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7章 释佛梵吟

作者:李凉

依旧是那座特训用的黑森林。

只是不再有恐怖的风雪。

小赌是旧地重游。

杨威、三宝和四平,却是第一次进到森林中如此深处。

小赌道:“二哥,算你们命大,本来,在这一片空地上,我打算好好招待你们一番的。”

杨威他们溜眼一看此处地形,不由得暗叫一声:“我的乖乖,好险呀!”

谁也没有想到,一座乱石杂木丛生,还环有断崖的恶劣森林中,居然会有如此怡人的地方。

虽然只是初春乍暖还寒的时候,一些活泼的小草,都已经忍不住拨开未溶的积雪,钻出头来,好奇地瞧着这世界。

到处可以看到,嫩绿的小草伴着点点残雪,铺展在果树环绕一大片约有二、三十丈方圆的宽敞空地之上。

这么美的地方,杨威他们怎么会暗暗呼险?

问题就在这片绿草如茵的空地中央,有一个不算太小的葫芦型水潭。

此刻,潭面仍结着薄冰,在朝阳的拂照之下,闪耀着鳞鳞波光。

水潭美则美矣!但是风雪满天,天地一片雪白的时候,要是一脚踏入水潭当冰棒,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更何况,特训中,小赌不知道安排了多少大餐等着三人享用。

配合天时、地利,要让人在这一片空地上死的不明不白,可不用太伤脑筋。

三宝心有余悸道:“哇塞塞,小赌,你好狠毒,居然想利用这么美的地方,来设计我们,还好老天有眼,使你的阴谋破灭。”

小赌吃吃笑道:“我是为你们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练功的最高境界,谁知道你们程度不够,居然还好意思叫苦,差,真差,一路……”

“差差差到底!”

这次接口的竟是地狱门主。

小赌道:“哇塞塞,大哥你不简单也,连我的招牌你都学了去。”

地狱门主道:“其实,是你的程度太差,翻来覆去只会说那么几句话,我还能听不腻,学不会吗?”

“哈哈……”

杨威和三宝兄弟俩大叫:“好糗!好臭:好糗好糗好糗!

小赌无奈地揉揉鼻子叹道:“唉!家门不幸,天底下就有大哥罚弟弟、二哥叫好的事发生。”

杨威黠笑道:“别忘了,折磨别人为快乐之本。”

四平道:“人生以折磨别人为目的。”

小赌被一轮重炮,轰的惨兮兮,兮兮惨!呜呼哀哉,可怜乖乖!

阴胜笑得直流泪道:“小赌棍呀!小赌棍,你也会有打雁,被雁啄的时候吶!”

小赌撇撇嘴道:“群打是最不人道,是最没风度的表现。”

三宝道:“却是最具效果的方法。”

席老爸终于也开口:“实话往往是最令人难以接受,小赌,你要看开点。”

小赌大叫一声惨,他问道:“席老爸,怎么你也来上一口?”

席老爸呵呵笑道:“天下父母心,我总该帮帮自己的儿子对不?”

小赌拼命点头道:“对对对,你们都有道理,没关系,尽管咬,小飞飞说过狗咬你一口,总不能你也咬狗一口出气。继续,继续!”

只这么一句话,小赌就转败为胜,他认真地催促,却没人再多说一个字。

小赌得意道:“怎么?都咬完啦!”

闷中吭声,阴胜倏地飞起一脚,踏中小赌屁股。

“他奶奶的,小赌棍一尔居然敢骂我们是狗!”

小赌揉着屁股道:“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阴胜这才发觉,又上了当了,抡起水烟杆,想砸小赌脑袋,小赌早一溜烟,躲到地狱门主背后。

小赌扯着他大哥的衣服道:“大哥,我不管,都是你起的头,害我变成过街老鼠,你要负责我的安全!”

地狱门主哈哈大笑,侧身一把揽过小赌。

他道:“小赌,天下非一人可为之,现在你知道了吧?”

小赌半偎在地狱门主怀中,点头道:“嗯!所以要多学习贿赂和拢络的手段。”

地狱门主一听,用力扯着小赌那束騒包的冲天马尾。

“你说什么?”

“哎呀呀!大哥快放手,我没说,我什么也没说。”

地狱门主这才松手警告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兄之惰,我可不想让人骂我这个做大哥的,没好好教你。”

小赌赶紧离开地狱门主远远的,方才开口道:“哼!你们这些大人最没良心,不懂得爱护弱小民族,你不知道,这年头提倡禁用体罚!”

