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21章 冰雪银城

作者:李凉

小赌、海无烟、三宝、四平来到通往银城的暗道内,这暗道不但宽敞而且明亮无比。

信道内的光源,并不是来自火把的照明,而是来自信道顶端所悬着的两排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因此,信道之内明亮却不刺眼,散发的光芒,柔和而且朦胧,给人一种宁静安祥的轻松感觉。

四平忍不住咋舌道:“我的乖乖,这两排珠子中,随便一颗,便可以让普通百姓吃上好几辈子吶!”

海无烟闻言笑道:“没错,银城别的没有,就是银子多,待会儿你们还会看到其它类似的景象。”

小赌边行边问:“银城既然这么有钱,有没有送点给别人用用?”

海无烟自首次在黄河上和小赌见面起,迄今也有不短的一段时间,这其间,小赌三不五时的光临栖梅馆,因此对小赌的个性,海无烟也算有点了解。

他知道小赌所指为何,于是答道:“银城每年固定有两次放粮赈灾的时间,由银城外属机构的各大商号负责办理。此外,更会视情况需要,不定时地由各商号负责人开放银粮用以济贫,关于这一方面,银城绝不会吝啬的。”

小赌这才满意地笑道:对嘛!有钱不拿出来用,钱也会发霉的。”

三宝附和道:“就算钱不会发霉,太有钱也会被钱压死的。”

四平潇洒道:“千金散尽还得来,这才是快乐正确的人生。”

海无烟心中暗自感动,没想到小赌他们年纪轻轻的,就能将金钱看的如此淡薄,这种胸襟,岂是平常人轻易能做到?

海无烟领着他们又转过一个弯,忽地,眼前一亮,已是信道尽头。

当小赌他们踏出信道时,忍不住为眼前的景色所震慑。

别看天山山脉到处冰雪封地,而这里,在群峰围绕的某一处谷地,却因为周遭高山挡住严寒的空气,恰巧又是个向阳谷地,因此广阔的原野,在丰沛雪水叫滋润和充足的阳光照耀下,终年如春,到处盛开着美丽的花朵。

而四野随处可见游荡的可爱小动物,它们自由自在地低头觅食,悠然自得,这里是美得只有在童话中才有的世界。

但真正令小赌他们屏息而立的,并不是这温柔宁静的环境,而是那栋矗立在广阔草原之中的巨大建筑物。

那栋令江湖中人闻之胆颤的神秘之城。

那是一座高有五层,占地极广的巨厦,全是一色一式纯白无瑕的白玉石砌成。

整栋巨厦的外型,就如同一座宫殿一样,顶上的琉璃瓦,闪动着翡翠绿的颜色,像是层层荡漾的湖波。

四个檐角飞翘的地方,都悬着银制的风铃,在微风吹拂中,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脆响。

宫殿的正面,三十六级宽阔的石阶延伸向上,石阶两侧,竖立着碗粗的纯银基柱,上刻福寿篆文。

三只白玉鼎,伟然地竖立在三十六级石阶中央平台之上,金丝编制嵌以银骨的软门装饰似的分敞着。

门外长廊上,以六根合抱的白色大理石柱为支撑,廊上横栏矮柱上,正栖立着两只半人高的银色巨雕。

银城呀银城!

正傲然立于天地之间,散发着它那豪壮飞扬的磅薄气势,深深地震撼着小赌他们的心。

一条自阶前婉蜒而至,铺以白云石的四尺小径上,小飞雪如飞而来。

她愉快的欢声叫道:“小——赌,小三哥!小四哥!”

久别重逢的喜悦,使得小赌他们也高兴地迎上去。

“小飞飞,我们来喽!”

三人嘻嘻哈哈地往前冲,距离一尺一尺的在缩短,多日来的思念,都因为重逢而化作快乐的泉源。

“小心!”

“噢——”

小飞雪看见一只小白免,正蹿过小径,经过小赌的脚下,小赌紧急剎车,不稳的身形,被由后面追撞而来的三宝和四平推跌出去。

小飞雪好心地想过去解救小赌,谁知——

“嘶——”

“哇——死小赌!”

小赌前扑飞跌中,双手本能地抓住东西。

结果,他是抓住了东西,不过没抓到小飞雪伸出来的白嫩玉手,而是抓到了小飞雪的长裙……

嘿哩!

“嘶”的一声,就是小飞雪的长裙,在小赌拜倒石榴裙下时,被齐膝撕破的声音。

小飞雪大惊之下,脱口大骂,连忙闪身而退。

可是撕都撕破,退又有什么用?

