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一 章 憨小子出江湖

作者:李凉

夕阳余辉下,隐隐望见洛阳古城。

车水马龙官道上,总是人潮熙熙攘攘,把古城点缀得繁华万千。

这对初出江湖的关小刀来说,更具有无尽吸引惑力,还差上十几二十里路,他已迫不及

持东张西望,甚想一眼看穿什么,而投入滚滚红尘之中。

幸好,离家已半月之久,大小城镇业已逛了六七个。

他不再像乡巴佬进城,老是闹笑话,他只不过对于新鲜的古都感到特别兴奋,尤其此地

甚可能是自己飞黄腾达的地方,他更是兴趣多多。

他花了一两银子,搭着一辆送货马车,省吃俭用地赶往洛阳城,如今,目的地已在望,

他不禁哼起小调,似乎这一切将如意顺心,功成名就指日可持矣。他开始整理衣衫,看来虽

然旧些,但英雄不怕出身低,他仍舍不得花几文钱买件新衣,当真照旧穿着。

他还把头发整理,准备梳个发誓于脑袋上,表现出侠士风范。可惜没镜子,又坐在货车

上摇晃不停,根本绑不妥。他只好拜托看来四十余岁的车夫,要他帮忙。

轻瘦车夫睛地一眼,斥笑道:“我替你绑,不看着眼前,马车岂不撞墙?”

关小刀感笑道:“我……替你看一下如何?这个髻对我的前途很重要!”

憨然笑容,让人觉得他的确特另在乎那个髻。

车夫跟他混了三天,觉得这小子傻中带憨,憨中带趣,一路上也被他逗得笑声不断。

不知不觉中亦被逗出感情,实也不忍拒绝,遂点头:“好吧,为了你的前途,我赏你一

髻便是!看好马儿,别让它撞墙了!”

关小刀一时大喜,直道不会不会,立即接过马缰绳,认真驱马。

车夫自不食言,抓起小刀手中巾带,准备替他换髻,边挽,他总边笑:“你好像要变成

佳公子,去相亲不成?”

关小刀笑道:“哪相什么亲?是去投靠亲友。不装出模样,人家还会说我俄鬼投门,要

是不收,我岂非前途无亮。”

车夫道:“说的也是,人若缺门面,就像狗剃了毛,什么都不是,就像我,赶了一辈子

马车,现在要装少爷,人家还嫌一身马臭味呢!你就不同,英雄出少年,只要肯拚,前途不

可限量!你亲友在洛阳,他可是望族,员外嘛?”

关小刀自得一笑:“他的确有名,叫翻天龙胡三江,你听过吗?他住在哪里?”已转打

探模样。

“胡三江?”车夫似曾听过,但闻及江湖人,一时间连连摇头:“我不熟,没听过,少

快是江湖中人?”

关小刀但觉问错人,干声一笑,手指跨于货车上的偃月刀,笑道:“光看那把刀,你也

该知道我是江湖中人。”

车夫呢了几声,干笑道:“当真是练家子?我还以为……你是唱戏的……”

“唱戏的?”关小刀一愣:“你把我看成……”

车夫赶忙掩饰:“别误会,我只是随便说说而且,根本无其它意思。”

关小刀只能干笑着:“说的也是,扛着那大刀,不像唱戏的像什么?我唱的还是关公过

五关斩六将呢!”

车夫只能打哈哈,直道一定唱得有声有色,却也不知接下去该如何应对。

关小刀倒也想得开,自嘲几声之后,目光忽然落于马身上,说道:“车家赶马车有一段

日子了吧!可曾见过红色的就是传闻中关老爷所骑的赤兔马?我要唱过五关斩六将,没马,

可能唱不成。”

车夫呵呵笑道:“小兄弟倒是有心人,可惜世上哪真有赤免马?不过我赶车十数年,倒

曾见过一匹红色的马,只可惜它体弱多病,被人当骡子用,你若有兴趣,我可介绍你去找

它!

关小刀皱眉:“既然多病,怎能当坐骑?”

车夫道:“是啊!要是那匹马稍能像样.就是它一身红毛,早就被人当宝贝买走,哪还

会沦落庄家物?”

关小刀不禁管那马儿可怜,心念一闪,自己医术不错,或许说不定可治好它,那岂非太

好了?精神不禁顿来:“你说,那马儿在何处?”

车夫疑惑:“你想买了?不怕它是废物一匹?”

