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四章 刁蛮小公主

作者:李凉

关小刀却不知恶婆娘已被放出来,他仍和阿祖,带着冒险心情,二次重游灵刀堂总坛。

他们找了一分舵,弄到一艘船,和上次一样,直放下游,终见及偌大麒麟石雕像,随又

穿入麒麟腹中,让那丫鬟巧玲巧凤带往小公主住处。

那麒麟腹中景色依旧,在此入秋时分,仍自兰花绽放,碧草如茵,阳光从火山口顶端投

来,总让人泛起四季如春,人间天堂感觉。

关小刀甚至觉得,二次前来,除了想见见真正小公主之外,即因被此奇景所吸引。

丰满甜甜的巧玲,总是笑脸盈盈地带人穿过兰花洞,来到另一世外桃源,亦见着戏松

亭、五彩湖,再过去应该是望月台,却不知公孙白冰是否在那里相思养伤?

巧玲却避开翠峰阁,转往另一幽静曲道,行约百丈,已临弄雨坞,此时大晴天,此处却

常有飞雨光临,实是奇特,追根究底,原是左近有道小瀑布,不时滴水落下,轻风吹散,自

成飞雨。

当然,这是平常时刻,若真正下雨,那可呼天唤地,澎湃吓人。

再行转折,复见璎珞泉、柳风亭,终抵六座小山迎着六座飞瀑的六仙屏,那建于翠林中

的幽雅忆相思已近。

一切没变,关小刀不由暗呼,太好了,简真人间仙境,若能住一辈子,那该多好?

巧玲、巧风看在眼里,然而对于上次小公主突然发疯,把人迫得落荒而逃一事,她俩仍

是想不透,猜不着。

偷偷瞄向落魄的小公主,她却心花怒放飞舞起来,倒让人——回家真好之感觉。两丫鬟

更迷惘,然而小公主一向刁钻出名,也就由她去,少问为妙。

关小刀已跨入豪华内厅,亦见及晶香居、藏书阁,但想及邀梦窟不禁记忆犹新,急问:

“小公主安在?”

巧玲笑得丰满胸脯直颤,指着阿祖:“那不是?你怕啦?指被追打一事。

关小刀呃了一声,干笑道:“是怕啊!当时她凶起来,六亲不认。”

长有凤眼的巧凤笑道:“一定是你到她房间,不知弄了什么名堂,到现在还不肯让我们

进去呢!”

关小刀干笑:“小公主是不是时常闹情绪?”

巧玲笑道:“只有对你吧!她对我们可好,只有上次追杀你,可吓着我们了。”

关小刀道:“眼前的她呢?”

巧凤瞧向阿祖,笑道:“他大概扮江湖奇侠,所以显得大而化之。”

巧玲道:“她也装成刘姥姥进大观圆,东张西望,我们还以为有啥宝物会出现呢!”

关小刀笑道:“是有宝物,我也在找!”

眼睛四处乱瞄,想发现是否另有小公主藏在里头。

巧凤心血来潮,说道:“关公子你可再向小公主要求,睡她的邀梦窟可好?”

关小刀正要那奇泉治伤,遂笑道:“我要去就去,不必理他!”

当下大步往邀梦窟行去。

巧凤稍紧张:“你不问一下吗?”

巧玲激情道:“可有戏好看了!”

巧凤是替小刀问了,转向阿祖,道:“小公主,关公子要到邀梦窟洗澡,您可答应?”

阿祖一愣,瞧向关小刀,他本也听说邀梦窟那口泉,想试试:可是关小刀竟然抢在他前

头,还举着手,得意招摇:“我先来,你慢慢等!”

阿祖喝叫:“别忘了,我是小公主!”

关小刀讪笑:“所以主人该让客人,我走啦!”当真溜进邀梦窟去了。

巧玲,巧凤愣在当场,怎么小公主百般叮咛谁敢进去,就打断谁的狗腿,却那么轻易让

男人进入?

阿祖已招手:“让他先洗吧!你们替我弄点好吃的,我饿啦!”

巧玲、巧凤应声,拜礼离去。

表情却转奇为喜,看来关小刀自是未来驸马人选,能进邀梦窟,那就不足为奇了。

阿祖则趁机四处打溜,总觉得回家感觉甚好。

至于关小刀进入邀梦窟,一眼望去,一切没变,那股淡淡幽兰香依然诱人,他嗅着,穿

过雅厅,来到闺房,里头布置已是整整齐齐,未见先前凌乱,连内衣、肚兜都四处乱丢。

他特地走向梳妆台,想看看被自己刻上“白马王子是关小刀”的泥人泥马,然而这些全

都被搜走,不知藏到何处?

