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任小赌》

第09章 游龙醉丐

作者:李凉

“谁呀!”

“吃四方的。”

“要做什么?”

“请客来着。”

大门伊呀地打开。

门内,十余名丐帮弟子,分立左右两旁,见着小赌,众人齐齐抱拳躬身道:“恭迎赌少爷!”

小赌三人,倒是一愣。

没想到丐帮会来上这么一手,实在叫人意料之外。

小赌生平就怕这种正式、严肃的场合,如今,只得硬起头皮,有模有样地虚手一抬,回道:“众兄弟兔礼!”

“谢赌少爷!”

需知,丐帮为天下第一大帮,帮下弟子众多,人员散布也广,有些同是帮中之人,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过面。

要统治如此一个复杂而又庞大的帮派,当然无法亲自监督,便要借着严明的纪律和严谨的组织结构来达到分层管理、分区统治的目标。

所以丐帮对上下之分,相当重视。

而小赌不但是丐帮少帮主的拜弟,更是屡救丐帮的恩人,这种场面,还算是小卡司而己吶!

小赌等人跨过门槛,三宝和四平便在小赌的暗示下,掏出一大叠银票,一左一右地打赏。凡是在场的人都有份,一人一张,谁也不吃亏,包括刚才带路的杜虎在内。

当众乞丐们低头偷瞄一眼银票,不禁失声惊呼:“一百两!”

小赌以为他们觉得太少,搓搓手道:“呵呵!对不起,初到贵宝地,不知这里的行情,各位兄弟别见怪,三宝、四平加赏。”

“是!”

又是一人一张,这次赏大些。

“我的妈,五百两一张呀!”

“老天爷,咱们发财啦!”

众乞丐这下子可乐昏了头。

“咳!咳!”

忽然中院传来一阵干咳了众丐帮弟子这才回过神来,肃手垂头,乖乖地站在两旁,不敢吭一声。

一个年约四旬,留着短髭的削瘦乞丐,拱手向小赌:“赌少爷,属下北京城分舵主吕良,代众兄弟谢过赌少爷打赏。”

小赌豪气地哈哈笑道:“不用太严肃,大家随便就好。”

众丐帮弟子听到这些话,马上就爱上这位可爱豪爽的赌少爷。真他妈的对上众人的胃口。

吕?闻言,当下也朗声笑道:“好,就听赌少爷的,大伙儿可以下去。”

吕良吩咐过丐帮弟子后,又向小赌肃手让道:“赌少爷快请,少帮主等你有一会儿了。”

于是,小赌就跟着吕良往大厅而去。

小赌人才进大厅。

杨威已经扬声招呼道:“小赌,你们怎么这么会磨菇,到现在才来。快过来,我帮你引见一位长辈。”

小赌这才瞧见,大厅上除了杨威和小飞雪之外,还坐着一位白发苍苍却红光满面的老乞丐。

这个老乞丐,背上密密麻麻的背了一大串麻袋,看来他的身份不低,而他的手中正拿着一个足有斗大的酒葫芦,咕噜咕噜地猛灌。

小赌这人,有酒是兄弟。

当下,快步上前,笑谑着道:“我们规规矩矩地做事的人,当然比那些不守规矩的人要吃亏,这是正常嘛!”

老乞丐放下大酒葫芦,冲着小赌睨眼道:“小娃娃,那么你喜欢规规矩矩喽?”

小赌嗤鼻答道:“那要看什么规矩,我老……老实说,只喜欢能让人吃瘪的规矩!”

小赌本来想说:“我老人家。”

结果见到眼前白发苍苍这个老乞丐,他可没勇气跟他比老,这才临时改口。

老乞丐自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

倒是杨威会心会意,咬着舌,硬把笑声给憋住。

老乞丐很满意小赌的回答:“来,小娃娃,喝一口。”

小赌对酒,是绝不客气的,仰头就猛灌。

“哇塞塞!怎么是茶?”

小赌差点没把茶水吐出来,那不但是茶而且是难喝的要命,天下一级差的茶。

小赌苦着脸把茶葫芦还给老乞丐。

老乞丐忽地一张口,一股茶箭射向窗外,把方才喝下去的茶,吐的干干凈凈。

小飞雪拍着手,得意地呵呵而笑。

老乞丐瞄了一眼小赌,也得意地谑道:“小娃娃,你上当啦!哈哈……”

小赌这才知道,自己给人家设计了。

小赌有些糗窘地揉揉鼻子,无奈地道:“人有错手,马有失蹄,吃烧饼哪有不掉芝麻,吃饭哪有不掉饭粒的。天天过年,有啥意思,偶而让别人得逞,施舍一下快乐给别人,没啥大不了的啦!”

