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一章 练邪功老妖转性

作者:李凉

对于小刀种种反应,安盈盈总是含笑干心,自从上次受伤,小刀并不嫌弃,她整颗心交

给他,只可惜年龄相差太大,她知道不会有结果,尽可能维持现状吧!否则越陷越深,对双

方都不好。

潜行中,五人已躲人安盈盈前任丈夫住处,此亦是小刀租屋之地,方进门,竟然有了回

家感觉。然而这感觉甚快被任务心给取代。

五人进入大厅,立即开始讨论对策,既知外头戒备颇严,看来只有等晚上再动手了。

安盈盈说道:“夫人的玉佩放在揽月楼,那是在东后院,咱从东后门进入较快吧!”

关小刀道:“炸了那条秘道实在可惜,否则一通即达……”

七绝剑手之一叫江平者说道:“或许可开挖,师爷不是已挖出圆洞?”

关小刀道:“那是往上挖,可惜秘道尽头及中间全垮了,挖它根本太慢,想点别的法

子。”

叫石军的七绝剑手道:“或许可换成师爷手下混进去。”

关小刀眼睛一亮:“这倒是好方法,咱五个人正好一班,只是,衣服何处取?”

石军道:“侍卫队亦非只住在师爷府,只要四处转转,自能找着。”

关小刀颔首:“那就转吧!”

于是除了安盈盈留在家中之外,小刀和七绝剑手三人随又找着机会,潜向街巷,果然发

现侍卫队人员亦有租屋现象,立即潜人窃取衣衫,一连潜了三家,已取得足够衣衫,遂返

回,五人随即换上灰衣带黄边的侍卫装,除了安盈盈稍觉过大之外,一切还算合身。

数人相视解嘲一番之后,已静默等待。

是夜二更,五人立即往神宫东侧门潜去。

及至东侧门,虽有守卫,却是散兵两个,见及五人同行,还以为是查哨者,登时惊慌立

正站妥,倒惹得五人暗笑于心

关小刀故意问道:“有无状况?你们挺认真,守得很好。”

守卫连连承笑:“没状况,一切无异。”

小刀眼睛一瞄侧门,两人立即开启,配合得天衣无缝。

小刀再次道声“很好”淡淡笑声中大概表现出将来有赏之意,守卫又自拱手,陪笑不

断,方始把人送去。

待大门关闭后,五人暗自窃笑,原来神剑宫看来是守而未严,师爷虽下令,但侍卫队一

向懒散惯了,若非真是亲信,谁又会尽心尽力?

发觉此点,五人更大步行去,或有另外队伍擦肩而过,只点个头打招呼,谁也不想理

谁,如此守备,堪成一绝。

有人更发牢騒说道:“都已是空城,还守什么?”可听出一干守卫之心声。

五人心头笃定不少,待行过三哨守卫之后,揽月楼已在望,红瓦白墙依旧,只是人去楼

空,显得几许沧凉。

此处并未派出守卫,只是仍有灯光,倒让五人感到疑惑,于是小心翼翼潜往里头,偶而

传来女人声音,安盈盈已自嘘气:“是丫环,她们可能在等夫人回来……”

话声未落,猝见一道青光从楼梯暗处射来,七绝剑手轻喝,挑封封去,锵然一响,剑光

立即错开,安盈盈本叫不好,忽见那人,惊喜道:“是你?凌东鱼,住手,我是安盈盈

同!”

凌东鱼原是夫人贴身护卫。虽然夫人一去不返,他仍忠心耿耿守在此,且不让侍卫队人

侵一步,或许师爷仍因迷恋夫人而未侵犯此楼,她方始无事至今。

忽闻声音,凌东鱼怔愕:“你们是……”

关小刀自也认得他,踏前一步说道:“我是关小刀,她是安盈盈,夫人派我们来取东

西。”

安盈盈把罩脸黑巾拿掉,虽仍带伤,凌东鱼仍认出,惊喜道:“果真是你们,夫人可

好?”

安盈盈道:“她很好,待会儿一起走,时间不多,我得取一样东西,丫环可在凌波

居?”

凌东鱼道:“她们在莲香阁,不会惊动她们:“

安盈盈颔首:“我这就去取。”说完,径自登楼而去。

凌东鱼则收剑,礼貌肃客:“坐吧!”

关小刀想坐,随又笑道:“算了、我们是偷溜进来,还是别坐的好,司徒昆仑呢?上次

一战结果如何””

凌东鱼道:“他和公孙白冰足足斗了一天,结果公孙白冰半招之差落败,师爷也累倒,

没杀他,公孙白冰才能离开神剑门,是他手下四大护法把他架走的,两人同是不服,相约下

次再战。”

关小刀道:“可惜没宰掉任何一人……公孙白冰可中毒?”

