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25章 血战三盘山

作者:李凉

“哇……呀!”此起彼落的凄厉惨号之声,悠长的撕裂本该是寂静的夜。

惊骇的呼喊,人体沉闷的碰坠声,揉成一团抑愁的血腥,分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分不清是哪一边的人马遭到不幸。

漆黑如墨,没有星月的晚上,三盘山正响起震天的杀喊声,兵器交击声,以及人类生命幻灭前,那种绝望无助的凄厉惨号声。

血战,进行有一段时间了。

当至尊教新任副教主,五毒郎君玉天,乘着血般殷红的黄昏,下令攻杀至今,已经将近三个时辰了。

三盘山前坡,早已经变成血海屠场,修罗地狱。

照理说,玉天带领着江湖上有名悍不畏死的岭南三十六人熊和大批至尊教徒,攻打毫无防备、没有高手的三盘山,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出乎玉天意料之外,当他命人进入梅花林中,忽然三盘山上警钟大作,而入林的那些人马,就像无头苍蝇般,在树林内转来转去,不知搞啥名堂。

微怒这下,玉天再派三十六人熊中的数名进林中领队。结果这几名人熊,一进树林,也变得茫茫然,不知所以来。

玉天这时方才有所警觉,但是,来自桃源山庄的几条人影一扑入林,便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ㄛ干掉林中近五十名的至尊教徒,和三十六人熊。

于是血战,便如此展开。

桃源山庄中出来的人,正是地狱门主李逸尘、五殿主席老爸、和小赌的师父阴胜。

也可以说他们是三盘山上,桃源山庄中唯有的几名识武的人。

以如此微薄的人力要应付五毒郎君玉天的攻击ㄛ这个担子是如何的沉重。

因此,玉天并不担心那劳什子什么树林,于是他威胁着道:“林中的人,如果不出来,别怪我五毒郎君使毒,顺风送人整个三盘山。”

他以为,只要解决了桃源山庄仅有高手,到时再遣人砍掉树林,桃源山庄便可轻易地攻占了。

但是,天下事岂能尽如他意?

地狱门主在五毒郎君的威胁之下,的确出林一战,可是甫出林的三条人影,突兀的扑向大队人马,出手毫不留情。

顿时,至尊教这方面阵脚大乱。

为数约有三、四百名的白衣大汉,吶喊着扑杀三人,声势是够了,但是却造成一片自己人挡自己人的场面。

李逸尘三人狂笑着,奔腾纵掠,借着这种混乱的局面,施展各个击破的手段,既免除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又可造成对手重大伤亡。

这一招,用的妙,也用的狠。

气得玉天恨恨直跺脚,大喝三十六人熊上前追击,但是,李逸尘、席老爸和阴胜三人,在人丛之中穿击掠杀,忽东忽西,倏左还右,或如幽魂之不可捉摸,时如长虹经空,挥曳而过。

在每一次如掣电闪飞中,每一个纵横交射下,必有至尊教徒躺下,不仅玉天急怒的暴跳如雷,就是三十六人熊也追的气喘嘘嘘,破口大骂。

李逸尘三人根本充耳不闻,只是一味的往来冲杀,不到半个时辰,至尊教的人已经被他们放倒大半。

但毕竟,人的体力有限。

李逸尘三人虽然尽量避开硬角色,但要杀尽数百之众,谈何容易,更何况,至尊教徒倒下的越多,他们与硬角色接触的机会也越大,一个时辰之后,李逸尘三人已经杀得有些微喘出汗,手脚发软,飞掠的身形,也渐显缓慢。

五毒郎君哈哈大笑,蓦然抖手,一溜血红火箭,飞起半空,轰然炸开。

“杀!”

惊天动地裂帛般的杀喊声,又倏的响起。

原来,至尊教这次对桃源山庄势在必得,不惜倾以全力,想刨掉小赌苦心建立的家。

好狠毒的至尊教主,居然能打听清楚,小赌与桃源山庄的关系。

他知道,毁去桃源山庄就等于毁掉小赌半条命,那种锥心的痛苦,比伤害小赌本人更能达到效果。

李逸尘三人没料到至尊教有此一招,精疲力竭之下,只有奋起余力和甫自山坡下扑出的至尊教徒格斗。

桃源山庄内,杨夫人和王老爹在五花太岁的陪同下,正站在钟楼高处,看着梅花阵外的厮杀。

杨夫人眼见地狱门主等人已经力不从心,心中大急,而至尊教的伏兵,又个个精力充沛,挥舞着大刀乱杀、乱砍。

五花太岁急怒道:“主母!我要下去帮帮李爷他们,否则……”

扬夫人黯然点头:“包大哥,你自己保重!”

