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5章 残酷的特训

作者:李凉

邀月居楼下小厅里,正燃起熊熊火盆。

大伙儿刚吃过饭。

杨威他娘,也被邀来共餐,此时,她手中正缝着一件月白衣裳,也不知是自己要,还是为小孩子们做新衣。

地狱门主和席老爸在下棋,杨威一旁默默地观战。

小赌望着火盆,喃喃地道:“不知道师父现在可好?他一个人过年,冷清清的一定很寂寞。”

三宝也默然道:“是呀!以前过年,都是咱们师徒四人一起喝酒、赌钱。如今剩他一个人,连赌的对象都没有,他老人家一定很难过。”

席老爸闻言,抬起头道:“你们三个别担心,老赌棍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自会打发自己的时间,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哪个赌窝里大杀四方,也说不定。”

此时,有人轻叩邀月居的门。

“庄主,洛阳城金宝钱庄的朱掌柜,带着一位老人家,说要来找你。”

四平上前开门,正是小猴在门外。

小赌招招手问道:“他有没有说自己姓啥名谁?”

小猴跨进门,来到小赌面前,伸手亮出四颗铜铁雕就,灿烂琉璃的骰子。

“他说拿这给你看,你便知道他是谁!”

小赌、三宝、四平三人同时大声欢呼道:“是师父!”

小赌揣起骰子,人一溜烟地领先蹿出。

三宝和四平紧跟着追出门去。

席老爸哈哈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老赌棍是怎么摸来的?”

地狱门主放下棋子,起身笑道:“我们也去看看吧!我一直想见识一下,能调教出小赌这种徒弟来的人。”

席老爸道:“小赌这等天资,岂是老赌棍教的出来,门主,你可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

“哈哈……见过再说!”

于是,两人招呼着杨威母子,一起往桃源山庄正厅行去。

小赌师兄弟三人,踏进正厅,金宝钱庄的朱大兴,已呵呵的笑着站起来:“任公子,老夫来给你拜年啦!”

小赌拱手连道不敢。

一瞄眼,看见右侧首位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短小的布衣老头,捧着茶碗,吹开茶渣,旁若无人地啜着。

小赌欢叫道:“师父!”

阴胜放下手中的茶碗,这才抬眼瞪道:“拿来!”

小赌笑嘻嘻地双手奉上方才那四颗琉璃骰子。

待阴胜接过骰子,小赌便一头钻进他怀里,抱着他的腰,憋声叫道:“师父!”

阴胜伸出同只干瘪枯瘦的手来,轻拂着小赌的发际,他虽然眼中含泪,口中却笑斥着:“师父可没奶水,你赖在师父怀里做啥?”

三宝和四平在一旁偷笑,却也随即扑上去抱着阴胜。

“师父!”

随着这声呼唤,小赌手指一戳,点住阴胜腰上一软麻穴。

阴胜大惊道:“小赌棍,你们想做啥?”

小赌和三宝他们已上下其手,以行动表示。

三人六指齐出,专找阴胜的弱点下手,一顿搔功侍候,搔得阴胜痛笑流涕,惨不忍睹。

席老爸一进正厅,可傻眼了,忙喝道:“三宝、四平住手!”

一个抢身,席老爸赶上前去,解开阴胜的穴道。

小赌颇为得意的,落座于正厅中央的宝座之上。

席老爸憋笑道:“老赌棍,怎么十余年没见面,一见面就看到这场面,你教的好徒弟呀!”

阴胜定神一瞧,惊喜地自椅上跳起,砰一拳打在席老爸肩上。

“老席,真的是你吗?你怎么还没有作古去?”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大过年的,你敢咒我!”

阴胜忙摇手解释道:“没没没,我不是那意思。他奶奶的,你这一去就是十几年,把两个小毛头丢给我,你瞧,他们好大的胆,居然沆瀣一气地连手整我,这都是你,是你给我惹出来的烦恼。”

后面几句话,越说越激动,一句一戳指,指指点在席老爸胸前。

就看阴胜,像只斗鸡似的,伸直脖子,一脸通红地逼问席老爸。

席老爸见老友如此生气,陪笑道:“哎呀!老赌棍,有话好说嘛!干嘛那么生气?其实我儿子交给你,结果变成目无尊长的样子,嘿嘿,我该找谁呢?”

