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3章 斗酒咏梅

作者:李凉

栖梅馆,仍是一片梅海。

唯一不同的,是这片海,巳经由叶海变成花海。

缤纷的瑞雪,让这一大片花海更活泼、更茂盛、更现生机,唯有在雪中的梅花,才能表现出真正的梅味来。

这一次,寒朗月领头,浩浩荡荡一行九人,来到栖梅馆。

东家御驾亲征,馆内迎接的排场更是热闹。

全馆上下,一共二百七十八人,全部二列排开,单膝跪地,垂手恭迎东家大驾。

此时,正值栖梅馆,一年中最热闹的旺季,这种超级盛大的迎驾场面,吸引许多许来渡假赏梅的客人。

每个人都惊疑不定地议论纷纷。

“那是谁来啊!这么个恭谨法?”

“听说是某王府的王爷吶!”

“真的?我就说嘛!除了王爷,谁能有这等尊贵法?”

“嗳!是什么人来啦?”

“听说是亲王呢!”

“哎哟!我说嘛,也只有栖梅馆,才招待得起这种皇亲国戚!”

栖梅馆东侧的听雪阁,整个空出来,招待这位不得了的人物。

整个东侧园区,都拉上特制的典雅围栏,使得东区独立出来,也隔开那些人云亦云的闲言闲语。

小赌热烈地和云长风馆主、海无烟总管打着招呼。

大家都已是老相好,没啥好客套。

小赌道:“云馆主、海总管,这位有酒槽鼻子的是壶底仙崔一桂,穿青色衣服的是风自儒,穿黑衣服的是冷云。”

崔一桂耸耸他的酒槽鼻子,伸出蒲扇大的手掌,热烈地和二人握手。

风自儒和冷云,则是微笑领首致意。

寒朗月问道:“长风,栖梅馆中目前共有多少藏酒?”

云长风恭谨地答道:“回城主,栖梅馆中现今之藏酒达一甲.子以上的有四十二坛,三十年以上的有一百二十坛,三十年至二十年之间的有一百零五坛,二十年至十年间的有一百二十五坛,十年以下的有八十四坛,今年新酿的有二百零一坛,所以共计是六百七十七坛。”

寒朗月问小赌:“如何?够你们喝了吧?”

小赌道:“够,够.不够时再想办法啦!”

海无烟不禁暗暗咋舌付道:“乖乖隆的咚,六百多坛的酒,居然还怕不够,这……不太可能吧!”

寒朗月又道:“小赌,你们打算怎么个喝法?”

小赌轻笑道:“今天咱们先床段小酌,一边赏雪,一边咏梅,大家都可以参加。”

寒朗月点头默许,又道:“然后呢?”

小赌眼珠子一转:“然后,明天再来豪饮,有本事的才可以参加。”

寒朗月拂掌道:“好,就这么决定,长风,马上去准备。”

小赌忙道:“小酌是品酒,云馆主,麻烦你多拿点正宗梅花酿,最好是那种一甲子以上的。”

云长风哈哈笑道:“任公子,没问题!”

崔一桂道:“小赌呀:你倒是说说,这酒要如何品?雪要如何赏?梅要如何咏?”

小赌道:“这品酒,要说出酒的年份;至于赏梅、咏梅,其实是一回事,就是以诗下酒,先说出酒的年份,再来段有关雪景或梅花的诗词,这样如何?”

众人都纷纷赞成。

不一刻,馆中伙计抬出十坛大小相同的酒坛子来,而海无烟则取出十件,大小形状各异的酒壶,分别将十坛不同的酒,倾人十个酒壶之中。

此时,雪长风亲自捧着一组白玉雕就,晶莹剔透的酒杯来。

酒杯杯口大小,仅有荔枝大,杯体弧线优美地收向杯度,小巧可爱,入手微温,竟是难得的温玉所雕成。

寒朗月介绍道:“这组酒杯,是昔年家父专为在此品酒、赏梅,而托请当代名玉匠公孙鲁先生,”以千年温玉雕成,便称它为赏梅温玉杯,品酒时,温玉会自动温酒,最宜在此下雪季节使用。”

众人无不赞叹这组酒杯的名贵。

小赌道:“喝好酒,衬以适当的酒杯,更能增添三分酒兴,看来老城主,也是酒中同好。”

众人俱是哈哈一笑。

寒朗月招呼道:“长风、无烟,你们也一起来。”

于是,十一个人成半圆形,围坐听雪阁楼下的花厅中,对着正飘雪的梅林,静静欣赏着。

各人身后的伙计,轻手轻脚地为他们酌上酒,又轻手轻脚地退下,确实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伙计。

