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03章 初见飞雪

作者:李凉

  大堂之上。

  “威武……”

  两排差役齐声高呼声中,知府大人要升堂了。

  吴老板、潘玉莲、马虎及镖师和趟子手等人八以及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使得大堂为

之爆满。

  知府大人终于露面了,小赌很失望,他并不是那位廉明公正、不畏权势、能断阴阳

的包青天。

  那副尊容,倒像平剧里的三花脸(丑角)。

  三花脸,不禁使小赌想直起了国三花。

  唉!都是赌国三花惹的祸。

  如果不是丑女秋香找到他们三人,就不会去见赌国三花了。

  如果不是那朵玫瑰花提出那赌注累进的赌法,小赌就不致因为赌本不足,想到临时

用翡翠麻将去典当。

  如果不去盛记当铺,就不会……

  “啪!”

  惊堂木一声重击,把小赌从胡思乱想中惊醒过来。

  “威武……”

  两排站立的差役齐声高呼,尾音拖得长长的。

  只听那知府大人喝问道:“本府问你话,为何不答?”

  乖乖!知府大人早己在问话了,小赌居然充耳未闻。

  他茫然抬头道:“大人间我什么?”

  知府大人的三花脸一沉:“本府问你姓名!”

  “我叫任小赌,大人就叫我小赌好了。”

  知府大人沉声道:“哼!听你这名字,必是个嗜赌的人。”

  小赌得意地笑道:“大人答对了,有奖!”

  “啪!”惊堂木重重地一拍。

  “威武……”差役齐声高呼。

  小赌心想﹕又不是说书的,你老拍那玩意干吗?

  这个都不懂,这叫摆官架子显威风,好将被问的人吓得心惊肉跳,一切从实招来,

连包青天审案,也得柏那么几下,好没见识。

  知府大人板起脸道:“大胆任小赌,小小年纪不但嗜赌,且沦为窃盗,看来本府若

不用重刑,你是不会招认的。”

  小赌情急叫道:“慢来,慢来,大人不可用刑啊!”

  “那你是认罪了?”

  小赌一怔,茫然道:“认什么罪?”

  知府大人向一旁站的吴老板、潘玉莲犬妇一指,朗声道:“他们告你三人,闯入盛

记当铺行窃,失风逞凶,打伤数名伙计,复又拒捕,如今人赃俱获,你们尚有什么话说?”

  “有。”小赌振声道:“大人既说人赃俱获,人是在这里,请问赃物何在?”

  知府大人指着案头的布包道:“赃物在此!”

  小赌笑问道:“大人可知布包里是什么?”

  知府大人被问得一怔。

  小赌心知这个三花脸尚未打开布包看过,不禁暗喜,即道﹕“大人未打开看过,自

然不知是何物,那娘们一口咬定我们是贼,东西既是她的,她应该知道吧!”

  说时,向潘玉莲一指。

  一旁的师爷立即趋前,向知府大人附耳嘀咕几句。

  只见知府大人微微领首,伸手把两撇仁丹胡一捋,道:“潘玉莲,你可知布包内是

何物?”

  小赌三人互望一眼,露出贼兮兮的会心一笑,彼此心照不宣,那意思似说:“哼!

不管你是潘玉莲还是潘金莲,只要你有本事说出布包内是何物,咱们即使坐大牢也认了。”

  那知这女人相当厉害,微微一怔,即从容不迫地道:“青天大老爷,店子平日都是

我当家的在管,昨晚他身体不适,才交由民女临时照顾一下,偏偏就遇上了这档子的事

儿,当时民女吓得魂都没了,根本没看清他们偷了什么……”

  知府大一施眼色,师爷即将布包双手捧起,走向潘玉莲面前道:“现在你看清楚了。”

  好个刁钻的女人,连看都不看一眼布包便道:“打开来一看,不就知道包的是什么

了。”

  废话,打开来看谁都知道。

  师爷反而为之一怔,又听潘玉莲补充道:“方才我巳说过,店是我当家的在管,库

房里典当的东西那么多,我哪知道丢了些什么!”

  她真狡猾,分明不知布包里是何物,居然振振有词,来个一推六二五。

  师爷转向吴老板道:“你总知道吧?”