杨威道:“尤其本周为爱护动物周,请各位多多爱护任小赌.这只举世罕见的动物!”

杨威一边说,一边拍拍小赌的头。

三宝道:“哦!原来他不是人啊!”

三宝和四平故作稀奇地绕着小赌,上下打量。

小赌恨的牙痒痒,飞身一朴,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将他们两个摔倒在地。

顿时,三个人又在地上滚作一堆,你来我往大做热身运动。

席老爸见状,好奇地问:“老赌棍,他们三个从小就这样子长大的吗?”

阴胜斜睨他一眼:“哼哼!这还算小场面,他们曾经拆了栋砖造房屋,一栋木头搭成的房子,最后因为左右邻居的抗议,不得已我只好带着他们,搬到水上租船屋,结果……”

席老爸追问:“结果如何?”

阴胜气苦道:“结果他们三人,一场架打沉江上二十七艘船屋,其它的大小船只还没包括进去。”

杨威赞叹道:“哇塞塞!这么厉害,只有三个人吶,看来长江上有名的筏帮,也没他们这种本事。”

席老爸叹笑道:“后来事情如何了结?”

阴胜道:“最后二十七家船屋,联合大小渔船二、三十艘,用了十几张渔网才捞住他们,像卖鱼一样,拖来卖给我。”

杨威早已经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地狱门主也有趣道:“他们三个一共值多少钱?”

阴胜右手一张,五指手指正反一翻。

“一百两?”

“一千两,连船带屋子,一共六十三处被害人。”

“这么多……”

阴胜恨声接道:“害得我老头子,不得不重操旧业,上一趟赌坊捞本。”

地狱门主再也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

席老爸憋着笑道:“那时,他们几岁?”

阴胜回忆道:“那年,大概小赌九岁,三宝他们十一岁的那年。”

席老爸爱怜地注视还在地上扭打成一团的三人。

但是在他眼中,却是看到三个十岁出头的毛娃子,在江上由这条船追到那条船的情形。

席老爸激动地握着阴胜的手道:“老赌棍,谢谢你,谢谢你让宝儿他们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阴胜笑道:“他奶奶的,你总算说了句人话,呵呵,你儿子就像我儿子一样,你不能照顾他们,我只好代劳一番。”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

小赌他们,此时却已经满身是泥,翻翻滚滚,滚向水潭边。

杨威嘿嘿贼笑,趁小赌他们三人打的火热,双脚飞踹。

只见小赌三人,划着优美的弧度,汲通撞碎水面薄冰,激起亮丽的水珠,接受大自然的洗礼。

“哇?峨峨!冷死人啦!”

三只落水狗,摇头甩尾爬上岸。

杨威人一转身,绕跑去也,可惜,他低估了小赌他们合作无间的战术。

只见小赌在作势慾朴的三宝和四平背后,大喝一声,用力推上一把。三宝和四平,人如先事的扫把星,相准准,自杨威背后压下。

“哎哟!”

力道方向一丝不差,稳稳地压向杨威。

杨威当然知道,若逃不出魔掌将会死的很惨,很惨。

于是,又甩又扭,又挣又脱,好不容易逃出了三宝和四平的压榨之下,而小赌正轻松愉快地蹲在地上等他。

杨威抬头一看,我的乖乖,煞星来也,急忙向旁边一滚,慢啦!

小赌和三宝一个抓手,一个抓腿,又拖又拉,四平更是横腰猛推,硬将杨威拖往水边。

杨威看逃不了,干脆豁开来,直踹着小赌,将他往水中拉,小赌被拉个正着,不甘心一个人下海,就扯着三宝、四平陪葬。

于是,水潭中四个不怕死的家伙,居然学起天鹅戏水,哗啦哗啦,水花四溅,同时具有音效和精彩画面。

不过,左看右看,水中的画面只让人连想起奄奄一息,几乎溺毙那种垂死的天鹅,差,真差,一路差差差到底。

晶亮的,森冷的,酷厉的,弯弧的。

不是中天的月亮。

是血腥要命的鬼眼怒睁。

想看清人间善恶般的鬼眼,像索仇亡魂的魔刃,带着碎洒一地蹦跳的银芒,它将重现于江湖之上。

幽灵似的闪烁鬼眼,飘忽地回到小赌手上,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线,悄悄地牵引着。