众人座位由左而右,依序是海无烟、云长风、四平、三宝、小飞雪、寒朗月、小赌、崔一桂、杨威、风自儒、冷云。

许久,居中的寒朗月开口道:“无烟,就由你先来,不过,你和长风都别说出各酒的酒龄,好好考考在座的列位高手。”

海无烟啜着酒道:“月地雪阶漫一尊,玉奴终不负东昏。”

云长风也道:“雪花飞暖融香颊,颊香融暖飞花雪。欺雪任单衣,衣单任雪欺。别时梅子结,结子梅时别。归不得恨开迟,迟开恨不归。”

两人所选,一为苏轼的诗,一为苏轼的词,倒也相映成趣。

四平浅啜一口酒,只觉得香醇有劲,入口时圆润,下腹后暖意陡升。

他皱眉道:“这酒不到六十年,又比三十年多些,我分不出确实的酒龄,到底是多少!”

崔一桂道:“分不清没关系,吟诗、吟诗。”

四平摇首晃脑吟道:“萼似寒山雪,枝如烈士弓。幽枝千万状,并入画图中。”

吟完,他得意地瞟他哥哥。

三宝呷口酒,也是只分出酒龄在二、三十年间,无法说出确切酒龄。

接着他豪爽地吟道:“风流东阁题诗客,潇洒西湖处士家。雪冷云深无梦到,自锄明月种梅花。”

吟完也回瞪一眼四平。

小飞雪轻沾佳酿道:“我不常喝酒,所以分不出酒龄来。”

小赌叹道:“差,真差,一路差差差到底!”

引来小飞雪薄嗔微怒的白眼。

小飞雪不理他,径自吟哦:“疏疏淡淡,问阿谁堪比,太真颜色。笑杀东君虚占断,多少朱朱白白。雪里温柔,水边明秀,不惜春工力。骨清香嫩,回然天与奇绝。

常记宝御寒轻,琐窗睡起,玉纤纤轻摘。漂泊天涯空瘦损,犹有当年标格。万里风烟,一溪霜月,未怕他欺得。不如归去,阆风有个人惜。”

一阙念奴娇,吟哦的抑扬顿挫,高低有序,加上小飞雪甜润清脆的嗓音,赢得同席热烈的掌声。

小飞雪总算赢得点颜色,给小赌瞧瞧。

寒朗月对"小两口"这种明讽暗斗的眉来眼去,全都看在眼里,忍不住打心眼里泛出一个"爸爸式期待"的微笑,心想:“冬天很快会过去,然后便是春天接着来。”

想到得意处,忘形地呵呵而笑。

众人皆奇怪地看着他,他连忙端起酒杯,一仰而尽,掩饰地笑笑,付道:“嘿嘿,小赌呀小赌,任你如何贼头贼脑,这次你是逃不出老天爷的算计!”

于是,他便意气风发,语声铿锵地吟道:“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枝看玉蕤。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踏散芳英洛酒邑。痛饮不能诗,坐客无毡醉不知。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着枝。”

朗朗的吟颂声,居然震得听雪阁外,梅树上的积雪纷纷坠落,无意中,也露出一手深厚的功力来。

小赌道:“酒龄呢?寒老爸,你可别想打混。”

寒朗月微笑道:“这酒该是三十六年前,我第一次到栖梅馆时,亲自监酿、封泥的那一批酒吧!”

云长风赞道:“城主好功力,正是那批酒中的一坛。”

小飞雪催道:“小赌,轮到你这位酒赌双全的大混混啦!你倒是表演呀!”

小赌端起酒杯,故作夸张的闻着酒香,咋舌道:“好香!”

接着,酒杯就chún,将酒一饮而尽,闭目品味道:“嗯!好酒,酒醇而不腻,入口圆而不涩,淡淡甘味,隐泛花香,初时若饮薄酒,后劲直催人醉,果然人间难得之仙露也!”

然后,小赌睁开他那双大而清澈明亮的眼睛,断言道:“这坛悔花酿最少有六十二年的历史,对不?”

海无烟忍不住赞道:“小公子果然是酒中高手,能将梅花酿的特色,如此详尽地用言词形容出来,甚至连酒龄也分毫不差,真是厉害,厉害!”

小赌得意道:“雕虫小技,不算什么!”

三宝更鼓动道:“酒品够了,快,吟诗。”

小赌清清嗓子,拿起晶莹剔透的酒杯,用手指轻弹,温玉酒杯,发出绵延悠扬的震鸣声。

小赌便和着鸣声,豪放地唱道:“幽姿不入少年场,无语只凄凉。一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江头月底,新诗旧梦,孤恨清香。任是春风不管,也曾先识东皇。”

响亮豪放的歌声,回荡在梅林之间,伴着密如细雨的白雪,傲梅的挺立心声,不过如此。

豪放的感情,激起众人的热情喝彩。

小赌更见得意地斜瞄小飞雪一眼,这两人是真个儿对上。

崔一桂大笑道:“小赌,小赌,我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自诩为酒国第一狂人的风小子,碰上你,会如此心甘情愿地对你推崇,倍至,你确实是够劲!”

