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一章 神刀会灵刀

作者:李凉

关小刀大叫不妙,猛又将柳条分成数条,一鞭抽向窗门反拖,一鞭抽向她手中桌脚,其

它全往她身上卷抽。

就在电光石火之际,窗门被抽闭些许,桌脚已撞碰上去,李春风蹿势为之受阻,紧接着

桌脚被抽拖回来,身躯、手脚全被卷着,那柳条虽细,但贯以真力,其韧如牛筋。

猛抽之下,李春风唉呀直叫不妙,反滚回来,关小刀见机不可失,哈哈谑笑,欺身上

去,一连数指点中穴道,李春风闷哼一声,倒栽下来。

关小刀这才扯下柳条,拿在手中耍着,谑笑道:“多厉害?想整我?也不看看我是

谁?”

李春风怒斥:“用卑鄙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话未说完,叭然一响,又吃一鞭,吓得她不敢乱言,把慾将人分尸裂肉怒火硬是压下,

极思脱困对策。

关小刀冷笑:“对付你这种人,不必称什么好汉,只要能逮着你,就是天下幸运啦!”

李春风冷斥:“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如此待我?”

关小刀讪笑:“有没有仇,大家心里明白,你又何必睁眼说瞎话?”

李春风咬牙切齿一阵,突又轻叹:“其实我早已放弃华剑英,想跟你交往,我是真心

的,要不然,我方才就不会让你绑着,关郎,你放开我好吗?我将一辈子感激你,侍候你,

绝无悔意……”

关小刀笑道:“真的吗?我听得有些心动呢!”

李春风露出娇媚容颜,欣笑道:“其实你我可说郎才女貌,天造一双,地设一对,我们

是有些过节,但那些都不足以抵挡感情的火葯,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都是你的人了。”

关小刀笑道:“我也很想娶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只是我对你的来历还弄不清,难免有些

怕怕的……”

李春风娇笑道:“我的来历简单啊!我是孤女,父母双亡,从小住在这里,只是认得师

爷,偶而替他办点事,如此而已。”

关小刀邪笑:“是吗?”思考着是否要拆穿她原是住江南,更嫁过人,以及其他种种事

情。

李春风哪知丫鬟已说了底子,而且他还碰上田威,仍自一口认定,所说完全属实。

关小刀怪黠一笑,道:“看来你倒是挺单纯,好吧,看在咱们一夜夫妻百日恩分上,饶

你便是。”

他决定不拆穿,免得让她猜出假扮华剑英一事。

李春风霎时心花怒放,媚笑连连:“小冤家,那快放开我啊!对自己爱人如此,大狠了

吧!”

关小刀黠笑道:“可是……我有这个嗜好,怎么办?”

李春风娇笑道:“那找来阿樱丫鬟陪你玩便是,她还是个*女,而且又对你有意思,玩

起来一定很过瘾,至于我嘛,等养好伤,再陪你玩如何?”

关小刀暗自斥叫,真是狠毒心肠,拖人垫底,一点都不留情。

他邪笑道:“可是,我对你情有独钟啊!”

“这……呕……”

李春风干笑:“那也得等我伤好了再说吧?”

关小刀:“好吧,看来今日办不成事,你就说点刺激的事,让我高兴一下也好。”

李春风道:“什么刺激事?”

关小刀两眼发亮:“我最喜欢跟师爷斗了,他可告诉过你,如何收拾我?”

李春风道:“没有啊,师爷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怎会收拾你?”

关小刀表情转冷:“少在那里打迷糊仗,你们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你们本就计划

挑起神剑门和灵刀堂战争,然后利用我打前锋,再找机会除掉我,对不对?”

李春风暗自惊诧,他消息为何如此灵通,仍自装笑睑:“你误会了,完全没这回事。”

“没有吗?”

关小刀邪邪一笑,抓起落在地面匕首,晃得冷光闪闪,笑声更邪:“真的没有吗?”

李春风不禁全身发颤,急道:“你想干什么?”

关小刀邪笑:“刀子落在你脸上,就知道干什么了。”

猝然猛挥刀,穿过嫩白脸面,吓得李春风尖叫:“你敢!”

冷锋掠过,未见血痕,她始嘘气,暗道要命。

关小刀抚弄刀锋,邪笑道:“说实话,一切没事,否则,嘿嘿嘿,后果自行负责!”

“你想对我如何?”

“很简单,在你脸上刺字而已。”

“你敢?”

“你可以试试!”