小飞雪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长裙变成迷你裙,使她又气又窘,面红耳赤地瞪向小赌。

死小赌还趴在小径上,呵呵傻笑,双手兀自抓着自小飞雪裙上撕下的一角,不知如何是好,这下真是糗大啦!

相见欢变成相见糗!

小赌心里暗道:“好糗,好糗,好糗好糗的糗!”

小赌身后的三宝、四平、海无烟,小飞雪身后的寒老爸,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傻了眼。

小飞雪一手拉起后面的裙子,遮住膝前,一跨步飞脚踹的小赌连滚带翻,抱头鼠窜,大叫道:“我不是故意的啦!”

小飞雪追上前去,单手又捶又打,不时还来上一脚,踹得小赌无处可逃。

偏偏小赌理亏,也不敢回手,只有双手抱头,拼命求饶。

其它人见状,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拍掌叫绝。

寒老爸叹笑道:“唉!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一间宽敞宁静,宽阔无比,地上铺着光可鉴人的大理石议事厅。

沿着议事厅两旁,有两排雕成龙形的金色琉璃灯架,正吞吐着莹莹光华。

议事厅的顶壁是由整片的白色云母石,嵌镶连接而成。

艳红的锦幕,垂挂于四周。

巨大的石柱,闪耀着滑润流畅的眩目光辉,顶天立地般,支撑起整个天花板。

二排兽皮制成的宽大坐椅,像驯服的猛兽,威武却安静的俯伏在两边。

大厅尽头的正中间,一张较大,左右两张较小,铺着黄斑虎皮的大圆椅上,落坐着冰雪银城中地位最尊的三个人——老夫人、城主、城主夫人。

三人六只眼睛,全紧盯着坐在右首兽皮椅上的小赌,正在进行三堂会审。

小赌对着素识的寒老爸眨眨眼,一副可爱又顽皮的模样,加上他那张骗吃骗喝的娃娃脸,越显得纯稚无邪。

小飞雪的母亲寒夫人,看见小赌顽皮的模样,不禁眨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小赌看的两眼发直,心中暗自大叫:“哇塞塞!难怪小飞飞生得像小仙女,原来她娘是正牌仙女。”

这一笑,用倾国倾城仍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小飞雪年纪轻轻,就够美,美得让小赌戏称为小仙女,而寒夫人更甚三分。

虽然此时,寒夫人身上只是一袭白素罗衫,乌黑油亮的秀发,正高高地轻挽而上,没有枉何珠宝饰品的装扮点缀。

可是那种绰约温文的优雅风姿,自然流露出成熟女性的光辉,能让天底下最瑰丽的宝石也为之黯然失色。

光凭这分气质,称她为天上瑶池仙子,还算是客气的赞美而已。

无怪乎,二十年前的江湖上,要封她为第一美女。

寒夫人的闺名为梦若柔,想那二十年前,当她出现于武林中时,她的美貌,她的气质,不知迷倒天下多少英雄豪杰。

可是,彩笛仙子梦若柔,却只钟情一名冷漠,无意于江湖的成名人物银城主人寒朗月。

后来武林中,只知道梦若柔忽然失踪,却没人知道,原来她是嫁给隐名于世,武林神秘之城的城主寒老爸。

因为这其中另有一段,只有梦若柔自己知道凤求凰的精彩故事。

可怜的寒老爸,至今仍不知道,当年在冰天雪地的天山之岭,自以为英雄地救回梦若柔,其实正是梦若柔的设计。

所以说,女人实在高竿,尤其如寒夫人之流,更真正是设计高手,明明是她设计寒老爸,让寒老爸心甘情愿地娶她,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设计成功,娶得美娇娘。

如今,坐在中间那张虎皮大圆椅中的寒老奶奶,虽然也是目不转眼地注视着小赌,可是她的眼神,表情竟没有露出任何情绪,使人猜不透她对小赌的看法如何。

小赌被寒老奶奶看得有点别扭,因为小赌向来能掌捆对手的心绪动向,如今他吃瘪了。

遇上像寒老奶奶如此静若深渊的高手,他觉得不能知彼,不能知道对手的底细,往往是一场必输的仗。

而小赌他不喜欢打一场没有胜算的仗。

干咳一声,小赌露出那一脸故作纯真,迷死人不赔命的笑容,自怀中取出只已经准备好的见面礼,恭恭敬敬地送到寒老奶奶的面前。

小赌双膝一跪,捧着一方玉盒,高举过顶,对寒老奶奶道:“寒奶奶,这是小赌的一点心意,请奶奶您收下!”