小赌一番自嘲,又惹得大伙儿呵呵直笑。

老乞丐一拍小赌肩膀:“好,说的好。人生本来就有输赢,拿得起,放得下,才够资格做我的徒孙。”

“哇峨峨!徒孙?”

杨威这才向小赌道:“来,小赌,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位是师叔公,他老人家称游龙醉丐.名讳上李双名野凤。”

小赌不由愕然:“你眼红?你为什么眼红?”

老乞丐哈哈大笑,拍着自己的膝道:“你眼红?你当然眼红,只瞧我老头子手中,满壶美酒,你能不眼红吗?”

众人俱是哄然,没想到,人的名字一见着小赌,不红也得红啦!

杨威待大伙儿都笑完,才耐心地告诉小赌:“师叔公是我丐帮,现今唯一的一位十袋长老,地位最高,年龄也最长……”

游龙醉丐李野风打岔道:“杨威小小子,地位最尊四字,说来拍拍马屁可也,年龄最长这四字,谁准你提的?”

杨威闻言忙道:“不提,不提,年龄最长不可提,那就算是活的最老好了!”

废话,这是换汤不换葯,杨威这小子服小赌这个小贼头在一起混久了,也学得贼味十足。

小赌在一旁,便也摇头晃脑接口道:“嗯!所谓老而不死,谓之……”

众小子很有默契,同时大声地接口:“贼!”

游龙醉丐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又气又好笑地伸手指着几个小鬼头,笑骂道:“你们这几个小小子,居然吃起我老头子的豆腐来啦!”

小赌坐在椅上,皱起鼻子,瘪着嘴,摇头说道:“非也,非也,此种超级老豆干,又硬又干,不吃也罢!”

游龙醉丐正拿起适才丐帮弟子为他换过一满壶酒的大酒葫芦,呷了一口。

听见小赌这话,一口酒噗一声,变成天女散花,不,不对,是醉丐洒酒,自口中喷了出来。

呛得他,活像肺痨第三期般,拍着胸口猛咳个不停。

小赌在一旁,故作好心地慰问道:“哎呀,死叔公,你咳得这么厉害,有没有去看医生吶”可别是属于开放性的那种,会污染空气,间接残害我们这群未来的民族幼苗吶!”

游龙醉丐假意嗔怒:“小小子,胡说八道,欠揍!”

单手运上六分力,向小赌挥去。

只见掌风沾上小赌时,小赌人如飘叶,随着掌风往后飞去,一边还手舞足蹈,口中哇哇大叫:“哎哟!救命呀!打死人啦!”

游龙醉丐的掌风,便差半分没沾不上小赌,硬是吐不了实,心中颇为欣赏小赌这份功力。

“谁说我打死人,我明明打的是你这个大活人,小小子说谎j该罚!”

话落,收回掌力,倏地又一巴掌刮向小赌。

只见小赌人突然像个大车轮呼地转了一圈,这一巴掌就被他躲过。

游龙醉丐这才满意地收手,口中却故意叹道:“唉!人老啦!连教训一个小小子,都办不到啦!”

小赌笑嘻嘻地走回来:“我说师叔公啊!没法教训人没关系,有力气喝酒,就可以啦!”

游龙醉丐顺手给了小赌一个响头:“臭小子,少说风凉话。”

小赌这次却没躲.生受这个响头,毕竟,小赌还是挺懂得老人家的心理。

游龙醉丐见状.更是喜欢小赌.一把拉过他.要他坐在身边.这才扬声叫道:“喂,吕良小子呀!我老头子来了这么久.你还不给我弄些吃的来,你想饿死我老人家是不是?”

这时,原来带小赌他们进来的四袋弟子杜虎,匆忙地应声而入。

他恭恭敬敬地跪在游龙醉丐面前回话:“回长老,吕舵主刚刚接到帮中弟子求援信号,领人前去声援,怠慢了长老,请长老恕罪。”

杨威讶道:“什么求援信号?”

“是一级警号,出现在于东南方天坛方向,见事紧急,故而尚未及禀知少帮主。”

杨威转眼,目注游龙醉丐问道:“师叔公!咱们可要去看看?”

游龙醉丐哈哈一笑,道:“你师父不在,你这个做少帮主的可全权做主,我老头子若论身份也得听你调度,你看着办吧!”

