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二章 血战断头坪

作者:李凉

直到四更天,泌阳分舵主金不换带领十骑追赶过来。

他年约四旬,身形稍瘦,却见劲道,相貌平平,但两眼如电,自有一般睿智,左犬牙掉

了一颗,为其特色。

他见及天龙骑,立即拱手报名,并问:“敢是天龙骑弟兄?”

谷君平道:“正是。”

金不换又道:“可是斯文侠谷统领及惊神刀关兄弟?”

关小刀点头:“正是,你知我叫惊神刀?”

金不换笑道:“关兄弟神刀出鞘,到现在未逢改手,消息早就不胫而走,在下早已久仰

多时。”

关小刀欣笑:“没想到我这么出名?打赢仗,请你喝酒。”

“多谢多谢!”

金不换连连告谢,笑起来,犬牙空缺,倒见滑稽。

谷群平道:“可有敌踪?”

金不换道:“属下见了火箭,自知状况,不但发出狼烟,传令四处,还领军四探,终已

探出动静,敌军可能藏于断头坪,属下这就带诸位前往。”

谷君平道:“可有漏网之虞?”

金不换道:“此时本门已全部动员,纵使对方逃过一关,过不了第二关,何况听说师爷

已包抄过来,任他有飞天之能,也无所循形,他要是聪明的话,该会在天亮之前找地方躲起

来,或而逃过本门弟兄搜捕。”

谷君平点头:“有道理。”

关小刀道:“断头坪在哪?咱们去吧!”

金不换道:“且跟我来!”

大群人马连夜赶路。

奔行五里追过一片松林,眼前出现若大草原,远远望去,地天相连,星光已逝,东方渐

渐泛红,景色大为变异。

金不换指向右山势道:“断头坪即在此。”

众人望去,地空相透中,发现那地形似是断层,项空一片平坦,却见无数裂痕,就像迷

宫似的,躲在里头,直若捉迷藏,不易被人发现。

关小刀暗道:“果然是好地形!”

转向金不换,道:“你带着人仍往前奔去,谷三侠则放做搜索状,尽量接近山崖亦无关

系,也好装出搜索无果而撤走状,待我再探探虚实。”

金不换、谷着干得到指示,立即兵分两路,一队在前飞奔而过,一队则按往断头坪,谷

君平放缓脚步,大有细细按索之势。

关小刀则故技重施,绕道潜行。

在潜向右山脚之下,他始发现此地形的确怪异,那断层如悬崖似地一片延伸过去,耸高

成墙,居中却因崩塌形成溜滑梯似的坡度,延伸下来,凹成湖地形态。

复又因滚石不断往外挤叠,汇聚成凸起砂石堆,沙石顶头可见及大小不一石块,就像被

砍下的脑袋堆叠该处,断头坪之名大概因此而取之。

关小刀暗暗叫绝,那断层山崖裂缝中,藏个千军万马亦少为人知。

那沙石堆上,崖石缝里躲个百余人,自无痕迹,显然公孙白冰可能率先探知此地形,情

急之下,始往此处躲。

关小刀观察地形过后,自知远瞧可能无法找出敌人行踪,已自大方掠向马背,快转往山

坡奔去。

此时天色渐亮,霞光照处,已瞧清断层原是赭红色,直若火焰山似的令人耀眼,和那外

围青青草原分隔两色,争相显出绝美景色,叫人感受一新。

远处谷君平突见小刀现身,颇感意外:“可有行踪?”

关小刀招手回答:“还在搜,你往前,这里交给我好了。”

谷君平含笑点头,策马即走。

关小刀则往沙石堆奔去,直觉上,马匹不易行走,他遂掠身落地,改为步行,边走边

探,及近岩石堆,大刀不由握紧。

猝然大喝:“哪里逃!”

大刀猛往左近桌大崖块劈去,锵然一响,岩块裂滚四散,随又落定,哪曾见得人踪?

“没人?看来是我神经过敏了!”

关小刀不由自嘲一笑,掠向岩块顶头,往断层瞧去,空空荡荡,毫无人踪,再往坡道下

方瞧去,果真有个小池,池面水波阵阵,却显平静无声。

关小刀喃喃说道:“没躲在这里,会躲在何方?”

东瞧西望,仍无结果,只好掠回马背,奔行而去。

不到半里远近,已追上谷君平那飞骑。

谷君平问道:“可有人?”

