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19章 被窃的初吻

作者:李凉

  自从小赌在王屋山上废掉黄蝎子帮的副帮主洪天成,挽救丐帮洛阳分舵后,没多久,

黄蝎子帮便被丐帮长老率人将窝给砸了。

  黄大山在乱军中负伤,带着残余的部属,出关投靠他的拜弟,铁骑盟大当家雄千峰。

  嘉峪关外的大漠,本就是铁骑盟的地盘,小赌等人在草原上纵马乱叫,早就引起铁

骑盟的注意。

  经人回山一报,黄大山从小赌那头特殊的冲天马尾,猜出众人的身份,便急忙和拜

弟雄千峰率领铁骑儿郎赶来堵人,准备发泄一下怨恨。

  小赌依旧笑嘻嘻道:“我说黄老头,其实你找我是很不合理的事,我看你就算了吧!

如今,你在关外不也过的好好的嘛!何必再和我过不去。”

  黄大山冷冷道:“任小赌,你想的太单纯,你以为我能忘得了?夜夜在我睡梦中出

现幢幢的故人魂魄,他们沾着满身血迹,在悲叹,在哭号,要我为他们复仇,你认为我

能苟安在故入家属悲愁的凝视下,忘掉他们为什么会整日垂泪,眉宇深锁?”

  小赌收起一脸嘻笑,闭闭眼轻声道:“难道,你没想过,因为你固执的复仇,将会

有更多人,要沾着血迹在梦中唤你一食会有更多的人家破人亡,在厅头立起祭祀的牌位,

值得吗?这些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黄大山沉忧的一笑,缓慢道:“任小赌,你看来虽然年纪尚幼,但是你很懂事,甚

至你已能懂得体会生与死。”

  黄大山一顿,继续道:“但是,身为一个帮派的首脑,有的时候,你必须做一些你

原本不想做的事情,这是心意,不论今日流你的血,或是流我的血,我才算尽到一点点

心意而已。”

  小赌湛然凝视着黄大山那张满布皱纹的脸,他轻咽道:“那就让我们两人决一生死,

来让你尽心意吧!”

  “小赌。”

  海无烟有些焦急,想阻止小赌和海大山的单挑。

  个子高大的雄千峰亦道:“哼,小子,在必胜的情况下,我们何需与你单挑?”

  小赌古怪地看着雄千峰道:“是这样的吗?你以为你赢定了。”

  雄千峰酷厉道:“以三百对四,如果你们还闯得出一条生路,我铁骑盟从此解散,

自江湖除名。”

  小赌淡笑道:“你真的这么有把握?”

  雄千峰道:“当然!”

  小赌转向黄大山道:“黄老头,你也决定如此?以三百之众围杀我们四人,不顾江

湖道义?”

  黄大山默然点头道:“江湖上已传说着你们的事迹,连挫至尊教,宰杀至尊教不少

高手,而且诛杀阴山三鬼、残月和尚、黄河双妖、四川三恶,你年纪虽然看来只有十来

岁,却所杀对象皆是武林高手。如今,你和你的同伴,都已经是名动江湖的少年英雄,

所以我不能不慎重,顾不得江湖道义。”

  小赌和三宝、四平对望一眼,没想到自己已经出名,他们三人忍不住得意地轻笑着。

  海无烟冷冷道:“江湖就是有你们这等下流之人,为了达到目的,不但不择手段,

甚至还能为自己不要脸的行径找出借口。”

  黄大山和雄千峰不由得老脸微热。

  雄千峰喝道:“多说无益,今天你们是死定了。”

  小赌坐挺身子,深吸口气道:“黄老头,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不择手段的要除

去我们,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为了我和我朋友的生命着想,我也会不择手段的去反抗你

们,打击你们。”

  最后一个字,还在小赌的舌尖上打转着。

  小赌人已经倏然跃起,呼啸着朴向黄大山。

  其它三人也配合着小赌,似流星横空般,迅速的动手罩向雄千峰等人。

  “杀!”

  雄千峰狠酷、森冷的声音,跳动在空气中。

  “杀!”

  三百个嗓音汇成洪流,想将小赌他们淹没。

  黄大山硬接小赌一掌;被震得血气翻腾,退入马队的保护之中。

  小赌人未落地,双臂猛振,再次冲高十来丈,他口中大喝道:“跟紧我,大伙儿尽

量别分开。”

  雄千峰也依样避入人马队中,指挥着马队围杀小赌他们。

  “鬼--眼--啊--”

  随着小赌这声凄厉慑人心魄的嘶吼。

  一弯弦月,呼啸着旋斩而出,去势是如此的凌厉而快捷,乍见月影,迎面而上的第

一排马队,十个人,十个头随月飞起。

  血在喷,马在嘶。

  坠落的兵器有声,宛若打翻一柜子瓷器,乱成一团。

  一直无人喧哗的马队,第一次进发恐惧的惊呼:“鬼眼魔刃!”