三宝和四平在肚子里,早已经笑得肠子打结。

三宝心中暗骂:“他奶奶的,小赌这小子就是能混,必要时连下跪都可以使出来欺骗善良百姓。”

四平也心中暗暗忖道:“我的乖乖,小赌这场戏演的可真辛苦,没事还得下跪,真不划算!”

他们心里在想,可是表面上依旧一脸严肃,正襟危坐,大气也不敢喘。

小赌跪在地上,口中说的好听,其实心里在想:“跪你一下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我找小飞飞要债,不吃亏的。”

寒老奶奶仍是面无表情,轻嗯一声,伸手接过小赌奉上的玉盒淡淡道:“起来吧!不用跪的那么辛苦。”

小赌暗自咋舌:“哇塞塞!果然姜是老的辣,我老人家在演戏,她部猜得出来,好厉害。”

寒老奶奶打开玉盒,一阵浓郁的参香扑鼻,寒老奶奶一瞥玉盒中的万年血参,不禁有些微微动容。

那表情很复杂,有高兴、有安慰、有讶然、有满意,却只是一闪面逝。

小赌满意地笑了,在这稍纵即逝的瞬间,他彷佛掌握到些什么,他的对手终于表露出一点情绪上的端倪,对那些人而言,这点表情,根本不是表情,但对贼头贼脑的小赌而言,够啦!

寒老奶奶合上玉盒,淡然道:“小赌,你送给奶奶的血参,比起给朗月的那份,可要珍贵有用多了。”

小赌愉快道:“寒奶奶,葯物的珍贵与否,要看用的人会不会用,我是认为这一盒血参要送给您才合适。”

寒朗月在心中笑骂道:“贼小子,挺会送高帽子的嘛!居然能如此不着痕迹。”

寒老奶奶依旧淡淡地道:“为什么不留给自己?你也是个懂得善用的人。”

小赌呵呵笑道:“差多,差多。能用并不一定善用,这是经验与智能的差距。”

寒老奶奶终于明显地淡笑一笑,微微上扬的嘴角,只是那么小小的一翘,居然能使她脸上,彷佛结冻十八年的寒冰,一瞬间整个溶化掉。

小赌忖道:“哇塞塞!寒冷的冬天全是装出来的。”

寒老奶奶淡笑道:“油嘴滑舌。”

小赌嘻嘻一笑,一抹嘴巴道:“没有,我今天还没吃油腻的东西呢!”

“哈哈……”

憋了大半天的严肃气氛,总算消散无形。

寒老奶奶不住摇头轻笑。

坐在左首皮椅上,一直没有吭声的小飞雪,这时才笑呵呵道:“奶奶,我没有骗你吧!小赌真的很贼,对不对?”

小赌闻言,怪叫道:“喂!小飞飞呀,你很不够意思,我又没有惹你,干嘛说我很……”

四平窃笑道:“是没有惹她,只是一见面就撕人家的裙子罢了。”

小飞雪嘟着嘴道:“小四哥!”

四平得意道:“干嘛?”

啪的一声脆响,小赌不客气赏他脑袋瓜子一记大锅贴,一巴掌将他打得栽倒地上。

小赌谑道:“干嘛!我揍人,你还敢问,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四平讪讪抚着头道:“哼,只会大欺小……”

说完,还对着小赌扮了个鬼脸,老大不高兴地盘坐在椅子上。

寒家三巨头见小赌他们如此的孩子气,皆忍不住哈哈大笑。

寒老奶奶笑问:“小赌,听朗月说,你是果报修罗任叔叔的曾孙,是不?”

小赌点头道:“百分之九十九是的,剩下的百分之一很难说!”

寒老奶奶看着小赌道:“嗯!对没有直接证据的事,保持一分怀疑,很好……”

小赌得意地耸肩道:“那当然。”

寒老奶奶目光闪着笑意,继续道:“也很贼!”

“哈哈……小贼头!”

三宝和四平夸张地指着小赌,哈哈大笑地嘲弄他。

小赌早就习惯洗这种冰水澡,偶而被泼上一两盆冷水,根本无动于衷。

他无所谓地道:“习惯就好,呵呵!”

寒老奶奶语音含笑道:“如果没事,就让小雪陪你过海大哥那里,好好和海大哥一家叙叙。”

小赌点点头站起身来,忽又道:“对了,寒老爸,你很过分吶!”

寒城主一愣:“我过份?我哪里过份?”

小赌黠笑道:“你明知道栖梅馆的海总馆是我干哥,却一声不吭,还叫他陪我到天山,你这不是故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冰雪银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