游龙醉丐似有心磨练杨威的领导统御能力。

杨威也毫不迟疑,立刻下令:“杜虎,下令帮中弟子,回守分舵,由你带路,我们到示警之处看看去。”

“是!”

杜虎应命而去。

小赌等人,也纷纷向门外行去。

来到大门前,朱红色大门巳经敞开,数名弟子正奉命而出,传令去了。

杜虎则立于门旁,待杨威等一行人出来,略一躬身,须身而去。

众人也不多逗留.紧跟而上。

绕过人多的街道.大伙儿由杜虎带着.自一处侧门出城。

出城之后,路上少有人迹,众人便放开身形,施展轻功向前奔去。

不多时,来到郊区天坛南面圆丘附近的广场。

只见丐帮北京分舵舵主吕良,正领着丐帮弟子与一群地狱门的人合作,共同拼杀着另一大群白衣蒙面、腰束红带的人。

这群白衣蒙面人,胸前绣着艳红的令箭标志,正是好久不见的至尊教徒。

小赌一看,竟是至尊教,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心中的怒火,雄雄燃起。

人在空中,口中巳经大喝:“通通给我住手!”

话落人到,出现场中。

吕良见少帮主与长老到来,躬身请礼。

原本与一个至尊教首脑人物动手的地狱门殿主,见小赌来到,拱手道:“可是赌少爷?”

小赌回礼道:“正是!”

“在下地狱门第七殿主泰山,见过赌少爷。”

“七殿主,请不用客气,不知大哥近来可好?”

“门主甚安,只是很挂念赌少爷。”

二人旁若无人的闲话家常,将一边至尊教人,根本不看在眼中。

至尊教中,有一人阴森森地开口:“小鬼,闪开一边去,待大爷打发这个老鬼物上道后,也许,一时高兴,可饶你不死!”

小赌甩都不甩他,仍是径自问道:“七殿主,你们怎会和丐帮联上手,教训这批混帐家伙?”

“门主交待,特别注意至尊教对丐帮的挑衅行动,必要时给予支持。方才吾等接获得报,知道至尊教要击杀丐帮中人,便前来助阵。”

至尊教发话那人,见小赌全然不理他,愤怒非常,抖出两枚暗器,袭向小赌身后。

“小心!”

小赌头也不回,挥掌而出,二枚暗器加速倒飞回去。

暗器正好击中发话人身旁一左一右,二名小角色。

“哇!”

二人同是眉心正中的地方,中暗器身亡。

小赌这才缓缓地回转,目注愣在一旁的发话人。

“嗯!你该是使者级的人物,垛逮着大鱼,宰些小虾米,也是可以。”,

至尊教中,另一人哼道:“小子,你好狂的口气。”

“我狂吗?哈哈……”

小赌强行压抑的愤怒和悲痛,便在此时爆发出来。

凄厉悲怆的笑声,令人闻之心悸不巳。

此时,小赌的脸上,己经不见任何属于小孩该有的表情。

剎那间,小赌仿佛变成果报之神的化身。

他冷漠而酷厉地注视着至尊教众人,身上自然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小小身子,在至尊教徒眼中,不啻是个巨大的魔煞,压得他们快喘不过气来。

终于,小赌语声凄忧,一字一顿开口道:“至尊教的人听着,我会留下你们之中某个人的半条命,让他回去告诉你们教主,就说我任小赌自现在起,只要见着至尊教的人,只有一个字?杀!直到至尊教死光,死绝为止!”

曾经,小赌是多么不愿伤及人命,但是,他的仁慈,换得些什么呢?只是更多的杀戮罢了。

以杀止杀,虽不是最好的办法,却是最实际的办法。

至尊教中,二名使者级的人物,一听小赌自报名号,同时冷哼开日:“好极了,任小赌为本教奉命追杀的第一人。杀他的人赏金五百两,升官三级。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声令下,至尊教众人,齐齐朝小赌杀来。

地狱门七殿主、游龙醉丐、小飞雪以及杨威等人,见状怕小赌有失,也赶忙上前来助阵。

比他们快的,是小赌的身形。

只在剎那向,小赌幻化出八尊姿态不同的人形。

同时间,八十掌便自八十伞不同的方拘,卷向涌来的至尊教徒。

轰然声中,夹杂着澎澎掌击人身八以及乱成了一片的惨叫悲号之声。

仿佛地裂天崩,风云亦为之色变。

紧接着这些声响之后,却是血洒肉散,拋肢断臂的景象。这么一群活生生的人,就好象遭到火葯爆炸一样,有大半的人粉碎成一滩滩、一堆堆腐烂的糜蚀之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游龙醉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狂任小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