  “对!就是它!”

  三宝和四平联手,狂笑着奔入马队中,海无烟紧跟而上。

  只见三人冲人之后,人在马上,抖掌挥劈,掌劲在怒吼,人群惊惶的哀叫。

  第一队骑队,已经显得有些混乱。

  混乱中,雄千峰喝吼道:“散开,围杀!”

  正在混乱拥挤的马队,突然往四周奔开去,顷刻间,空出一个十丈方圆的大圈,铁

骑盟重新整队,很快便恢复镇定。

  小赌落回马上,但是他直挺挺地立于马鞍之上。

  迎风飞扬的头发、衣袍,衬着他的卓立,和他手中的银芒闪现的鬼眼魔刃,宛如一

尊擎天巨神,修罗再现。

  此时,十骑孤单的突出圆圈之中。

  蓦地--

  “冲……杀!”

  围成圆圈的骑士们,倏而叫啸出声,在这阵狂厉的叫啸声中,无数铁骑,举着闪亮

的马刀,狂奔向前,那阵势就如排山倒海一般。

  小赌仰天厉笑道:“黄大山,我警告过你!”

  霍然催动马匹,立在马上的小赌身形不晃,任马奔驰前去。

  十丈,并不很远。

  接触的剎那,小赌等人同时弃马而起。

  小赌毫未迟疑的冲上,面无表情的冷冷一笑,呼的鬼眼魔刃再次飞出,耀眼的银芒,

带起一溜眩目的光芒回转。

  快!

  快得令他们的眼睛来不及追摄那银芒,又有六颗人头和脖子分家。

  当第一声惊呼惨号尚未出口,另一抹同样无情的冷电,如幽灵般,不知自何处旋出。

  “当!”

  清脆的响声中,两抹跳跃的寒光,左右飞斩而去,每一个旋转,俱是死神的召唤,

每一抹冷芒,均和狂喷的血雨交织齐现。

  斜刺里,另一批马队,交错着蜂拥而上。

  海无烟闪截而出,双臂颤着诡异的点线,暴卷来敌,澎澎的掌声,应和着凄惨的哀

鸣。

  拼战,是酷厉的,是不容留情的。

  飞扬的马刀,带起咻咻之声,斩向海无烟。

  海无烟大笑一声,奇妙的一滑,夺过一柄马刀,蓦然扑地滚身而出,剎时,马匹惨

厉的嘶鸣蹦跳,骑士纷纷自马上跌落。

  原来,海无烟斩马不斩人,落马的骑士,却变成三宝和四平手下所超渡的亡魂。

  小赌人如轻烟,立足于一匹无人的马背上。

  随着他足尖一旋,两片力道减弱的鬼眼魔刃,竟如被绳索牵引般,飘忽回到小赌的

手中。

  目光一扫,小赌觑准角度位置,人自马背上斗然扑落,就在他身躯截落的同时,手

中的鬼眼魔刃又是呼的拖着一条银光灿烂的尾巴,飞斩隐于马队中的雄千峰和黄大山二

人。

  隔着地面尚有半尺,小赌双臂猛然挥甩抖伸,无声的掌劲在叹息,叹息减缩的空间

中,那些被挤压爆裂的亡魂。

  鲜血自眼中、鼻中、耳中激射而出,眼珠也随着喷洒的艳红,坠落尘泥,又被惊慌

的马蹄踩扁。

  小赌在挥臂之中,整个身躯凭空折转,斜掠而起,恰到好处伸出的双手,银亮的鬼

眼拋洒着血珠,不沾血格的回到他手中。

  小赌狂笑道:“雄千峰、黄大山,你们就躲在自家儿郎的背后,任他们替你们死去

吗?好个首脑英雄呀!”

  其实,雄千峰见自己的手下死伤惨重,早已激动的青筋暴浮,双眼布满血丝,如今

再被小赌这一挑拨,恨得连自己丰帅中军的重要责任,都拋在一旁。

  他泣血般狂吼:“任小赌,有种就连我的命一起拿去吧!”