关小刀干笑:“其实也是个缘字,我听它老弱多病,又在做苦工,于心不忍……”

“我懂你意思……看得出,你是个善良的小伙子……”车夫不禁升起恻隐之心,道:

“其实,我现在也不敢保证能找到那匹马,上次看到它,是在半年前,地点似乎在……”

四处一望,猝有灵感:“就是在洛阳城西附近的山道边,它似乎是村家所有,你有空去

深深看,我有空也管你问问看,如果问到了……我牵到洛阳城找你如何?”

关小刀欣喜:“好啊!”

“可是,到时,我如何找你?”

“呀……你可以找翻天龙胡三爷寻找关小刀的下落,不过,或许不必那么麻烦,也许我

一直都会在洛阳城,只要你一来就碰上了。”

小刀显得有点激动。

车夫亦自点头表示一切随缘。

眼看洛阳城已不及半里,关小刀不禁稍急,催着车夫快把发髻绑妥,车夫手无梳子,绑

来甚是不顺手。

但被催着,也就卯足手劲,全力绑缠,终也被他弄出发髻,两人照眼,各自露出满意笑

容。

城墙渐近,关小刀知道该分手了,送告别车夫,抓起偃月刀及包袱,跳下马车,躲到左

侧林道秘处去了。

车夫不知他为何要躲,猜之不透之下,只有莫名轻笑,招手说道:“别忘了红马之

事……”始自驱车离去。

关小刀则是满心高兴哼着小调,找了一隐赛处,把包袱中唯一较新的白色腰带拿出,往

上半身缠去,这是他从一位似乎是风流公子身上偷来之物,因为他觉得缠此腰带,感觉上雄

俊而风光不少。

乍缠之下,青衣现白条,自是醒目不少,关小刀瞧瞧照照,满意直笑,接下来,他又把

假月刀拆成三截,分别插手背面。

如此一来,倒像背着三节棍,当然,若挂上旗帜,更像戏台上跑龙套的大将军。

他想不了这么多,他唯一烦恼的是偃月刀又厚又宽,挂在腰际实在不怎么上相,可是它

是传家之宝,怎能弃之不顾呢?何况自己扬名上万全靠它了。

他后悔没买匹马,否则此时自可雄赳赳气昂昂跨马入城。然而后悔无用。

他喝着一声“英雄不怕出身低”还是硬着头皮把偃月刀身连同包袱抓于左手,大摇大摆

走了出来,大摇大摆走向城门。

他的出现,果然引人注意,尤其那把看来生锈无光,抓在手中直若抱着一把大锯子的偃

月刀,更让人联想他当真是个唱戏耍宝的小丑家伙。

关小刀虽装出不在乎,但多多少少在乎过往人潮的眼神,尤其是来自姑娘指指点点的窃

笑声。

关小刀虽困窘,但路仍要走,窘至后来,干脆先声夺人,逢人便笑,笑了几声,倒也显

得自在许多——他在想,如果这把神刀变成天下第一刀,到时再也无人敢笑了。

想通此点,胆势更壮,终于昂首阔步直往内城行去,甚至装出睥睨天下,不可一世成

风。

此时若有人想挑战,他必定二话不说,奉陪到底。

入了城区街道,繁华景物已深深吸引他,再也无暇顾及他人指指点点。

他有若刘姥姥进大观园,稀稀奇奇,叹为观止地逛了数条街,直道洛阳城果然是个大都

城,应有尽有,繁华得似乎满地皆有银子可捡拾。

“在此发展,一定错不了啦!”关小刀边想边痴痴陶醉发笑。

又逛了一阵,华灯已亮,他始觉得肚子咕咕唱叫,是该落脚进食了。

他心想,既然要投靠有名的总管,总不能不顾门面,该找家像样客栈住下,况且那种地

方亦可能打探出像胡三爷这么有名者的下落吧!

越想越有理,于是他转往较气派街道,挑挑选选之下,已选中一间说宾客栈,此客栈高

两层,古朴中透着洁的,门面算不上气派,却也过得去。

关小刀最大考虑仍是算银子,心想莫要住着一晚数两银子者,那岂非两个晚上就得扫地

出门?他还向附近人家打探,此客栈一晚大约一两银子,这才敢挺胸逐步,神气活现跨向悦

宾客栈。

及近门口,他已发现二楼有位黑衣家伙,若嘲目光者是往下瞧。

他想,大概是笑自己这打扮吧?然而英雄何怕出身低,他乃反目瞪去,那人目光并未退

缩,似在较量。

关小刀冷笑,暗斥一声:“有胆跳下来比划比划啊!”那人冷哼一声,仍自冷笑,关小

刀冷笑:“没种的家伙!”不甩他,跟着小二进门去了。

为和那家伙较量,他故意选坐二楼位置,和那家伙南北窗相映而坐,那人发现关小刀上

楼,再次冷哼一声,兀自不屑似地饮酒。

关小刀亦不示弱,点了几道家常菜,始再次注视这位黑衣家伙。

瞧他年约四十,目光尖灼,似若鹰隼,脸面虽带雅,却难掩孤傲无情意味,一股冷狠不

时从那邪邪冷笑泛出,让人感觉甚是不舒服,那身黑衣虽是丝绸缝制,却似乎经过奔波,染

了些许尘灰及刍纹、敢情亦非洛阳城中人。

关小刀冷道:“同样是出外人,有什么好神气!”

