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十八章 婬邪师爷

作者:李凉

崖下但见清澈溪流,并有深潭一处,小刀已数日来洗澡,趁此跳入水中一把洗净。

他笑道:“早知有清潭,从上面一跃而下。轻松不少。”照向高崖,怎么看都觉得能准

确跳入潭中。

胡三爷边洗脸边说道:大难不死已是万幸,你难道要跌个粉身碎骨才安心?”

关小刀干笑:“运气没那么差吧!”

胡三爷轻轻干咳,只能装笑,不便说什么。

关小刀还是照云看面,可惜云层掩住,瞧不出名堂。

他道:“方才跌了一块重石下来,会是安盈盈警告?而且听到狂叫声,不知是否司徒昆

仑在发疯?”不禁替安盈盈担心起来。

胡三爷轻叹:“希望不是才好,那石块也可能是自行松脱的。”

关小刀只好以此做解释,当下话题一转:“三爷又如何被擒?”边说边走出水潭,开始

拧衣服。

胡三爷轻叹:“没想到师爷武功已然如此之高,我是跟他对掌之后,不到三招即落败,

连七绝剑手也逃不出对方掌力。”

接着,他将如何接到阿祖消息,以及如何找向司徒昆仑及打斗之事说了一遍。

关小刀怔诧不已:“难道他当真邪功大成?”

胡三爷急问:“他练何邪功?”

关小刀道:“好像是什么《阴阳真经》上的功夫,他是跟李春风乱搞练出来的,当时我

发现他们俩全身光溜溜且红通通,还偷吃什么千年人参。我趁机偷袭,岂知这老家伙竟然不

怕暗算,还倒打我几掌,我看情势不对,立即开溜,没想到那功夫果然神奇,不但威力无

穷,甚至还可刀枪不入……”

胡三爷哺哺念道:“《阴阳真经》是得自何人所创?他们如何获得?”

关小刀道:“何人所创,我不清楚,不过这真经好像是李春风无意中得到的,可惜上次

没收拾她。结果惹来无穷祸患。”

胡三爷轻叹:“实是劫数,司徒昆仑练了此功,整个人似乎变了,说话总觉邪气甚

重。”

关小刀讪笑:“我还怕他变成色魔,每次练功都要女人呢!”

那幕练功情景,让他刻骨铭心。

胡三爷只能轻叹,此时他技不如人,说任何话都觉无用。

众人正在猜想,那武功到底出自何处,有多厉害之际,猝闻山崖那头叭然一响,似是枯

枝断落,忽又传来女子惊叫。

关小刀怔诧:“是安盈盈?”

猛地追向山崖,准备救人。

安盈盈本是以布条攀树枝而下爬,及至尽处,找不到落脚处,她只好摆荡身子,以期能

落脚较斜下方那凸石,岂知摆了几下,树枝吃力不住而折断,连人带枝往下摔,她除了惊

叫,已无用武之地。

关小刀急奔过来,果真见及下坠身子,急喝“别怕别怕”,伸手即想硬接,安盈盈哪还

有心听人耳?

哇哇直喊中,双手双腿胡乱抓扯。眼看就要坠跌崖底,那右手紧抓之布条又绊上凸枝,

啊的一声,身形已止跌回稳,软柔上下弹动,关小刀则愣在下头,伸手接个空。

安盈盈但觉不再下坠,始敢张眼,直觉没死,再往下瞧,已离地面不到七八丈,暗忽好

险中,复见关小刀憨立当场、双手张开,心头不禁一阵甜蜜,道声多谢。

关小刀干笑道:“还差几丈,跳下来便是!”

“呃……不必了!”

如若无人,她可能会撒娇跳下,让他抱去。但目光迎及胡三爷,已让她显得窘困,忙地

摆动身子,落于左前方,双脚落地,又呼好险。

关小刀接个空,失望拍拍手,还是笑态可掬:“逃出来便好,洗把脸,庆祝重生吧!”

安盈盈想到正事,表情顿敛:“一点都不好。”

关小刀一愣:“怎会不好?”

安盈盈道:“是司徒昆仑放我走的。”

“他放了你?他早知这些名堂?”

安盈盈点头:“他一直用诡计,就连你们脱逃,都受他安排。

因为你们早中了他的毒。”

“中毒?”