五花太岁一躬身,提起自家兵刃金刚杖,他肥胖的身躯有如一只大鸟般,呼的急飞而去。

杨夫人忧心道:“王老爹,通知庄内老小,迁往紧急避难的山洞。”

王老爹恭应一声,却也忧虑道:“主母,那您请先去吧!”

杨夫人凛然地摇头,沉稳道:“这里是小赌的家,我是小赌的干娘,我要替他守着这个家。”

斩钉截铁的比句话,显出杨夫人除了贤慧以外,个性刚强的一面。

王老爹急声道:“可是,主母,这……太危险了!”

杨夫人摇摇头,目注着五花太岁包平,挥舞着金刚杖加入混战,不再说话。

王老爹着急地叹口气道:“难道我们就不能偷偷遣人出去讨救兵吗?”

杨夫人忽地一震,喜道:“对了,老爹,快叫人将我床头上一个紫檀木盒取来,桃源山庄或许可以得救!”

王老爹匆匆下得钟楼,遣人到杨夫人居处取来木盒。

不一会儿,一名黑衣大汉,带着木盒随王老爹上得钟楼,恭敬的将木盒交给杨夫人。

杨夫人打开木盒,只见盒中有一、二件小首饰,最醒目的是一个银亮筒状物,和一支蓝色的信号火箭。

杨夫人取出那枚银亮的筒状物和火箭,盖上盒盖。

她道:“给我一个火折子。”

于是,杨夫人按照小赌的交代,引燃银筒上的引线,奋力将它拋上天空。

“砰!”

一团白亮的光芒,照亮夜空。

天空顿然浮现一个八角形,雪花结晶的图案,图案周遭,犹窜闪着点点红星。

这是小赌自小飞雪那里拐来的冰雪银城独门的紧急求救信号筒,交给他干娘,就是因为怕有一天桃源山庄有急难时,得以求救有门。

接着,杨夫人又点燃那支蓝色信号火箭,火箭咻然升空,炸开一朵红亮耀目的光团。

这是杨威自至尊教找上他舅舅之后,为了以防万一,留给他娘的求救信号,如今正好也派上用场。

天空中,一白一红两团光芒闪烁着。

五毒郎君虽然不知道是联络何人的信号,但是,只要是起自桃源山庄,就绝对没有好事。

于是,他酷厉大喊,:“儿郎们,给我奶奶狠杀呀!”

人影飞腾扑击的更急,搜闪奔掠,刀光应着天上信号弹的光芒,倏白倏红闪烁着迷蒙寒光,汇集罩向被围困的四名敌人。

五花太岁包平一挥金钢杖,奋然磕开如织人影,扫翻五、六名至尊教徒。

蓦然……

天空扑下一条人影,一柄长剑关刀猝然挥斩向包平。

包平倏旋身躯,哈哈一笑,沉重的金钢杖硬扫而上,金铁交鸣声中,包平和使长关刀的人熊,各退一步,两人半斤八两,互不相让。

双方稍退即进,这一对上,便拼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叮当连响,两人干的好不热闹,方圆十丈之内,无人站的住脚。

席老爸正被五个人熊围住,双方绝学尽出,杀红双眼,一名人熊手持短枪,自背后袭向席老爸,另外四个人熊,也各自挥动兵刃卷向席老爸。

蓦然厉笑,席老爸大喝声中,人如莽龙腾空,身形诡异的飞旋,就在短枪划过他的腰际,带起一溜血珠子的同时,“龙腾无极”赫然迸发。

剎那间。

掌影骤现,漫天盖地的罩向五个人熊,如海啸狂涛般,如巨浪排空,风云变色,五个人熊分向五个方向飞出。

砰然的掌击人体声,应和着骨骼碎裂的响声,鲜血那般不值钱的飞溅,五个人熊,就在断骨穿透身体而出的同时,向这个世界告别。

阴胜舞着幽冥掌,震翻七名至尊教徒,急急赶到老友身边,大声问道:“老席,你还好吧?”

席老爸踉跄的身形被阴胜一把扶住,席老爸略显苍白的一笑道:“没事,小伤而已。”

阴胜扶着席老爸闪过一柄砍刀,单脚倏飞,踢碎使刀汉子的脑袋。

席老爸撕下衣襟,草草绑住出血的腰身,身形如飞再度扑入人群当中,阴胜放心不下老友,一路紧随着席老爸,护卫着他。

蓦然,数声人云长啸迭起。

随着长啸之后,人影正快速地向拼战方向蹑空扑来。

正和地狱门主李逸尘过招的五毒郎君玉天,见有人影扑到,大喝道:“总护坛,阴阳鬼使拦截!”