兀自抓起茶壶咕哈畅饮。

那人瞄他一眼,转向左侧似是跟班家伙,低声说了几句,两人登时哈哈大笑,声音甚是

刺耳。

关小刀自知他俩在笑自己,冷眼睛去,冷冷地道:“只有者鼠回躲在洞里笑老虎。”

那两人闻言,笑声顿然,跟班突然怒斥:“小鬼,你说什么?”

关小刀道:“光会叫的老鼠,连鼠辈都不如!”

那跟班突地喝起:“好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大爷如此说话?看我如何教训

你!”抽出利刃就慾砍来。

关小刀正愁没地方显威风,闻言冷笑:“来啊,我求之不得!”

他登时抓起桌脚那把惬月刀,奇速无比封向对方,锵然一响,那利刃竟被切成两半,吓

得他当场发愣,面无血色。

关小刀更不客气斥笑:“三脚鼠功夫也敢丢入现眼,滚!”刀背一扫,打得那人连滚带

撞,砸得酒桌东倒西歪。

那黑衣汉子见状,脸面顿变,怒喝:“放肆!”

欺身而起,一掌即往关小刀劈去。

关小刀正哈哈大笑,碎闻掌力强劲,就慾反刀抵挡,岂知慢了一步,被那掌劲迫退三数

步,背撞墙头。

自知此人武功的确有两下子,然而被击退使他颜面无光,登时喝道:“偷袭鼠辈,算什

么英雄,看我一刀!”

他攀然飞身而起,刀若斧头,奇准无比劈杀过来。

这一刀,力贯千钧,简直能开山梨石,眼看就要劈中那黑衣人,岂知他却不想抵挡,赶

忙抓着跟班,冷哼一声,掠窗而出。

“哪里逃!”关小刀仍自劈刀。却哪知敌人不战而逃,一时煞势不住,刀势仍往下劈。

叭然一响,竟然繁断数寸厚木板,轰然再响,连人带刀竟都陷落木板,直往一楼掉去。

只闻唉呀一声,砸碎两张大桌,痛得他唉唉痛叫,头晕脑涨,一时爬身不起。

掌柜见状,登时喝人过来。说是慾扶客相,暗地里却动手脚,狠狠揍这混小子,一来此

处,即掏得生意大乱,不给他一点教训,实难掩头怒火。

他们边叫苦:“客官伤着了?”

边偷偷出拳揍人,关小刀在头晕脑涨下,已保被揍得哇哇痛叫,没头没脸,想挣扎坐

起,都觉全身无力。

掌柜但觉接够了,始喝着小二,把人带到厨房那头治伤,尽管他很闹事者,但做着生

意,怎敢得罪人,明明是对方无理,他仍得装出家和万事兴,硬是施小惠以化解可能延续的

报复行动。

小二果然听令,很快把关小刀抬往后院,掌柜招呼其手下整理一番,仍自照常营业,趁

着机会,亦滩往厨房想看看混小子。

关小刀已经醒来,不时抚着痛处,在发现身落后房边的柴房时,已自大发牢騒:“有没

有好错,我是堂堂胡三爷的手下,你们敢如此对我!”

乍听“胡三爷”,店小二脸色顿变:“你说的是神剑门的胡三爷?”

关小刀仍不懂神剑门,但有人提及,他立即点头:“就是。还不给我摆好的上来!”全

身疼痛,仍未忘记吃东西。

店小二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忽一转念:“我去……去为您准备!少侠稍候!”说完拜礼而退,虽说去准备,其实去

向掌柜报告去了。

才走几步,掌柜已迎面而来,店小二立即说出胡三爷,掌柜一愣,自知该如何处理,登

时喝道:“怎能把客人带到柴房?还不把他请到上房去!”

佯装对小二凶,却以目光示意,小二会意,连连认措:“是,小的这就去打理!”转身

奔回。

关小刀但觉胡三爷戚名不小,自是得意非常,不等小二前来,他已立身向木门前,瞧及

主仆慌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憨小子出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