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七章 囚室春光

作者:李凉

对于安盈盈,本以为她是开放女子,没想到在节骨眼里,却毁容自保,如此贞烈行径,

使得小刀对她不免又多了几分敬意。

关小刀道:“你的伤,我也许能治,以前方子秋的女友银狐也受了脸伤,我拿葯给她,

想必已治好了……”

安盈盈感激轻叹:“多谢啦,其实,身囚于此,一张脸皮是何模样,已无关紧要

了……”

关小刀道:“你还可以逃出去啊!”

安盈盈苦笑:“是想,但谈何容易……”

关小刀道:“你不是挖了秘洞?”

安盈盈道:“是花了三个月挖通了,可是那片悬崖峭壁,若无绝顶轻功或绳索,我根本

走不脱。”

关小刀欣声笑道:“现在不同了,有我在,保证万事通,你看!”

晃着手中钥匙,道:“这三把钥匙,足可打通所有关卡,若爬崖不成,咱找机会冲出去

便是。”

安盈盈淡声笑道:“你似乎永远神通广大,那钥匙又如何得来?”

关小刀讪笑道:“是老狐狸自己丢下来的。”

接着,把如何用计藏身,骗得司徒昆仑开铁冂之事说一遍,又道:“方才本来可以宰了

他,谁知他练了什么阴阳魔功。竞然不怕暗算,我只好逃到这里,不过,如此也好,否则可

碰不上你了。”

安盈盈轻叹:“不知此缘是好是坏?”

“当然是好,有缘才能相见。”关小刀道:“放心,只要我功力一复,立即救你出

去。”

安盈盈道:“你武功受制了?”

关小刀道:“要不然,我哪落个如此狼狈?”

安盈盈道:“幸好我武功不高,司徒老鬼未禁制我,坐过来,我试着替你冲穴。”

关小刀道:“试试也好!”

立即配合安盈盈,盘坐其前头。两人开始研究如何解穴。

那司徒昆仑点穴手法实是奇特,两人几乎研究大半夜,始能解开两处穴道,若以十来处

受制算来,可得花上三数天才行,然而能解此穴,两人已升起无限希望,时间似乎已不是同

题。

未久,天色已渐亮,安盈盈忽见焦躁起来:“天亮了……”

关小刀不解:“你紧张什么?是不是有人将送东西来?”

安盈盈道:“倒不是,他们一星期送来干粮,偶而想到才有热菜热饭,得再过三四天才

可能送东西过来……、”

“那你为何紧张?”

关小刀转瞧过去,安盈盈却困窘掩脸,关小刀知道是何原因,伸手抓下她掩脸手臂,那

本是花容月貌,此时多了一道血红刀疤,且瘦了、憔悴了,以前丰盈婀娜体态已不复见,难

怪她想掩藏,尤其又是在心上人面前。

安盈盈还想躲,关小刀更形不忍,扯着她的手,扯着她的身,突然升起一股冲动,欺身

过去,激情地吻向她、她想躲,却

躲不开,终于接受,双chún相亲,一股奥妙甜蜜情境涌得两人激情再现,昔日怀念感觉,

再次轻尝。

安盈盈终于完全接受他,再次尽情地享受他的温柔。轻笑中,她已嘤声说道:“你好

坏……”

小刀腻笑:“就是对你坏。”

“可是我已毁了容啊!”

“有啥关系,我治得好。”

“要是治不好呢?”

“也有另一边可看啊!”

“少来,我……到底哪点吸引你?……还是……你在同情我?”

“我像在同情吗?”

关小刀吻得更深入:“老实说,你夺了我的初吻……何况,你好成熟、好丰满,我受不

住啊!

关小刀又自轻狂亲去,惹得安盈盈娇笑扭躲,直道:“你好坏。”然而凭她已毁容之老

婆娘,竟然还能吸引年轻小伙子,她多少有些感恩,不自觉地滚下几滴热泪。

但见小刀似乎已*火高涨,慾褪尽自己衣衫,以尽鱼水之欢,她何尝忍心拒绝,然而他

只不过是年少之龄,血气方刚,若因此而背下道德责住,对他往后男女交往恐有不便,她不

得不装出闷痛呻吟声,以提醒小男孩。

关小刀果然闻及,惊声道:“弄痛你了?”