小赌伸出细致修长的手,用拇指、食指、中指,稳稳地,轻拈着一片鬼眼,仿佛摘捻起一朵带露玫瑰般,那么清雅、那么潇洒。

鬼眼在小赌的手中,绽放着银亮的冷芒,光芒吞吐跃动,就像应合着小赌的呼吸。

小赌一脸的平静,不再有初见鬼眼魔刃时,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回想着黄绢上,曾爷爷潇洒豪放的字迹,小赌仿佛能听见果报修罗殷殷教诲的话声般。

“鬼眼即心眼,魔刃本有灵。心眼视之善,魔刃含笑语,心眼庆之恶,魔刃嗔怒煞。”

此时的鬼眼魔刃不正是平静地栖息在自己的手中,不含任何戾气,而魔刃的威力,亦是应合着自己的心情,或平静轻巧,或豪放奔腾,或烦躁粗戾,或狂傲澎湃。

眼前的树林,又向外拓展十几二十丈有余的空地。而地上,散落着或片、或屑、或块、或段的大小树干残渣。

这是一个月来苦练的结果。

忽然,林中有惊鸟飞起,扑动有声。

剎那间,天地宇宙,布满银亮光芒,如箭般窄细的喷射,如弯月般的弦光,如横天跨地的长虹,如团团明亮的满月,各式各样的光影,密密地充塞着穹苍地宇。

那是由四柄大小相同,形状相同,重量相同的鬼眼魔刃所组成的迷离世界。

当轻轻一响,四片鬼眼合成一片回到小赌手中。

随着杨威掠身入林,空中落下数只飞鸟。

这些飞鸟并没有死,它们之所以落地,是因为一身仗以飞驰的羽毛,被方才那一片眩目的光影剃去。

小赌的功力,捏拿竟是如此恰当,只剃光羽毛,而没有伤及鸟身。

杨威弯腰,拾起一只扑动的小鸟,他目瞪口呆地傻道:“哇塞塞!没毛啦?小赌,你会练成了吗?”

小赌轻笑道:“差不多了,怎么样,这一手还可以吧!”

杨威道:“岂止还可以,简直是不可思议,不过怎么没看见你剃下的鸟毛?”

小赌得意道:“被刃芒绞成碎末啦!”

杨威咋舌道:“我的乖乖,四眼齐发,毁天灭地,果然一点也不夸张。”

小赌却叹道:“但是太凶了,我希望将来没有机会用到四刃齐发,否则,只怕会太惨,太过血腥。”

杨威拍着小赌肩膀道:“别太操心,凡事就顺其自然,天下大概也没那么多可杀的人一起找你麻烦。”

小赌点头后,随即问:“二哥,你来找我有事?”

杨威怅然道:“我师父来信,说帮中有事,要我回洞庭湖君山一趟。”

小赌有些诧然:“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凌帮主要你回去?”

杨威道:“倒不是出什么事。只是丐帮每三年一次的全帮大会,已经快到了,师父希望我能回去帮忙,顺便学习一些有关这方面的事。”

小赌默然半晌,抬起头道:“可是咱们原本说好,过些天一起到天山去看小飞飞的。”

杨威苦笑道:“我只好放弃,以后有机会再说。”

小赌还是有些感伤,默默地将鬼眼魔刃入鞘。

杨威也有些难过,毕竟自他与小赌认识以来,除了小赌失踪的那一、二个月外,他们吃在一起,喝在一起?睡在一起,更是生死与共,祸福难舍。如今,原本要继续搅和在一起,却骤然要别离。

此时的心情,又岂能不空虚、惆怅。

杨威振起精神,踹了小赌一脚。

他故意潇洒道:“好啦!又不是生离死别,等我办完事,说不定还来得及赶到天山和你们见面,这样咱们就可以一起到波斯去啦!”

小赌也打起精神道:“好,我们就在天山等你。”

兄弟俩,这才转身往山庄而回。

一进正厅,小赌便看见丐帮洛阳分舵的分舵主凌峰坐在厅上,两人已是旧识,自然热烈地招呼一番。

小赌道:“凌舵主,难得你来山庄一趟,却一来就要把我二哥抢走,你说我是欢迎你好呢?还是不欢迎你好?”

凌峰道:“自然是欢迎好。”

小赌道:“为什么?”

凌峰解释着道:“因为要抢走少帮主的是帮主,而我只是顺道送上书信。我来桃源山庄主要的目的,是来看望少帮主、杨夫人和任少爷你。这笔抢人的帐,怎么也算不到我头上,对不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释佛梵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