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九 章 追日火神驹

作者:李凉

两日后。

午时已过。

雄伟夭下的少林寺业已在望。

两人下马之后,直登万阶石梯,终行至落于松林间之少林寺大门。

司客小沙弥已迎来,问及原因。

关小刀道:“我要找一位斯文的书生,他叫谷君平,可能在近日出家。”

司客增表示若已出家,未得长老允许是不能见人的。

关小刀立即改口:“他可能受伤,没那么快出家,对对对,他一定是受伤才躲进少林寺

的。”

司客僧皱眉,搞不清来者用意何在?

关小刀又补充谷君平可能在此养伤,并把长相、名字重复说出。

司客僧这才替他通报,不久消息传来,六岁不到的司客小沙弥跑来健步如飞,随又欣笑

道:“有了,有个谷侠士在梧心台养伤,施主请跟小僧来……”

关小刀道声多谢。领着阿祖将进入,小沙弥却皱眉:“她……以为阿祖是女的。

阿祖轻笑:“我是男的。”

小沙弥皱眉,分辨不出。

关小刀说了,还是无法说服,他只好转向阿祖:“你自己证明吧!”

阿祖不禁脸红,嗔道:“难道我……”以下“当场脱衣服”几字说不出口,只好吹胡瞪

眼:“我不去总行了吧!”

小沙弥如获重释,遂带他到客房,阿祖不想去,表示外头逛逛即可,小沙弥随她,宣声

佛号,引领小刀进入宏伟少林寺去了。

关小刀已见得大雄宝殿气势不凡,数十僧人演练罗汉阵威猛而整齐。转个回廊,里头松

林四散扶长,别有一番清幽。

再行小坡,大概已相当深入,人迹渐稀,苍松却更老,忽见近山崖处,有间能避雨的小

茅屋,屋前则有石台,立有石碑,写着“悟心台”三字,谷君平一身素衣,正在打坐,他对

面另有一名老和尚,依然闭目盘坐。

关小刀见人,欣喜即叫:“谷三侠,我来看你啦!”

瞧他头发仍在,欣喜不已。

小沙弥却嘘他一声,道:“请安静。”

关小刀立即煞住声音,咋舌道歉。

小沙弥施个佛礼:“小僧送您到此,你过去吧!”说完再施佛礼,调头而去,一副乖宝

宝模样,使人莞尔。

谷君平闻得声音,转眼过来,乍见关小刀,惊喜一笑:“原来是关兄弟,可把任务完成

了?”

关小刀迎步向前,笑道:“当然完成了,只是我搞不清,你是不是以前的天龙三侠?”

谷君平道:“当然是,有何差别?”

关小刀道:“和尚跟凡人的差别。你不是出家了?”

谷君平道:“想出家也没那么容易。”

关小刀道:“慧剑斩不了情丝?”

谷君平忙道:“没那回事。”

关小刀道:“既然没有,干嘛坐在这里?向老师父忏悔吗?”

灰眉老和尚张开眼睛,凝目过来,眼神露着禅味,却不动表情。

谷君平不由窘困,忙道:“大师传我佛道,这跟忏悔无关,你快来拜见,他是少林般若

堂主智空前辈,那天若非他出手救我,我恐怕真的得道了。”

关小刀怔诧:“你们当真碰上追兵?”同时拜见智空,谢他搭救之恩。

智空淡声说道:“可惜救的不是你。”

关小刀道:“我?为什么要救我?”

智空道:“因为你较适合当和尚。”

“什么?你救我,是为了要我当作家和尚?”关小刀摸着脑袋,大有头发不保之态。

智空道:“你若当了和尚,一定是模范生,忠心耿耿。”

关小刀想笑:“我忠心耿耿护门主,你却叫我忠心当和尚!”

智空道:“有何差别吗?”

关小刀道:“当然有,因为关老爷只有一个,和尚却千百个。”

智空点头:“说的也是,看来我得救你一次,你才会觉得跟佛有缘。”

关小刀笑:“好啊,有机会让你救,不过我得先救他回去,他跟佛有缘吗?”

智空道:“救得回去既无缘,你为何要救他?”

关小刀道:“因为他变成逃兵,走的不干不净。”

智空频频点头:“这倒是了……”

谷君平急道:“佛祖不是常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出家要挑时间?”

智空道:“佛却只渡有缘人,你参悟不透,恐怕暂时无缘矣!”

