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02章 赌国三花

作者:李凉

月圆。

星寂。

开封府西北十里处,一户平凡的农家。

屋外,较洁的月夜,替大地蒙上一匹迷人的白纱。

屋内,豆大的油灯,闪烁着昏暗的微光。

小赌和三宝及四平三人,各据一方地坐在桌前,望着跳动的油灯发呆。

地狱门的五殿主双手负在背后,立于窗前,凝视着窗外的夜色,他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终于,五殿主缓缓地道出这样一个故事‥‥

“约在二十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一个名叫至尊教的门派。它毫不掩饰想要成为武林至尊的意图,尤其至尊教行事的手段更是狂妄,往往在作案之后,留下一支令箭。这令箭正面镂有武林至尊四字,而背面刻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八个字。因而武林人便称之为至尊令。

“只要是不顺从至尊令的门派,不论黑、白二道,必遭灭门之祸,甚至平民百姓,只要家中稍有田产的,均会被勒令贡献;若投依照它开出的数目付款,第二天突然就家毁人亡。因而才会发生如河南钱家集二百五十余口的屠杀事件。

“至尊教如此残酷的行事手段,终于引起黑、白两道的同声征讨,便在当时至尊教总坛,鄱阳湖中小泰山上的至尊宫里激战一日夜,战况之惨烈,使被血染红的都阳湖二天后才澄清。然而,至尊教虽破,至尊教主却在身负重伤之后突围而逃,至此,至尊教才箕湮消雾散。

“当年,参加围剿至尊教的群雄之中,有一名在江湖上颇具侠名的侠士,于消灭至尊教后,回山向师门复命。无意之中发现他一生中除他师父之外,最敬爱的师兄居然正是至尊教的教主。

“这名侠士在伤心失望之余,便愤怒的前去质问他的师兄,到底为什么要做出如此令天人共愤的事?

“而他师兄面对着一向疼爱的师弟,终于爆发出他帅已、的怨恨。因为他恨,恨他无辜善良的父母,莫名其妙地被人杀死,使他成为孤儿,因为他恨,恨他寡情无义的未婚妻,不能体会他想为父母报仇的心情,在他上山学艺时另嫁他人;因为他恨,恨他师父以他不适合为借口,拒绝传他师门武学的最高境界;因为他恨,他恨,恨尽天下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所以他要报复,他要天下受尽他尝过的所有痛苦,他要杀尽天下不顺他意的人。

“当这个师弟知道师兄心中的痛苦之后,苦心劝谏师兄,希望师兄能放弃仇恨,他愿意和师兄一起退隐山林,同修师门绝学,做个只求修道,不理尘俗的世外之人。但这个师兄不但不接受,反而要师弟和他携手再创至尊教。当师弟严词拒绝时,更愤怒地指责师弟也背叛他,便拂袖而去。

“三年后,武林再次出现至尊教的名字,江湖从此再次陷于愁云惨雾的局面,而且,这次至尊教除了行事更毒辣之外,更是由明化暗,神出鬼没,设人知道此次至尊教的总坛位于何处,教内又有哪些高手?唯一令人知道至尊教的出现,全在于事后现场留下的至尊令。

“十年前,当这个师弟得知至尊教再次出现江湖时,内心为师兄怨天尤人的偏激感到痛苦,更为阻止师兄继续造下更大的罪孽。于是寻求十名江湖高手,模仿森罗地狱的组织,设置十殿,每殿殿主一名,即一殿殿主秦广王,二殿殿主楚江王,三殿殿主来帝王,四殿殿主五官王,五殿主森罗王,六殿主广城王,七殿主泰山王,八殿主平等王,九殿主都市王,十殿殿主轮转王,取名地狱门。

“同时借自己对师兄个性上的了解,来推断师兄的行事,故而截杀过不少至尊教中的高乔,并且破坏不少至尊教的计划。”

待五殿主说完之后,众人一时间沉静下来,仿佛在体会着这个做师弟的无奈。

四平很不明白地问道:“听五殿主如此说来,地狱门应该是个维护正义公理的组织,可是好人为什么偏要取个像地狱门这钟恐怖的名字?听起来就让入怕怕!”

