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24章 果报金童显神威

作者:李凉

开封。

又见开封。

街上车水马龙依旧!

行人熙来攘往依旧!

蓦地——

“啊!”

“哇!”

“我的妈,妖怪呀!”

顿时,街上人声嘈杂,纷纷走避。

引起这场騒动的人,正是那个连体老头,双面人魔韦阴阳。

韦阴阳好象早已经习惯,他出现时带给人们的刺激和恐慌,他依旧大步地走在街道中,彷佛故意表现他的与众不同一般。

而他,也的确与众不同。

别人,正常人都是健步直行,韦阴阳因为身体构造特殊,所以走来如螃蟹横行,侧身开步走。

他趾高气昂地走进开封最大的酒楼,大刺刺地拉过一张桌子,各自侍候他的两个头、两张嘴。

他坐下之后,酒楼的跑堂早已经吓软腿,不敢过来。

韦阴阳前后两只右手,砰地往桌上大拍。

“死人啦?不会过来招呼吗?”

酒楼掌柜的推推拉拉,赶着两名跑堂上前侍候。

这二名被赶鸭子上架——硬挺的跑堂,忍不住像打摆似的,口也结结巴巴,脸色发白,冷汗直流道:“客……客倌,你……你要吃点什么?”

韦阴阳两张枯槁的老脸上,四只精光锐利的眼睛瞪向跑堂。

咚的一声,其中一名跑堂因为消受不起韦阴阳的目光,口吐白沫,突然昏倒在地上。

另一个跑堂也双膝一软,跪下道:“饶命……大爷饶命!”

韦阴阳冷哼一声:“没用的东西!”他一脚踹开两名跑堂。

再度大喝道:“掌柜的,你给我过来!”

此时,原本满座的酒楼,已经溜的不剩一人,韦阴阳的吼声,显得特别刺耳。

掌柜的只好颤抖着来到韦阴阳面前,应该是说,其中一个头的面前。

掌柜的手足无措道:“客倌……您要吃点什么?”

“给我来上四菜一汤,捡酒楼的招牌菜上,另外十个大白馒头,五斤上好的老酒,听懂了吗?”

“是是是!马上来,马上来,不知道您是要一人份,还是两人份?”

“废话,当然是两人份。”

掌柜的不停地打躬作揖,连声应是,如释重负般,急急转向厨房吼道:“四菜一汤,捡招牌的上,十个白馒头,五斤老酒,双份的。要快!”

掌柜说完忙不迭快步躲回柜台后,口中吆喝道:“小六子,阿福呀,不会甘替人送上热茶和碗筷吗?还要我教是不是?”

突如其来的惊吓过后一西楼的跑堂们总算招回三魂六魄,战战兢兢地侍候着这位人妖。

酒楼之外,剎时远远地围着一大群人,吱吱喳喳,指指点点,对着酒楼内的韦阴阳评头论足。

人群之中,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的人物都有。

当然,也有乞丐,几名乞丐在参观过韦阴阳之后,便挤出入群,拔腿飞奔而去,不知为何?

韦阴阳两个连背相反的身子,在跑堂送上酒菜之后,各顾各的吃喝起来。剎时,风卷残云,筷如雨下,韦阴阳的吃相,并没有因为长相不同,而和常人有所不同。就像每个江湖大爷一样一也的吃相也不怎么上得了台盘。

吃饱喝足了之后,韦阴阳一抹油嘴,一口饮尽跑堂新送上的热茶,径自丢下银两,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像他来时一样突然,去的也匆忙。

开封府近郊。

一条穿过相思林的小径上,韦阴阳仍是横行如飞。

“咻——”

一支响箭穿空而过,射在韦阴阳前面丈寻不到的树上,箭上系着镖书。

韦阴阳大踏步上前,拔下树上的箭,一把扯开打成单结的镖书。

“林右十里,约与魔叙,新仇旧恨,一并了结。

逍遥剑风自儒”

韦阴阳一把将镖书揉成粉末,张手任风吹去。

韦阴阳看信的那个头,突然说道:“韦阳,终南派的小子摸上来了!”

另一个头答道:“哼!就凭一个小小的风自懦,又能奈我们何?”

“别小看他,难道你忘了上回,就因为小看了那姓冷的小子,才失去半条手臂。”

“这次没那么容易,咱们要用兵刃对付他!”

“那当然,韦阳,你新装的臂钩还好用吗?”

被称为韦阳的那个头,举起上回被冷云削落的半截断臂,如今,断臂之上接着一截银亮的铁钩。

韦阳活动一下铁钩道:“韦阴你看,这不是挺好看的吗?”