谷君平道:“在下并未放弃机会。”

关小刀道:“当和尚,还要考试?”

智空笑而不答。关小刀转问谷君平,谷君平干声道:“大师要我悟透‘禅’是什么,才

肯收我入门。”

“禅!”关小刀好奇悟来,道:“禅就是‘惨’吧?大好前程的人跑来当和尚,当然惨

了。”

智空点头:“有理!”

关小刀惊笑:“我悟通了?”

智空道:“不错,你有资格当和尚。”

谷君平大喜:“那在下也有资格了?”

智空道:“你却不行。”

谷君平道:“怎会?”

智空道:“因为禅对他很惨,对你却不惨,所以不通,零分。”

谷君平呃了一声,颇为失望。

关小刀瞄向智空:“敢请你是在消遣我嘛!”

智空道:“出家人不打诳言,禅的确对你很惨。”

关小刀道:“既然很惨,还要我出家?”

智空道:“因为你答对,所以有资格。”

“算啦!”关小刀猜不透话中玄机,道:“什么禅,乱七八糟。”

智空道:“不错,禅即乱七八糟,施主慧根甚深,难得难得!”

关小刀已然被逗笑:“别闹了吧,我随便说说,你随便说对!”

智空道:“顿悟即在随意间,施主高明。”

关小刀一时兴起,道:“那禅就是‘缠”,缠死人,对不对?”

智空猛伸拇指:“高啊!”

“禅就是嘴“谗’!”

“更高”

“禅就是‘秃’对不对?”

“何解?”

“‘秃’就是脑袋无毛,就是和尚,和尚等于禅,对不对?”

智空恍然大悟,猛点头:“妙解,妙解,无限高,无限高。老衲甘拜下风,请受老衲一

拜!”

他当真起身,合掌拜礼。

关小刀一愣:“这样也能让你大彻大悟?”

“不错,施生道行颇深,慧根更高,由您来渡化谷施主,更见功力,老袖且退一边,看

您表现了。”

说完,再向两人施佛礼,莫测高深退去。

谷君平仍想唤他,关小刀道:“不必叫啦,老师又已说明你跟佛无缘,要我渡你回去,

这层道理,你都想不清?”

谷君平轻叹:“可是我的确想出家。”

关小刀道:“这么有决心?”

谷君平道:“你总听我说过了吧?”

关小刀道:“我一直以为你在开玩笑。”

谷君平道:“此事怎可开玩笑?”

关小刀道:“连男人都可变成女人,什么玩笑不能开?”

想及阿祖,莫名想笑。

谷君平道:“不管如何,我心意已坚,你也许不知,我当和尚也不是第一次,在七岁那

年,我就当过和尚。”

关小刀一愣:“当真?”

谷君平点头:“不错,那时家穷,便把我送到长安附近一家佛堂出家,直到十二岁,出

来化缘,遇上恶汉,打得遍体鳞伤,我才还俗,去拜师学艺,一直到现在。”

关小刀道:“那好啊,有了武功可以行侠仗义,所以你才加

入天龙骑,不对吗?”

谷君平道:“话是不错…可是……唉……”总有难言之隐。

关小刀邪邪一笑:“什么刺激使你锐气尽失?”

谷君平道:“没有……”

关小刀道:“我看是有。”

“真的没有!”

“有,你爱上了一个女人,她身份恃殊,你感到绝望,所以才想出家。”

谷君平稍动容,极力否认:“你错了,我对爱情,看得极谈,有似身外浮云,你以为我

会爱谁?公主、千金、还是女婢?”

关小刀道:“都不是,你爱上不该爱的人。”

谷君子轻叹:“何来该不该爱,我只不过是个平凡武林中人,

根本不敢有非分之想。”

关小刀道:“所以你才痛苦对不对?”

谷君平道:“你全误会了……人生只不过是场梦,短短几十年,聚散离合,欢欢悲悲,

那是难免之事,我是感伤些,难免造成你的误会,事实上,根本并无此事啊!”

关小刀道:“可是我到你住处,找到了一封信,是写给你的……”伸手往口袋摸去:

“是女人的笔迹。”

“当真?”谷君平两眼发亮。

“嗯,好像是署了名呢!”