五殿主和气地道:“傻孩子,其实地狱二字虽然代替着恐怖和残酷,但是唯有做恶的人扩会下地狱,地狱的恶行才会降临他身上。如果一个规规矩矩的善良百姓,不做坏事,又怎么会下地狱,对不?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恶有恶报,就是这种道理。因此地狱门一向只惩罚坏人,绝不会对无辜的善良人民动手。再说,地狱对一般人而言,总有种神秘的色彩,这也是地狱门取名如此的另一个用意,就是以地狱的神秘对至尊的神秘,故而各殿主也只有地狱阎罗的称号,而不用真名。若是你真了解地狱的函意,就不会害怕了。”

小赌忽然道:“其实,至尊教至今仍危害武林,地狱门门主应该负很大的责任。”

五殿主讶异道:“为什么?”

“若照五殿主刚才所说的,地狱门主能够借着对自己师兄的了解,而打击至尊教的行动,那么这十年来他应该早就猜出至尊教的总坛可镶设在何处,而他却姑息至尊教,不去消灭它,难道他不该为至尊教的为恶负责吗?”

“唉!”,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感叹。

“什么人?”

众人不禁警戒的转向门口。

小属的木门“伊呀!”一声,豁然打开,门口悄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官服,脸戴金色面具,而头上一样戴着珠帘帽,打扮穿著都很类似五殿主的白衣人物。

五殿主见到此人,立即躬身道:“参见门主。”

自衣人轻轻一挥手道:“免礼!”便施施然步入屋内。众人刚见白衣人入屋,而白衣人已经来到小赌等人所坐的桌旁,在剩下唯一的空位上坐下。

小赌很感兴趣地注视着这位白衣人问道:“你就是地狱门门主?”

白衣人轻轻麻头,帽上的珠帘便一阵晃动,轻轻发出卡啦‘卡啦的微响。

只见地狱门主也看着小赌,问他道:“小兄弟,你真的觉得我该为至尊教的恶行负责吗?”

小赌怡然不惧地大声道:“本来嘛!至尊教教主虽然是你师兄,而且他是因为受到太多的打击,才产生那种不健康的思想,可是你苦劝无效后,就应该大义灭亲地杀掉他,或者废掉他,为什么你在他再次出现危害江湖的时候,仍不想办法治他。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一念之差,十年来使多少无辜的人平白失去性命,又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师兄可怜,难道这些人就不可怜?这些人原本是可以不用遭受这些伤害的,你知道吗?”

小赌越说越激动,到后来干脆站起身来,逼向地狱门主的面前,手指着他的鼻子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指责着。

地狱门主对小赌这些义正词严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呆望着小赌因愤怒而涨红的脸,仿佛在小赌眸中看到他所描速的种种事情。

最后,地狱门主终于别过脸,转望向桌上的灯火,凄然道﹕“每当我想起师兄那晚离去前,指责我背叛他时,那种伤痛慾纯的表情,我便感到愧咎和难过。我知道他的想法过于偏激,但是他毕竟是自幼即疼我、爱我、照顾我长大的师兄,天底下除了师父,就是师兄和我最亲,对我最好。我们同是孤儿,我可以体会他那种被拒绝之后的伤感,我又如何忍心向他下手?又如何面对面与他一决生死?”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师父,让你师父去处置他。”

“师父那时巳经过世。”

“死了?”

“嗯!当河南钱家集的惨案发生之后,武林黑、白二道同声征讨至尊教时,师父特地将我传回师门,慎重地吩咐我参加围剿的工作,并要我发誓一定要消灭至尊教,就在我离山的前二天,师父他便与世长辞。”

此时小赌突然陷入沉思状态。

半晌若有所悟地拍手叫道:“我知道了!”

众人只是迷惑地望着他。

小赌于是抓起茶壶,灌下一口冷茶,然后慢条斯理地落坐,道:“门主,本来我是不想再骂你,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要骂你异鸡蛋炒鸭蛋--混蛋!”

地狱门主倒是挺大方的,也翻过一只茶杯,斟上一杯冷茶润喉,才问道:“为什么?”

小赌见地狱门主仍是如此悠闲潇洒,便也定手托着腮帮子,一付甘草模样,悠闲地道:“你连你师父的遣嘱都没搞清楚,还自以为仁慈,你这不是混蛋是什么?”

“哦?愿闻其详。”

“我问你,你和你师兄,一个创地狱门,一个创至尊教,所以你们的武功是不是非常非常厉害?”