关小刀邪笑道:“当然有,我看那池水现波纹,即知有人摸过,他们可能挖了沙坑,躲

得毫无踪迹。”

谷君平低声道:“那该如何应对?”

关小刀道:“咱们目的在阻止他,不妨往后延伸五十里,做半圆式包围,等到大军一

来,再反攻不迟。”

谷君平对他作战兵法自是佩服,立即照办,群骑进退开五十余里,驻进田家屯,在小镇

用餐。连夜劳累,小刀遂洗澡清身,并稍作休息。

直到中午,复有消息传来,师爷兵马竟然全部移往襄阳。

这简直出乎常理。

莫非襄阳另有战事?

抑或师爷中了鬼计?

关小刀却不这么想,他把谷君平拉到客栈一角,苦笑说道:“我看师爷不会来了,他分

明有意放那公孙白冰一条通路,大概要闹得我们这些人死翘翘,他才会出现。”

谷君平怔诧:“他真会如此?”

关小刀苦笑:“我早该想到,这完全是师爷阴谋,他可能很不得让公孙白冰攻到神剑

门,让三爷穷于应付,他再回身救人,如此,既可毁天龙骑实力,又可抢劫,实是一举多

得。”

谷君平道:“那咱们得赶快调头,也好帮三爷解危!”

关小刀道:“人还在这里,现在赶回去未免太早了,我曾暗们先下手为强,以天龙二十

骑实力,该可杀得对方片甲不留,然后活捉公孙白冰。”

谷君平道:“我配合行动,可要通知大哥和二哥赶来此?”

关小刀道:“能通知当然最好,但以方二侠之经验,在发现师爷人马全往襄阳移动时,

必定想到我们人手不足而赶来,我们等他便是。”

谷君平道:“既然如此,还是准备作战吧!”

关小刀遂把金不换召来。

金不换大发唠叨:“师爷怎那么不灵光,明明传了信号,大军却仍调往襄阳,岂非自露

空门?”

关小刀反问:“你是属于哪一派?”

金不换一愣:“什么派?”

关小刀道:“就是王爷派,还是司徒昆仑派?”

金不换皱眉:“一定要分得那么清楚吗?”

关小刀道:“当然,我们是天龙骑派,你如果是师爷派,那我们不必谈了,免得自找麻

烦!”

金不换道:“既然都来了,勉强算天龙派吧……”

“哪有勉强选择?”关小刀道:“你得说出理由,否则可以回襄阳去了。”

金不换干笑:“本来全是神剑门,在下不便说什么,但师爷却把大军调往襄阳,而让天

龙骑孤军奋战,在下却不以为然,敢情师爷已公报私仇,不足取!”

关小刀道:“你以前是跟谁的?”

金不换笑道:“跟你爹的!”

“我爹?”关小刀怔诧。

金不换点头笑着指向牙齿:“关兄弟可知我犬齿何不补起来,就是怕有一天,你爹现

身,认不出我啊,我以前当过你爹跟班,叫小无牙。当年才十来岁,现在一晃即已快四十,

好快啊!你回去问你爹,有个小无牙的跟班他自会记得我啦!”

关小刀惊喜一笑:“原是我爹伙伴,那当然是自家人了。”

全不换笑道:“当然是一家人,否则俺怎会听到天龙骑,听到关神刀,立刻出兵追来?

原是想看看小少爷到底生得如何模样,结果太满意了,几乎青出于蓝!”

关小刀笑道:“金大叔倒会拍马屁,害我差点陶醉呢!”

金不换哈哈笑道:“我说的是实话啊!”

关小刀笑道:“实话让人喜欢!”

金不换再笑:“你比你爹风趣多了,想当年,他一板一眼,不过,我还是死心塌地跟着

他,你看!”

他把左臂一掀,一头刺有小号青龙偃月刀一把,时日已久,虽见淡化,却仍清楚。

关小刀呵呵逗笑起来:“原来你这么迷神刀啊!”

金不换道:“我也练了几式神刀法,但身为神剑门弟子,没有必要,还是以剑为主,神

刀反成秘密武器啦!”

抓过小刀手中偃月刀,掂掂重量,笑道:“以前觉得它重,现在照样重,神刀分量永远

够重!”

关小刀道:“大叔耍它几招如何?”

金不换喝地一声,神刀一扫,果见气势,但他见好就收,交还神刀,道:“今儿不是耍

刀时刻,必有要事相商,你说吧!”

关小刀见他公私分明,不再笑闹,说道:“司徒昆仑分明在耍我们,所以我们决定先发

动攻势。”

金不换道:“你已发现敌人仍藏在断头坪?”

