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4章 快乐的新年

作者:李凉

栖梅馆,正大门外。

一辆四辕的豪华马车,正准备出发。

此时,天色微明。

清越的鸟鸣声,融人淡紫的天空。

一行人,依依不舍地相互道别。

“小赌,说好了,你可一定要来天山啊!”

“放心啦!小飞飞,我一定会去,我还想看看你家是不是真如你说的那么漂亮。”

“小赌,你要上天山时,记得找海无烟给你带路,否则,你是找不到地头的。”

“寒老爸,我记住啦!”

小飞雪早已经一脸离愁,她又一次幽幽地叮咛:“小赌你要早点来呀!”

小赌虽然曾开玩笑,要想办法把小飞飞嫁掉,但那只是偶然兴起说着玩玩。

半年来的朝夕相处,岂是真的无情,如今,小飞雪真的要离开,他心里也有点怪怪的感觉。

但是他想:“他奶奶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无缘再见,干嘛来上这么一段哭调仔。”

于是,他唱戏道:“遵——旨,娘子,你请先行,夫君我,随后就到——”

满心凄凄的小飞雪、一听小赌这种不正经的道别,忍不住也觉得好笑,拋开忧愁,又是飞起一脚踹向小赌。

这次小赌可机灵着,随着小飞雪这一踹,人已经如风中落叶,呼一声往后飞去。

小飞雪一踹落空,正想追上去补一脚,却被她爹拉住,寒老爸道:“飞雪乖囡,咱们该上路了!”

父女俩上得马车,仍自车窗伸出手来,不停地挥手道别。

小赌等人,也拼命地摇手,直到马车消失在前方路尽头,才怅然若失地转身回到栖梅馆去。

同样的送行场面,一星期后,重演一次。

这次却没有上回那种儿女情长的表现。

因为,这次道别的,都是英雄。

英雄要有英雄的气慨。

即使是道别,也要豪气干云,热情澎湃。

英雄岂能效那小儿女的姿态,那就不够豪气。

正巧!

天也下着雪。

风雪中的送别,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风自儒和冷云一起,必需赶回终南山。

杨威由于顺路,也和他们一起出发。

三人三骑,在风雪中,顶天立地,壮矣哉!

风自儒抱拳道:“小赌,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小赌也用力抱拳:“再见,酒国的。”

冷云道:“小赌,保重,终南山上随时欢迎你的光临。”

小赌呵呵笑道:“实在说,我并不很喜欢上终南山,有机会,还是你们下山来找我,比较实际点。”

风自儒和冷云同时轻笑起来。

小赌转向杨威:“二哥,早去早回,我和大哥会在桃源山庄等你!”

杨威眨眼道:“我尽力而为!”

于是,小赌对着马上三人大声道:“雪飘飘兮栖梅馆,英雄一别兮各自返!”

“哈哈……”

笑声中,三人抖鞭策马,投身向白茫茫的风雪之中。

风雪呼啸声中,仍隐约传来歌声,正是风自儒豪迈的唱着:“徘徊……低语,笑见……众君欢乐趣……不识恩仇……堪解……江湖……怨与幽……”

人远……

歌微……

雪依旧纷飞。

三盘山呀!三盘山。

小赌和三宝、四平三人,终于又回到昔日,被五花太岁拦下的山道。

小赌三人兴冲冲地如归乡的游子,沉醉在回家的喜悦之中。

忽然——

老地方!

老情况!

有人挡路。

不过,这回不是五花太岁命人放倒大树。

这次,是十成十有人拦路。

那人,手脚特长,如今往路上一躺八支脚勾着山坡,长手平伸,竟然突出在山路旁的断崖之外一吟恰好,将整条山路堵死。

小赌放慢坐骑,一看不是路数,不禁低声骂道:“他奶奶的,这次又是怎么着?”

三人便离开那个挡路尸,远远地停下。

三宝开口喝道:“喂!挡路的人,哪里不好睡觉,居然在雪天,跑到山路来挺尸,也不嫌冷!”

