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07章 巧建山庄

作者:李凉

杨威和黄蝎子帮的侯堂主交手,渐渐的接近了三百招,便在此时,先是洪天威中掌的叫声,使得姓侯的心中本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声凄厉的哀叫,使得姓侯的精神分散。

杨威见机,棒如经天雷电一闪,带起破空的轻啸声,快的不能再快,一捧点中这位侯堂主的喉结。

没有惨叫,高举的五行棍,砰一声落下,黄蝎子帮的这位侯堂主,便瞪大双眼,死不瞑目地归位去了。

杨威这才举目四望,只见黄蝎子帮的属下巳所剩无几,仍在做困兽之斗。

于是,高声下令道:“丐帮兄弟,先请住手。”

丐帮众人闻言,齐齐收手而退。剩下黄蝎子帮徒,莫不大大嘘了口气。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杨威来到小赌身旁,见几名黄蝎子帮徒扶着重伤的副帮主,便冷冷地对洪天威道:“洪副帮主,贵帮的计划,恐怕不能如意了。”

洪天威此时与动手前比较起来,好象在短短的时问内,苍老了十几岁,他虚弱地看着小赌和杨威。

疲惫沙哑地开口道:“姓杨的小子,今天若非这小鬼作怪,黄蝎子帮早就摘下你的脑袋,如今要杀要剐,悉听遵便,没什么好说的。”

“很好!你没什么好说,我老人家便成全你。”

小赌毫不客气,屈指一弹。

登时,洪天威凄厉哀绝地狂吼道:“小鬼,你……

“我怎样?你不是要杀要剐随我吗?废了你也是为你好,江湖有什么好混的,若不是有你们这种野心家,今天也不会死这么多入,我废了你,便是要你好好反省反省,你有什么好叫?”

洪天威此时,涕泪纵横,哭的异常伤心,副帮主的威风,全然不见了。

毕竟,一个习武之人,被废去所学武艺,这比杀了他还叫他难过。

尤其,洪天威又是一个如此野心勃勃的人,如今一切的名利富贵,都将不再,他能不哭吗?

待黄蝎子帮的人,扶着重伤被废的副帮主离去之后,杨威这才回转身,紧紧地握住小赌双手,感激地道:“小赌,这次又多亏你,正如刚才姓洪的所言,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这个乞丐王子就变成了死乞丐,丐帮众兄弟,只怕都要回老家放长假去了。”

小赌抽出一手,捶向杨威肩头,笑笑道:“他奶奶的,乞丐王子,你干嘛跟我这么客气,你以为朋友是干啥用地就是打架时多点帮手嘛。”

短短的几句话,却表达出小赌他那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至死不悔的情操。

铁血江湖,能得此种朋友,夫复何求!

杨威三番两次受小赌帮助,小赌从设有跟他要求过什么回报,反而只是源源不断的,付出他能给予杨威的一切。

杨威心中激动万分,双手搭在小赌肩上,神色凝重地问道:

“小赌,你愿不愿意和我结拜做个兄弟?”

“哦!我真的那么有人缘吗?”

小赌自从和扬威认识以来,从未见过杨威如此慎重的表情,于是又讷讷地接着道:“结拜是可以,可是你只能做我二哥,因为我巳经有大哥啦!”

扬威高兴地仰头哈哈大笑道:“好,结拜就好,当二哥便当二哥吧。”

“我要先声明哪,当弟弟的可不一定得听哥哥的话。”

三宝此时却在旁插日道:“人家说兄友弟恭,哪有做弟弟的可以不听哥哥话的事。”

小赌踹他一脚,被他机警地闪开了。

三宝不过是希望能有人管得动小赌八以便将来好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

“兄友弟恭,是说哥哥友爱弟弟,弟弟恭敬对待哥哥,跟谁听谁的话,扯得上什么关系。小三啊,我看你是逍遥久了,皮痒了是不是?”

