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三章 美人计

作者:李凉

谈扯中,众人又跟着小刀量起那条深沟,足足长有五里三百二十余丈,再量巨石,竟然

四十人合抱不拢,大得难以估计。

关小刀遂在上头刻了。“天下第一蛋”五字,众人更是笑岔腰肚。

有人更在五字左近再刻“关小刀所生”加上年月日,哄得小刀陶醉大笑,终掠向巨石顶

头,蹲在那里,尝试生蛋滋味,甚且学起鸡叫,煞似有这么回事,终又逗得众人笑声不断。

笑笑闹闹中,时间过得甚快,眨眼已是午时,放哨守卫回报,西南方尘烟滚滚,想来大

军已到。

众人立刻收起玩乐、整装备战,除了小刀、三侠、金不换等人,全部上马,阿祖则躲在

天龙骑背后,考虑是否现身。

众人聚在深沟左侧,大有楚河、汉界之分。

整装过后未久,大批人马赶至,司徒昆仑则坐在一辆缺了门帘的马车上,缓中带急奔往

这头,跟在他身边则有黑青锋。伍天豹,以及几名似是杀手护卫,其后则为三百骑侍卫队,

至于李春风尚未查觉,众人仍在找寻。

不久双方逼近不及百丈。司徒昆仑见及天龙骑掠队相迎,已哈哈畅笑:“好个天龙骑,

抢尽功劳,老朽汗颜啦!”

天龙骑却反应冷淡,仍在搜寻包头女人。

司徒昆仑但觉对方反应怪异,有所警觉,笑声依旧,故意摸摸灰白发丝,借此东瞧西

瞧,并未觉得不妥,始大胆驱马过来,停在深沟右侧十丈左右。

此时关小刀这才发现马车后果然藏了一位包头蒙面素衣人,瞧其身材,凹凸有致,该是

女人没错,当下冷笑,以目光通知众人,正主儿可能现身了。

司徒昆仑意外天龙骑并未拜礼,那长满青春痘,差点被小刀杀死的伍天豹已冷喝:“见

着爷,不会拜礼吗?”

小刀冷道:“那得看什么时候!”

伍天豹斥喝:“大胆,还不下跪。”

关小刀冷道:“你皮痒痒,要我替你抓痒不成?这次要哪里开花?”

“你!”

伍天豹瞠怒,拔剑就想刺来,前次侮辱,他毕生难忘。

司徒昆仑稍稍伸手,伍夭豹不敢吭声,忍怒而退,司徒昆仑瞧向关小刀,淡笑道:“看

来你便是关小刀了?”

混了这么久,关小刀的确第一次正式跟师爷碰面,却是恶脸相向。

关小刀拱手道:“不错,师爷有礼。”

其实天龙三侠、金不换等人早巳拱过手礼,只是未出言,以表示心中不满,司徒昆仑要

以未行礼而责罪,自是行不通。

当然,他硬要栽罪,众人亦难抵赖,但他们已无所谓。司徒昆仑甚沉得住气,频频捋小

须,点头道:“果然一表人才,难怪三爷这么器重你。”

关小刀却只顾瞄向马车后那女子,她似乎是李春风,在发现小刀尚未死去,整个人已抽

颤,目露凶光,甚至向左右指示什么,根本未顾及现在师爷正在说话。

司徒昆仑见他不答,目光不由一抽,仍自摆笑脸:“你对我不满?”

关小刀冷道:“不错。”

“有何不满?”

“我明明请金舵主放出敌人在此信号,你为何故意把大军调往襄阳,分明在坑人!”

司徒昆仑一愣:“真有此事?”

关小刀冷道:“别装,再装就不像了。”

司徒昆仑道:“若有此事,我绝不避罪,金舵主可传了信号?”

金不换拱手道:“属下传了。”

司徒昆仑道:“可是放信号弹,它未必能传出百里。”

金不换道:“灵刀堂入侵乃大事,合乎标准,属下放的是烽火台狼烟。”

司徒昆仑脸色一变:“放了狼烟,竟然没人回报,先锋骑过来。”左近有个骑士吓得全

身发抖,急忙策骑奔来,急道:“属下已……”

话未说完,猝见司徒昆仑奇快无比掠射过去,一手按扣他脑袋,乍闻叭的脆响,他已倒

飞而回,露了一身绝妙轻身的功夫。

那先锋骑连气都未喘一口,已倒卧马背,当场毙命身亡。

众人见状不由动容,生命在师爷手中,显得如此脆弱?

司徒昆仑冷道:“就连狼烟如此重要军机都延误,只有处死,否则神剑门拿什么抵抗强

敌?”