前面的挡路尸,仍无动静。

背后却传来暗器破风之声。

此时,三人的功力在血参之助下,早已经非昔日的吴下阿蒙。

尤其小赌,因祸得福,无意中贯通天地桥之后,听力、视力都较过去灵敏千百倍。

方才,见到路上有人挡道时,他便已经察觉,身后另外有二人埋伏于暗处,因此对背后的暗器,丝毫不感觉意外。

他人在马上,侧身挥手,一记穿云掌,无声无息地将暗器反击回去。

噗噗两声,暗器被逼入山壁之内,全部人土三分,只在山壁上留下一些大小不一的圆洞。

四平冷冷怒道:“好朋友们,出来吧!大白天的,何必那么见不得人。”

“嘿嘿嘿嘿……”

怪笑声中,自小赌三人身后落下两个三分像人,七分倒像鬼的人。

而原来躺在地上的那位仁兄,也收起长手长脚站起身来。

那长家伙这么一站直,约莫有七尺高,比起城隍庙的八爷,还高那么一点。

三宝昨舌道:“我的乖乖,这人是怎么长的,居然这么个高法?”

光是高还不算稀奇,这位仁兄相当瘦,瘦得有些怪异,活像一根竹竿上撑着一件衣服,全身没半两肉。

风一吹,这位仁兄居然随着山风,飘到小赌他们眼前不到三尺的地方。

三人忍不住打个寒颤,若不是在大白天,他们一定以为见鬼了。

小赌咽了口口水,道:“你们是谁?没事拦着我们做什么?”

那个长腿八爷,削瘦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地开口:“吾乃阴山三雄,我是赫连天,你们身后左边那位是冷冬青,右边是洪魁。”

小赌搔搔头道:“我只听说江湖上有个阴山三鬼,那名字就与你们相同,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

一脸粉刺疙瘩的冷冬青蓦然开口道:“小娃娃,在大爷们面前,你居然胆敢开口讽刺我们,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声音,就像拿着刀割玻璃的声音,又高又尖,刺人耳膜。

小赌很不舒服地用手指挖挖耳朵道:“我的乖乖,你的声音真难听,亏你还好意思开口。”

冷冬青大怒,伸扯两只干瘪黑瘦的枯爪,抓向小赌,小赌也毫不客气,屈指一弹,回他一记穿云指。

冷冬青不知厉害,仍兀自抓向小赌。

蓦地,冷冬青甩着手,像杀猪般大叫起来,随着他那只鬼爪子的甩动,洁白的雪地上洒落斑斑血迹。

原来,小赌看他不顺眼,一指将他的手弹了个对穿血洞。

阴山三鬼中的洪魁,见状扑向小赌。

小赌一挥手,逼退了洪魁,闲闲地问道:“慢来,慢来,找打架也得把理由说清楚。”

赫连天冷冷喝道:“三弟,住手!”

顿了顿,他便对小赌道:“小娃娃,听说你身上有学武者梦寐以求的万年血参,是不是?”

小赌皱眉道:“有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

赫连天狂道:“有,就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大爷们或许可以不计较你的出手伤人,放你一条生路去,若是没有,嘿嘿,你们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赌不答话,突然人如苍鹰,倏然掠起扑向赫连天,人在空中,小赌方道:“我老人家看你很烦,你死定了。”

赫连天没料到,小赌居然说打就打,急急飘身后退。

此时,三宝和四平也同时扑向冷冬青和洪魁。

小赌忽然一反常态的痛下杀手,其实,自有他的道理。

原来,在他与杨威相处的半年多里,听来不少关于武林的消息。

其中,杨威便提过,目前江湖黑道上,有所谓的三魔、四凶、十二恶,这十九个人,个个武功了得,手段残酷,专以杀人为乐。

小赌天性仁慈,最恨这种凶狠残酷之人,打听到这十九个入的名号后,若被他碰上,一定要杀一恶以救众善。

正巧,阴山三鬼名列黑名单十二恶之三。

算他们倒霉,没事自己找死。

赫连天不愧是阴山三鬼的老大,在闪身躲开小赌的飞扑之后,人若浮云,毫无重量的欺身贴向小赌,自袖中伸出双掌,一上一下剪向小赌腰腋。

小赌到也设料到,赫连天的速度如此之快,急忙一个回身侧转,单足挑向赫连天的下腹。

赫连天左掌向下一压,切向小赌脚跟,右掌化爪,抓向小赌脑袋,一招二式,非毙小赌于掌下不可。

但是,他快小赌更快,就在他变招时,小赌单足倏收,双腿成大交叉,猛然一个旋身,双掌划着弧形,无声无息地劈向赫连天。

由于方才,小赌一记神出鬼没的穿云指,击伤冷冬青,所以赫连天对小赌如此无声无息的出掌,抱着很大的警觉,忽觉一股劲力如山压来,他的身体再度像失去重量般,随着劲力急退。

这一手,倒与小赌的随风柳絮身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赌见状,双手连弹,使得赫连天缩身滚翻,硬是被逼出三丈开外,才堪堪躲过这一轮急攻。

