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04章 小飞飞

作者:李凉

  一个月后。

  西去长安的官道上,正上演一出全本的十八相送。只可惜主角不是梁、祝,而是父

子、兄弟。

  只听见做老子的说:“孩子,你们真要到波斯去吗?此去波斯路途遥远,还不晓得

会有多少危险困阻发生,依爹看来,你们还是算了吧!”

  其中一个儿子回答道:“可是爹爹,若不到波斯去,我们如何取回寒玉血纹骰?若

不凑齐赌国三宝,师父说不准回去的。”

  “他敢?看我不到江南找他拼命去!难不成还是别人的儿子死不完,他尽叫别人的

儿子去送死?哼!这个老赌鬼,当初他是怎么答应我的,可恶!”

  父子亲情还真不是盖的,在此表露无遗,为了儿子,可以跟自己多年的老朋友拼命。

  “爹!你老消消气,其实师父他老人家不知道寒玉血纹骰会流落到关外去,这是我

们做徒弟的一番心意罢了,您老就当您的儿子是去度假好了。”

  这两兄弟也真绝,劝老爸的目的倒不是怕他老爸和师父拼命,而是怕万一老爸性起,

不让他兄弟出关,岂不是白白失去一个出国观光的机会!

  “是啊!爹,您就当我们们是出去见见世面,倒是您自个儿要多保重,那些杀千刀

的至尊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坏胚子,您可别让他们伤着了!”

  做老子的一听这话,天大的气也消了。

  是啊!谁不希望自己能有孝顺的晚辈,更何况是十余年未见的宝贝儿子,父子之间

的亲情,是如此自然地流露出来。

  正是老古人所谓“父子天性”的道理吧!

  一旁的小赌也正与新认的老哥哥话别。

  只见做哥哥的,依依不舍紧握弟弟的手,一再地叮咛道:“小赌,如今大哥的一身

所学,巳经全部授与你了,你虽天生聪慧,但毕竟玩性太重,不愿精研武学,虽然说你

不想闯荡江湖,但需知,凡是与赌有关的,很难不和江湖牵扯上恩怨。因此我只希望,

你在有空时,尽量挑捡些你有兴趣的武功多练练八以备不时之需。”

  小赌很难得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自嘲道:“还是大哥了解我,不会逼我一定要学

什么,不像我师父,每次赌输时就会逼人练功,真赖皮!”

  此时,地狱门主和五殿主不再做地狱门的打扮。

  他们只是和平常人一般,穿著儒式长衫,与小赌他们边行边谈,倒也没有引起官道

上来往行人的注意。

  凝视着小赌纯稚无邪的面容,地狱门主不禁有些感慨。

  小赌实在是练武奇才,自己一身所学是如此广博复杂,但居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就被小赌掏空,只可惜小赌学则学矣,却不求甚解,学了十成十,却只有一成一的功力,

除非他自己想练,否则谁逼求也都没用。

  和他相处月余,总算对他的个性有些了解,无奈之下,只好劝他找一些有兴趣的功

夫练练,不然又能如何?

  行行复行行,送送又送送,好不容易,总算将两个大人劝走,总算结束一段十八相

送。

  长安,我国历代名都之一。

  李白有诗…

  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其中,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便是描速长安西市酒楼林立的一景。