一直在一旁掠阵的至尊教另一拔人马,在三名首脑的带领下,阻杀前来接应的人影。

“杀!”

“杀!”

驰援而来的,是银城晋南栖梅馆的馆主云长风,以及和小赌一起回来的总管海无烟,他们率领着十余名弟兄,暴喊着冲杀向阻拦他们的人马。

南方,又有大群人马如飞而来。

正是一群手持打狗棒,身穿补钉装的丐帮弟子,领头的是洛阳分舵主凌峰,和银城洛阳的负责人朱大兴朱掌柜,及数十名银城手下。

终于,桃源山庄在丐帮和银城人马的援助下,逐渐扳回劣势。

凌峰命数名丐帮弟子,强架着血流不止的席老爸退入山庄之内。

阴胜的顾虑一去,悍厉已极地狂笑一声,瘦小的身形蓦然闪现出淡淡迷蒙的数条人影,双手如索魂之爪,翻飞抓裂数名至尊教徒钓肚肠。

“万鬼索魂”这一招,在阴胜使将之下,犹较三宝他们精奥许多,的确,姜是老的辣!

于是,双方缠斗混战,玉天估料中轻易可取的桃源山庄,却变得如此棘手难缠。

眼见久攻之下不但未能攻下山庄,甚至连人家的大门都还没见到,于是,他怪异的长短连啸数声,至尊教徒蓦然齐齐抖手洒出一片白粉。

“哇!”

“哎哟!”

和至尊教交手的银城人马和丐帮弟子,不少人被白粉撒中,痛苦地滚地哀号。

有人更是双手乱抓着被白粉沾上的肌肤,登时肌肤溃烂,惨不忍睹。

地狱门主大惊道:“是毒,大家快退人林中。”

玉天阴阴地冷笑道:“想逃?那有这么容易!”

一挥手,又是一把毒粉罩向地狱门主李逸尘。

李逸尘双手猝翻,无声的穿云指,硬将毒粉逼回玉天面前,玉天根本不在乎地自毒粉中穿过,径自攻向李逸尘。

就因为毒粉的出现,使得原本略占上风的银城人马和丐帮这边,又渐落人下风。

血,依旧飞溅。

暴叫和怒吼,起落顿挫。

时有惨烈的号叫,出自那些生命濒临绝境的人口中,或有狂悍的怪笑,来自赢得短促胜利者的丹田,人与人之间,只有血眼相向,只有狠杀狂斩,存在他们意识中,只剩下一个杀字。

杀!狠命的杀!

杀!疯狂的杀!

就在五花太岁,一杖敲碎使长关刀那人熊的脑袋时。

蓦然……

“鬼……眼……呀!”

一抹带血的银亮,起自虚无,撒落万点星芒,飞旋着掠过至尊教众人的四周。

当他们才刚看见耀眼的雪亮,倏然感觉脖子一凉,十余颗人头,便随着这抹酷厉的死神之光,跳弹于空。

血在喷,血在洒!

人心惶惶!

“哇!果报金童来啦!”

小赌飞旋掠闪之间,又有数十名至尊教徒被他劈翻,另一抹同样带着死神召唤的冷森银光,猝然飞斩而出。

交错穿梭的,竟是银光闪亮,人头如飞,鬼眼魔刃随着小赌招引的双手,飘忽停在主人手上。

小赌此时怒火中烧,收回鬼眼的同时,身子急又一旋,二柄鬼眼魔刃再度脱手飞出,他的人,也在鬼眼出手的同时,射向武功较高的人熊身边。

至尊教徒甫见到鬼眼魔刃,仿佛已经看到幽冥地狱的大门为他们而开,那种恐惧,只出自人类内心本能深处。

四野的惨叫哀号,更为幻象的地狱图添加几分真实性。

银城的人马、丐帮的弟子,莫不为这抹突现的酷厉寒光喝彩。

这抹看似虚无飘忽,却凝结着血魂的银芒,如此奇异地镇定他们的心,使得他们振奋无比,手中的竹捧和刀剑翻的更快,舞的更急,杀呀!敌人早在鬼眼的注视下,准备步上死亡的殿堂。

海无烟双掌翻起飞落,三名人熊被他送入地狱。

但在这时……

五条人影,惊鸿般复又射向战场,这五人的奔掠速度惊人,几乎就在刚刚发现他们时,他们已经来到眼前,快,快得像闪电闪耀。

来人正是小飞雪和三宝他们。

云长风抖手震飞两名白衣大汉,身形凌空高呼:“小公主到!”

银城所属齐齐振声欢呼。

小飞雪如自九天下凡的仙女,罗裙翩飞中,双手如千手观音,撒落层层指影,一路上,至尊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血战三盘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