另一边,三宝对洪魁、四平对冷冬青,也是战的有声有色。

比较起来,洪魁的对敌经验,较三宝丰富,而武功内力也较三宝略高一筹,所以三宝应付的有些吃力。

但是,凭着幻影步、幽冥掌合并使用,间或央杂龙腾掌的攻势,三宝一时间也不易落败。

反而,四平因为冷冬青的手伤,占很大的便宜,他吃定冷冬青的左掌受伤,便对着冷冬青左侧猛攻,气得他哇哇大叫,又莫可奈何。

赫连天见自己对付一个十来岁的大娃子,居然久战不下,难免火大。

便在被小赌逼退,随又扑进的同时,右掌一按腰间,一溜乌黑的影子便团团卷向小赌身前。

原来追击着他的小赌,见这一圈圈、一条条乌影当空罩下,急忙剎住,双脚脚尖用力点地,人如急箭,反射回去。

让过乌影,小赌才看清,此时赫连天手中正持着一条丈二长的漆黑皮鞭。

长长的手,持着长长的皮鞭,这下子便将双方交战空间大大拉开。

赫连天挥动着手中的皮鞭:“隆笑着向小赌攻到:“小娃子,你的身手确是不凡,难怪能得到万年血参,可惜你的命就到此为止。”

身形闪动腾跃间,小赌也怪声怪气的讥道:“挡路尸,你急着当我的孝子贤孙,替我送终,我老人家还没意思归位,只好辜负你一番美意。”

话中,双手仍不停屈指弹射。

赫连天能名列江湖十二恶,武功自是非凡,尤其,此时他手中的这条皮鞭,仿如活的一般。

明明前抽的皮鞭,鞭梢一尺,却忽然折向,袭向小赌另一边,神出鬼没的鞭法,堪称名家,也带给小赌很大威胁。

此时,天际又飘着雪,一片片落在众人的脸上、身上。

小赌被冰冷的雪花沾着脸,一阵清冷,直醒脑门,心中蓦然有所领悟。

他突然停下身来,静静仁立雪中,眼见赫连天的皮鞭就要落下时,一声大吼,只见小赌下身不动,双手蓦地翻飞。

顿时,飘落的雪花,仿佛受到狂风的吹袭,齐齐涌向赫连天。

而赫连天的皮鞭,便在雪花翻涌中,被一股劲道荡开。

赫连天只感觉劲风如削,却无声无息的袭来,他登时挥鞭,在身前舞起一层层鞭影,人也同时蹬身如飞。

小赌的这一出手,融合着寒风飞雪中第二式寒风凄厉与穿云掌。

这是他刚才,忽然悟通的道理。

两式武学的融合,效果更见辉煌,只见这股庞大先息,又如寒风刺骨的劲道,澎湃的涌向赫连天。

冲散赫连天舞出的层层鞭影,冲向急退中的人身。

一声闷哼,虽然赫连天见机的快,可是仍没躲过这凌厉的一击。

急退的赫连天,硬是被这一招扫中。

踉跄着连退三大步,嘴角泛出血迹。

一声尖吼:“臭小子,纳命来!”

被激怒的赫连天,抖着长鞭,奋力射向小赌。

小赌也怪笑一声:“挡路尸,死来!”

人影腾空,撞向赫连天。

半空中,忽然出现九个姿势不同的小赌,只见九个小赌,以九种姿态,自九个不同的方位,无声无息挥出双掌。

瞬间,天地仿佛被这凝结成形的一百余掌所扯碎,八荒九垓中,尽是穿射飞跃的绵绵掌劲。

穹宇便在剎那间崩溃,毁天灭地的轰然炸开。

赫连天便如风中残叶,无助的在这无声却成形的掌劲中,翻腾起伏,他手中的鞭已经断成数截四下拋散。

而他的人,如被大海吞没的小舟,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就在小赌这边,方才激烈的过完招。

三宝那里,也发生变化。

原先久战不下的洪魁,不知于何时亮出一支二尺长的的打神鞭,通体漆黑,呼啸着攻向三宝,招招直指要害。

三宝咬着牙,奋力扺抗,堪堪躲过洪魁的连番攻击。

不待回身,洪魁一记倒打金钟,直劈向三宝。

三宝此时,慾闪无力,豁然狂笑一声,龙腾无极硬接打神鞭。

三宝早计算好,打神鞭有可能劈碎他的脑袋,而他最少也有三掌可以击中洪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快乐的新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