三宝吓得一吐舌头,闪边去道:“没有,我没说!”双手抚住嘴巴,以示清白。

杨威也知道小赌自由自在惯了,有人能管他,那才叫神话。

于是他呵呵笑道:“哥哥的话,只要你高兴听便听,你若不高兴听,便当做哥哥的没讲。”

这种话正对小赌的胃口,那种由他自由挑选,随心所慾的事,最能打动他的心。

由于杨威是堂堂江湖第一大帮的少帮主,这结拜仪式,在洛阳分舵主凌峰的坚持下,慎重展开。

于是,二人便在这王屋山的山坡上,当天跪下,由丐帮弟子,送过一碗酒,杨威便咬破小指,将血滴入酒中,接着小赌也依样照做。

然后两人共同起誓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今有杨威、任小赌歃血为盟,自此时起,兄弟俩福祸生死难舍弃,甘苦忧喜共与尝,若违此誓,天打雷劈。”

二人一人一半,将那碗血酒喝下。

杨威拉着小赌站起身来,高兴地叫他一声:“小赌!”

小赌也笑嘻嘻地回他一句:“二哥!”

众人不禁为他二人欢呼起来。

凌峰更是带领众丐帮弟子,上前见礼道:“洛阳城分舵,舵主凌峰率帮中弟子,见过赌少爷。”

小赌也学方才扬威的样子,老气横秋地一挥手道:“众弟兄请起!”

口气、动作和他那张娃娃脸,实在不怎么相配。

惹得一旁的小飞雪呵呵直笑。

而三宝和四平却唉声叹气道:“唉!只为咱们晚进门几年,如今连过过当丐帮少爷的瘾也没分啦!”

原来,结拜要论岁数,分长幼,小赌当然不会自找麻烦,把三宝和四平招来当哥哥。

故而,硬是以师兄的身份和门规的处置,将他两人放在后补位置,特准他们叫杨威为乞丐师兄。

众入听得又是哈哈一笑,这才班师朝王屋山下而去。

来到山下,三宝终于忍不住大叫肚子饿。

众人才想起还没吃午饭,便找着一片相思林,停下休息,顺便进餐。

“对了,凌舵主,您怎么会到王屋山上的呢?”

“回禀少帮主,自从你传书各分舵,告之去向后,有一阵子,是没有什么事。就在前些天,江湖中突然盛传帮主他老人家为至尊教所害,江湖上不少不知廉耻的帮派,便想利用这种机会和丐帮争夺些地盘。此次,孟津的黄蝎子帮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凌峰喘口气,接着又道:“各地分舵主,陆续发现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似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此……阴谋,是以,十袋长老李长老在知道少帮主正在向白马关前进之后,特命我前来见过少帮主,以谋应对之策。”

杨威听了,神色凝重。

他独自站起,往前走了几步,定定地望着一棵相思树沉思起来。

四平马上拍着腿,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这一定是至尊教搞的鬼。”

小赌颇为赞赏地睨着眼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凌峰一听,忙问:“赌少爷,你是说至尊教在幕后操纵江湖帮派,来找丐帮的碴?”

“嗯!八九不离十,至尊教故意放出风声说,丐帮老帮主死了,再煽动一些本来就图谋不轨,或是与丐帮有过节的帮派,一起来找丐帮的麻烦,如此一来,至尊教便可以隔山观虎斗,不论丐帮是输是赢,元气必定大伤。到时他便来个渔翁得利,等着接收天下第一大帮就可以啦!”

“好恶毒的计谋!”

“嘿嘿!可惜他碰上我任小赌了!他奶奶的,既然被你们叫上一声赌少爷,这丐帮的事,便是我的事。”

杨威也在此时回过了身来,微笑地看着小赌,道:“小赌,你有何妙讨?”

“你呢?”

“传言江湖师父未死,只是有事出关,再调集总舵人马,由八袋长老率领,配合各地方分舵,对有意图谋丐帮的人,来一个迎头痛击。”

“对!顺便将地狱门也找来,要他们去对付藏在暗处的至尊教。这就叫乖乖隆的咚,大蒜炒大葱,大家一起来搅和。”

杨威见小赌那种意有所图的表情,深怕他真来个大搅和,把江湖搅和一团乱,便轻笑道:“老是麻烦地狱门,不好意思吧!”

小赌闻言,瞪他一眼:“有什么不好意思,就当做大哥送二弟的见面礼好了。”

杨威奇道:“哦!大哥身在地狱门吗?”

