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22章 大战章鱼精

作者:李凉

打从进入江湖以来,长白山那次是意外不算,这还是小赌第一次的下水典礼。忆起江南,那些水中悠游自在的日子,小赌他真的好开心好开心,真的好高兴好高兴,真的……

于是,他拋开一切,尽情地翻腾于湖中,和三宝他们追逐嬉戏。

小飞雪羡慕地看着他们在湖中载浮载沉的嬉笑玩水,心中好后悔,为什么以前不学学游水,如今只能坐在岛上看他们玩。

三宝、四平兄弟俩见小赌下水,游过去想缠住小赌,将他拖进湖心中,好好的修理一顿才甘心。

岂料小赌人如鳝鱼,一扭一滑,溜出他二人的掌握,反而小赌潜入水中拉住四平的脚,拼命将他拖向水中。

三宝急忙拉住四平的手,想将他救回来。

结果,这么一来一往,四平好象二人手中的橡皮一听凭小赌和三宝,一左一右地在拉拉扯扯。

人在水中,四平被扯的难过,心中不禁想道:“他奶奶的,这算什么嘛?我又不是皮条客,干吗对我如此拉皮条。”

于是,他下定决心伸手蹬腿,甩开三宝和小赌,浮在水面喘大气。

远远地,看见小赌浮出在他前方约丈余处。

四平伸手抹把脸,对着小赌笑骂道:“他奶奶的,臭小赌,没事干吗把我当作皮条拉?你以为我是啥?”

湖边人群俱是成年之士,这种笑话正对他们胃口,大概还有不少人有过经验,于是一阵呵呵窃笑低低响起。

小赌嘿嘿笑道:“当你是皮条客,那是看得起你,就凭你这只童子鸡,除了我还会有谁去拉你这个嫩皮条。”

四平一脸哭笑不得,随手拔起大片晶莹的水花,洒向小赌,苦笑道:“他奶奶的,你这是什么话!”

小赌右手轻轻一挥,水花全被挡在他身前三尺开外。

他黠笑道:“这是唐伯虎的古画,噢……”

小赌人忽被拖下去,原来是三宝的杰作。

四平见状,一个鲤鱼跃龙门的姿势,扑向小赌正上方,落水之后,刚好将小赌当头压下。

哗啦啦的水声,掩去小赌咕噜噜的灌水声。

三宝、四平很有默契地上压、下拖,不将小赌埋进湖底,他俩誓不罢休。

湖边的人,只见清澈澄碧的湖水忽然变得混浊,不禁全都惊诧万分。

这个蓝心湖,最浅之处,也有三十余丈深。

如今清澈的湖面,居然浮现湖底黄泥混浊,可见湖底的混战,进行的有多激烈。

此时,小赌他们人水已经有一炷香的时间之久,能在水中憋得这么久不出来换气,这种水功堪称一绝。

混浊的水,逐渐扩散,不但没有澄清的迹象,反而更加混浊,好似有人拿着汤匙,在水底搅稀泥,想将整个蓝心湖和成一湖黄泥汤。

小飞雪奇怪地喃喃自语道:“小赌他们到底在干嘛!难道在湖底跳舞不成?”

忽然——

三宝和四平急急浮出水面,喘着大气叫道:“小飞飞,快呀,把剑拿来。”

小飞雪站起身讶道:“小三哥,你们玩真的啦?干嘛动刀动剑的?”

四平急道:“当然玩真的,小赌在水中被怪物缠住啦!”

小飞雪一听怪物,蓦的想起奶奶不让她学游水的原因,因为她的哥哥便是在湖中被怪物拖走。

此时,湖中忽然如滚水般沸腾翻动。

小飞雪忙解下落月宝剑拋给三宝。

三宝和四平一甜身,人又失去踪影。

湖岸边围观的人,听到水怪再次出现,急忙飞报银城之内。,

翻腾狡翻腾!

滚荡又滚荡!

黄泥湖水,忽又染上一股墨汁,小赌便自这股墨汁中钻出头来,他手中犹握着小飞雪的落月宝剑,宝剑映日,闪耀着冷冷的光芒。

银城方向,数条人影,以不可思议的快速,以流光曳空般,飞跃向蓝心湖方向而来。

三宝和四平也浮出在小赌身后三尺之处。

银城方向的来人,竟是寒老奶奶、寒城主夫妇、海天心父子爷孙三代。

可是这水怪的出现,带给他们多大的震撼。

六条人影,倏然来到湖边,刚好看见小赌他们三人疲态的游上依心岛,小赌累的四肢着地,手脚并用地爬出湖面,爬上小岛。

而在他的腰上,赫然拖着一节尺余粗、丈余长的章章鱼脚。

章鱼触脚最末端,也有象腿粗细,正一圈一圈紧紧地缠住小赌的腰身,这一缠,使得原来就不甚魁伟的小赌,看起来更加瘦弱纤细。

小飞雪急忙跑上前,扶着小赌到草坡边瘫坐于地。

蓝心湖畔,寒朗月急声喊道:“小赌,你没事吧?”

