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27章 寒玉血纹骰

作者:李凉

天山茫茫。

茫茫天山。

小赌、小飞雪、地狱门主、杨威、三宝和四平,一行六人,正翻山越岭,艰辛的向前行进。

他们此行不是去冰雪银城,小飞雪为了怕被留住,耽误小赌的时间,竟来个过门不入,特地绕道而行。

由天山为起点,经由阿拉木图及塔什干高原,沿阿富汗边境行走,是前往波斯的最佳快捷方式,天山是小飞雪的故乡,闭上眼睛也能来去自如,绝不会迷路。但一出天山,她就成了盲人骑瞎马,分不出东西和南北了。

此去波斯,唯一的目的,就是寻回寒玉血纹骰,凑齐赌国三宝。

地狱门主是怕几个小鬼头少不更事,远赴异邦闯祸,是以自告奋勇,以监护人的姿态随行。

杨威是当仁不让,义不容辞,要为小赌这结拜兄弟相助一臂之力。

小飞雪则是离不开小赌,同时也想跟去凑热闹,出国开开眼界。

但她不承认,说什么此去波斯的路径,只有她最熟悉,而且会说几句,恐怕连外国人也听不懂的外国话。

就这样,由小飞雪带路,出了天山,就一路直奔波斯王国而去了。

高处不胜寒!

虽已入春,高山耸岭上,仍然刮着刺骨的西北风。

黄昏后,风势愈来愈强劲。

好不容易发现一处山洞可避风寒,又找来一些枯枝,生起火来取暖。

六人围着火堆,取出干粮来分食,小赌一面啃着饼干,一面向小飞雪问道:“小飞飞,到波斯还有多远?”

小飞雪漫应道:“大概十来天吧!”

小赌眉头一皱道:“那么远?”

小飞雪嘴一撇,歪着头道:“怎么,你当是到隔壁串门子,此去波斯一千多里,又尽是高原山路,以咱们的脚程,十来天已经算快了。换了普通人,一个月也到不了。”

小赌强自一笑道:“我只是想快点到……”

“要快?”小飞雪道:“那你得几百年后,等人家发明了飞机,坐上去一会儿就可飞到了。”

三宝没头没脑地问道:“哪儿有飞鸡?快抓来,让咱们的乞丐王子做花子鸡啊!”

小赌斥道:“飞鸡,还飞鸭呢!”

三宝指着小飞雪道:“飞鸡是她说的嘛!”

小飞雪更正道:“我说的是飞机,机关的机,此机非那鸡。”

小赌好奇问道:“小飞飞,你说的飞机是啥玩意?”

小飞雪正色道:“我的老奶奶精通天文地理,能知过去未来,这是她老人家的预言,若干年后,世界上就会有那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飞机是种交通工具,就像车船一样,不过它不是在陆上走,水中行的,而是在天上飞的。”

三宝咋舌道:“乖乖隆的冬,简直愈说愈玄了。”

小赌嗤之以鼻道:“没水准,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孙悟空早就能,一个筋斗翻十万八千里,翻到波斯就够了。”

小赌一脚踹去,踹得他翻了个筋斗。

小飞雪大笑道:“你这一个筋斗,连一丈八都不到,倒有点像乌龟翻门坎,哈哈……”

一阵笑闹之后,地狱门主始言归正传道:“现在咱们来谈正事吧!小赌,到了波斯之后,你打算从何着手?”

小赌道:“我们只知道,寒玉血纹骰是被一个波斯商人以高价购去……”

地狱门主道:“波斯地方大得很,你们又不知他姓名,上哪里去找?”

“这……”

小赌突然连拍自己脑袋,蹬足叫道:“我真胡涂,胡涂外加三级!”

三宝、四平异口同声道:“嘻嘻,小赌终于不打自招,承认自己胡涂了。”

小赌把眼一瞪道:“哼,我老人家只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罢了。”

杨威一旁问道:“小赌,你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小赌道:“是啊,咱们曾遇上从波斯来的……”

四平接口道:“你是说跟你亲嘴的洋妞?”

小飞雪急向小赌问道:“什么?你跟羊姐亲嘴?”

小赌忙施眼色,四平只好掩饰道:“不不不,我是说他们嘴对嘴……”

真是越描越黑。

小飞雪不禁妒火中烧:“喷声道:“废话,那不就是亲嘴?”

小赌暗叫一声:“完了!”