关小刀冷道:“说,你们用何伎俩引诱公孙白冰攻打神剑门?”

“不知道!”

“可恶!”

关小刀当真挥刀,往她睑面划去,刀尖方触及脸肤,疼痛乍生,吓得李春风疯狂厉叫:

“你敢--恶魔!敢毁我容?我们写信叫公孙白冰亲自前来,如此而且!”已自泪水渗流。

关小刀道:“写些什么?”

“不知道,全是师爷主意。”

“是不是跟上次一样?”

“大概吧!”

“公孙白冰大约何时攻来?”

“不知道,我只负责送信。”

“已送出去多久?”

“大约一星期”

“这么久了?”

关小刀道:“你们如何迎接公孙白冰?”

“不知道,全是师爷计划,我根本只是听令行事。”

“他们可能来多少人?”

“不知道。”

“你们是否设计对付门主夫人?”

“不清楚。”

“对了,还有那安盈盈的下落,你可知道?”

“不知道,一切都是师爷一手策划,我所知不多……”

关小刀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干脆吓吓她便是,冷森说道:“一问三不知,分明在耍

我,你的脸现在只是破点皮,像小绿豆,还来得及挽救,不过,我看你是不想要了!”突然

厉喝:“不说实话就毁容!”

利刀猛往她左睑刺去,鲜血立见,那岂是闹着玩的?吓得李春风全身抽颤,尖声骇叫:

“不要!我说我说,公孙白冰已动身,这几天就要攻过来了。”

关小刀一愣:“当真?”

“已经快了,千真万确啊!你这刽子手,我恨你……”鲜血涌流下来,李春风更因毁容

而伤心。

关小刀惊诧道:“你们耍了什么诡计,逼得公孙白冰那么猴急?”

李春风道:“我们写了夫人血书,说她已被门主囚禁,公孙白冰当然发火,立即攻

来。”

关小刀嗔斥:“妈的!一群混蛋!”

情况危急,他来不及再逼问,嗔怒上心头,摔然狠揍下去。

“你们这些人,就会搬弄是非,毒杀谋害!全是败类!留你们何用,可恶可恶!”

关小刀猛揍不断,打得李春风唉唉痛叫,鼻青脸肿,几乎昏死,小刀始罢手,怒斥:

“今天饶你狗命,哪天再看你为非作歹,小心我一刀砍下你的脑袋!”

又敲一记响头,立即匆匆离去,赶往神剑门通风报信。

李春风呻吟中仍见嗔厉吼骂:“臭小子,我要剁烂你!把你的尸体拿来喂狗!”

想及容貌可能毁了,已自伏地嚎啕大哭。

阿樱丫鬟带着不忍走来,道:“小姐,小的替你治伤……”

“滚……给我滚得远远!养你何用,全是废物!”

李春风反而怪起红樱没有救她,害她毁容,哭得更是悲惨。

红樱轻叹,此时李春风瞧来如此可怜无助,但想及她往昔阴狠毒辣,如此报应,可算是

轻微了。

阿樱仔细瞧瞧她那张脸,似乎除了左眼角有一处伤口外,其它并无损伤,看来毁的并不

严重,敢情关小刀已手下留情,暗暗嘘气,她已退出,心头反而替李春风担心,她若不知悔

改,将

来仍会遭到更悲惨下场啊!

阿樱丫鬟默默注视天空冷月,心中千头万绪,跟了如此主人,亦会有好下场吗?

她不禁慨叹了。

关小刀连夜赶往总管府第。

幽雅书轩里头,胡三爷总是找时间多自修,以弥补早年末曾读书之遗憾。

夜已深深,总管府第除了大门仍见两盏红灯笼之外,一切似乎已沉入黑夜之中。

关小刀好不容易赶回,守卫瞧及此人满脸青紫,一时倒未认出是大红人关小刀,警觉地

冷声盘问。

关小刀立即说出大名,表示有要事求见,守卫疑惑地瞄了几眼,始发觉的确是大红人没

错,立即拱手欢迎,赶忙开门让他进入,并通报消息。

那消息未到,关小刀已追向大厅,瞧望厅旁书轩火光仍亮,已自喊道:“三爷,大事不

妙了!”

胡三爷已从门缝中瞧见关小刀受伤,惊愕立起,想迎门而出,关小刀已撞了进来,拱手

拜礼,急道大事不妙。

三爷道:“你的伤……”

关小刀道:“探点秘密,吃点小亏,算不了什么,公孙白冰已发难,可能已经打到襄阳

了。”

三爷一愣:“真有此事?”

