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六章 妖娆媚情一荡女

作者:李凉

十天后。

关小刀已回到腾龙山下神剑门总坛。

他以为会见着三爷亦或门主,岂知师爷司徒昆仑却亲自前来,想把他带往某处,关小刀

自是不从,但师爷说了一句:“想不想见安盈盈?”

关小刀自是惊动。“你当真把她抓着?”

司徒昆仑笑道:“我抓她何用?我只是知道她隐居何处而已,也就是说,她自行躲了起

来。”

关小刀心下一喜:“你当真知道她隐居处?”

司徒昆仑道:“在你面前,我毋需说谎吧!”

关小刀自知师爷姦诈,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况十日调养,伤势好了许多,哪怕对

方耍诈。

于是点头:“去见见也好。师爷带路便是。”

司徒昆仑道:“果然是位将相之才,走吧!”

他未对小刀施予手脚径往山区掠去。

关小刀亦不落后,立即追上。

两人一前一后、直往腾龙山脉掠奔。

经过两座山头,眼前转为险峻,终抵一处高崖,司徒昆仑道:“安盈盈就躲在此山崖之

中的某个山洞中。”

关小刀凝目望去,此山崖壁面长有不少草丛,且凹陷不少秘洞,想一一搜寻,恐非易

事,他不禁皱眉:“这么多,怎么找?或许唤她出来,较为容易。”

司徒昆仑笑道:“有我在,她未必肯出来,不过,我却知道她住在哪个洞穴。”

关小刀急道:“在哪?”

司徒昆仑伸手往山崖一指:“在那里!”

关小刀正待引目望去,哪知司徒昆仑突施狠手,伸指发动点向小刀左近要穴,关小刀但

觉指劲迫来,正觉不妙。

然而司徒昆仑武功的确不凡,任他如何反应,仍抢先机,猛截指劲,关小刀两眼一翻,

惊叫未出,正倒栽地面。

司徒昆仑冷邪一笑:“我若非看你是块料子,否则早就杀了你,还容你嚣张到此时?我

且想套方法,叫你死心塌地归顺我便是。”

当下挟起关小刀。

他哪是往山崖掠去,而是走回头路,掠过一座山头,再向北转,随即港港行行,来到一

处不起眼山丘,找到一处山泉涌流长满青苔的石壁,伸手按去,石壁陷翻,通道立现。

他潜身入内,再把石壁关妥,此时秘洞全靠夜明珠照明、再行百丈、穿过两道秘门,眼

前突然豁地开朗,阳光从半壁山崖透来,眼前一片光亮。

仔细瞧来,此秘处俨然牢房,四处挖了不少洞穴,且全部封上铁门,还好,关的人不

多,并未传来嚣叫声。

司徒昆仑把小刀带往另一秘洞,转行中,终抵一处天然石穴,里头甚是宽敞,石床、石

椅、棉被,一样不少,司徒昆仑亲自替他铐住双脚,并唤来守卫,交代几句,方始唤醒关小

刀。

“关兄弟醒醒,地头到了……”

关小刀浑噩中悠悠醒来,张眼即瞧及那张带着阴险却又故作和蔼脸容,他突然想到什

么,喝地一声,怒拳即打,这一冲扑,牵动脚镣,一声顿响,整个人随之往前栽去,差点跌

个狗吃屎。

他忽见双脚已被铐住,登时嗔斥。“老狐狸,你敢暗算我?”爬起来想再战,却知武功

受制,恐怕无力回天,只有装凶瞪眼份儿。

司徒昆仑淡然一笑:“关兄弟言重了,老夫怎会暗算你?”

关小刀斥道:“明明做了手脚,还假惺惺,你到底存何居心?”

司徒昆仑淡笑道:“或许有些误会待澄清,如此而已。”

关小刀斥道:“什么误会?你分明是睁眼说瞎话,乱栽赃!”

司徒昆仑道:“可是,传言你投靠灵刀堂,却有所证据啊!”

关小刀一愣:“这么说,是有人指控我叛帮了?

司徒昆仑道:“或许这指控不真,我相信你……”

“废话!我看指控之人就是你!”

“我怎刽我一向甚器重你!”

“谢了,你的器重,我担待不起,我看你还是另找他人吧!”关小刀冷声道:“你我无

缘,放我走吧!”

司徒昆仑道:“迟早都会让你获得自由,只是近日对你叛帮之事有所传言,所以还请少

使在此休息几日,老夫必定找个理由替你脱罪。”

关小刀斥道:“笑话,我无罪,何来脱罪,再说,我也非神剑门弟子,根本谈不上叛

帮,你到底存何居心?”