小飞雪站起身,代为回答:“爹,小赌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冻老奶奶顿着手中乌木拐杖,着急问道:“船呢?云生,船怎么还不快拖过来?”

海云生躬身回答:“老夫人,已经着人去拖,您老先别急……”

不待海云生说完,海天心已经振臂而起,身如飞鸟,掠空而去,他在空中叫道:“你们慢慢等,我先过去看看。”

只见海天心微偻的身躯,此时轻盈如飞燕,曳出十丈开外,划着弧形,落向水波轻轻一点,又再度向前弹跳而去。,寒老奶奶一顿拐杖,大喝一声,身形也如凌波仙子,飘飘然,向依心岛方向飞掠过去。

寒朗月夫妇,见两位老人家凌波虚渡向依心岛,也双双掠身,足下连点水面,悠然尾随两老身后上依心岛去。

这一连串的凌波渡湖,早将围在湖边的众人看得大呼过瘾,真不愧是银城中最具功力的四位。

首先扑上依心岛的是海天心,只见他闪身向小赌,口中同时哇啦哇啦嚷道:“咱的干孙子,你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呀?”

一扑到小赌身边,就伸出手左翻右拨,探视着小赌。

小赌被他摸得怪别扭,拍着他的手笑道:“好啦好啦!咱的干爷爷,我没怎么样,干吗乱摸,快帮我把这条章鱼脚拔掉,勒死我啦!”

海天心这才醒悟,忙帮小赌拉开章鱼的触脚。

可是这条章鱼脚虽然被小赌砍断了,却仍旧紧缠着小赌,任是怎么用力,也拉不开它分毫。

此时,寒老奶奶和寒城主、寒夫人都已经上得岛来。寒城主见状,便对海天心道:“海大叔,我来试试!”

于是海天心让过一旁,寒朗月右手正握着一柄漆黑剑鞘的长剑,剑鞘之上犹刻有耀眼金黄的太阳图案。

只见寒朗月右手持剑,卡然弹簧暗响声中,剑如寒光一闪,缠住小赌的章鱼脚被斩为数段,坠落一地。

小赌哇塞塞吐出一口大气,用手揉着被缠得瘦了一寸的腰身,大叫吃不消。

众人总算放下了一颗悬在半空的心。

拨水声中,海云生父子也摇着一艘平底渔船来到依心岛。

海云生跳上岛,关心的问道:“小赌,有没有受伤?”

小赌摇摇头:“差一点,要不是有小飞飞的宝剑,只怕我任小赌,一个未成名的武林奇葩,就要葬身湖底!”

小飞雪呵呵笑道:“厚脸皮,居然称自己为武林奇葩,一点也不害躁。”

小赌顶嘴道:“咦!我可是实话实说,为什么要害躁?”说完还对小飞雪扮了个鬼脸。

三宝催道:“小赌,咱们还是先回地上吧!否则,待会儿,那只大章鱼想不开又跑回来找麻烦,那就完了!”

寒老奶奶决定道:“走吧!先回银城再说!”

于是,一行人全都上了海云生撑过来的平底船,正要离开时,小赌大叫了一声道:“等一下!”

众人一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小赌再度跃上依心岛,抱起散落一地的章鱼触脚,回到船上,笑嘻嘻地道:“他奶奶的,这怪物差点要了我的命,如果不吃它,怎消得我心头之恨!”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海天心猛点头道:“对对,有仇不报非君子,该吃。”

四平感兴趣地问:“小赌,你打算怎么吃?蒸、煮、炒、炸?”

小赌盯着船上的章鱼脚,嘿嘿搓着下巴道:“都要,这么长中一条须须,可以来个章鱼五吃,除了蒸、煮、炒、炸,还要来一道烤章鱼,下起酒来更够味。”

海天心直拍着手道:“妙呀!”

其它人见他们祖孙俩一副馋相,也都忍不住莞尔。

小赌于是问寒城主:“寒老爸,怎么你们一听到有水怪,就那么紧张?”