关小刀道:“师爷以夫人名义,写了血书,公孙白冰当然当真。”

三爷脸色不由抽变:“司徒昆仑未免过分,我得赶快前去知会门主!你回去叫三侠准

备,随时出战。”

关小刀拱手为礼,飞奔而退。

王爷不及整理,赶忙掠窗而出,直奔神剑宫城。

月黑风高,一切冷冷清清,三爷甚快赶至宫城,哪管得门主可能入睡,已以紧急状况求

见。

侍卫通报之下,门主乃被外袍,约人在清风雅阁相见,此处本是品酒下棋之地,现在还

摆着残棋,门主无心研究,一脸不悦地等着吵醒他的人。

胡三爷甚快前来拜见,门主回言:“何事快说!”胡三爷已将公孙白冰叮能已领兵攻来

之消息说出。

门主闻言,不怒反喜:“他终于攻来了?我正愁找不到人算帐,这下可有门路了!”

胡三爷闻言一愣:“门主不觉这是阴谋?有人假冒夫人写血书,挑拔双方敌意?”

门主冷道:“有些事总要解决,再忍下去,跟乌龟有何差别?”

对于公孙白冰和自己妻子传言,他老早想宰了对方。

胡三爷急道:“若真如此,恐怕得牺牲弟兄……”

门主冷道:“他们怕吗?大不了我亲自出征便是!”

朝三爷道:“弟兄并不怕牺牲,只是若为好计而牺牲,未免太不值得。”

门主冷道:“这话你已说了千百遍,我听腻了,你怎么不替我想想,要是你老婆……”

一时不知如何可比喻才恰当。

胡三爷道:“门主这话显然不妥,夫人一向对您忠心耿耿,您却为了公孙白冰缠她而怪

罪于她,似乎有失偏颇。”

“不用你教训我!”

门主冷喝,走向墙窗,似知理亏,不敢再责言,脸面不时抽紧,又转回,冷声道:“抛

开个人恩怨不谈,你说,敌人攻来,待要如何处置?”

胡三爷拱手道:“既然是因血书引起,自该清夫人出面,谣言不攻自破。”

门主冷哼道:“又是要女人出面,我这门主是干什么的?”

胡三爷道:“门主大智、大勇、大仁,才会做此决定,弟兄会感激您的。”

门主轻斥:“好啦好啦!每次都有一番大道理,我这门主早已经是空壳子,管着不管

用!”

胡三爷拱手:“属下不敢,还请门主三思!”

门主顿坐棋桌旁,瞄着棋盘,想着心事,不久,遂道:“血书又是谁写的?你该不会认

为又是师爷吧?”

胡三爷道:“无凭无据,不敢乱猜。”

门主冷声道:“师爷也真是。老以长辈身分说东说西,难道我一点用都没有?”

胡三爷不便开口,静听消息。

门主推着棋子道:“能在棋盘上的子,才有用处,我们还是准备应战吧!”

胡王爷诧惊:“门主!”

门主道:“不要说我一意孤行,我只是想告诉你,棋子要摆在棋盘上才能用,夫人早在

中午以前往天山,说是去拜访她师父、师姐,我能不准她去吗?”

胡三爷怔诧万分:“夫人当真走了?”

门生道:“你怀疑我的话?”

“属下不敢!”

胡三爷道:“这分明别有预谋……”

门主制止他说话,道:“不管预谋如何,请你多替我想想,多替神剑门想想,公孙白冰

三番两次摆明要娶我老婆,还嚣张到来神剑门耀武扬威,我早该下挑战书。跟他一决雌雄,

你们们又不准。我也是人,也有感情,你们偏要把我看成长不大的文弱书生,处处向我说,

这不行,那不行,尤其师爷,还要干涉我私生活,我难道这么不济吗?全神剑门都知道你胡

三爷神气,都知道师爷权力比我大,他说的话,比我还管用,我算什么?你们如果认为门主

要像现在这样,温文儒雅,只会下棋打

猎,那倒不如到京城找个公子哥儿来做做,我告者还乡,去当猎人算了。”

胡三爷但闻门主唠叨,暗暗轻叹,他若不是对师爷唯唯应诺,自己岂会对他如此?

门主冷道:“就像现在,我决定开战。你又说我是在吃醋,难道全为了吃醋?我还有门

主尊严要顾。吃醋只不过是附加上去罢了。”

胡三爷忽而决定什么,认真说道:“门主当直认为开战较好?”

门主道:“至少可以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神刀会灵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