四平却仍说个不完道:“我又没亲过嘴,怎么知道……”

小赌气得大叫道:“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说话会变哑巴。”

杨威忙打圆场道:“小赌,咱们谈正事,你刚才说,波斯来的人怎么样?”

小赌偷瞥小飞雪一眼,见她正在生闷气,只得避重就轻道:“我是突然想到她们来自波斯,咱们应该问问波斯的情形。”

四平可逮着了报复的机会:“人家早回波斯去了,现在才想到有个屁用。”

小赌眼皮朝他一翻道:“谁说没用?拜火教在波斯一定很出名,咱们可以打听……”

小飞雪娇嗔道:“小赌,你还想去找那个跟你亲嘴的洋妞?”

小赌情急道:“你别听四平那张乌鸦嘴,胡说八道,我只是救了那个波斯姑娘的命,她,她……”

“她怎么样?”

“她……”

一个追问,一个答不出口。

小飞雪一气之下,冷冷一哼,霍地跳起身就向洞口外冲去。

哪知刚到洞口,就惊呼一声,整个人呆住了。

小赌情知有异,腾身而起,一个箭步射去,赶到洞口,向外一看,乖乖隆的冬,这是个什么玩意?

只见洞口外,矗立着一个如同巨神,全身黑色长毛,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庞然大物。

小赌一掌劈去,那怪物竟然毫不在乎,怒睁着一双通红的巨目,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参差不齐的两排獠牙,发出刺耳的沉吼。

所幸洞口不够大,它的庞然身体无法进入。

小赌急将惊得不知所措的小飞雪,一把拖回洞内,杨威已赶来,惊问道:“小赌,洞外那怪物是什么?”

怪物?其实就是最恰当的名称。

小赌茫然的摇摇头:“没玩过……”

小飞雪终于恢复神智道:“是雪怪!”

“雪怪!”

三宝和四平怪叫一声,双双赶向洞口,尚未走近,被连声怪吼吓得倒退回来。

地狱门主拔剑在手,正待向洞口冲去,小飞雪急急的叫道:“刀剑伤不了它的,它只怕火!”

三宝和四平一听,立即将取暖的柴火,手忙脚乱的移近洞口。

那雪怪果然怕火,怪吼几声,转身而去。

大家这才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小飞雪惊魂甫定道:“雪怪只在喜马拉雅山一带出现讨,据说它藏在终年积雪的山峰,所以叫雪怪,又叫作雪人……”

三宝奇道:“那它究竟是不是人?”

小赌斥道:“废话,你亲眼见到的,那像是人吗?”

三宝扮个鬼脸,不再吭气,免得言多必失。

小飞雪又道:“不过,据说它通常不攻击人类,而且见了人就躲藏起来,所以极难见到它的真面目。”

三宝忍不住又道:“咱们就见到了!”

四平也道:“而且被你一眼就认出是雪怪。”

小飞雪笑笑道:“我也没见过,但它那副模样,不是雪怪是什么?”

小赌忽道:“喜马拉雅山距此很远,而且这里又未积雪,它怎么会在此出现?”

小飞雪被他这么一提醒,也觉得诧异道:“是啊,瞧它刚才的凶相,分明是要攻击咱们吶!”

小赌似不服气道:“他奶奶的,方才我那一掌,至少用了七成真力,它居然毫不在乎,皮还真厚。”

三宝、四平不约而同,齐向小赌一指道:“跟你一样!”说完就逃走,站的远远的,彼此一握手,表示英雄所见略同。

小赌正要追打,洞外吼声又起。

小飞雪倾听之下,惊道:“这回还不止一个啊!”

小赌正有气无处出,怒哼一声道:“他奶奶的,就不信把它轰不走。”

小飞雪见小赌要冲出去,急忙一把拉住,劝阻道:“它们究竟不是人类,何必跟它们斗气,只要洞口有火,使它们别闯进来就好了。”

三宝和四平不待吩咐,已抱了枯枝,添加在火堆里。

洞外来的雪怪,竟有四五个之多。

它们虽不敢侵犯,却在洞外大吼大叫,徘徊不去。

杨威担心道:“咱们捡的枯枝有限,烧完了怎么办?”

小飞雪似乎未想到这一点,被杨威一语提醒,不禁忧形于色道:“这……”

小赌愤声道:“到时候它们再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要用鬼眼魔刃了!”

四平振奋道:“让它们见识见识!”