不但关小刀,就连胡三爷。七绝剑手全然呆愣当场。

安盈盈认真说道:“不错,这话是司徒昆仑亲口对我说的,他说你们迟早会去找他,因

为中了他独门毒葯,你们得仔细检查,看看是否属实。”

此语一出,九人不约而同盘坐地面,开始运功搜寻。

关小刀直皱眉:“会吗?我怎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胡三爷却眉头直跳:“莫非那红掌有毒?我挨了他一掌,总觉胸口沉闷。久久散不

去。”

一七绝剑手说道:“有可能了,属下中掌,一直无法痊愈,该是中了毒掌之结果。”

胡三爷瞧瞧那位受伤较重的七绝剑手,不由轻叹,看来的确如此了。

关小刀却仍不解:“我可没中掌,难道也中毒?盈姐你也听他说,我也中毒?”

安盈盈道:“他只说我没事,不知你是否有毒在身……如果没有,那自最好。”

关小刀苦笑:“此时此刻,谁敢说自己安然无恙?没想到才脱离苦海,又要入地狱,早

知如此,还逃个什么劲?”

胡三爷轻叹:“没想到司徒昆仑手段如此高明,我们可谓全盘皆输。”

关小刀道:“他想图什么?为了控制神剑门?”

安盈盈道:“他大概想独霸天下。”

“真是恶心!”

关小刀道:“三爷,现在待要如何?找他拼命,还是去要解葯?”

胡三爷轻叹:“不管如何,总得见他一面。”

关小刀道:“见了他,说不定又中了他的连环计,我看,不如回到龙门山,请我娘出面

解解此毒,说不定有效。”

胡三爷道:“那也得知道是中何毒?否则到了半路,毒性大发,岂非自找死路。”

“这倒是了。”

关小刀已然无计可施。

长叹中,胡三爷道:“咱还是去见他一面吧!至于安盈盈并未中毒,找个地方暂时避身

便是。”

关小刀忽有灵感,急道:“盈姐就帮个忙,替我跑一趟龙门,山,把我娘找来,你就说

我命在旦夕,她不来都不行。”

安盈盈自是明理,当下颔首:“我一定把人带来,时不宜迟,咱们先穿出崖底再说。”

当下众人不再运功验毒伤,立即动身,搜寻出路。经过两个时辰转行攀掠,终于退出崖

区。

安盈盈立即告别北上,胡三爷则和七绝剑手,关小刀取道返往神剑门,转转折折中,已

认出,他们一直未离开腾龙山脉。只是此山脉有若万龙潜伏,摸不清那秘牢落身何处罢了。

半时辰过后,众人已抵总管府中,虽然胡三爷已落败,但在神剑门,总是有头有脸,他

得梳理一番,再见他人,以免弱了天龙骑威风。

及进总管府,天龙骑早就被支柱襄阳,留下来的,老弱残兵,胡三爷瞧来不胜啼嘘,却

也装出威严。

在手下惊诧主人回来,而后拱手欢迎之下。众人终于走到后院,几位佣丁已备茶水款

待。

胡三爷还是要佣了找来衣衫,让七绝剑手及关小刀更换,并要他们准备简单酒席,也好

让六绝剑手安顿餐饭。

关小刀早已投潭清洗过,此时换上衣服即感清爽,空下时间,忽想起那匹奇异驴马,遂

间佣了,得知在东厢马厩,于是赶了过去。

及至近处,驴马似是通灵,立即轻嘶,关小刀乍见此马壮硕不少,亦非已往瘦巴巴,简

直已脱胎换骨,若非那对红眼睛,他几乎识之不得。

关小刀欣喜迎去,不断抚它发鬃,笑道:“乖马儿,长得快啊!差不多再过三个月,可

骑你作战啦!”

马儿似懂言语,轻嘶不已,耳鬓厮磨下,简直不愿分开。

关小刀笑道:“快啦!等我摆平司徒昆仑,一定接你游山玩水,你好好给我藏身于此,

待我要用你时,再给我发飙便是!”

马儿会意,轻轻扬蹄,大有一奔冲天之意。

关小刀越看越喜欢,遂逗它戏耍一阵,直到胡三爷遣人传今,他始依依不舍而去。

行至厅堂,待要进入,忽见阿祖匆匆奔来。

乍见小刀,他先是惊诧,随即嗔喜叫道:“你在搞什么名堂?不是去了襄阳?”

关小刀瞄他一眼:“都是你使性子,惹了这么大堆麻烦!”

阿祖不甘示弱:“什么话!你计算我,这笔帐还没算,倒先的起来啦!”

关小刀摆手道:“有帐以后慢慢算,我现在正等着收拾司徒昆仑,你把大刀给我便

是。”

阿祖自知状况不甚理想;遂将大刀交予过去,甩甩手,瞪眼道:“要走也不带走,害我

扛着它跑遍大江南北,差点累死,说说看,到底发生何事?”