  人在话声中,穿射而起,一柄品莹雪亮刻有龙纹的长剑,闪电般向小睹劈到。

  小赌微微侧身,飘退三尺,呼然声响,鬼眼魔刃散发着冷酷的银芒,似一张魔神的

利口,狠毒地噬向雄千峰。

  雄千峰长剑戮点向飞来的鬼眼魔刃,当声微响,震得雄千峰剑锋微偏,后退半步,

而鬼眼魔刃却在长剑的点荡下,陡然斜飞而起,呼然转折而下,再次切向雄千峰的大腿。

  雄千峰厉喝一声,长剑倒旋而出,蓦然浮现朵朵光莲,迎上飞切的魔刃。

  叮当脆响声中,鬼眼又被击飞,突的转回小赌手中。

  彷佛来自幽深不知处的幽冥鬼狱间,霍霍两响,那两柄鬼眼魔刃又滴溜溜的旋出。

  一柄径自袭向雄千峰,一柄却撞向飞回的那柄鬼眼魔刃,呛啷声中,相撞的鬼眼魔

刃,不可思议的加速,上下穿梭,飞转着切向雄千峰。

  只觉眼前银芒飞闪,雄千峰脚下飞快的游走,在极小的空间中,抖洒点点剑星,剑

星交织成密雨,狂抡向鬼眼魔刃。

  旋落狠斩的鬼眼魔刃,在连串的撞击声中,一次又一夺的被震开,也一次次又一次

的划着诡异的弧度,仿佛长着灵眼般,自动回旋切斩。

  黄大山此时也赶来助阵,他手持蟠龙金杖,呼啸着砸向空中的银芒。

  小赌回身让过一名偷袭的铁骑盟所属,冷然飞起一脚,踢碎偷袭者下颚,随着这二

回身,最后一柄鬼眼魔刃,带着血似的呼啸而出。

  于是银芒相互碰撞,碰撞中再次带动原本有些呆滞的闪烁冷焰。

  剎那间,天地被一片银亮的闪光所囊括,宛如洒遍死亡的冷眼,片片光芒暴烈翻飞,

尖锐的风声,在空气中回荡呼号,似是死神的召唤。

  雄千峰与黄大山的身形,便被这片渗揉着锋利刃口的煞光网住,网中的他们,疯狂

的挥动着手中的兵刃,施展着毕生的功力,身形拼命的躲闪跃腾,想冲破这一层光网,

冲破这一层死亡。

  剑刃、杖影、银芒交织翻飞,呼啸着切割空气,而气流仿佛被切得寸寸条条。

  雄千峰和黄大山的眸中,尽是跳动着眩眼慾花的森冷银光,鬼眼魔刃背脊上所刻十

八层地狱图映入两人眼中八舌生生的呼唤两人进入它的世界,一排整齐闪烁的鬼眼,像

是千万孤魂哀怨的眼神,闪眨着拉扯两人的心和魂。

  “来吧!”

  “来吧!”

  雄千峰和黄大山仿佛已听见鬼眼魔刃中的招魂声,他们双手舞的更狂更猛,身形闪

掠的更急。

  金铁的撞砸声,宛如正月的花炮,密密连连,四射进溅的火星,却交织成一张灿烂

的里尸布,穿梭引领着两人步向宽阔的阴阳界。

  于是--

  四柄鬼眼魔刃如四个闪烁着血红仇焰的魔鬼,在凄怖的呼啸舞动着,轮番偏斩斜砍。

  自不同的角度,用回异的刃口奇幻的翻折而来,仿佛隐隐之中一个狂笑的恶神,操

纵摆布着要吞噬两人而甘心。

  那是狰狞的、狠厉的,更是血腥的。

  终于吭声闷响,一声似窒息着的人,所发出的呻吟,雄千峰箧跄歪斜地往后倒退而

出。

  一柄鬼眼魔刃似吸血的冤魂厉鬼的,啃在他的咽喉之上,血顺着刃弧滴落,雄千峰

怒瞪双眼,砰然倒地。

  “二弟啊……”

  黄大山凄厉的哀号呼唤,却唤不回雄千峰的魂,他奋力排开交错的鬼眼魔刃,想接

近雄千峰的尸体。

  然而,被撞开的鬼眼魔刃,在遭到碰击之后,飘忽的飞旋而回,像是那么不经意的,

在黄大山的颊边擦过。

  银芒带起鲜红的热血,也带起白白点点的脑浆和黄大山的半边头颅。

  接着,三柄鬼眼魔刃,深深的切入黄大山的体内,只是他不会再觉得痛了。

  “不得了啦……盟主死啦!”

  “不好了!黄大爷也完了。”

  顿时,一片惊恐之声,像潮水般的涌荡四周,像山崩似的传扬向广阔的原野。

  叫喊声中,包含着多少的震骇,多少的不可言喻,融合着多少绝望幻灭的惶乱,更

渗揉着大势已去的悲哀。

  小赌吭声大吼:“要命的快逃,否则我的鬼眼魔刃会切下你们的脑袋当球踢。”

  铁骑盟和残余的几个黄蝎子帮的部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被窃的初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