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章 千年的莲藕

作者:李凉

五十里,眨眼即至。

关小刀和阿祖两人遂从小摊吃到餐馆,再从餐馆吃到小摊,直到华灯初上,随又逛了夜

市,而后爬向附近庙寺钟塔。

迎着月光,吹着晚风,好不舒畅。

遥望天际山色,总让人掀起一股思怀情绪,阿祖忽而坠入缅想之中,关小刀瞧他思绪起

伏,不便打扰,静默伴于一旁。

不久,阿祖突然说道:“你会娶灵刀堂的小公主吗?”

突如其来问话使关小刀怔愣,但他心念一转,道:“娶她不就等于娶你。”

“怎会?”

“因为你俩根本长得一模一样,我分不清。”

阿祖一愣:“我真的那么像她?”

“你自己也看到了!”

“是看到了……”

“你是不是和她有血缘关系?”

“……”

关小刀道:“你不应该再逃避!”

阿祖默然不语。

关小刀又道:“你一定跟她有血缘关系,何不承认?你怕什么?”

阿祖突然喝叫:“我能承认吗?我拿什么承认!你不懂,你根本不懂!”

关小刀一愣,搞不清他为何发飙?但想想,或许是了,他可能是弃婴,若温小萍未说出

任何线索,他又能拿什么去证实?

纵使以貌相认,亦感虚浮不踏实。

轻轻一叹,他道:“至少你该告诉我,你是男是女?”

阿祖沉默下来,目视远方,忽又说道:“这很重要吗?”

关小刀不知如何回答。

阿祖想想,淡声说道:“要是我是女的,你要娶我?”

“呃……”

“你还是会选小公主?”

“不,是你!”

阿祖一愣,似想听原因。

关小刀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他只想说这句:“我认识你在先,当然选择你……”

阿祖转视他,脸面稍红,幸好是夜晚,掩窘不少,目光忽地移开,淡声说道:“其实娶

谁还不是一样?根本是同一张脸……”

关小刀道:“绝不一样,任何感觉都不同……你当真是女的?”

照此说法,阿祖该是女人没错。

他却斥笑反言:“谁说我是女的?我正怕你们把我当女人,我明明是男的,否则岂非让

你占尽便宜!”

关小刀一愣:“你当真是男的?”

阿祖道:“怎么,不行吗?”

关小刀为之苦笑:“可是你跟小公主太像啦!若是男的,岂非……”

“岂非什么?太娘娘腔?”阿祖斥笑:“你管不着,赏月吧!谈这些,不会有结果

的!”

他想岔开话题,伸手指向远山,说及今夜月亮感人,关小刀却哪听得了?老是窃瞄身边

人,心想,总该找方法验明正身。

阿祖自知他眼神不正,嗔叫于心,得想方法引开他注意力,心念方起,忽见东山处尘烟

扬起,他直指过去,道:“快看,有敌人冲过来了!”

关小刀瞄眼道:“神经病,哪里有敌人?你才是我的最大敌人!”目光还是移向那奔马

群。

奔马越奔越近,阿祖已瞧及幡旗,哇地一声,叫道:“是龙旗呀!是神剑门弟子!”

关小刀自也认出旗帜,怔声道:“会是谁?”

直觉上出事了,遂拉着阿祖道:“去看看。”

两人掠下钟楼,追出城门,那马群并未进入洛阳城,斜斜切向东南,往神剑门总坛奔

去。

关小刀和阿祖立即追上,人马相拼,总差了点,阿祖不由尖声大叫:“喂!等等啊!跑

那么快干什么?”

连叫三数声,奔马队突有反应,引导者转头过来,发现有人带大刀,忽想及是关小刀,

遂伸手一喝,奔马队立即放慢速度,三匹快马追了过来。

远远即叫:“是关兄弟吗?”

关小刀已追近数十丈,这才认出是天龙三侠之一的风流侠方子秋。笑声迎来:“原来是

方大哥,怎么,襄阳好玩吗?”

方子秋苦笑:“找你不成,却碰上了大麻烦。”

“什么麻烦?会是师爷人马挑衅?”

“是公孙白冰。”

“他?”

关小刀想笑:“他真的又攻来了?”

本以为自已编出公孙白冰将前来见夫人一事,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

方子秋道:“此次他有备而来,且送上战帖,几乎一关关挑去路过的分舵。”

关小刀怔道:“他带多少人马?”

方子秋道:“他和四个手下而已。”

关小刀道:“就这样,能打败咱多处分舵?”