凌东鱼摇头:“不清楚。”

关小刀道:“是了,中阴阳之毒,根本不可能立刻发现。”

若以常理,跟师爷打斗,该被下毒,但公孙白冰亦有刀枪不人之能,能否拒毒那就不得

而知了。

凌东鱼道:“师爷败走公孙白冰后,突然发现你们不见了,大为光火,誓必杀你,随后

发出金令,要抓你们回来,他倒是发现你们出现过三泉镇,是往北走,不过到现在仍无眉

目,没想到你们倒自动回来了。”

关小刀笑道:“风水轮流转嘛,他对你们如何?”

凌东鱼道:“可能还没想到要整我们吧,最近他一直未再露面,似在养伤。”

关小刀目光一亮:“他受伤了?”

凌东鱼道:“至少曾脱力过。”

关小刀则邪邪笑起:“他是否变得不男不女了”

凌东鱼道:“我没看过,不过侍卫倒是有不少人谈论此事,师爷当其会变成女的?”

关小刀讪笑道:“大概吧,他在哪?我很想念他。”

凌东鱼道:“一直守在秘牢。”

“秘牢?”关小刀一愣:“他怎会?”

凌东鱼道:“如若练功,秘牢正是最佳地点。”

关小刀颔首:“这倒是了,我还以为他一直念念不忘呢!”

说话间,只闻楼梯传来声响,安盈盈已自欣喜奔回,手抓一块玉佩,欣笑道:“玉佩在

此,可退了。”

众人目光瞧去,关小刀恃地接过手鉴定一番,始点头:“是真品。”

交还安盈盈,道:“你先把玉佩送回去,我去办点事。”

安盈盈一愣:“你娘不是特别交代只准办玉佩之事吗?”

关小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偷偷望一眼司徒昆仑是否真的变成女的,如此而

已,只偷望一眼,根本不必现身,不碍事吧!”

安盈盈瞧他如此来劲,无奈一笑:“看一眼倒也罢了,别被他迷去才好。”

关小刀笑道:“不会,一定不会,你们到外头等,我马上回去。”

安盈盈道:“事情轻重,只有你定夺了,我们是拦不了你。”

瞧及关小刀老是笑出暖昧脸容,她无可奈何,转向凌东鱼。“一起走吧!”

凌东鱼摇头:“夫人既然安全,我使守在此,免得她回来,一切混乱,何况我若突然失

踪,司徒昆仑未免起疑,说不定会大肆报复。”

安盈盈道:“既然如此,随你了,就此告退。”

她和三剑手拱手拜礼,准备潜退,复又回望小刀一眼,总是叮咛他小心为是,关小刀大

打包票,安盈盈始和三剑手潜走,关小刀落个轻松,自动告别凌东鱼,倒是大胆天生,一路

直取秘牢方向。

转过武天坪这昔日战区,已见及偌大且以石块堆高的练武坪,此时已被打得七零八落,

直若沙石堆、其中散置不少断刃残棍,甚且见血痕,可见当时战况之凶猛。

凭吊中,轻轻一叹,遂又潜往秘牢,及至近处,忽见十名守卫密不透风守着出入口,瞧

他们两眼炯炯有神,可非一般守卫,关小刀已不敢靠近。

他想守卫既然如此慎重,司徒老贼该在里头,只是该如何方能一睹其庐山真面目?

想来想去,只有引虎出山一招吧!

于是他又退至附近厢房,但觉四处无人,突地猛踹大门,喝着:“不好啦!公孙白冰又

来了!”

此声一喝,简直风云变色,四处猛传来兵刃落地声——大概全在偷懒打盹,一时被吓醒

所致,忽又喝来:“人在哪?”“在西厢院!”

霎时脚步疾奔,甚且绘影绘形喝着:“公孙白冰在哪里!”一群人装模作样东追西赶,

倒把神剑宫城哄得热闹滚滚。

关小刀则躲回秘牢附近,安安稳稳窥探一切。

喧闹声果然传至这头,十名守卫已紧张兮兮抽出长剑,四面警戒。

秒牢里头突地传出冷沉声:“发生何事?”

守卫回答:“有人喊公孙白冰又来了。”

“公孙白冰?他敢!”