“署什么名?快让我瞧瞧。”谷君平已等不及,站了起来,迫不及侍想抢瞧什么。

关小刀道:“好像是个‘雪’字……”

方拿出来,谷君平已抢过手,发现信封写了自己名字,另在左下角写了小小一“雪”

字,他登时激动万分:“是她,她终于写信给我了。”赶忙慾拆,又怕关小刀瞧及,转头行

开数步。

关小刀暗笑于心,他早就知道信中写些什么。

原来那封信乃是他要阿祖代笔写的。

因为昨夜他百思不解,谷君平为何三番两次说要出家,又老拥有某人白丝巾,那分明是

暗恋某人。而那白丝巾曾出现在无双夫人门前,为此,还差点跟他决斗。关小刀于是认为他

可能单恋无双夫人。

可是柳无双一向冷漠,而且身分颇高,谷君平可能自觉身分配不上而羞于交往,始有长

吁短叹,不如归去之感觉,而走上出家之路。关小刀为挽回他出家念头,彻夜要阿祖写一封

情书,阿祖本就女相,字迹更是清秀,想来无双夫人也未曾写过信予谷君平,自能暂时冒

充。

然而信中内容亦不可太肉麻,否则谷君平一时被爱情冲错头,前去示爱,岂非吓着夫

人。

想来想去,只好写了几句:“但闻受伤,甚是忧念,盼来日能速速相见。”等暗示之

语,暂时把人骗回去再说。

至于往后发展,冲谷君平胆小如鼠之心理,想必不敢来个疯狂大追逐,这段情仍有萌芽

之可能。

署名“雪”字,关小刀则是从白丝巾上瞧得之字,他搞不清无双夫人叫柳无双,怎会变

“雪”字?莫非小名!

另外,他又想及上次安盈盈为接公孙白冰,去了他家,也拿出白丝巾,那似乎也藏了一

位女子,事后打探,乃是门主夫人的故乡好友,叫什么莲雪夫人,那个“雪”字即对了。若

真如此,也够谷君平痛苦,因为莲雪夫人几乎属于公孙白冰那派,早被门主列为拒绝往来

户,难怪谷君平要难过得出家。

不管这“雪”字代表柳无双,亦或莲雪夫人,关小刀只能依样画胡芦,让这绝望男人先

升起希望再说,至于正确答案,只有日后慢慢查证了。”

谷君平瞧及信件之后,已自激动得双手发颤:“她当真写信予我,这会是真的吗?”

关小刀道:“不管如何,她一定不愿看到你出家,你还是收拾收拾,跟我下山,别让她

失望了。”

谷君平猛点头,想一口答应,突又觉得窘困,赶忙改口,道:“她有事要我帮忙,侍帮

完再考虑出家不迟。”

关小刀斥笑:“这是哪门子解释?走吧!”

不愿再多扯,以免斯文侠挂睑不住,心照不宣地催人快走。

谷君平连忙把信塞人胸襟,但觉舒舒畅畅,忽而想到什么,道:“我不能说走就

走……”

才想跟智空和尚告别,他已含笑从一株巨松走来,禅味十足说道:“有空再来。”

谷君平窘声道:“禅师早看穿在下心意,汗颜了。”

智空笑道:“佛渡有缘人,你缘分未尽,就去吧,下次再来,考你的不是‘禅’字,而

是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用的是左脚还是右脚?悟通了,才能来啊!”

谷君平颔首应是。

关小刀却皱眉:“这是什么题目?谁也没看过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怎么猜?”

智空禅笑道:“就看你有缘无缘,不过你怎么情都对,少林寺随时欢迎你光临。”

“什么话嘛!”关小刀斥笑:“你难道看准我会出家当和尚?”

智空笑道:“依老衲看,你怎么当,都是个花和尚。”

关小刀皱眉想笑:“我这么花吗?”

智空道:“心不花,人花,你不花,他人花,后会有期。”

说完,掠纵树梢,连闪数身,消逝不见。

关小刀仍自咀嚼和尚所言,呵呵笑起:“我是个花和尚?莫非真的命犯桃花,得小心为

妙。”

想及安盈盈以及小公主水自柔,不禁感受桃花劫,更自苦笑起来。

两人边走边聊。

关小刀这才明白,当时方子秋和谷君平为施展疑兵之计,以能引带可能追兵岔开,师爷

手下果然上当,追了过来,他们发现少了关小刀,恼羞成怒,遂想逮住两人逼间去路,谷君

平受有剑伤,根本不良于行,方子秋只好引带他到嵩山附近,要少林僧人帮忙,果然碰上智

空和尚出手相救,方子秋单枪匹马引强敌离去,至今已有半月,不知下落,生死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追日火神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