  晌午,不但街上仍是人来入往热闹非常,就是人的五腑千岁也热闹不巳,大叫开饭。

  醉香居,便位于长安西市,更是众酒之冠。

  三层楼高的建筑,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一眼望去端地是气娠非凡。

  即便只是楼中伙计,也是穿得颇为体面,不愧为长安第一楼之名。热络的招呼,亲

切的服务,更是此楼无虚席、生意鼎盛的重要原因之一。

  按照一般常理来说﹔酒楼、饭馆往往是越上层楼消费越高,气氛也越雅致,亦非一

般平民百姓会上去,能上去的地方。

  当然,醉香居也不例外。

  不过,遗憾的是酒楼、饭馆并无规定,雅楼非得雅人才能去得。

  如今,小赌等三人便正在这典雅的醉香居三楼之上,大快剁颐。

  他们可不管楼上的气氛如何,对着满桌精致可口的菜肴,鹰风膀、旋风筷如狂风暴

雨般袭卷而至,三个人拼着老命抢菜吃。那种巴不得将碗盘桌筷,一并吞下去才甘心的

吃相,就连阎罗地府没关好,不小心跑出来的饿死鬼见着,也得甘拜下风,三呼万岁。

  而他们右手边的一桌,坐着一名身穿华服,未及弱冠的少年。一柄白色连鞘的长剑

横拦于桌上,剑柄处还有金黄色的剑坠子挂着,看样子也是个练家子。

  这个华服少年,看着三人如此目中无人的吃相,频频冷哼不已,仿佛不屑与此种粗

人同处吃饭般的神情。

  待到三人风卷残云的扫完桌上东西,才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放下筷子,手抚肚皮,

大舒口气,一副酒足饭饱叫德性。

  小赌仍是直竖的冲天马尾,潇洒披散而下的油亮黑发,依旧随着脑袋的晃动,不时

地甩呀甩的。

  三人又换回一式的青布素衣,左看右看就是一副很莫办(没派头)的样子。

  正当楼上众食客,盯着这三个小没水准直看的同时,店伙计又引进了一位客人上楼

来。

  但见楼梯口处一亮,上来一位十三四岁的俏佳人。可爱的蛋形脸,配上一对水汪汪

的大眼睛,直鼻子,樱桃嘴,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莲步轻移,小姑娘的动作既优雅又轻柔,缓缓地行向小赌对面的座头坐下。

  她看见小赌三人直盯着她看,一副那种眼珠子要掉下来的贼相,不好意思地微微一

笑,径向候在一旁的小二点菜。

  小赌终于回过神来,大叫道:“哇塞!这是哪一个仙女下凡?我的乖乖!不看她的

眼,不看她的眉,看的时候心里跳,忘了我是谁。”

  三宝更是夸张地双手捧心,直翻白眼憋声道:“唤!我死了!天下怎么有这么美的

姑娘对我笑?”

  四平也不甘落后地说道:“少来,你是癞蛤蝶想吃天鹅肉,臭美。没看见这位小仙

女是对着我笑呢!”

  这话说得众人忍不住地笑出口来,而小姑娘更是羞答答地红着脸儿低下了头,故意

装作没听见。

  而那个华服少年,看三人如此唐突佳人,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想上前教训教训这

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时……

  “仙女,请……了。”

  小赌已来到小姑娘桌前,双手作揖,行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大礼,唱起了黄梅调道:

“姓任,名小赌,家住江南边,十五岁,还没有订过亲。”

  接着又有模有样比手划脚地唱起了平剧,道:“不知仙女从喝(何)处来,往喝

(何)处去也?”

  小姑娘被小赌这种怪模怪样给逗得笑的合不拢口,看他一副娃娃脸,又一本正经的

样子,就觉得好玩,于是就回答道:“我姓寒,又名飞雪,寒冷的寒,飞舞的飞,下雪

的雪。我从很远的山上来,听说武林很好玩,所以就跑出来闯江湖。”

  此时,华服少年看见佳人和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有说有笑,不禁醋劲大发。

  他立刻来到姑娘的身边,很生气地抱拳,开口向小姑娘自我介绍道:“姑娘,您好!

在下终南派冯达,人称无影剑便是。今日有幸,得见姑娘,不知能否与姑娘做个朋友?”

  任小赌和佳人谈心谈得正起劲,半路却滚出个不识相的电灯泡,真是大大的煞了风

景,一肚子不爽。

  听这不知死活的家伙说完之后,原来是在唱约会三部曲的第一部曲,自我介绍章。

想跟他抢女朋友,窗都没有,还提什么门,这就叫做葡萄成熟时……还早吶!

  当下也毫不客气,斜睨这个倒霉的冯达一眼,无聊地道:“这儿是在唱戏,你没听

见啊!又不是在打麻将,干什么又碰,又打,真没水准!”