“是很难遇上对手。”

“你们两人的武功都这么厉害,那你师父当然更不用说了,对不对。”

“不错,家师的武学修养,确实已经到达超凡入圣的地步。”

“那我再问你,一个武功达到超凡入圣的人,难道会那么容易说死就死吗?何况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要你发誓消灭至尊教之后才死?”

地狱门主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出有何表情。但是从他突然缩紧、微颤的双肩来看,小赌适才这一番话,恐怕带给他相当大的震撼,使他再也轻松不起来。

小赌却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说道:“我看你那超凡人圣的师父,可贼得很。他大概早就知道你师兄是至尊教主,但是可能也觉得有愧于他,因此故意要你这个不知情的呆鸟去消灭至尊教,以达到清理门户的目的,而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那些至尊教所杀害的人。毕竟徒弟是他教的,所以才在交代你之后自杀谢罪,好一死百了,却设有想到你也发现至尊教主是自己的师兄而下不了手,唉!他千算万算可少算这一点,害得你背上十几年的包袱,还被包袱压昏头,跟那至尊教在纠缠不清,呜呼哀哉!甚悲!甚悲。”

小赌这一席话说完,听得地狱门主一身冷汗直流,十儿年来缠绕心中的谜团,如拨云见日一般,倏然出现答案,多年来的心理负担,都在谜团解开的剎那卸下。

地狱门主忽然伸手握住小赌的双手,面具后精光熠熠的双眸地凝视着小赌,而小赌也很合作地露出他那最纯真迷人的笑容,和地狱门主对望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地狱门主豁然仰头朗声大笑,音震九霄,屋顶上的灰,尘纷纷坠落。而小赌也不甘示弱,仰头朗声大叫,其叫声实在不怎么样。

只听得地狱门主似在哺哺自语地说道:“也该是我下决心的时候。”

而后,很亲切地向小赌问道:“小兄弟,你还有什么问题想知道吗?”

小赌点点头道:“还有两件事。”

“哪两件?”

“第一,中午在如意轩时,我听四殿主说要将如意轩万宝拍卖大会上的宝物归还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地狱门主和五殿主二人都不禁于心中暗暗称赞小赌的精明与细心。

地狱门主遂回答道:“如意轩本就是至尊教一处敛财的机构,十余年来所买卖的珠宝玉器,无一不是强抢豪夺而来,更不用提那些稀世奇珍,至尊教却美其名叫贡献,当真是无耻到家,而地狱门在劫得这些宝物后,自然是将之送回原持有人手中,所以叫归还主人,例如席三宝怀中的翡翠麻将就该拿出来还人才是。”

小赌和三宝他们对望一眼,讪讪道:“如果万一这宝物的持有人被杀,那怎么办?”

“我们会找到与这持有人关系最亲的人,将宝物归还该人。”

“万一没有任何亲人呢?”

“我们就将它变卖后,将所得银两全数拿出来做救济穷困之用。”

小赌方才喘出口气,高兴地道:“喂!门主,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我实在很需要那副翡翠麻将,我可不可以按照拍卖会得标的价格,将它买下来,你就用银两去还人,如何?”

“这……”

“哎唉!别这么死心眼嘛!何况,如果我没这副麻将,我们师父可不准我们师兄弟三人回去吶!”

五殿主冷冷地插口道:“他敢!”

地狱门主见小赌一副双掌合十,像求神般地对他又拜又求的俏皮模样,也就心软的应允他了。并再问道:“你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小赌古怪地瞟了五殿主一眼,道:“亲爱的五殿主,您的身份,是不是该公布了?”

五殿主询问地望向地狱门主。

地狱门主道:“五殿主,你就告诉他们吧。唉!是我不好,只为保持神秘和至尊教作对,使得诸位殿主与亲人断绝联系,内心实在不安。”

五殿主忙道:“门主请勿自责,诸位殿主均知门主是为大伙儿着想,怕我们与亲人联络时,一旦让至尊教的人发现,只怕会给亲人们带来杀身之祸,大伙儿都是自愿放弃与亲人共处的一切。”

小赌见他们又是啰啰嗦嗉一大堆,很不耐烦地催道:“你们再不说,我干脆走喽!”

于是,五殿主伸手缓缓拿下面具。

三宝和四平乍见五殿主的真面目,不约而同一声惊呼。两人不相信地揉揉眼再看,都不相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赌国三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