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十 章 邪婬妖姬

作者:李凉

十天后,四骑回抵神剑门。

一切如故,唯有霹雳侠雷万钧,终于又把夜明珠所换得之银两完全转去。

他好生后悔,却无人同情。

关小刀本想换间较大房子,但想及安盈盈,只好暂时栖身康太平客栈中。

这两天,他一直打探安盈盈消息,可是总得不到回应,他不禁疑惑,莫非安盈盈又跟另

一个男人跑了?否则怎会连一点音讯全无?不但门主夫人那头没消息,就连问及房东康太

平,他必定冷言相向说句:“回乡下娘家去了!”

关小刀总觉得他话中含很,可信度不高。何况安盈盈对夫人忠心耿耿,若回乡下,怎连

夫人都不清楚?

越想,关小刀越觉得不妙。

看来,问题出在师爷身上最大了,然而碍于自己投入神剑门关系,又怎能托大前去兴师

问罪?尤其又在无凭无据之下。

最让他头疼的是--不知以何理由去探查此事,毕竟安盈盈是康太平表面上合法妻子,

他老公都不急,自己有何好急?

何况安盈盈还大自己十岁,说出去,难免引来指指点点,说长论短。

就连阿祖闻及此事,几乎恶脸相向,逼得他只能暗中察访,

可是,又过了半月,仍无任何音讯。

关小刀已然有了放弃念头,说不定她已经真的离开此地了吧?至于遇害之事,他极不愿

意去想及。

纵使说放弃,然而不自觉中,仍抱着希望,一有机会,照样打探。

直到后来,他竟然到了近郊关帝庙,朝拜关老爷显灵帮忙,纵使找不到安盈盈,也要保

佑她平安吧!

此日晨后,他又跟阿祖前来关帝庙祈福。

此庙只在东街尾延伸不及半里,平常香火即旺,人潮不少。自然形成小市集。

阿祖最是喜欢凑此热闹,否则他才懒得跟来。

关小刀拜过关帝爷之后,暂且放松心情,跟着阿祖逛向市集。

他老喜欢看胭脂,因为安盈盈嘴chún时常红艳迷人,见及胭脂,让人回味。

阿祖也喜欢陪着主人看胭脂,心头大概是想,若主人能买来送他,那该多好?可借主人

一直未曾行动,他只好自责,谁叫自己是男的,暗暗窃笑。

闲逛中,关小刀忽而见及一位长相不赖,却眉毛稍短,眼睛细圆的年轻人,他神色匆匆

似要赶去某地,一间即失。

关小刀道:“好熟的眼神,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阿祖道:“当然见过,他就是被你干掉那右护法华剑英的跟班,叫梁枫。我碰过他两

次,听说他把华剑英救活过来。不知是真是假。”

关小刀怔诧:“华剑英还能活?他后背至少中了二十箭。”

阿祖道:“听说穿了护身甲,才保住性命,当然,这都是传言,还没人证实。

关小刀不禁想笑:“至少屁股护不着吧!”想及某人像鸡尾巴插满长毛模样,笑意更

浓:“你觉得他认得你吗?”

阿祖道:“好像不认得,几乎所有跟班都是男的,而我……”

关小刀道:“你是女的?”

像逮着什么。

阿祖斥笑:“有完没完,我只是长得较像女人,被人误会而已,你看,我的喉结不是长

出来了。”

关小刀道:“吃粒糖果不就长出来了。”

阿祖斥笑:“你吃啊,长给我看。”

关小刀笑道:“我不必吃就有啦!”

其实喉结容易伪装,他还是不怎么相信,说道:“你去问那家伙,探探华剑英是生是

死,如何?”

阿祖凑着好奇点头道:“问问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当下瞄了梁枫背影一眼,甚有自信跟追过去。

梁枫似在等人,徘徊于关帝庙香炉左近处,忽见阿祖前来,欣然露出笑意。

阿祖但觉他似与人有约,甚至可能是女子,心念一闪,装出女人模样,其实不装已十足

姑娘味,这一装,更是含娇带媚。

他有意无意靠向梁枫,眼神似在询问什么。

梁枫亦自笑脸迎来。

阿祖若有所觉:“你是………华护法手下?”

梁枫但觉对上了,遂笑道:“正是,姑娘找护法有事?”

阿祖道:“他伤得如何,有人很关心他。”

梁枫欣笑:“还好,伤势快复原了……”

阿祖道:“他不是被利箭强弩射中?”

梁枫道:“护法命大,穿了软甲,否则当真命丧黄泉,你是李姑娘派来的?”