关小刀道:“师爷要造反,我们正要阻止他,为避免伤亡,所以支开天龙骑,你也一

样,先躲起来再说,没有必要,别随便走动,免得人家拿你当小公主抓起来,到时,连我都

百口难辨!”

阿祖斥道:“我才不是小公主,你怕什么?”

关小刀道:“不是,也差不多了,你好好反省,一味逃避,只会使问题更复杂,三爷有

事,我得进去了。”

说完,他快步奔去,大有甩人意思。

阿祖则愣在当场,哺前念着:“我在逃避什么?”

他当然在逃避。

原以为冒充小公主,甚是好玩,然而在得知可能跟水自柔有血缘关系之后,他突然害怕

起来,怕从一位两手空空的流浪儿,变成家财万贯的公子哥儿,这宛若做春秋大梦,他怕梦

醒后,一切又成为泡影,若真如此,反倒现在别做梦来得实在些。

“我会是姓水吗?”

阿祖不愿多想,毕竟这个转变太大,他还未做好心理准备。

发愣中,他已见着三爷和七绝剑手、关小刀从内厅走出来,不自觉地迎在一旁。

胡三爷道:“阿祖兄弟,你且留在这里,也不必通知天龙骑,我们将去师爷府,探个明

白,若另有消息,一定通知你如何?”

阿祖拱手干笑:“三爷说的是!”

对于三爷威严,他总带点尊敬。

胡三爷满意一笑,告知他四处走走无妨,阿祖更自谢产不断。

关小刀则戏言道:“封你为暂时总管,一切好好打理,薪水自己定,过瘾吧!”

阿祖瞄眼一笑:“谁像你,趁火打劫,我才不会做出这种事。”

关小刀道:“你只会向我打劫而已!”

阿祖讪笑:“嘿嘿,谁叫你选我当跟班,那是你自找的。”

时间不多,关小刀也懒得抬杠,戏言几句过后,已跟三爷步出总管府,直往师爷府第行

去。

阿祖则引颈而盼,直觉他们全少了笑容,此去任务将甚艰巨,不由暗自祝福。

其实,师爷并未在自家府第,而是镇日守在神剑宫中。他倒好兴致,找来门主龙飞云一

同下棋,偶有机会,亦请来夫人煮水泡茶,过得惬意十分。

夫人本是对他绝无好感,但碍于门主命令,只好应付从事。

然而司徒昆仑似乎在灰发渐黑,大约要返老还童之下,总对美若天仙的夫人眉来眼去,

一有机会即问:“夫人可发现属下灰发变少了?夫人觉得这件黄袍合身吗?料子如何?”

那似乎想获得恭维满足自己之心,更让夫人觉得恶心,她总冷言说个“好”字,骨子里

不知很死他多少回。

好不容易,外头通报胡三爷求见。

司徒昆仑才收回心神,心想可能有些硬话要说,莫要让夫人印象更坏,遂假传指令,要

他们在武天坪等候,他则恭敬拜礼,先行告退去了。

夫人见他离去,瞄了门主一眼:“你难道没有一点主见?任由他发号施令吗?”说完,

拂袖而去。

龙飞云只能叹息,毕竟司徒昆仑已夺权,又能奈他如何?

感慨中,他似乎老了许多。

那武天坪,原就是练武地区,宽广百丈,硬石砌铺而成、四面筑有石梯,瞧来有若大型

擂台,站在上面,威风不少。

司徒昆仑行近,已发现关小刀、胡三爷及七绝剑手立于其间,登时哈哈畅笑,大步行

来。

“一日不见,诸位更显光彩啊!”

关小刀冷道:“少假惺惺,听说你在我们身上下毒?还不拿出解葯?否则拼个你死我

活!”

司徒昆仑哈哈一笑,道:“有吗?你们觉得有中毒迹象吗?我哪有下毒,恐怕是诸位误

会了。”

“你没下毒?”

关小刀又自一愣,莫非他又在耍手段?

胡三爷冷道:“我来,是在解决一切,你大可不必拐弯抹角。”

司徒昆仑又自哈哈大笑:“爽快!神剑门正需要这种人。不错,我没下毒,只不过诸位

跟我交手,中了毒掌而已。”

关小刀希望破灭,斥道:“这还不是一样!不交出解葯,你会发现,什么叫切猪肉。”

“切猪肉?”司徒昆仑不解。

关小刀抖着大刀,嘿嘿邪笑:”就是把你当猪肉,我爱切哪就切哪!”

司徒昆仑呃了一声。干声笑道:“好气魄,可惜我根本没解葯,否则必定奉上。”

“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婬邪师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