阴胜噎住话尾,斗志全消,挥挥手落座道:“找小赌棍去,没我的事。”

席老色看一眼小赌,又看看阴胜。

蓦地——

扬声哈哈大笑。

阴胜先是冷哼一声,终于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笑中有泪,是英雄之泪,是欢乐之泪。

许久,席老爸一痴衣袖道:“来,老赌棍,我替你引见一个人。”

阴胜道:“等等,不急不急,先说好,以后儿子还你,你可别一去又是十几二十年了无音讯。”

席老爸道:“放心,不会再如此啦!”

这才为阴胜和地狱门主引见。

刚好此时,杨威扶着他娘珊姗而来。

小赌人从宝座上一跃而起,扶着他干娘进到正厅,阴胜见状,摇头叹息,一脚踹在小赌屁股上。

他笑骂道:“他奶奶的,小赌棍,我这个做师父的养你十五年,你也没扶过我一把,居然一见面就给我好看,你实在是他妈的忘恩负义。”

小赌逗笑道:“师父,你不是说赖在你怀里没用吗?”

阴胜和三宝他们一听,喝茶的,把茶水喷了满天,没喝茶的,全从椅子上笑的滚到地上去。

只有杨威母子二人莫明其妙,不知所云。

他们怎么知道,小赌是说赖在阴胜怀里没奶吃,那么巳结一下干娘,不就有……

杨威奇道:“小赌,你们笑什么?”

小赌故作庄重道:“佛曰:不可说。”

小赌转过话题,对他干娘道:“干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父。”

杨夫人微微一礼,轻轻一福。

阴胜忙回礼道:“杨嫂子,别客气。呵呵:有了小赌棍这么个干儿子,以后你的日子可热闹啦!”

杨夫人微笑道:“是呀!自从来到桃源山庄,就认识不少人,日子是比以前热闹得多了。”

阴胜嘿嘿苫笑,心想:“看来杨家嫂子还没尝到小赌棍的胡作非为,她以后只怕也会笑不出来。”

小赌在一旁奇道:“师父,你怎么知道我干娘姓杨?”

“她不是杨威他娘吗?怎么不姓杨?”

小赌更奇道:“可是你怎么又知道我干娘是二哥的娘?”

阴胜含笑斥骂道:“你的干娘,不就是你结拜兄弟的娘,以杨嫂子的年纪来看,不可能是地狱门主李兄的长辈,又是杨威扶着进来的,自然是杨威他娘了。这种事也会想不通,笨!”

小赌更是不解搔着头道:“不是啦!师父你才刚到这儿来,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大哥、二哥结拜的事?你怎么会晓得找朱大掌柜的带你进桃源山庄?”

这一提,众人方想到:“是呀!他怎么会知道呢?”

阴胜神秘一笑道:“我不但知道你和人结拜,在三盘山占地为寇,还知道一路上,有个漂亮的小女生一直跟着你,也知道你在栖梅馆狂饮的事。后来,我还因为知道你掉到山崖下,难过好几天,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躲到哪里去混了将近两个月?”

三宝一听,不禁咋舌佩服道:“哇塞塞,师父好厉害,难道你有千里眼不成?”

小赌呵呵笑道:“什么千里眼,师父他一定是一路跟着咱们屁股后面。”

四平道:“呵呵!原来师父也是暗杠。”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小赌闲聊道:“对了,朱大掌柜,寒老爸和小飞飞回到家设有?”

朱掌柜笑道:“早到了,小公主还特别飞书向你贺年,正巧,我要上山时,阴兄刚好找到我那里去。”

四平问道:“师父,你既然跟着我们的身后,为什么不自己上山来找我们,却去找朱掌柜的?”

阴胜道:“我跟在你们身后,也不是时刻寸步不离呀!我只知道,你们曾在三盘山上逗留过一阵子,没想到你们在这里弄个窝。前些日子,见你们打栖梅馆出来往三盘山而行,便晚半天启程,想追上你们一块过年。谁知在三盘山两头的镇上,都没找着你们,这才是觉得奇怪,后来,我一想,你们在三盘山上,曾多逗留过几天,可能有问题,我想到曾看过朱掌柜在白马关等小飞飞和杨威,这才想到也许问他可知道。”

众人峨一声,原来如此。

阴胜喝口茶,再次问:“小赌棍,长白山上到底怎么回事?老实给我招来。”

三宝道:“师父,你去过长白山?”