阿祖点头:“对,我家小姐要我转告,她关心华护法伤势。要他好好养伤,却不知他何

时能完好如初?”

梁枫道:“大约痊愈九成,剩下该是练练筋骨,大约半月即可啦……”

带情一笑,似乎对阿祖已有好感。

此时远处关小刀却已发现后有一辆马车左近而来,那窗帘掀处。他忽而瞧及这位丹凤

眼,喜欢把头发绑在左前胸的女子,不就是曾在洛阳客栈所见的女子?当时她正和黑青锋密

商事情,此刻为何出现这里?

那女子稍掀帘子,瞧向阿祖那头,交代几句,一名结有双髻年轻漂亮丫鬟走了下来,直

往那头行去。

车帘已落下,马车径往他处奔行。

关小刀想追,却又想及,对付那丫鬟也是一样,遂再往香炉这头瞧来。

此时阿祖已打发梁枫回去好好照顾华剑英,待较好转再约人,梁枫不疑,拜别离去。

那丫鬟几乎和梁枫擦身而过,疑惑一下,又见阿祖站在该处,遂认定目标,行前过去,

含笑拿出一封信箴,道:“给你的主人。”

阿祖怔诧:“给我的主人?”

丫鬟道:“不错,甚是重要,请立刻交给他。”说完回头便走,追向马车。

阿祖瞧着那封信,疑惑不已,这分明是女人写的,关小刀何时又认得这么一个女子?眼

看关小刀已行来,遂带醋地推出去:“騒女人给你的信。”

“我的信?”关小刀亦颇感意外。

阿祖冷道:“不是给你,还有给谁?我看那丫鬟也不惜,白脸蛋,大眼睛,够迷人

了。”

关小刀道:“你对她有意思?”

阿祖斥道:“恶心!”不敢再多说。

关小刀拆开信封,里头却写着“华哥”两字,以下乃写些许久不见,甚念,明日午时在

洛阳某地相见,一叙旧情,署名“春风”两字。

关小刀眉头直跳,斥道:“什么鬼玩意?她约的是华剑英,阴错阳差进到我手中,恶

心,摸到仇人的女人的信。”

阿祖已自欣喜:“当真不是写给你?”抢来瞧瞧,呵呵笑起:“难怪梁枫会赶来此,原

是偷偷替主人约会啊!”

关小刀道:“那家伙真的没死?”

阿祖道:“活过来了,大概不到半月,可能找你算帐。”

关小刀斥道:“来啊,我正准备让他屁股再度开花。”

阿祖呵呵笑道:“你好像跟他争风吃醋?”

“笑话!”关小刀猛抢信箴,撕得粉碎:“这种女人,我看不上。”

阿祖瞄眼:“你看过她了?”

关小刀道:“不但看过,还知道她就是师爷派去灵刀堂卧底的女人,是大密探。”

“当真吗?”阿祖道:“若真如此,她一定知道不少事情……”

关小刀忽而眼睛一亮:“有可能,她可能是盗走真正灵凤玉佩之人,也可能是偷袭门主

夫人,被我切下头巾的黑衣人,她一定知道不少事。”

最重要的是,她可能知道有关安盈盈下落,只因阿祖对安盈盈特别过敏,关小刀不便说

出。

他忽然叫道:“我得去会会她。”

阿祖一愣:“你想跟她谈恋爱?”

关小刀讪笑:“有何不可,只要能套出任何事情,什么牺牲都是值得。”

阿祖斥笑:“恶心,出卖肉体的男人,实在恶心。”

他却认为关小刀搞不出名堂,毕竟对方和他有仇,又和华剑英有所交情,小刀前去,总

是吃力不讨好,藉她教训这小子也不错。

关小刀去意已坚,他甚至决定今晚即住进洛阳龙凤客栈也好明天精神充沛,更显帅气。

他向阿租支来百两银子。果真单枪匹马赶赴洛阳。

阿祖虽想跟去,但关小刀极力反对,他只好先留下,待有机会,自行潜去便是了。

当夜,关小刀已住进龙凤客栈。

他特地买了件较称身之青压镶白纹外袍,穿在身上,倒有了公子哥儿味道。

次日午时,那结有双髯,瞧来年轻漂亮的丫鬟果然出现龙风客栈,她溜着目光在找人,

只转扫一眼,视觉落在关小刀身上。

但觉他挺拔帅气,朴中带灵,笑起来总有一股莫名亲切力量,尤其他挺起胸脯,顿现强

壮,更让人觉得具安全感。

那丫鬟不禁怦然心动,一时忘了招呼。

关小刀自是认得她,帅步走来,含笑道:“你在找我吗?”