冷眼瞄向自家手下,在下马威:“把他埋了。”立即有弟兄牵着马匹离去。

关小刀见他杀人于谈笑声中,的确够阴狠,然而他已把此罪全推向先锋骑未传令,且来

个杀人灭口,如此一来,纵使再指证狼烟四处可见,岂会没见着等语,他自会一口咬定。争

下去已无多大效果,不禁冷哼一声,暗斥他卑鄙、狡猾。

司徒昆仑道:“也许你认为我知道敌踪而不前来?其实全在一夜之差而已。或许晚上在

行进中,我未注意狠烟而疏忽了,及至第二天,得知消息后,不也赶来了,我岂是会对你这

种绝世之才不理呢?”

露出爱才脸容。

关小刀冷道:“那可未必,当时天龙骑得到消息,想赶来,你还阻止他们!”

司徒昆仑目光稍缩,倒忘了考虑此点,天龙二侠亦自瞧来,看他如何自圆其说。

司徒昆仑心念一转,道:“那不是阻止,而是考虑是否为诡计,结果他们仍慾先行,我

自让他们前来,并未加以阻止啊!”

关小刀道:“你却慢了一整天?”

司徒昆仑道:“不是慢,而是地毯式搜索,我得做到滴水不漏,每到一分舵,必先问明

状况,所以较慢。当然,这得天龙骑先行赶来才行,有他们前来支援,我暂缓些时刻,并不

为过吧!”

任何问题到达他口中,总能变得通达合理了。

关小刀冷冷一哼,心想在此问题做文章,显然吃力不讨好,大家心照似的不说。

他道:“师爷既然说得出口,咱当小的也只有认了……”

司徒昆仑截口道:“我并非想脱责,甚至非常内疚,由于一个失闪,害尔等受伤,尤其

是你,脸身全伤,实是叫人心疼,若有机会,必定替你讨回公道!”

露出一脸悲疼与关怀。

关小刀冷道:“公孙白冰算不了什么,倒是一些吃里扒外的家伙,让人可恨!”

司徒昆仑稍诧:“何人吃里扒外?他又对你如何?”

关小刀道:“专放冷箭、下毒的家伙。”

解开上衣,抽出前后两块铁板,指着利箭穿痕:“这就是放冷箭的效果,一共五支,准

准准,一点都不差;我若不挂上这铁板,岂非早已归天了。”

躲在暗处的李春风,瞬时咬牙切齿,怎忘了交代杀手射脑袋,亦或射屁股,总能捞点本

啊!

关小刀丢下铁板,锵锒一声,悦耳已极,却对司徒昆仑等人暗暗讽刺。

司徒昆仑嗔道:“谁放冷箭?到底是谁?”

关小刀道:“有的已断头断脚,全都归阴去了,只有一人还活着,他已供出那吃里扒外

的家伙。。

司徒昆仑更自动容,却又忍住,冷道:“他该不会说我吧?”

关小刀道:“正是。”

老狐狸既然先发制人,他干脆打蛇随棍上,看他如何反应。

司徒昆仑淡然说道:“你信了?他可能栽我赃。”

关小刀道:“我也这么想,又逼他,他才道出是师爷手下一女子,叫李春风的人要他们

前来杀我的。”

“李春风?”司徒昆仑惊道:“我不认得这个人。”

关小刀暗斥老狐狸已上当,冷道:“那杀手却指认无误。”

司徒昆仑道:“我身边真的无此人,你可把那杀手抓来对质!”

李春风小心翼翼又移向马车后,躲了起来,以免出事。

关小刀道:“可惜那杀手说完也死了。”

司徒昆仑道:“那岂非死无对证?”

关小刀道:“有证据。”

司徒昆仑道:“在哪?”

关小刀道:“你身边。”

司徒昆仑怔诧:“我身边?”目光直缩。

关小刀道:“不错,李春风就躲在你身边,她在你后面。”

“当真?可是我后面是车板。”

“在车子后面,那包住脑袋的家伙,师爷请她现身吧!”

“哪一位,快给我出来!”

师爷冷喝之下,李春风显然已躲不了,满心愤怒直叫要杀了某人,面无表情,移往车右

侧。司徒昆仑见状,冷道:“你是李春风?”

李春风摇头不语。

关小刀冷道:“何不拆下面巾!”

司徒昆仑要她拆下。

李春风百般不愿,还是拆了面巾,露出一张粘满膏葯且肿胀之脸,等于戴上了另一个面

具。

司徒昆仑怔诧道:“你是何人?为何跟在我身边?”