安盈盈干窘道:“有一点,以前受了一掌,现在太激动,有点疼……"

“呃……………对不赴…………”

关小刀急忙把她那半袒胸脯之衣衫拉回,窘红着脸说道:“对不起,我差点把持不

住……”安盈盈谈笑道:“不必对我太认真啦,我都嫁了好几位丈夫,你要我,还是抬举我

呢!只可惜我有伤在身,无法侍候你,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如此一说,反让关小刀窘

困难安。

安盈盈不愿他发窘,将他搂在怀中,道:“有一天,等我伤好了,我们再找个无人清

泉,洗个鸳鸯浴,再缠绵它三天三夜如何?”

关小刀已呵呵笑起,想答应也不是,不想答应又违心意,他只能笑,透过幻想,此事的

确美妙啊!安盈盈也只能以笑声回应,毕竟她认为两人是不可能结合,能谈此毫无负担爱

情,已是莫大福气了。不知不觉中,两人又再次拥吻,毕竟患难更见真情,两人在毫无负担

之下,感情谈来更见激昂。

他俩已忘了身在险处,尽情陶醉在男欢女爱之中。

然而司徒昆仑却为寻关小刀不着,已快疯狂,他不但搜遍地牢,甚且回到师爷府,派出

大批人马,务必在对方逃往胡三江告状之前逮到他。

天未亮,侍卫队人马已四处乱转,早就引来天龙骑侧目,直觉有事将发生。

然而天龙骑总管府中,此时也静不下来,原是负气离开阿祖,此时已找到总管府中,准

备探寻关小刀下落。

他并未想到关小刀已被囚禁,只想探探小刀到底耍何手段,竟然一去不回,连个音讯鬼

影全无?他向附近打探,探不出结果,只好探到总管府去了。

总管胡三爷倒是以和接待于正厅之中。

阿祖第一次如此正视胡三爷,但觉他两眼凸炯有神,直若张飞,不苟言笑,还好他非天

龙骑,否则必定紧张万分。

胡三爷倒是表现和气,道:“你找关小刀?”

阿祖点头:“他去哪了?”

胡王爷点头:“不是跟你一同到江南?”

“早就回来了。”

“早就回来?”

“你不知道?”阿祖道:“司徒昆仑找了黑青锋,硬是把他请回来,你不知道此事?”

胡三爷皱眉:“黑青锋未必请得动他。”

阿祖道:“当然清不动,但说他是叛徒,他非得回来澄清不可!”

“他会是叛徒?”

“他当然不是!”

阿祖道:“这当然是三爷的手段,不管如何,小刀的确已经回来,而且已回来不少天,

现在找不到人,一定出了问题。”

他将那把偃月刀抖晃几下,又道:“这是他随身兵刀不可能隔那么久还不取,一定出了

问题。”

胡三爷此时亦开始紧张:“他会出什么事?”

阿祖道:“当然是被师爷耍了手段,你得找师爷查查,若要我帮忙做证,我随时奉

陪!”

胡三爷但觉非走一趟不可,于是唤来天龙三侠,方子秋、谷君平、雷万钧,要他们四处

打探关小刀下落,随后他已动身前往师爷府中,准备探询此事。

师爷府离神剑宫不远,建得雕梁画栋,气势宏伟,大有压过神剑门之态,难司徒昆仑如

此猖狂嚣傲。

胡三爷方慾进门,司徒昆仑已自迎门而出,此时的他,身着一件金黄丝袍,若绣上龙

纹,几乎已和龙袍无二,他那半斑灰发似乎减失不少,满面红光中虽见淡淡焦痕,但却让人

觉得。③他精神亢奋,似有返老还童之态,或许练那所谓阴阳邪功,自有返老还童之能吧?

乍见胡三江,他目光一缩,直觉是为关小刀之事而来,心想这下可好,关小刀显然未逃回他

身边,一切仍可保密,他反而显得热切,拱手道:“三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

罪!”胡三爷冷声道:“不必唱戏,我是为关小刀而来,你把他藏在何处?”

“关小刀?”司徒昆仑道:“他不是你的跟班,怎找我要人?”

胡三爷道:“是你派人把他抓回来,当然找你要人。”,司徒昆仑一愣:“我派人抓

他?派谁?为何要抓他?”

胡三爷冷笑:“少再演戏,我已经来了,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走人”“司徒昆仑表情

转冷:“无凭无据,就算你是三爷,也不能胡乱栽赃。”

胡三爷冷道:“胆敢叫黑管锋出来对质吗?”“这有何难!”