那丫鬟一愣,满脸通红:“正是,我家小组请你过去。”

关小刀道:“带路便是,远不远?”

丫鬟道:“不远,转个街角便到了……我叫红樱,樱花的樱。”稍见羞红。

关小刀笑道:“很好听,是春风姑娘取的?”

红樱一笑:“不,是我爹取的,他曾看见樱花落满天,觉得很美,就取这名了。”

关小刀笑道:“难怪你看起来也很漂亮。”

“真的吗?”

红樱娇笑,却对自己没信心。

说话中,两人已转过街角,眼前出现一栋颇为华丽的宅院,门

前题有“雪月春凤阁”五字,字迹娟秀,似是出自女人手笔。

红樱推门而入,里头乍见小桥流水,景致幽雅,及近左湖旁,则依湖筑有一座亮红雅轩

呈半月型围着湖畔,甚是醒目,居中雅轩较为宽敞,白纱轻帘掀飞窗户,已见一位形态妖媚

女子半仰半坐龙凤椅,正在品酒。

红樱道:“我家姑娘在那里,公子请自便,我还要弄点水果,不奉陪了。”

说完拜礼而去。

关小刀深深吸气,壮壮胆,大步行去,及至近处,已见及李春风浓妆艳抹,头插飞凤玉

簪,身穿低胸淡红丝罗裙衫,银白肛兜隐隐若现,她喜欢做挺着胸脯,尖耸处,总露着若隐

若现挑逗举止。如此打扮,已和往昔清纯判若两人。

关小刀不禁暗暗说道:“果真是妖媚女人,却不知多少男人被地勾引?”

瞧这女子凤眼带媚邪,总让人觉得她是那种能迷得男人倾家荡产的狐狸精。

关小刀方至大门,李春风猝然觉得有异,乍惊之下,媚态稍敛。忽又放开,仍自媚笑

着:“你是谁?”

显然已认出来者不是华剑英,却不紧张。

关小刀暗道:“难道她仍未认出自己身份?”

心想第一次在洛阳客栈,只是惊鸿一瞥,第二次在门主夫一人那儿,也是各蒙脸面,难

怪她未认得自己。

他轻轻一笑:“慕名而来的。”

“慕名?”李春风放浪一笑,媚眼直勾勾调情笑道:“我有名吗?你又从何处慕名而

来?”

关小刀呃了一声,干笑道:“我忍不住就来了。”

李春风浪声直笑,胸脯颤动着,肚兜绳索突然滑落,酥胸乍现泰半,关小刀两眼贪婪抢

直,岂知媚女一笑,动作撩人地复把绳带系妥。

她邪媚一笑:“你喜欢我吗?……想跟我亲热吗?”

关小刀没想到她那么干脆,一时困窘,不过,仍是点头,“只要是男人,都会喜欢

你。”

李春风不禁笑得更媚:“你很色,不过你倒说了实话,可惜想得到我的男人,得有两下

子才行,你罩得住吗?”

关小刀道:“怎么说?”

李春风道:“因为太多人喜欢我了。难免争风吃醋,你得先打败他们才行。”

关小刀道:“我可以试试……”

“这不是试,而是在玩命。”李春风媚笑道:“不过,像你这样英挺又年轻的少年实在

不多,我实在不愿你冒险……”稍露关怀之情。

关小刀道:“来都来了,总不能被人吓走吧?”

“有个性,我渐渐喜欢你了……”李春风媚笑道:“坐,我敬你一杯。”

她这才走下龙椅,婀娜多姿走向靠湖窗前,那头早摆了酒席,只是未上大菜,只有干

果、甜点之类,她向小刀招手,小刀迎步过去,但闻茉莉香味,心稍动,但想及她乃师爷密

探,情慾为之大减。表情却颇好色地贪婪瞧着这位妖姬,便坐落她左侧,等待敬酒。

李春风边斟酒边勾媚眼:“你真的是从洛阳得知我消息吗?”

关小刀呃了一声,还是点头,心灵却觉不对。

李春风邪媚一笑:“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你是从华剑英那头得到消息,对不对?”

冷眼如电,刺了过来:“你偷了他的信,还是丫鬟送错了?”

关小刀脸面泛红,呃了老半天,说不出口,暗道这女子好厉害。”

李春风忽然收起毒蛇般眼光,再转媚情,笑道:“其实状况如何都已不重要,重要的

是,缘分使你我见面,而且一见如故,老实说,我也开始喜欢你呢!”

关小刀如获大释,干笑道:“我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邪婬妖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