韦阴阳两个头,同时仰首哈哈大笑。

韦阴冷森森地道:“好,咱们就去会会这个终南三英之首,无为那个牛鼻子的高徒!”

话落,韦阴阳的身子侧飞向右侧树林而去。

十里之外,正是一片乱葬岗。

高低不平的坟地上,间或散落着无人收埋的白骨残骸。

即使是日正当中的此时,乱葬岗上依旧有着一片阴森的景象。

风自儒和杨威,正站在一座高高突起无碑的孤坟之上,等待,双面人魔韦阴阳的到来。

杨威凝注着风自儒缓缓道:“酒国的,你真的要一个人对付韦阴阳?”

风自儒点头沉重道:“自诩为武士,便要有武士的作风,除非我重伤不能再动,或者我死,否则,扬兄弟一青你千万别出手,我要单挑这个韦阴阳。”

杨威赞赏道:“酒国的,你的确是一个真武士,我衷心的佩服!你放心,除非必要,否则我决不出手。”

风自儒深沉的一笑,正看见韦阴阳穿出疏林,向乱葬岗飞掠而来。

杨威轻声道:“来了!”

风自儒略一闭目,略略道:“小云,你看着我替你索回这笔血淋淋的债吧!”

韦阴阳亦发现了他们二人,便在三丈外另一座突起的坟上站定。

他话音凄冷地道:“你们哪个是风自儒?”

风自儒淡然道:“韦阴阳,约你的人是我。”

韦阴阳冷冷道:“你要与我结算冷云那小子的那笔帐吗?”

风自儒脸上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伤痛,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你承认这档子事?”

韦阴阳哈哈大笑道:“不错,只要是我干的事,没有不敢承认的。”

“很好,纳命来!”

来字方进入耳,一溜寒芒已指到韦阴阳的咽喉。

那快一央的无可言喻,彷佛风自儒的剑,原本就是搁在那里一般,三丈的距离,已不是距离。

韦阴阳蓦然旋转,闪晃之中一只蝎子钩猛然挥钩而出,拦向风自儒的剑影。

匹练般的银带,宛似天神手中的玉索,如此活生生的绕回飞舞着,疾里韦阴阳。

韦阴阳被逼得退后一步,双钩翻飞,波颤出点点弧形的冷芒,如雪纷浪翻,晶莹剔透,迷幻的反罩回去。

风自儒斜踏而出,足尖点在一座坟上,蓦然倒旋平射,就在他平射的身子倏而凌空滚动的同时,手中辟邪宝剑连连翻飞,快如急风骤雨,挥洒出一排排的剑影,像是叠积的云层,又像纷坠的飞雪,呼啸着、涌荡着冲向韦阴阳。

刺耳的叮叮当当震响中,如排炮般密密麻麻地传出,冷芒俱敛,韦阴阳和风自儒各据一坟,两人手上的兵刃,兀自吞吐着寒光。

韦阴阳一眼瞄见,自己的双钩上居然露出个米粒大的缺口,缺口虽微,却令他震撼至极。

须知,韦阴阳手中的双钩,乃是采用北海海底,万年寒钢之钢母淬炼而成,非一般宝剑所能伤它分毫。

尤其双钩在他的内力催使之下,居然还会被砍出缺口。

那么,若不是风自儒手中的利剑过于利害,便是风自儒的内力强过韦阴阳。

自大成狂的韦阴阳,自是不会认为风自儒的内力强过他,于是他冷冷道:“小子,你手中的剑,叫什么名字?”

“辟邪剑!”

韦阴阳大大一震,脱口道:“什么?辟邪剑再度出世?”

风自儒冷清淡然地道:“怎么?怕了吗?你该感到荣幸,因为此次辟邪宝剑是专为阁下而出世。”

韦阴阳怒视着风自儒,大声道:“怕?等我宰了你这个小子,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怕吧!”

韦阴阳一身长袍忽然鼓胀如翼,双钩隐泛寒气,重叠翻飞如银珠,毒蛇似的冷茫穿拂伸缩,旋绕回转,左飞右落,翻散聚合,如一团不断暴发的天雷,威力无比的扣向风自儒的身上重穴。

那边,风自儒手握辟邪剑,挥剑直冲云霄,蓦然又俯落发慾穿透黄泉,旋舞着能令星坠月殒的剑势,纵横呼啸着翻搅出蒙蒙云雾。

狭长锋利的剑身,宛如化为雷神手中的电矛,闪动于天地之间,迸射于苍穹之宇,凌厉的,猛辣的,刺向银球。

钩剑再飞、再绞、再缠,叮当的撞击出密密急响,或有火花迸跃其间。

韦阴阳、风自儒旗鼓相当,战的难分上下。

人影分闪,风自儒手中长剑猛刺入地,倏的一扳一弹,整个身躯,借着这一弹之势凌空闪起,快似曳空飞泄的流星,挥剑再斩。

一片展成弧伞形的剑雨暴洒而下,带着满空的晶亮光点,兜头盖向韦阴阳。

韦阴阳也在分闪之后,如陀螺般急旋而起,此时,断臂的那个身子,也挥着铁钩、巨掌加入战斗。

呀然声中,一股赤热如焰的掌风,扫向风自儒,蓦地,双钩丝丝泛散着寒气,也卷向风自儒。

忽冷忽热!