小赌道:“呵呵!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风子。”

“疯子?”

众人都觉得好玩,怎么会知他是疯子?

“哎哟,人家姓孔的,姓孟的,姓庄的,都可以叫孔子、孟子、庄子,风自儒自然也可以叫风子。”

风自儒闻言,吃吃笑道:“呵呵!没想到我这个酒国狂人,碰上你任小赌,就变成酒国疯子,不简单,不简单。”

杨威也凑趣道:“碰上小赌,而能不被改名的,世上只有二入,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没出世吶!”

小赌不服道:“二哥,你这么说就不对,像大哥,我不就没改过他的名字?”

四平笑笑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的真名为何,而不是不改。”

杨威、三宝和小飞雪三人,忍不住大声地嘲笑小赌。

小赌揉揉鼻子道:“他奶奶的,说的也是,居然连自个儿的大哥,姓啥名谁都搞不清楚,还有啥好混的。”

其余四小,异口同声道:“差,真差,一路差差差到底!”

这次,小赌可吃到一只大瘪。

挥挥手,小赌不在意道:“品酒品酒,不提那事!”

于是,轮到酒中之仙的崔一桂,他徐徐饮下温玉酒杯中的梅花酿,任那佳酿,由口至喉,一路滑下腹中。

崔一桂静静地回味梅花酿那股子芳香甘美的余韵。

众人都仔细地瞧着他,想看看这个酒国之仙,能尝出什么样的特殊风味来。

半晌之后,崔一桂道:“此酿应是以梅花中,极其珍贵的绿萼梅所酿制,酒龄五十九年,所以它芳香而色泽碧绿,清爽之中略带甘腻,能抓住人口,余韵不绝。这是它不如红梅所酿之酒那般圆润之处,却是它独一无二,别种梅花酿所没有的特点。”

小赌睁大眼睛道:“哇塞塞!壶底仙,你真不是吹的,连哪种梅花酿出来的酒,都能分辨的出。”

崔一桂傲然茨道:“喝酒,若不能喝到此种境界,凭什么称仙,哈哈……”

小飞雪也瞪大眼睛好奇地道:“壶底仙,难道你曾喝过这种梅花酿?否则怎么分辨的出呢!”

崔一桂笑道:“栖梅馆正宗的梅花酿,我是第一次尝到。但是,过去我有爱梅的朋友,曾用腊梅酿过花酒,味道和栖梅馆的梅花酿差太多,关于对各种梅花所酿制成酒后的特殊风味,也是他教我的。”

小赌道:“呵呵!我说壶底仙,哪天给我介绍介绍你这位朋友如何?”

崔一桂爽快道:“那有什么问题!”

小赌纵情大笑道:“就这么说定,待我老人家红尘俗事俱了时,非得和你这朋友友好好来场论酒大会,来,吟诗”吟诗。”

崔一桂轻笑吟道:“冷香疑到骨,琼艳几堪餐半醉临风折,清吟拂晓观。赠春无限意,和雪不知寒。桃李有惭色,枯枝记井栏。”

接着,杨威品着酒道:“我的酒技太差,只分得出,这酒有四十年份,看它酒色殷红,就像波斯的葡萄美酒一样,可是劲道却比葡萄酒强过太多。”

随即,他以掌拍桌,高声吟着道:“忽惊林下发寒梅,便试花前饮冷杯。白马走迎诗客去,红筵铺待舞人来。歌声怨处微微落,酒气熏时旋旋开。若到岁寒无雨雪,犹应醉得两三回。”

轮到风自儒,他却端着酒杯,离座走向厅前,望着屋外飞雪,闻着屋内花香。

他心情好顺畅,人生能得酒伴知己,在此种寒雪飘飞,万梅盛开的时节,品酒吟诗,悠游自得,终此生夫复何求!

于是,他潇洒的仰首,饮尽杯中美酒,拋去酒杯,顺势拔剑,就在温玉酒杯轻巧落回桌上的同时,他已经弹剑纵声高歌:

“我曾泊棹西湖滨,千树万树梅花春。

孤山月照一蓬雪,十里湖光如烂银。

兴豪对客酣清宴,达旦赓吟骋雄健。

灯前索纸呵手题,霜兔铿锵冰满砚。

年来浪迹随西东,看花多在驱驰中。

纵有香醪对明月,浑无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斗酒咏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