阴胜点头道:“我一探听到至尊教正副教主亲自前去截杀你们,吓得魂掉了一半,连忙赶上山去,待我找到地头,只见到处至尊教人的尸体,这才放心,原以为你们大不了受点小伤,就赶到山下附近想知道你们的情况。结果,找了几天,无意中从至尊教口中知道一、赌棍跌落万丈县崖,恨得我拆了至尊教在长白山附近一处分舵,后来才又追上三宝你们,不见小赌棍,一印证之下,我老头子还着实伤心了好几天。”

小赌再次将长白山遇险经过,大略速说一遍。

阴胜的表情,就像当初杨威等人第一次听到般,乍喜乍忧,最后嘘口大气。

地狱门主欣慰道:“果报修罗任老前辈,为昔年武林中第珨奇人,家师也曾提起过他老人家,甚为推崇。小赌,你有幸能得知自己的身世,而且为如此一代奇人之后,更要好自为之,别坏了先人盛名才是。”

小赌这次倒是挺高兴地点头。

小赌心中不禁地想道:“他奶奶的,真有趣,想当初我老人家没兴趣闯荡江湖,却一头栽进了江湖。原来,自己的曾爷爷就是江湖上的名人,掉进江湖这事,是会遗传的吶!”

想到好笑处,失神地笑起来。

惹得大伙儿莫明其妙地看着他。

小赌忙掩住嘴,摇头表示没事。

众人对他这种神经质的笑声,早已经习以为常,懒得理他。

席老爷开始兴师问罪道:“喂!我说老赌棍,你实在很不够意思……”

阴胜一愣道:“我怎么啦?”

席老爸道:“想当年,你是如何答应我,要好好照顾我两个儿子。怎么,你全忘了?居然要我儿子到处历险,去替你找赌国三宝,你倒是给我说个理由,否则,咱们今天可就没完没了。”

阴胜道:“找三宝的确是为了我个人的原因,至于要他们师兄弟三人出道闯闯嘛!其实,一来想借机找找你的下落,二来想让孩子们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世界之大,能人之多,免得他们自以为天下独我独狂。”

说完,阴胜若有所指地瞪着小赌。

小赌却是得意的呵呵直笑。

因为看过江湖之后,他认为天下的确唯他独狂。

四平则好奇道:“师父,你说找三宝是因为你个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

阴胜领首道:“也该是告诉你们的时候了。”

阴胜顿了顿,整理过恩绪后,才缓缓开口。

“从前,我有两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一男一女,自小我们三人便玩在一起,彼此间,从没有隔阂,长大后,三人之间的感情逐渐变得微妙,我与另一个男孩小天,是可以交命的感情,却同时爱上小梅,就是那女孩。

“那时,我的家境较差,所以我认为小梅嫁给小天会比较幸福,正巧,师父他老人家云游经过老家,有心想收我为徒,我便随着师父离开自己老家,四处飘泊去。

“有一年,我听说老家闹饥荒,饿死不少人,那时的我已经艺满出师,便在江南一带,狠狠捞了一票,带回老家赈灾。

“在无意中,我遇上了小梅,从她口中,我才知道小天家中遭受变故,父母被杀,家产被掠夺一空。

“小天他为了替父母报仇,出去学武,两人的婚事也因此而耽搁。谁知上天弄人,小梅她发现自己患有奇症,四肢时常无缘无故的脱力,经大夫诊断,是种神经性的瘫痪病症,无葯可救。

“小梅不愿意自己拖累小天,更不愿意自己将来瘫痪后的样子被小天看见,所以她要我带她离开老家。”

“由于我知道江湖上有个要命郎中,擅医各种绝症,便带小梅去求医。”

“要命郎中诊断过后,也表示小梅的病无葯可医,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发病之后,尽量延长小梅的生命。”

说到这里,阴胜有些慨然,端起刚换过的热茶,轻轻地啜一口,闭上眼,像是想闭去一此感伤。

小赌若有所思问:“师父,要命郎中是不是以三宝做为治病的条件?”

阴胜睁开眼,淡笑道:“不完全是,他说他并没有办法治愈小梅的病,故不愿收受什么报偿。”

“但是,他说昔年赌国第一神人欧阳通吃,曾从他师祖手中赢走一本医典,那书是师门之宝,身为人徒该想办法取回。据说医典被保存在欧阳通吃手创的三宝奇门阵中。要命郎中知道我是个赌鬼,对探三宝奇门阵,定然会有兴趣,若是有机会进阵,就顺便为他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残酷的特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