“而且还是门主,你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杨威只好一笑,连忙赞成。

小赌便取出一块小绸布,及一支白色透明的笔状物。

小赌就用那白色的玩意儿在绸布上写字,奇怪的是,绸布上并没字迹。

写完后,方才交给一旁的凌峰,同时仔细地交待道:“凌舵主,麻烦你把这一块布,用一根红线由中间绑住,将它挂在洛阳城中最大一尊地藏王菩萨的右手的无名指上。”

凌峰虽是好奇,但老练的他,并没有多问什么。

杨威同时亦交待道:“凌舵主,记得传书总舵,请各位八袋长老,立即调派人手,按照第一警示状况的分配,暗中前往支持分舵。”

“属下遵命,不知少帮主还有何交待没有?”

“对了,顺便告诉帮中弟兄,我与小赌结拜之事。”

“是!”

“好吧!你去吧,我们仍是往白马关去,有任何事情,再与我联络。”

凌峰带着洛阳分舵的弟子,告别后离去。

久未作声的小飞雪,此时方道:“哇塞塞!小威哥,你好忙啊,是不是做少帮主的就要这么忙?”

杨威见小飞雪问的天真,便苦笑道:“以前帮中大小事情,都是师父老人家在凋配,如今师父受伤昏迷不醒,又有外敌来犯,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小赌闻言,相当不爽,便从背后踹了杨威一脚。

这一脚把杨威踹得往前扑跌好几步,小赌这才说道:“他奶奶的,当我的二哥怎么可以如此没有出息,好吧!反正天地都拜过了,做弟弟的也不能不帮你分点忧,你要是真忙不过来时,就看我的啦!”

小赌得意地哈哈大笑。

杨威他们也是哈哈大笑。

只是彼此在笑什么,大家心里有数。

马,跑得好急。

人,心里更急。

“二哥,过了前面这座山,就到白马关了吧?”

“对!过了三盘,往白马关只有二十里地。”

“那么咱们赶快些,晚上就可以在白马关过夜,是不是?”

“呵呵,小飞飞啊!你又可以做你的公主啦!”

“讨庆!我做公主有什么不好,你们不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吗?”

“哈哈……”

众人俱是一阵畅笑。

突然,前面的山路上,自山壁横下一株大树。

恰巧将整个路面堵死。

五人只好放慢马匹前进的速度,缓缓来到树前。

“围起来!”

一声吆喝,自长着人高芒草的山坡上,涌出一群黑衣、黑头巾,手持大朴刀的山贼来。

“此路为我开,此树为我栽,若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五短,头大如斗,偏又穿著一身五彩花衣的胖子。

小赌等人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哈哈大笑。

三宝和四平二人,更是一手抱着肚子,一手忙着擦眼泪,笑得甚为夸张。

“住日!通通不许笑。”

花衣胖子愤怒地一跺脚,他那个满是肥油的大肚子,便像装着弹簧般,上下乱颤。

众人见着,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小飞雪喘过一口气来,用她的小手绢,擦着眼角,好奇地睁大眼问那个胖子道:“喂!大胖子,你们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山贼?”

这句话问得可爱又俏皮,黑衣山贼里面,有几个也忍不住笑出口来。

花衣胖子很生气地回头瞪了一眼。

喽罗们赶紧故作严肃地绷起脸,花衣胖子这才满意地回过头,对着小飞雪道:“小娃娃,不可以乱说话,俺们不是山贼,俺们是山大王。”

“哦!原柬像你这种的就叫山大王呀!当大王的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你又要向我们要钱呢?”

这个花衣胖子还真有耐心,不庆其烦地解释给小飞雪听。

“俺们不是向你们要钱,俺们是向你们收钱。小娃娃,你可不知道,以前这三盘山上,有一个土匪窝,住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叫尤胡子。

“他不但在这山路上拦路抢劫,更常常带着手下,到处杀人放火。有一次,俺打从这山上路过,那个不知死活的尤胡子,居然想动手抢俺。你知不知道,俺五花太岁在山东可是顶顶有名的人物,俺见那尤胡子实在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一气之下,把他给做了。

“他这一死,他过去的手下就没人管,俺想,这杀了一个人,使得这些小兔崽子散了伙,到处流窜打劫,不是更糟吗?只好委屈自己,留下来带领他们。

“原先,我只是想让大伙儿在山里种种田,种种菜什么的,日子就可以过得去,谁知道,他奶奶的熊,这里的山居然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种不出啥个鸟蛋,可是大伙儿总不能等着饿死。

“只好将就一点,带着兄弟们在这里向过山的人,收收清路费。俺杀死了尤胡子,使上下山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巧建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