方子秋叹声:“不错,他武功的确了得,不满关兄弟,我和雷万钧、谷君平联手斗过

他,竟然接不了十招,还是他手下留情,要我送战帖回来,否则我们可能遭殃矣。”

关小刀皱眉:“难道他和师爷一样,学了什么邪功妖术不成?”

方子秋道:“师爷他也……”

关小刀截口道:“他是耍了名堂,不过已被制住,你不是身怀战帖?先送回去再说

吧!”

方子秋当下点头,喝着手下腾出一马让小刀及阿祖乘坐,大队人马已直奔神剑门总坛。

方子秋本想奔往总管府,但小刀说及总管已住进神剑宫,奔马立即往宫中抢去,眨眼已

抵地头,落身下马,复奔厅堂。

三爷已获通知,赶来相迎,瞧及老部下,欣慰不少,赶忙赐坐,并接过战帖,拆开阅

览,里头大略写着公孙白冰代表灵刀堂准备接收神剑门,若是不服,公平比武解决。

三爷阅完,不由冷斥:“好大的口气!”随手一扬,准备把战帖去向左近烛台烧去,复

想及此事该让门主知晓,又收了回来。

方子秋拱手道:“公孙白冰武功的确精进不少,天龙三骑接不了十招。”

胡三爷皱眉:“真有此事?”

方子秋颔首:“千真万确。”

胡三爷道:“那倒大意不得……”不禁长加思考。

关小刀道:“纵使他厉害,但想大摇大摆在神剑门走来走去,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胡三爷道:“他是说,要打败神剑门所有能手?”

方子秋颔首:“正是,他已下马威挑了不少分舵。”

胡三爷当机立断:“传令下去,分舵弟兄不必相抗,并传令下去,神剑门总坛等着迎

战,如此可以减免不必要伤亡。”

方子秋拱手道:“属下照办,只是对方来势甚急,可能不会超过三天。”

胡三爷道:“时间已不重要,若本门无人能挡,还不是眼巴巴看他耀武扬威。”

方子秋道:“或许可告知夫人,劝导他……”

胡三爷道:“如果来暗的,或可行,但此次公孙白冰冲着神剑门,若靠夫人出面摆平,

那门主岂非颜面扫地?这比杀他还来得严重。”

方子秋顿悟:“属下明白,就此告别,前去传令。”

说完拱手离去。

胡三爷却望着信箴发愣,神剑门未免多灾多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关小刀握着大刀,冷笑道:“他若敢来,我第一个收拾他!我就不信他会比师爷难

缠!”

胡三爷苦笑道:“怕的是身毒发作,无法尽力拼命,让他有机可乘。”

关小刀急道:“你仍觉有异样?”

胡三爷道:“功力是恢复些,但胸口总闷着一口热,好像定时炸弹,谁知它会带来什么

后果?”

关小刀自知练武之人若有所受制,通常甚难放手一搏,不禁斥骂司徒昆仑摆出此道。

他道:“我娘差不多快来了,或许能赶上时间,至于那老妖怪,没那么便宜,我这就去

教训他!”

越想越气,已辞别胡三爷,并要阿祖先行去休息,当下转往秘牢,七绝剑手很尽职,日

夜不停看守,他拱手为礼,进了秘牢。

司徒昆仑乍见关小刀,邪笑声又起:“小冤家又回来了?是不是想念我呢?”暧昧笑

声,让人恶心。

关小刀冷笑道:“是很想念你,解葯到底交不交出来?今夜不交,我会再叫你脱皮一

次。”

司徒昆仑邪笑:“好啊!越脱越年轻,我求之不得。”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关小刀突地冲上去,大刀抽来即当木板猛打,叭叭暴响中,打得司徒昆仑唉唉痛叫,赶

忙运功抵挡,淡红雾气冒出,终又不疼。

司徒昆仑既然不疼,婬邪笑声又起:“打啊!我就是喜欢你的泼辣!呵呵呵……”

“那我就辣死你!”

关小刀猛抓地面一束雷管,引燃后,丢向他面前,随又抱着堆雷管往隔壁逃去,铁门猛

闭,躲在那头。

司徒昆仑见状大骇,猛叫:“你想干什么?”话声未落,雷管轰然炸得地动山摇,幸好

此牢大都铁铸,否则准被震垮。

关小刀待炸声过后,方敢开启铁门,此时司徒昆仑已奄奄一息,满身满脸黑黄火葯屑及

碎纸片。

关小刀满意晃来,谑笑道:“你不是很喜欢脱皮吗?今晚让你脱个够!”