话方说完,猝见秘门一开,一道橙黄快影闪出,果然是司徒昆仑。然而关小刀乍见他,

不免失望。

司徒昆仑根本仍是灰发灰眉,甚至连胡子都长了出来,哪曾是脱胎换骨模样?充其量,

也只不过是声音技尖锐罢了。

关小刀甚是不信,可是再怎么瞧都瞧不出明堂,实是失望透顶。

司徒昆仑狂笑一声,人影一闪,上了屋顶,再一闪身,直没杂声处。

关小刀却愣在那里百思不解,司徒昆仑明明已灰发脱尽,胡子掉光,怎会突然又长出

来?那头发是怎么长的?相隔不到十天,就已满头灰发!

他不信,直觉是司徒昆仑为了掩饰突如其来变化,弄了顶假发假胡子,否则天底下岂有

长得如此快速的毛发?

想通此点,兴趣不由又来,心头更形谑喜,忖道:“他既然想装饰,自必对自己变化感

到恐慌,那他该真的变成女人了。”

他想,长相变化虽妙,若再长出胸脯,那岂非更妙?于是又满怀希望待在原地,准备再

探究竟。

四处喧闹之声不断传来,然而司徒昆仑喝声更炽,他老叫着“人在哪?”,“公孙白冰

有种出来!”,“谁说公孙白冰潜来?”喝声中,根本无人回答。

在师爷亲自出马之下,守卫如见煞星似地、见人立即噤声不敢答话,不敢喝喊,未久,

神剑宫复又恢复沉静,只有师爷不断喝叫:“人在哪?根本没人对不对?根本是你们看走

眼,可恶、混蛋!”

猛地一拳击毙两个倒霉鬼,吓得其他人面色铁青,师爷叫喝:“散去,再乱喊,要你们

狗命!”

守卫纷纷躲命去了,师爷为之得意狂笑:“你敢再来,我要你好看!”

狂笑越来越近,天马行空一掠,复又落于秘室前头、他冷目四下搜寻,似想发现什么,

关小刀立即掩身,以免被发觉。

师爷冷目扫后,邪邪一笑,道:“认真守着,不准鬼叫!”

说完径入秘牢,铁门一带,背影顿失。

关小刀二次瞧及,仍是同样面目,不禁失望,眼看司徒昆仑已躲回秘室中,想引他出来

恐怕没那么容易,难道此行就此无功而返?

他想再喊叫,可是那群被吓坏的守卫会眼着起哄吗?答案几乎是不可能,看来这一趟得

不到什么收获了,且等下次再说吧!

正待要抽身离去,忽闻北边传来叫声:“有刺客,失火了!”

关小刀一愣,莫非另有人马入侵,尚未想及,失火之声更形急切。

北方果然窜起火苗,不算大,却甚是显眼,守卫霎时騒动,不敢喊刺客,若让刺客跑

了,什么证据都役有,可能会遭罚,但火势已起,证据确凿,他们终于放声喊来,至干该不

该救火,且看看反应再说。

关小刀心念一闪,司徒昆仑可能二度出关,于是复往秘牢瞧去,果然铁门再次开启。司

徒昆仑哇哇大叫,凌空一掠,直射屋顶,嗔骂着何人如此大胆,追向燃火处。

那头霎时乱成一团,救火者,搬东西者,提水者混杂不堪,叫声更是急炽。

关小刀心想待在这里根本瞧不出司徒昆仑庐山真面目,倒不如潜去那头看看,说不定老

妖人因救火而烧掉假发,抑或用力过猛,胡子掉了,自能现形,若真的再看不到什么,只好

找机会开溜便是。

想定之后,他始潜身复往北区摸去,转了两处厢房,几处庭院,已抵一处回廊,斜角望

去,已见那似乎是厨房后边之柴房着了火,大堆人正在抢救。

他颇失望:“是柴房着火?”

总觉得烧得不过瘾,但想及此乃神剑门,未来仍是门主住处不禁换来庆幸,但觉矮处瞧

之不够,遂潜掠屋顶,藏于檐角处,如此一来,果然瞧个全貌。

正瞧几眼,突又觉得不安感觉上身,猛一回头,竟然见着十丈开外那最想见又最不愿见

着的灰发老头司徒昆仑,吓得他唉呀叫糟,猛地冲往地面,想逃之夭夭。

司徒昆仑哈哈怪笑:“来了还想走吗?”

身形如电,猛切下来,刹然慾逮小刀后衣领。“关小刀直叫苦,猛地冲窗破穿里头,司

徒昆仑如影随行穿追过去。

关小刀喝着:“看炸!”抓来里头毛笔当雷管轰来,司徒昆仑惊喝,倒射出窗,身上却

被墨汁甩黑,气得他哇哇大叫,再射进去。

关小刀则已破窗而出,没命飞纵百丈屋顶,岂知司徒昆仑武功太高,方自迫去,但一转

折,照样掠追过来。

眼看猎物已近,司徒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练邪功老妖转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