左近二名武士道:“禀师爷,她乃属下表妹,在襄阳被欺负,眉下为就近照顾,遂带她

同行,一路上,她并未惹任何麻烦,不禀之罪,还请师爷赏罚。”

司徒昆仑道:“救助伤者,我辈中事,只要不误事,何来之罪?只是她的脸,被谁所

伤?”

关小刀冷笑道:“被我所伤!”

司徒昆仑一愣:“真是你所伤?”

“不错!”

“可是她是在襄阳被伤……”

“错了,她是在洛阳被伤!”

关小刀冷笑道:“我就是从她身上逼出公孙白冰进犯之消息,她当然怀恨在心,不但派

了杀手,且送了毒酒想毒死我,幸好我命大,否则早死在她手中了!”

抓着毒酒罐,大有猛抛之势,引来不少人动容。

司徒昆仑声音转冷,道:“此事牵涉性命和荣誉,我无法分辨一切,只要你能证实,我

二话不说,立刻交人。

关小刀道:“先把她绑起来,交给我,我再证实给你看。”

李春风不禁斥骂:“我何处得罪你,你要如此对待?”

关小刀冷笑:“不做亏心事,还怕人家如何?”

李春风气得狂态将露,司徒昆仑伸手要她镇定,冷道:“关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我

已保证只要你能拿出证明,我立即交人,你却硬要绑人,未免对我不信任吧!”

关小刀冷笑:“此时此地如何能证明什么?好吧,既然师爷有意看管,那就把她带回洛

阳那被我叫人烧掉的雪月春风阁,或许在炭堆里还能找出证物,否则我也认了。”

李春风乍闻雪月春风阁被烧,不禁怔诧且震怒:“你当真烧了春风阁?”

关小刀欣笑:“春风阁关你屁事,你干嘛那么紧张?”

“我!”

李春风但觉上当,愣在当场。关小刀讪笑:“你根本就是李春风,所以才紧张对不

对?”

“我不是。”

“不是?就算不是,你说住在襄阳,又怎知洛阳有春风阁?”

“那是你说的。”

“我说它,我烧它,又关你屁事!”

李春风突然怒斥:“不关我的事,我却喜欢问,那又如何,尔能奈我何?”

关小刀冷笑:“我只想毒死你罢了!”

李春风见状大惊,急叫:“破不得,快接好。”

李春风更叫快闪,她和司徒昆仑几乎同时掠逃,剩余慾走,却发现此乃正宗白香酒,毫

无毒性可言。”司徒昆仑横飞回来,脸气已变:“关小刀,你……?”关小刀淡

笑:“你不是要我证实她身分吗?”我急得耍点手段。这罐毒酒效果不差,她连酒中有毒都

知道,师爷还认为她是谁?

李春冈道:“那毒酒是他自己说的,我只不过顾虑所有人的安全才要大家接好它,并夫

任何不妥。”关小刀冷笑道:“那暴洒呢?你又怎知要避开,摸不得?”

李春风怒斥:“为何要回答你问题,我喊着毒酒再丢给你,你敢硬接。”

关小刀冷笑道:“不管如何,你的确是个厉害女人。”

任谁都感觉出,李春风涉有嫌疑,司徒昆仑不由挣扎,他得考虑是要保护李春风,抑或

拉拢关小刀。

心念一闪,暗自以传音入密传话给李春冈,说道:“你得走了,我保护不了你。”

李春风怔诧中,他已转向关小刀,说道:“你们的事,自行解决。”

关小刀但闻此言,登时抢先机,喝地一声“正好”猝若猛虎扑来,大刀奇快砍杀过来。

李春风见状惊愕大叫:“你敢……”此乃向司徒昆仑说“你敢不帮我?”

她却因小刀攻势太快,来不及多言,喝着手下快拦人,四名杀手猛架长刀刺来,她蓦地

掠高而起,踩着人头往后退去,奔出人圈,一掌打落壮汉,抢了马匹,狂速即奔。

关小刀猛将敌手荡开,借力翻高,蓦见对方逃跑,急喝道:“三侠快追啊!”照样狂踩

人头追去,随又想击落骑士,那人但见情势不对,自动跳马逃开,小刀先后接坐马背,策骑

即追。

其实天龙三侠早已领军急迫,只是前头挡了师爷兵马,众骑只好绕道,误了些许时间,

李春风得以逃开百丈之遥。

然而天龙骑个个千中选一,骑术自不在话下,眨眼已迫近五十丈,李春风但见情势不

妙,大骂关小刀不得好死,策马偏向往左侧山林奔去。

或而马匹较弱,或而僵月刀过重,关小刀始终追赶不上,情急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美人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