关小刀道:“当然,一定在!”

金不换满意点头:“果然不输你爹,你待要如何攻击?”

关小刀道:“长驱直入,反正公孙白冰吃了我几棍,有得他喘的!”

金不换惊诧:“你当真伤了他?”

瞧及小刀脸面亦有淡淡青紫,这本是被李春风所揍,他却认为跟公孙白冰打斗所造成,

不禁幻想战况之激烈。

关小刀道:“我偷袭啦!他刀法的确不错。”

金不换道:“岂只不错,可说绝顶,尤其他最近似练了太乙神功,功力更强,南武林第

一高手岂是假的!”

关小刀却是觉得他并没有想象中厉害。

谷君平道:“也许关兄弟刀法更胜一筹,才不觉得他高吧!”

金不换点头:“不错,有此可能,但还是小心些好。”

关小刀道:“我最是小心啦!连铁甲都穿在身上!”

把铁板敲得咔咔响,笑道:“就凭这块,早把公孙白冰打得变成公孙白脸!他死都想不

出,为何刺我胸口一剑会没事?”

金不换见状,哈哈再笑:“不错,有一套!有时候机智反而比武功重要,小少爷简直得

了你爹真传哩!”。

关小刀道哪里哪里,两眼却几乎笑眯成一线。

金不换夸赞几句,又转回正题:“既然公孙白冰已受伤,咱们可来个乘胜追击,却不知

小少爷如何安排?”

关小刀道:“该是先把人逼出来再战,免得断层地形太复杂,失了地利!”

金不换点头:“有道理,却不知如何逼人才恰当月

三人正在思考,忽有快马奔向街道,吸引众人目光。快马直往客栈赶来,奔向金不换,

低言几句,随即退去,金不换稍稍动容。

关小刀急问:“又有状况?”

金不换颔过:“似乎有不少人马跟公孙白冰会合。”

关小刀道:“会是昨夜躲在梧桐林中的人马已赶来?”

谷君平道:“有可能。”

关小刀苦笑:“看来很大费周章了……”

金不换道:“仍照计划攻击吗?”

关小刀道:“得看看局势再说,事不宜迟,咱们立即出发。”

两人没意见,传令下去,众人得到休息,精神抖擞不少,立即上马。

半刻钟未到,三十骑匆匆又往断头坪奔去。

奔驰一时辰左右,已距断头坪不及五里,众骑送放慢脚步,慢慢潜往,再逼近三里,已

见及断层那头人影闪动,显然聚集不少人。三十骑遂在附近梧桐林中伏藏,目光全落于敌人

这头。

关小刀道:“看来似乎不止百人……”

谷君平道:“莫非公孙白冰已和师爷串通好,想以大军压境方式攻向神剑门?这里离洛

阳,根本不及一天一夜路程!”

关小刀道:“有此可能……”

金不换道:“师爷当真阴险到如此地步?”

关小刀道:“不然,怎会躲着不来!”

金不换过:“或许该把对方引向师爷,看看他们怎么斗……”

关小刀道:“恐怕不易引走,公孙白冰只对夫人死心塌地,他目标只有神剑门。”

金不换道:“既然如此,得全靠自己了,若以三十骑对抗百余人,纵使战胜,恐怕也死

伤惨重……对方来的必定不是庸手!”

谷君平道:“最恨的是,全在师爷把戏下作战,实在不值!”

关小刀道:“我也有同感,可是不战,又对三爷不利,甚至可能危害神剑门……让我想

想看……”

金不换轻叹:“有时,人在世间,许多事意非如人意……”

想及新门主软弱,他总有是否跟错人之感觉?岂是当年叱吒江湖时,虽然最近老了许

多,不好此道,但也不能活的如此瘪心啊!

关小刀无暇多想,不断续尽脑汁,不断瞧着山势、地形,喃喃念着:“侈曾教我一招不

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这招该如何运用?方不致死伤惨重?直接找公孙白冰单挑?他未

必肯……”

“为了门主夫人,他连往昔威风都缩起来,当乌龟地躲躲藏藏……说不定还藉着单挑,

故弄玄虚,偷偷溜跑……这地名为断头坪,却不知所谁之头?……”

瞄向断层那些硕大巨石,直若断头供在那里,好圆,跟球一样。

关小刀突然灵光乍现:“有了!”击掌叫好。

金不换被吓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血战断头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