司徒昆仑道:“你继承父志,自该属于本门弟子,放心,不出三天,一定还你公道,如

何?老夫向你保证,只要三天即可。”

关小刀斥道:“你可以保证,也可以随时食言,就像你答应要带我见安盈盈一样,一转

身就暗算我!”

司徒昆仑轻叹:“只要三天,一定给你交代如何?”

关小刀冷斥:“如果三天不算数,你又拿什么来搪塞?”

司徒昆仑道:“三天一到,一定放人,否则任你将老夫名字倒过来写。”

关小刀斥道:“名字怎么写,也伤不了你一丝半毫。”然而此时除了等待,他根本无计

可施,不禁软了语气,似已接受此条件。

司徒昆仑见状,淡然一笑道:“关兄弟可谓神剑门一员大将,实是不可多得,老夫实在

欣赏,假以时日,必定大放光芒,放心,老夫必定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你好好养神便

是。”

关小刀斥道:“这到底是何地方?你的私人地牢?”

司徒昆仑笑道:“这是神剑门秘车,老夫哪有私人地牢,你误会了,放心,在此三餐十

分丰富,还可洗澡,跟今天住在别馆差不多。”

关小刀冷哼:“我看是你耍的名堂,怎未见神剑门住何手下?”他想,若发现天龙骑弟

子,要他传令胡三爷,或许可能脱困。

司徒昆仑笑道:“既是秘牢,自是非一般人所能进入,你别多想,三天过后,自能脱困

而出,到时,什么都明白了。”

关小刀默然不语,心头却想着,什么都以三天为期限,莫非这三天他将进行什么阴谋?

司徒昆仑瞧及小刀已平静下来,笑容自是较为自得,道:“也许已往我们有过误会,但

通过今日交往,希望来日能疑虑尽除,肝胆相照,共创一片天地。”

关小刀讪笑:“多谢抬爱,先用脚镣铐着我,还谈肝胆相照?”

司徒昆仑淡笑:“这只是应付外头谣言罢了,三日后,一切将改观,你我将毫无芥蒂

矣!”。关小刀冷斥:“说的倒是堂而皇之,谁知你肚里在想什么?”一司徒昆仑打哈哈:

“来日你自会明白,时候不早,我先行告退,除了放你出去之外,侍卫将对你百依百顺,你

大可安心住下。”拜礼后,他已含笑而去。

关小刀武功已制,只能眼巴巴瞧他扬威离去,守卫小心翼翼把铁门锁上,为免麻烦似地

躲向暗角,免得惹着这小煞星。。

关小刀见人走失,四处一片沉静,心头不由空虚许多,连日变化,使他穷于接受,得醒

醒脑子,花点心神去想寸行。

他觉得司徒昆仑若无重要事情,根本不可能大费周章,把自己从江南抓回来,却又不动

声色地关在这里。

他目的何在?

他会对自己耍出何种手段?

如若关进此牢,再也逃不出去的话,那任何手段都不必耍了,

想及此,他不由心神一凛,赶忙唤来守卫,对方三十上下,一脸劲道,更具精明。

小刀问道:“你来此多久?”

守卫犹豫,不知该不该回答。

小刀斥道:“师爷说,除了出此门之外,任何事都可答应,你敢不说。”

守卫眉头一皱,终于说了:“我被派来恃地照顾你的。”

关小丌哺哺说道:“这么说,是刚进来的了……”心头稍安,如若对方已守此甚久,那

恐怕真的要困死这里了。

他又问:“这里还关着多少人?”

“啊……不清楚,我刚来……”

“真是,找一个来久一点者回话。”

“这里除了我和外头几名守卫,已没人了……”

关小刀斥了几声。“无用家伙”,心头却暗喜,既然守卫不多,突围机会将大些。

于是他故意问些乱七八糟话题之后,要守卫前去料理食膳。自己则四处敲打,果真是铜

墙铁壁,就连大门那铁栅也有手臂粗,就算以偃月刀砍它,未必能断,看来想破门而出,非

得武_功恢复不可矣。

寻视过后,但觉无计可施,只好坐下来,想着冲穴手法,可惜自己内功有限,又遇上司

徒昆仑手法怪异,根本徒劳无功,然而,总不能因此即放弃机会,他还是试着冲穴打穴,

以期有所见效。

不知不觉中,守卫已送来餐食,小刀倒落落大方食用,倒也可口。吃完过后,再次盘坐

打穴。。又不知过了多久,但觉天色渐暗,四处已掌起火烛,虽较日光为弱,却也能瞧清周

遭。

忽而闻及女人声音传来。要守卫先行退在一旁

这话声引得关小刀格外醒耳,抬眼穿栅瞧去,竟然见及一位妖饶挑情美女,提着那餐篮

媚情走来。

她那黑色紧身罗裙,把体态烘托得撩人心弦的穿着,实对关小刀毕生难忘,一眼望去既

惊且诧:“李春风?”