没人搭腔,四平自觉没趣,尴尬的笑笑,沉默下来。

洞内沉默。

洞外吼声不断,似在咆哮。

小飞雪沉思了一下,忽道:“据说雪怪通常是不攻击人类的,它们如此怒吼,定然有什么原因?”

三宝自作聪明道:“该不会是它们也为了万年血参!”

四平急道:“我正要说,被你抢先说了!”

三宝得意地一笑,转向小飞雪道:“你看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小飞雪摇摇头道:“不太可能……”

小赌却颇感兴趣道:“我来试试!”

他取了一大片万年血参,走向洞口,隔着火堆向外掷去。

哪知几个雪怪连理不都不理,仍在大声咆哮。

三宝怒骂道:“他奶奶的,你们居然还嫌少。”

小赌瞪他一眼,走回小飞雪身边道:“看来它们不是为血参而来。”

小飞雪也茫然不解道:“那它们是为什么?”

四平突然冒出一句:“我知道!”

三宝道:“你知道为什么?”

四平道:“它们大概想吃人肉。”

小赌出其不意捉住四平双臂,把他向洞口推。

四平吓的惊叫:“小赌,你要干吗?”

小赌故意道:“它们既然想吃人肉,把你送给它们不就结啦!”

四平魂不附体道:“小赌,千万使不得,我不够它们塞牙缝……”

地狱门主劝阻道:“小赌,别闹了,咱们快商量个对策吧!柴火已经烧的差不多了!”

小赌这才放开四平道:“看在大哥的分上,饶你一命,下回说话可得先考虑考虑,别再信口雌黄!”

四平苦笑着,忙退向一旁。

小赌一拍腰间的鬼眼魔刃皮套,笑道:“大哥放心,这玩意绝对能对付它们。”

小飞雪于心不忍道:“小赌,它们虽不是人类,总也是有生命的,如果它们不侵犯咱们,还是不要轻易伤它们吧!”

小赌突然冒出一句:“妇人之仁!”

小飞雪脸色一变道:“你说我是妇人之仁?”

小赌道:“不是吗?请问我仁慈可爱的小公主,蓝心湖里的大章鱼,是不是也是有生命的?”

小飞雪微微点头。

小赌这可逮着了狸,振振有词道:“那我再请问仁慈可爱的小公主,为什么我们要把它除掉,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它为害人类,包括你哥哥在内。

现在是基于同祥的理由,洞外的几个雪怪,正伺机发动,如果咱们存有仁慈之心,不忍杀害它们,它们可不一定会对咱们仁慈!”

小飞哑口无言了。

小赌更得理不饶人道:“你还反对我用鬼眼魔刃吗?”

小飞雪沉吟着道:“除非万不得已,能不用则不用。”

小赌装腔作势,执礼甚恭道:“是,小公主吩咐,敢不从命。”

这一场舌战,小飞雪是吃了瘪,但她是口服心不服,灵机一动,想出了个讨回公道的主意,冷声道:“小赌,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小赌一听,不由一怔,心知小飞雪要追问,关于他跟洋姐亲嘴的事,忙顾左右而言他道:“这会儿哪有时间,大家快把火加旺匙!”

枯枝早已全部加入火堆,如何再加。

地狱门主眼见火势逐渐减弱,不禁神色凝重道:“看来只有跟雪怪一搏了。”

火势更弱了。

洞外,雪怪的吼声却越来越大。

各人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突然,从远处传来雪怪的一声长啸。“啊啊……”

长啸声如同求救信号,洞外的几个雪怪,闻声立即匆匆离去。

一阵欢呼,发自洞内。“走啦!雪怪全走啦!哈哈……”

小赌等人欣喜若狂,又笑、又叫、又跳!

小飞雪如释重负道:“总算用不着鬼眼魔刃了!”

地狱门主忙道:“趁它们去而狡返之前,咱们快离开这里。”

不料小赌却道:“不,今夜咱们就留在这里。”

小飞雪气愤道:“怎么?不用鬼眼魔刃,你好象不甘心!”

小赌笑道:“我又不是杀人狂。”

小飞雪没好气地道:“那你为什么要留下?”

小赌反问道:“天色已晚,风又大,除了这山洞,你有把握,能找到比这儿更好的地方过夜?”

小飞雪道:“安全更重要。”

小赌笑笑道:“你不是说,雪怪最怕火吗?咱们只要多找些枯枝备用,问题不就迎刃而解吗?”

三宝和四平齐声道:“对呀,咱们怎么没想到?”

小赌得意道:“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们都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寒玉血纹骰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