司徒昆仑立即传令叫人。

胡三爷见状,不由后悔,黑青锋本是对方之人,自己在这无证据之下,又岂能逼他说真

话,

果然黑青锋如大猩猩般狂妄走来,一问三不知,推托完全下知此事,胡三爷逼不出名

堂,只有拂袖而去。

司徒昆仑谑笑于心,表情却不动声色,恭送客人离去,他道:虽然关小刀和侍卫队有瓜

葛,但他却是神剑门得力助手,我不会因私报公仇,三爷多心了,他既然已失踪,我自该派

手下帮忙找寻便是。”

胡三爷默不作声,忿忿离去,直觉未带证据去兴师问罪的

确自讨没趣,然而若真无证据,又能奈师爷如何?

正闷愁无计可施之际,阿祖又蹿了出来,直道:“押走小刀的还有七绝剑手,你找他们

做证便是。”

胡三爷眼睛一亮:“为何不早说?”    

阿祖道:“我也是刚才搞懂,上次在雁归山,远远看着七个黑影把人带走,我以为是黑

青锋手下,方才问了天龙骑,才知道另有七绝剑手,我想那七人便是他们了。”、”

胡三爷道:“是或不是,问了便知,我且入宫便是!”

当下告别阿祖,直往神剑宫城行去。

阿祖则跟在后头,随又守在宫门附近,毕竟小刀虽可恶,但突然不见踪影,他总于心难

安。

胡三爷进宫不久,忽见两名侍卫匆匆赶出,过不久,又见司徒昆仑匆匆进宫,想来是有

眉目,阿祖不由暗暗期待。

门主龙飞云仍自接待他们于花园雅轩棋室之中,他仍是一副优雅书生模样,似乎近来神

剑门及灵刀堂冲突,根本与他无关。

他唯一关心的,可能是公孙白冰是否跑到北武林来勾引他老婆。

此时他不再下棋,冷静坐于棋盘左侧太师椅,手摸短髭,注视着越来越霸气的司徒昆仑

进门。

司徒昆仑拜和过后,冷声说道:“不知门主急忙召唤,所为何事?”

门主淡声说道:“你把关小刀如何了?”

司徒昆仑心里有数,冷道:“全听三爷几句,就说我把人如何?未免太……”

门主截口道:“我已经有证据。”

乍闻此言,司徒昆仑稍愣,随即恢复冷静:“我倒要看看何拨。”

胡三爷冷笑:“狐狸露了尾,还想变成老虎咬人一口不成?”

司徒昆仑怒极,哈哈狂笑,根本未把眼前门主放在眼里。

门主脸面不停变动,终于开口制止,冷道:“师爷你笑的可以了吧!我只要你交出关小

刀,你难道想抗命吗?”

司徒昆仑笑声一敛,狂声道:“他不在我手中,怎么交?你,实逼人太甚!”

门主冷声道:“我在逼你?那好,你说他走了,又去至何方?你总该说清楚吧!”

司徒昆仑斥道:“脚在他身上,他要去哪就去哪,我管不着!”

胡三爷冷道:“我看得搜搜你的师爷府了。”

司徒昆仑同言又自狂笑:“怎么,你终于逮着机会拆我台了?想搜可以,得经过我这

关!”

他似乎横了心,想连同胡三江一起收拾,已摆出架势。胡三江早就看他不惯,当下神功

一运,冷道:“连门主之命,你都敢不听,我且看看你凭的是什么?”

翻天掌抖开,大有一触即发之态。

门主见状,一时犹豫,他自不愿见及两人相斗,但司徒昆仑未免太过分,不教训他,实

是说不过去。

正犹豫之际,司徒昆仑已发难,冷笑喝道:“凭你也想跟我动手?还早得很!”

猝见他右手一探,整只手但见红影,竟然奇快无比欺砸过来,和那翻天掌对垒,砰然一

响,胡三爷惊愕连退数步,手掌为之生疼。

他自知司徒昆仑武功甚高,却未想到高出如此地步,一掌即能逼退自己!他哪知对方练

了邪功,功力已然大进。

司徒昆仑一招得逞,更形狂妄,哈哈谑笑道:“让你混总管

是给你面子,你简直给脸不要脸!来啊,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他猛又欺身,双手运劲发红,左右开攻,即慾轰来。

胡三爷吃过问亏,不敢大意,运功极限,变掌易攻为守,待一接对方掌劲,砰砰数响,

竟然打得他双掌疼麻,连连后退,不得已掠窗而出,退落花园空地。

司徒昆仑粘飞追来,再喝一声:“看我这招‘劈头劈脸’!”

但见其掌化扇状,旋如孔雀开屏,方一欺身,奇速无比打得胡三爷招架乏力,节节败

退,猝而空门已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囚室春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