来者正是逃出田威囚禁的李春风,经过多日疗养,她的伤似乎完全康复,一张脸更显楚

楚媚人,扣人心弦,她媚笑挑情行来,见及关小刀,笑得更甜:“小冤家不差,还记得我长

相,否则真是负心人呐!”

关小刀哭笑不得:“你怎会在此?”

忽又想到什么,道:“呃,对了,你本是师爷的人,能在此,根本不足为奇!怎么,想

前来报仇?上次吃了我的排头还不够?”李春风故作惊吓状:“吓死人了,你看我左眼角,

被你弄出一一疤痕,害我哭得好伤心,好不容易找到灵葯,才让疤痕转淡消失,否则,我真

的要报你一辈子呢!”

关小刀冷道二“不必惺惺作态,我既然落入你们手中,要耍什么排头,尽管委来,免得

我寂空等待。”

他想,弄明情况,总比浑噩不清来得好过些。

李春风婬荡一笑:“我哪敢对你如何?你是神剑门大将,师爷可器重得很,特地要我亲

自调理膳食,并送来给您服用,那菊花三蛇羹,红烧排翅,醋溜黄鱼肚,每道都保证让你回

味无穷,来呀,尝尝着便知。”

她把竹篮推入牢中,关小刀却犹豫起来,不知该不该接下它。

李春风见状媚笑:“怎么?怕我下毒?放心好了,若要算帐,岂会如此丨心就毒死你?

它可是道地可口名菜,你吃了便知。”

关小刀似乎不愿认输,立即落落大方行前,抓来竹篮,畅快笑道:“有好东西,不吃可

惜,我只是觉得奇怪,你我化深似海,你怎会甘心洗手做羹汤,服侍我老人家?”

说完将竹篮打开,伸手抓片排翅,一副享受美食地吃它,泉然爽口不已,他想,一点点

慢慢吃,纵使着了道,也未必中毒太深,但人口感觉似乎无毒,心头笃定不少。

李春风却不计前嫌媚笑着:“谁叫我们是对头冤家?老实说,自从在雪月春风阁跟你交

往后,我已深深爱上你了,为了你,吃点苦头又算什么?”

关小刀弄笑:“你该不会得了花痴吧?”

李春风媚笑道:“是啊!就对你痴,痴一辈子!”

“甚至被我毁容也甘心?”

“嗯!何况我现在仍是花容月貌,你还喜欢我吧?”

“你的确够騒!”老实说,对李春风的媚,关小刀不得不嘉许,但若变成婬媚。则叫人

恶心矣。

李春风笑得更邪,媚声道:“看来,我们破镜重国有望了。”

关小刀道:“该不会是师爷把你许配给我吧?”

李春风媚笑道:“他可无此能耐,是我心甘情愿的,小冤氛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依

你!”

媚笑中,已摆出撩人姿态。关小刀瞄眼道:“我是有心,可是你的华剑英会吃醋的!”

“他啊?算啦!”

李春风不屑一顾,道:“看到他屁股结了数十条蜈蚣疤、蜘蛛丸,我便什么胃口也没

有,早就休了他,唯独小冤家越长越帅,真叫人心动啊!”关小刀道:“你心动,我更心

动,可惜隔了一层铁门,都是妄想,你弄开它吧!”

“这……呃……”

李春风似有冲动,却又顾忌什么。

关小刀瞧她反应,冷声说道:“我看你全在演戏,别再在那里卖騒啦。瞧来真是倒胃

口!”

李春风银牙一咬:“你敢说我卖騒?”

关小刀道:“要不然,是我勾引你不成?想干就开门,否则就滚蛋,我对你没胃口。”

他想,既然骗不了对方开门,只有激怒她,才有可能激出真正目的。

李春风果然变了脸色,嗔道:“阶下囚,还敢骂我?”

关小刀讪笑:“骂你又如何?纵使烟花柳巷的女人也混得比你高级、干净得多,你只不

过是画了一张人脸的脏母猪,我看了都想吐,你没发现我早在你背上刺上一只母猪吗?也不

回去照镜子再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妖娆媚情一荡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