  吴老板瞥了潘玉莲一眼,才怯生生地摇摇头。

  小赌这时可逮着理了,大声道:“他们当然不知道,因为这布包根本不是他们所有。

  “啪!”

  “威武……”

  惊堂木一拍,知府大人又要说书了。

  他向小赌一指道:“没有问你,不许说话!”

  小赌敢怒不敢言,只好憋了这口气,再做一次好汉不吃眼前亏。

  知府大人向吴夫妇道:“你们既不能说出包中之物,如何能证明,它确为你们所有?”

  小赌一时兴奋,忍不住叫道:“大人真是包青天,明察秋毫。”

  谁不喜欢戴高帽子,就算包拯再世,想必亦不例外。

  知府大人很受用,含笑捋着两撇仁丹胡,眯着眼睛道:“任小赌,听你之言,莫非

知道布包中是何物?”

  小赌振声道:“东西是我的,我自然知道。”

  知府大人笑道:“哦?你倒说说看,这布包内是什么东西?”

  小赌不假思索地道:“一副麻将牌。”

  知府大人微微一怔,诧异道:“麻将牌?”

  小赌补充道:“不错,是一副价值连城的翡翠麻将。”

  知府大入一施眼色,示意师爷将布包置于案上,打开一看,是一个精致的长方锦盒。

  师爷将盒盖揭开,果然是一副翡翠麻将。

  知府大人见猎心动,一时兴起,忍不住伸手取出一张麻将,置于拇指、食指、中指

三根手指之中。拇指轻压麻将背面,食指托住麻将,中指则由下而上用力摸向牌面,而

后露齿笑叫道:“发财!”

  将麻将一翻,果然是绿色的发字。

  那副得意之情,就跟小赌在如意轩初见弱翠麻将时的兴奋一模一样。

  全堂为之莞尔,只是不敢笑出声来。

  小赌却毫无顾忌地道:“原来大人也精于此道,回头过完堂,咱们凑一桌来上八圈,

较量较量。”

  知府大人这才自觉失态,用力一拍惊堂木,不,他顺手一抓,拿起的不是惊堂木而

是那张麻将。

  不过麻将拍在桌上,照样发出啪地一声。

  众差役习惯的高呼:“威武……”

  全堂轰然大笑,幸好被威武声压了下去。

  知府大人恼羞成怒,声色俱厉道:“任小赌,这翡翠麻将价值连城,绝非你所有,

必是从某处窃得,慾典当得款花用,还不快快地从实招来。”

  小赌想不到这位知府,说变脸就变脸,情绪就像善变的天气,简直是晴时多云偶阵

雨嘛!

  但是,事实上这付翡翠麻将是他们在如意轩趁火打劫,顺手牵羊浮到手的。

  此刻,小赌怎么能交待出它的来路?

  知府大人见他无言以对,更是怒喝道:“来人呀!大刑侍候!”

  小赌三人一听,惊得魂不附体。

  刑具尚水取来,小赌已沉不住气,又来个好汉不吃眼前亏,招啦!

  阴暗潮湿的牢房,巳经令人难以忍受,偏偏还要听三宝、四平不断的抱怨,小赌真

是倒了邪霉。

  三宝又一次问道:“为什么你要承认翡翠麻将是偷来的?”

  小赌一直相应不理,这回总算开了金口:“这话你巳经问了八次,累不累?”

  三宝生气道:“你不回答,我还要继续问第九次,十次,十一次……”

  小赌不胜其烦地道:“好好好,我投降,杀人不过头点地,我算服了你总成吧!”

  三宝得理不饶人道:“不成,除非你说出理由来,能让我们心服口服。”

  小赌无奈道:“好吧,我问你,如果我说实话,如意轩的那么多条人命,是否要跟

咱们扯上?”

  三宝怔了怔道:“说的也是……”

  四平却不服气地道:“那你为什么乱盖,说失主是从波斯来的商人?”

  小赌笑骂道:“你真是猪脑,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波斯商人巳经买下寒玉血纹骰

走了,人家是死无对证,我这叫走无对证啊!”