寒城主面色忽然一黯,无言地望着妻子。

而寒夫人早就是一付泫然慾泣的样子。

小赌见自己一句无心之话,居然引起如此僵硬,又带有感伤的气氛,不免有些怔忡,他讷讷问:“寒妈妈,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

寒夫人强颜一笑,她伸出纤纤玉手,轻拂着小赌的头道:“小赌,别多心,你没说错什么。”

寒夫人幽幽叹口气,继续道:“你很奇怪,我们会为一只水怪而大惊小怪,劳师动众赶来,对不对!”

小赌默然点头。

寒夫人黯然一笑道:“我有个儿子,他是小雪的哥哥,十年前,就是他七岁,小雪三岁那年,他和银城一些弟子一起在蓝心湖中玩水,不知怎么天色突然大变,原本晴朗的天空,剎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

只一眨眼,便下起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打在人身上都会感到刺痛,我担心小月在水中玩耍会有危险,就急急感到湖边要接小月回家……”

寒夫人神情渺茫,彷佛又见到十年前那幕令人难忘的惨剧,她不自觉的微颤着,两眼含泪,却紧咬下chún,不让泪水滴落。

寒城主有些心疼的搂紧爱妻,寒夫人依偎在寒城主怀中,回忆道:“我刚好感到湖边,那时天空中正响起一个惊天霹雳,电光闪耀生辉,青色的光芒,映湖翻腾的湖水,我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章鱼,正用它丈长的触脚,缠住湖面上要上岸的孩子,将他拖入水中,一会儿就不见了。当时小月也被它的触脚紧紧的卷住,他看到我,大声叫道:‘娘,救我!’他挥动着双手,想要挣开章鱼的纠缠,我急忙跳下水,可是,只一下子,那只章鱼就不见踪迹,我潜入水中,黑黝黝的湖水中,什么也没有看见,小月和其它几个小孩就从此失踪,连尸体也未留下……”

说着,寒夫人扑倒在自己丈夫怀中,伤痛地哭泣着。

寒城主双臂紧搂着心爱的妻子,话声哽咽地安慰道:“说出来就好。说出来就好!”

寒老奶奶也叹了口气,黯然地说道:“唉!都十年了,若柔总算把那天的情形说出来了,难怪她被朗月自水中救起时,口中一直念着:孩子,娘来救你。也难怪她始终在责备自己。”

小飞雪见她娘哭的伤心,也依上前去拉着寒夫人的衣袖,哭着道:“娘,您别难过嘛!您还有小雪,对不对?”

寒夫人含着泪,将女儿搂入怀中,抽咽道:“对,娘还有小雪。”

寒城主双臂一张,将她们母女俩全搂人怀中,彷佛他要用他的臂弯,为他的家人遮风避雨,挡去一切伤害。

小赌好生羡慕,不禁双眼泛红,他强笑一下,故意转问寒老奶奶:“寒奶奶,难道那时大家都不知道这蓝心湖中存水怪吗?”

寒老奶奶道:“昔年,第一代城主在此处建立银城时,曾经提过在蓝心湖中,有不明怪物,看似章鱼,曾吞食天鹅,打翻撒网捕鱼的船只,但是那只怪物在往后几代中却未出现过。银城的人都早已将它忘记,谁知它就这么不期然的出现,造下无数的杀孽,又不知消失于何处。”

三宝追问道:“寒奶奶,难道没有派人下去找过?”

海天心突然接口道:“有,还是我和城主亲自下水去找,因为除了少城主外,我的另一个小孙子无影,也在那次意外中被水怪拖走。”

此时船只靠岸,一行人陆续下船,小赌突的站住脚,反身指着湖面破口大骂:“他奶奶的,死水怪,臭水怪,你干的什么好事,让我干爷爷和寒妈妈难过,他妈的王八羔子,我跟你对上,不宰掉你,我从此不姓任。”

小赌这一番话,听得在场之人为之一愣。

三宝和四平忽然高兴地鼓起掌来。

三宝激动道:“对,他奶奶的,咱们和它对上,不把它抓来大卸八块,难消心头之恨!”

四平更是拍手吼道:“对,对极了,小赌,咱们非得将这只不知死活的章鱼,宰了做章鱼汤吃掉。”

寒城主有些担心道:“小赌,你们可别冲动,我和海大叔曾经下湖找过几次,就没找着这水怪,后来,有些属下为了替自家孩子报仇,也下过湖去,有一两个不曾再回来,可能是遭到意外,你们可不能太冲动。”

海天心也接口劝道:“咱的乖乖干孙呀!你可千万别想不开,要斗那只水怪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可得三思而行。”

小赌意志坚决道:“宰,非宰不可,我任小赌说出的话,绝对不能当作放屁。不过,干爷爷、寒老爸你们放心,我不会不经大脑思考,就闷着头乱来,我会好好计划一番,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大战章鱼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