  提起这个冯达,江湖上也算小有名气,称得上是年轻一辈中的后起之秀。不过这倒

不是冯达他本身高明,而是一来,在江湖上终南派排名手九大门之中,当然人多势众,

所以终南弟子连带也沾光,多多少少、大大小小,都稍有名气。

  二来,终南派年轻一辈中,有两个人在江湖上闯出点名堂来。

  一个是掌门人无为道长的首徒道遥剑风自儒,为人潇洒淡泊,不拘小节,一手全真

剑法以得乃师真传。由于个性平易近入,在江湖上朋友不少,名气自然不小。

  另一个出名人物则是掌门人师弟无尘道长的弟子,断魂剑冷云,为人和其师弟道遥

剑正好相反,沉默寡言,不茍言笑,剑法犀利无比,个性嫉恶如仇,一向是做到除恶务

尽,坏人被他碰上,保证是剑到命除,所以被称为断魂剑。

  三来,冯达之父终南一剑冯英飞为无为道长的俗家师弟,他与无为、无尘二位道长

同时被称为终南三子。有些好事之人,就将冯达和他二位师兄凑在一起,也挂上终南三

英的名号,以媲美他们的师父。

  如此这般,冯达这小子理所当然在江湖上也有那么点名气。

  如此一个有名气的终南三英,早就被他的老子给宠坏了,怎么能受得了被人如此消

道呢!

  他在恼羞成怒之下,一把扣住了小赌的右脉,狠狠地将小赌往窗外摔去,心想:

“摔死你这个不入流的东西。”

  小赌也很听话地往窗外飞去,众人见状,不由得同时惊呼一声:“啊!”

  只有三宝和四平二人,一点也无所谓。

  眼见小赌身子巳经到了窗口,忽地一个翻身,双脚蹬向窗椽,速度加快一倍地倒飞

回来,直往冯达身上撞去。

  待冯达感觉不妙,想回身闪避时,已来不及啦!只见小赌又是一翻,双脚毫不卧晴

地往冯达臂部踹去。

  只见他将冯达踹得飞过二张桌子,五体投地地摔在第二张桌子上。

  只听见一阵乒乒乒乒的声音,就看见冯达右手抓着一只脆皮烤鸡,左手按着一条清

蒸鲈鱼,外加砸碎一碗鱼翅燕窝汤,就这么稀里哗啦地被摆平在桌上。我的乖乖!要说

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受到小赌这款招待,如果还能脸不红、气不喘,拍拍屁股走人的话,那么被招待的

这个人,不是圣人,就是白痴。

  冯大少当然不是圣人,更不是白痴,他只是一个很平常很平常的正常人,所以他的

反应也是很正常。

  他只不过是两眼喷火,咬牙切齿,一个“饿虎扑羊”的姿势,扑向小姑娘桌旁的小

赌,一副非撕碎小赌才甘心的模样。

  此时,小赌看到冯达扑来,对着小姑娘一个长揖到地,又唱起了平剧,道:“我揍

(走)了……”

  未见小赌作势,只有右足斜跨一步,人便己经轻轻飘飘地闪身而出。直至此时,也

才算见到小赌露出他过人的轻功来。

  冯达一扑未成,入在空中,硬是扭腰、挫身,凌空打个顿,便斜向小赌抓去。如果

不是冯达一身汤汤水水,狼狈万分的话,那他这个美妙的身法,也许会博得一些吁晴的

掌声。

  三闪四躲,小赌倒躲出兴趣来了。

  只见他忽高忽低,瞎闯乱窜,而冯达就在他身后不远,死命地追赶。

  二人在三楼一追一逃,倒像在玩官兵抓强盗。

  三宝和四平二人不但不去帮忙,反倒在一旁吹起口哨为小赌加油。

  只听见小赌一边跑,一边大声念道﹕

  “一、二,滑垒,

  三、四,跨栏,

  前方无路,

  剎车待转。

  左转弯呀右转弯,

  无处可转向下钻。”

  配合着动作,还真有看头。

  三宝、四平此时更是嚣张,二人口哨吹得更响,还拼命猛拍着桌子助威。

  他二人口中不时指点道:“左边!右边!”

  “快!快跑。”

  “不对,后面来啦!”

  “赞!再来一个!”

  不仅如此,小赌每经过一张桌子,总会顺手抓起些盘子、碗什么的,连碗盘带菜肴,

一股脑地往冯达身上招呼。

  可怜哟!冯达躲也不是,挡也不是,又非要生吃小赌才甘心,他大概有些后悔,为

什么自己要惹上小赌。

  而醉香居的三楼,此时实在是特别有气氛,有些客人难免会遭到鱼池之殃,纷纷往

楼下避去。

  没人的楼上,更容易让小赌施展。小飞雪早已经看得傻了眼。

  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小飞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