忽掌忽钩!

就像有两具韦阴阳交相攻击着风自儒。

风自儒承受的压力,也突如其来的增加一倍。

杨威伫立在高坟之上观战,自是看出风自儒剑势忽滞,他心中虽然十分着急,却又无法下去帮忙,只好抽出烙仇竹,紧张的为风自儒掠阵,以便在必要时出手抢救风自儒。

忽然——

一声入云长啸,如老龙吟鸣,深沉幽远,出自风自儒口中。

啸声未歇,闪耀着电芒的辟邪剑,突然凌空暴旋而飞,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朋,晶莹耀动的光球在急速滚动中形成。风自儒便是这个光球的中心。

不错,正是身剑合一,剑术中至高至极的修为。

滚动中的光球,时时可见溜溜窜射的星焰芒流,四射伸缩,幻眩着使人为之目夺魂迷的明亮光辉。

就像一颗飞自太虚的彗星,带着无比凌厉猛烈和冷酷犀利的威势,回转纵横自韦阴阳所布下的天罗地网中穿射而出。

盘旋的光球,飞升数丈,突然像吸收了太阳的光源一般,在剎那间光芒大盛,强光照耀着大地,照耀着韦阴阳。

太阳在这一瞬间,彷佛也为之黯淡了。

韦阴阳双头四目,在这个强烈如探照灯光的照耀下,满眼光花难以视物,他急忙举手挡住那耀眼光芒。

从波颤的空气中,韦阴阳感到风自儒身剑合一的射向他,想将他绞成粉碎。

于是他急忙腾身倒射,同时反手倏扬,一蓬五彩艳丽的烟雾罩向光球。

“七彩断魂散!”

杨威忍不住惊骇,脱口急叫。

韦阴阳以为,这次他的七彩断魂散将要奏功。

可是,他却忽略了风自儒手中的那柄剑,那柄终南镇山之宝,专为对付天下绝毒七彩断魂散而出的辟邪剑。

五彩烟雾,完全笼罩向风自儒催动的光球,但是在甫接触光球时,便被风自儒以至阳内力催发的剑气破除掉。

剎时烟消云散,五彩不复,这正是辟邪剑特殊功能发挥所致。

韦阴阳的七彩断魂散失效,大惊之下,电射而起,飞窜向乱葬岗旁的相思树林,想要夺路逃命。

蓦然——

一抹跳动的银芒,闪烁着冷酷的寒光,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鬼魂,眨着森冷的目光,飘忽的出自树林,拦阻韦阴阳的去路。

“鬼眼魔刃!”

韦阴阳一声丧魂般的凄吼,急急剎住身子倒翻而回,他却忘了身后有风自儒,那团要命的光球在等他。

“哇——呀!”

一声不似出自人口的惨号,尖厉而恐怖的叫声,却如骤然被斩断般,在剎那间中止。

一蓬血雨!

点点碎肉!

还有断断截截不成形的兵器,夹杂着人肉、毛发和碎裂的白骨,自空中四散飞落。

不见韦阴阳的尸体。

因为,他已经被风自儒那团光球搅得粉碎,不复人形。

自幼即入江湖,看过千百次厮杀死亡的杨威,也不禁长吸了日气,强压下胸口翻腾的感觉。

他暗暗叹道:“天呀!这还算是杀人吗?就算凌迟,也还看得到人身骨架,而韦阴阳居然什么都没了,全被搅成粉碎……”

光球隐散,太阳依旧耀目当空。

风自儒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虚汗满身,跌坐在乱葬岗上,口中急促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小赌、小飞雪、三宝和四平一共四个人,自相思树林中如飞而来。

杨威掠身探视风自儒道:“酒国的,你还好吗?”

风自儒无力地点点头,虚弱地道:“我很好,只是有点脱力,没关系。”

杨威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迎向小赌他们。

“小赌!”

“二哥!”

“小威哥!”

“喂,乞丐师兄!”

杨威充满欢欣的冲上去,对着小赌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猛力揪扯一把小赌的冲天马尾之后,这才将小赌紧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果报金童显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