他不敢再乱翻,免得又被抓狂。

他推开内门,里头彩光乍现,那口黄琥珀混着绿翡翠的冷热泉,仍清澈见底,让人瞧来

特别舒服。

他已迫不及待想沐浴。然而鉴于上次光溜溜出去,却找不到衣服穿,他已思考该将衣衫

放在何处?

想来想去,决定把偃月刀放在外头门口隐秘处,衣服仍摆在池边,他还找来布巾,将门

绑紧,免得哪个冒失鬼闯进来而春光外泄。

一切都在如意计划中进行,他始敢脱光衣服,落入冷热温泉中,轻松地洗个舒舒服服。

洗了一阵,他或有奇想:“我就不相信,小公主会再凶巴巴的现身。”

于是照样躺在温泉中央,倒头即睡,泉水涌来,的确有按摩作用,他甚快已进入梦乡。

在梦中,又浮现小公主光溜溜体态,那是如此完善无瑕,充满青春性感呢!

她正在美丽的大翡翠湖中游泳、奔驰,忽然湖底冒出白马王子关小刀,两人嬉笑打了水

仗,头发一身湿,而后扭抱一起,快乐无比地旋转式亲热。

突然间两人飞了起来,腾云驾雾,无所不达,忽而一道闪电打来,小公主惊叫,下坠下

坠,掉落万丈深渊,关小刀不停追赶再追赶,喊着再喊着,总无法抓救她,小公主猝然掉入

利牙尖耸的嘴中,被咬得血肉模糊。

“公主?”

关小刀立即惊醒,伸手想抓什么,却发现原是梦幻,已自呵呵笑起:“原来是梦,实是

吓人,不过前半段倒是甜美无比,哇,和她亲热啊!”张着嘴猛亲又亲,实是过瘾。

忽而外头冷声传来:“洗好没?该换人啦!”

关小刀笑道:“哪有这么快,我的黑眼眶还挂着呢!你明天再来,对了,替我弄点吃的

来,还有,找个人替我看门,免得小公主来了我无处逃。”

那人道:“我就是小公主,何必逃!“声音带谑。

关小刀道:“装装可以,别陶醉!快去吧!”

“是,遵命!衣服拿出来,我帮你洗!”

“哇,可爱的阿祖小姐何时学会帮我洗衣服了?你该不会故意把我藏着不还吧!”

“到底要不要?’那人有点不高兴:“我换件新的给你!”

“好好好!”

关小刀谑笑着,立即抓了衣裤,并解下门口布条,开启门缝,发现阿祖已换了女人装

束,他喝喝大笑:“什么嘛!你当真变成小公主?真是丑八怪!”

阿祖斥道:“你敢说我丑?”一拳就想打过去。

关小刀猛把衣衫向他塞过去,讪笑道:“我是说你那身衣服丑,至于你嘛,漂亮极了,

可惜是个男的!”

“男的?”

“再见!记得送东西来啊!没有我命令,不准进来,如果小公主进来还差不多,你是男

的,若贸然闯进来,孤男加寡男,准没好事,切记切记!”

砰地一声,小刀将门带上,且又上了布条,方自跳入水中,故意泄得水花哗啦作响。

阿祖愣在那里咬牙切齿,猛把他衣服丢在地上踩,猝又问道:“上次你当真看过小公主

洗澡?”

关小刀欣笑:“那还用说!”

阿祖道:“看到什么?”

“全看光啦!”关小刀笑得甚邪:“她那光溜溜胴体,散发出完美无瑕光彩,简直叫人

怦然心动,待她风情万种转过来刹那,时间好像停顿。只见那迷人酥胸轻轻颤动,那青春、

健康、性感媚力四射,瞧得我头昏眼花,简直快冲过去紧紧抱住她,哇……”

“住口!”阿祖突然厉斥:“该死的家伙,我要挖掉你双眼,大卸八块,拿去喂

狗……”

关小刀一愣:“你发什么神经?”

猝见砰然巨响,那糊在门上宣纸,全部被震得碎裂四散,里头瞧得一清二楚。

关小刀唉呀一声,潜身入水,手掩要害,急叫道:“你干什么,想非礼我不成?”

阿祖两眼含泪:“我要杀了你……”

猝然飞奔而退,在雅厅抓来弓箭,猛地往里头射去,吓得关小刀脸急大变,唉唉乱叫之

中,已东躲西跳,躲着一支支利箭,眼看这家伙玩真的,吓得抓起烛台锵锵乱挡,复见全身

光溜,赶忙扑向木门下方,暂以避身。

他急喝:“你疯了不成?哪有人利箭这么射法?”

阿祖仍不管,厉叫着抓来利剑,猛从木板刺去,叭叭数响,竟然划伤关小刀手臂,吓得

他再次滚落水中,惊骇不已地瞧着这位发疯,要自己小命的女子。

“你不是阿祖?”