猛地伸手扯向粘在脸上碎纸片,那纸片似已粘在肉上,这么一扯,唉呀尖叫,司徒昆仑

悠悠醒来,脸面已现红疤印,纵使他能刀枪不入,亦难免怔惧炸葯威力。

关小刀斥道:“说,阴阳之毒如何解?”

司徒昆仑瞪眼:“不知道!”

“你想再吃两管试试?”

关小刀抓出两支雷管,作势慾燃。

司徒昆仑睁大眼睛斥叫:“你敢!”

关小刀干脆引燃,火花顿现,吓得司徒昆仑尖叫:“我根本没解葯,叫我哪里拿?”

“不说,炸死你!”

关小刀把雷管塞入他裤挡。

吓得司徒昆仑渗出尿水,还是尖叫解葯还在研究中:“千年白莲藕可能暂时压抑毒性,

我只知这么多,快熄火啊!”

那尿水似要浇熄雷管,但根本不可能,吓得他更抖抽。

关小刀自知他该说的不假,勉强抓出雷管,以免沾尿,复晃往老妖眼前,怒吼道:“没

解葯,你还敢下毒——”“千年白莲藕可能有效!快,快!”

眼看引信快烧至雷管,司徒昆仑两眼慾突,张嘴即吹,岂知越吹,火信越旺,吓得他两

眼猛闭。

关小刀喝着炸死你,司徒昆仑一颤,他始把引信捻熄,尖声大叫:“什么可能有效?解

不了毒,什么都无效!”

司徒昆仑闭眼不敢张目,复闻喝声,始敢张开,急道:“慢慢解,总有法子……”

“慢什么劲!公孙白冰就要掠夺神剑门,你干的好事!”

“他敢!”

司徒昆仑不禁大怒:“他敢越线一步,我剁了他!”

关小刀瞪眼:“阶下囚,发什么飙!”

司徒昆仑道:“再怎么说,我也是神剑门的人,岂能让他爬到我们头上来!”

关小刀斥道:“你已经被开除,练什么王八阴阳功!气死人!”

斥叫中,无暇再跟他瞎耗,既知千年白莲藕可能有效,他得赶快去寻找,于是唤来七绝

剑手监管,并传消息给三爷,已自行先去寻找灵葯。

至于司徒昆仑已把所有怒气泄在公孙白冰身上,他直吼着神剑门是他所有,谁想掠夺,

杀得片甲不留。

然而无人理他,已把他当成疯过头的老疯子。

为寻千年白莲藕,关小刀及神剑门弟子几乎找遍方圆百里,有的甚至跳入山泉巨湖中寻

找,两天下来,足足找了一萝筐,却无法得知是否真有千年以上,只要够老够硬、够白,立

即被搜购抑或采回。

望着一大箩筐莲藕,连小刀都想笑,且把它当成甘薯煮来吃吧!

如此,又吃了三大餐,方自吃完一大筐。也不知效力如何?

胡三爷倒觉胸口热闷退了些,该是有点效果吧!

来不及再去寻找,毕竟公孙白冰已到洛阳,摆明了次日即将杀至总坛。

门主对公孙白冰自有争风之仇,早就准备迎战对方,以雪心中怨怒。

次日一早。

神剑门上下早就备战于武天坪。

偌大练功坪上摆了两张太师椅,门主和胡三爷已全副武装,静坐其中,关小刀、方子秋

亦兵刃备妥,立于一旁,七绝剑手则调五名前来助阵,只留两名守着司徒昆仑。

至于师爷手下只来黑青锋及十名护卫,远远立在左斜侧,照他想法,未见师爷,还是少

动手为妙。

朝阳已放晴,四处显得鲜亮照眼,众人心情却是沉闷,毕竟公孙白冰已过关斩将,气势

不凡。

尤其传言他练成太乙神功,似乎也有刀枪不入之能,此点,关小刀早在数次交手中,有

所领悟。

小刀正在想,若把公孙白冰和司徒昆仑放在一起对打,不知哪个护身罡气罩得住?

尚未想出结果,四面已传来狂妄笑声,那正是公孙白冰所传。他故意展现强劲内力,使

得笑声飘浮不定,让人捉摸不了他在何方。

猝地一道白影掠过楼阁,天马行空射向百株古松林,踏着松尖而奔,复又腾空掠起,大

鹏飞掠地落于练功坪,果然是白衣劲装,神态高傲翩翩的公孙白冰。

单刀赴约的他,照样显得君临天下。瞄向众人,狂笑声已起:“好,都来了,一次解

决,爽快!”

目光落于关小刀,旧仇新恨使他笑声更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千年的莲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