧,正想举起手检视一下伤势,

才发现自己仍紧紧抓着那血参,不想不生气,越想越火大,他奶奶的,要不是这血参,

自己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

  恨恨地,小赌猛咬向血参,想出这口怨气,这一咬,可咬出心得来了,只觉得血参

甘美香甜又多汁,不氏自主地又再咬一口。

  血参甘则甘矣!香则香矣!可是一下肚子就像吃下一把火似的,令小赌全身血脉责

张,于是忙运功,奋入和这把火扺抗,无奈火势之大之强,非小赌功力所能抑制,这种

苦,非经验过的人,难以体会。

  小赌在洞穴中,翻滚、挣扎,求救无门,心里想:“我死定了。他奶奶血参,我吃

你,你不服气也罢,居然如此折磨我,可恶,可恶!”正想提起最后一口气,爬过去捶

这血参两拳时,突然左脚踏人水中。

  哇峨峨!好凉快!

  “我的乖乖,真舒服呀!”于是小赌人一滚,便滚进水潭中。

  就这样,小赌借着这个寒潭之助,抗住血参的火热,不知不觉中,热气全消,小赌

依照他大哥所传的内功心法,一次又一次地调息运气,只觉得一股澎湃的力道,自丹田

处,源源不断涌出,冲向四肢百骸,不再有任何阻碍,就这样,小赌莫明其妙地因祸得

福,无意中居然达到武学最高境界,贯通任督二脉,沟通天地之桥。

  如今,小赌一身穴道,由头到脚豁然贯通,一气呵成,而他的各处穴道,更隐隐地

潜伏着一股力量,悄然守护着穴道。

  这股力量可以在任何外力袭击穴道时,自动产生抗力,以反弹消除外力,明白点说,

也就是任何点穴或打穴,对小赌都起不了作用,他现在就像个没有穴道的人一样。

  哇塞塞!高,真高,很难想象,当这种怪胎重现江湖之时,会把江湖如何搅和?

  江湖啊江湖,你就自求多福吧!

  此时,盘坐水中的小赌,宝相庄严,进入浑然无我的至高境界,然而,小赌对自己

如此迷人的宝相,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当他睁开眼时,原本漆黑的洞穴,如同点上烛

火般,四周一片光明。

  这洞穴,自小赌坐的水边渐斜向上,在三尺开外成为平坦之地,再入前约一丈处,

有一个狭长裂口,整个洞穴就像一个有裂口的畚基,没啥特异之处。

  小赌一眼瞥见,害得他好惨的血参正乖乖地躺在斜坡上,一动也不动,看来这血参

被小赌一咬,可真的死心啦!

  背着血参,小赌好奇地向洞穴中的裂口走去,这裂口刚好可容一人侧身而过,小赌

往内张望,前面弯弯曲曲,好象另有信道。

  心想:反正回头也没有路,不如进去看看,根据一般落难奇遇记的公式,这种地方

最有故事可讲。

  小赌心中暗道:“走吧!”便挤身进去。

  裂口之后,一条弯弯曲曲,说是路又不像路的窄小信道,信道两旁,偶尔有山泉渗

出来,滴滴答答黏糊糊地令人讨庆。

  终于,小赌苦尽甘来,挤出信道之外,弦月当空,竟然得以重见天月,唉呀,迷死

人啦!

  接着小赌四下一看,哇塞塞,真个儿迷死人,只见月亮高挂天空,四周山壁却似炮

筒一样,垂直往上,直追月亮,真不知山有多高,月有多远,鸣呼哀哉!笔直的山壁上

除了偶而有一、二根小草以外,滑溜溜,光秃秃,连只蚂蚁都攀不住。人又如何出去?

  咚一声,原来,小赌抬头往上看,越看越高,越高头就越往后仰,最后一个倒栽葱,

摔倒在地。

  小赌他快哭出来了,他奶奶,前有山,后是水,得见天月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出不

去?

  小赌人坐地上,无奈地四下张望,隐约看到对面的山壁藏在阴影之下,似乎别有名

堂,于是正对阴影,往前行去。

  噫?明明不过一丈左右的距离,走了大半天,居然还没到,小赌往左右看看,我的

乖乖,怎么人还在出发的地方?

  “有鬼!”小赌心里想到这两个字,忍不住毛发悚然,缩着脖子,打个冷颤,哎哟!

惊死人啦!

  左瞄瞄,右瞅瞅,看来没啥异状,小赌这才又举步向前,结果,仍是一样,真叫人

泄气。试了一晚,眼见天快亮了,小赌干脆放弃,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阴云密布,天色床暗,小赌翻身坐起,打个哈欠,伸伸懒腰,这才仔细

地往昨夜欺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崖底奇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