  四平是存心鸡蛋里找骨头,话锋一转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你是见了

赌就设命,要不是想跟那什么赌国三花赌十局,就不会惹上这身麻烦,现在可好了,咱

们三个被一口咬定是贼,百口莫辩,看来这个冤狱是坐定啦!”

  三宝惊道:“该不会砍头吧?”

  小赌故意道:“砍头有什么了不起,人家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只要十五年,

又是一个任小赌。”

  四平紧张兮兮地道:“小师兄,真要砍头?”

  小赌连声道:“呸呸呸呸!话都不会说,什么小师兄真要砍头!”

  四平忙更正道:“我是说咱们三个真的会……“他比了个砍头的动作。

  小赌一本正经道:“据说开封府不用刀砍,而是用昔年包青天留下的龙头铡、虎头

铡、狗头铡,把你往铡上一放,一声令下,铡刀就往腰上那么一铡!”

  他是唱做俱佳,一面说,一面还带表演。说到最后一个铡字,双手一捧腹,一弯腰,

倒了下去。接着两眼一瞪,两腿一伸,死翘翘了。

  三宝和四平看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小赌突然挺身跳起,道:“你们说,惨不惨?”

  三宝和四平齐声道:“惨!惨!”

  小赌更添油加醋地道:“岂止是惨,简直是惨不忍睹。唉!我命好歹也!”

  三宝优虑道:“小师兄,难道我们就在这里束手待毙,等着龙头铡拦腰一铡?”

  小赌嗤之以鼻道:“少臭美,龙头铡是侍候一品官的,驸马爷陈世美才用得上,你

还不够格,就狗头铡凑和凑和吧!”

  四平大叫道:“我!我要……”

  狱卒来至木栅外,斥道:“你要干吗?鬼喊鬼叫的!”

  四平忙改口道﹕我……我要拉大便,这位大哥,能不能让我出去方便一下……”

  狱卒冷哼道:“你就憋着吧,放风的时间已过,要等明天一大早。”

  四平愁眉苦脸道:“这能憋到明天?”

  狱卒理也不理,径自走了。

  三宝手足情深,关切道:“四平,你当真要……”

  四平向木栅外一望,见狱卒巳走远,始轻声道:“我是想找机会开溜啊!”

  三宝道:“对,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得动动脑筋,快想法子逃出去!”

  四平向他耳语道:“小赌的鬼点子多……”

  哪知两人回转头一看,小赌竟又躺在墙角干草堆上翘起二郎腿在那里闭目养神。

  三宝这下可火大了,冲至小赌面前道:“别装出一副视死如归的鬼样子,你是咎由

自取,罪有应得,咱们陪你送命,可是死得冤枉,外带莫名其妙!”

  小赌眼皮一翻,道:“三宝,你说这话就太不够意思了,我去死,怎么舍得把你们

留在人间,当然得有志一同,这才是共生死的好兄弟呀。真差,差差差!一路差到底!”

  三宝眼圈一红,道:“说的也是,谁叫我们是共生死的好兄弟,就是陪上两条命,

也不能让你一个人……”

  正说间,突然铁门一响,牢头陪着师爷进来,身后尚跟了两名带刀差役。

  三人顿吃一惊,相顾愕然。

  四平惊道:“这么快就执刑了?”

  小赌跳起身来,拍拍身上沾着的干草,叹道:“三宝、四平记住,明年的今日,就

是咱们三个的忌辰。唉!这真是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啊!”

  牢头巳来至木栅前,示意狱卒开锁。

  三宝忍不住惊问道:“现在就执刑?”

  四平气愤道:“听说执刑前,犯人得吃喝一顿,咱们怎么没有?你们难道想贪污!”

  师爷趋前,双手一拱道:恭喜三位!”

  小赌怒斥道:“你这狗头军师,居然还说风凉话!”

  师爷笑道:“三位已经无罪开释,在下向三位道贺,难道错了吗?”

  小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追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师爷道:“三位已经无罪开释,可以出狱了。”

  三宝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怪叫道:“呀呼!咱们不需再过十几年,今天就又是三

条好汉啦!”

  小赌诧异道:“老兄,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位说书的大灭,看三国演义入了迷,

在演捉放曹呀!”

  四平自作聪明道:“我知道,大概是那位大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初见飞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