若是阿祖,岂会如此嗔怒下毒手?

那女子厉喝:“拿命来——”又射出数把利箭。

关小刀急忙以烛台挡掉,已然苦笑不已:“小公主别生气,我只不过是借你灵泉治伤,

其他没什么意图……”

“闯进来就要死——我足足等了你两个月,你给我死来——我要挖掉你眼睛!”利箭仍

射不停。

关小刀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刚才那些话是自己编出来的!我是色盲、老花眼、青

光眼、半瞎子,什么都看不见!”

“胡说!看不见人,怎看得着利箭!”

“呃……我是听音辨位!”

“那你就听吧!利箭不行,看我的绿锋针!”

小公主抓起一口绿色玉盒,猛地就想往前射去。

关小刀自是听过此针乃灵刀堂独门暗器,厉害无比,哪敢再接,猛地惊喝,双掌开打,

极慾破门而逃。此时不走,接下来准走不成!

猝见他掌劲迫来,砰然一响,章然只打得门下木片碎飞,那门框仍自一格格现在眼前,

根本亳发无损,他呆愣当场:“这是铁制的?”

“为了你,特地换的。”

小公主厉喝,绿蜂针就要打出。

关小刀情急之下,射出烛台穿过铁框,打落绿盒子,小公主更怒:“敢打我,死来—

一”一掌扫去,关小刀节节败退,赶忙跳入冷泉,冻得发寒,猛尖叫:“救命啊一一巧玲、

巧凤、阿祖快来救人啊——”

小公主冷笑:“没人会来,也没人敢来,这里只有你和我,只有一个可以活着出去。”

关小刀急道:“小公主,原谅我无心之罪,一次就好!”

“放屁!你死定了!”

绿盒一开,蜂针偌大一把叭然射去,关小刀唉啊尖叫,猛往水底钻,蜂针落水如雨点,

叭然一响,没之无痕。

关小刀突然跳蹿出水,厉吼大叫:“阿祖快救命啊——”手抓臀部,猛又落水。

忽见外头有人喊道:“谁敢闯我宫殿?”阿祖抓着兵刃撞了进来。

小公主怒喝“大胆”,以为是宫女闯入,猛地回身即想发掌,蓦见阿祖冲进,双方脸面

一照,就像照镜子似地,竟然一模一样,吓得两人尖叫,掠退数步,惊慌大叫:“你是

谁?”

关小刀虽诧愣果然有两个一模一样脸面之人,但他仍顾及安危,急道:“快救我,她是

真的小公主啊!”

“小公主?”

阿祖做贼心虚似地“啊”地尖叫,哪顾得救人,拔腿却奔。

小公主怔愕不已,竟然有人从镜子中跳出来?莫非这是做梦?她愣了一下,突又闻及外

头脚步声,根本不假。猛地急叫“别走!你是谁?给我回来一一”拔腿即追出去。

关小刀见人奔去,方嘘喘大气,急忙撞向铁门,然而此门已经过改装,且又上了锁,根

本甚难开启,他连撞四五次,皆不得逞,只能苦笑,人家犯桃花劫,至少摸过女人,他犯桃

花劫,只瞄一眼,天啊!太不公平了!

撞门不开,他只好吼叫,看看是否另有他人前来,同时他巳拾起散落四处的利箭,以备

不时之需,可是若那小恶魔回来,安有命在?

大刀呢?它一向能破石断兵刃,说不定能斩不着门。

可惜却被放置于前厅,根本抓之不着。

再瞧瞧这一身,方才吃了几箭,虽没伤着筋骨,却也划破不少肌肤,幸好此泉有疗效,

已将伤口洗结成红痕,暂时不用怕失血。

唯有那绿蜂针,方才为怕伤着眼睛,背转沉水,然那盒子强劲不小,竟然喷出落水蜂

针,还能伤人,或许自己臀部翘得太高,中了不少针,幸好池水挡掉不少劲道及毒性,否则

岂非针针入肉死定了?

他边喊边拔着臀部尖针,一身狼狈模样。

忽见脚步声传来,他又惧又喜,惧来者是小公主,喜可能是救兵。

然身躯光溜,实在难见人,猛地抓下方才绑住门闩,却被击得破烂布条,把它打开,缠

住下体,勉强可蔽体,却如原始人,落魄得连他都想笑。

布条方缠完,蓦见巧玲、巧凤丫鬟撞进来,利剑护身,如临大敌般搜索过来。

关小刀欣喜大叫:“快救我,放我出去!”

巧玲、巧凤忽见躶男,尖声大叫,掩脸甩头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刁蛮小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