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二章 灵凤玉佩解奇毒

作者:李凉

七绝剑手带着关小刀连夜宜在北方掠去。

关小刀伤心慾绝,一路上只字不语。

他没想到,自己一时好玩,为看者妖魔一面,而害得安盈盈牺牲性命,何等叫人心痛

啊!

他已后悔未听母亲劝告,只取王佩,不办任何事情,他更后悔不听安盈盈阻拦。为何偏

要去惹老妖魔?就这样,只瞧一眼,即把安盈盈性命给瞧去了,天啊!为何对她那么残酷。

想及安盈盈的美、媚、多情、开朗,正是让人疼入心骨的女人,然而她却常说自己是克

死丈夫的不祥女人,谁沾上她,谁准倒霉,可是现在,却被关小刀给克死,他难道是个更不

祥之人?

为何如此任性,如此不能忍呢!只要忍住不闹着好玩又怎让心仪女人断送宝贵生命?而

且死得连尸骨皆无存?

这可恶的司徒老妖,竟然狠毒到连一女子都不放过?他已不是人,是比禽兽更恶毒的妖

魔,安盈盈就这样为他牺牲了,死得根本不值啊!

关小刀慾哭无泪,望着暗夜,总浮现安盈盈带情笑容,那曾经让自己献出初吻的女人,

如今却捉摸不着,甚至连她的笑声都感觉到渐渐模糊了。

他自觉是自己杀了心仪女人,血淋淋的梦魔,使他想自绝谢罪……

七绝剑手不断安慰,人死不能复生,安盈盈将永生在人们心灵之中。

他们劝小刀进食,小刀仍憨然不知食睡,足足过了一天一夜,仍自发呆。

江平不得不把他点昏,然后灌他一点食物。

就此,让他昏睡着,三人连夜赶路。

直到次日清晨,终于抵达云中山区。三剑手始把他唤醒。

江平则说地头到了。

脸色苍白的关小刀先是一愣,随后泪水滚落下来,终于开口:“多谢相救……”

江平轻叹:“同是沦落人,少侠见外了。”

年已四旬的他,从小即守在门主身边,如今神剑门已散,他心情可想而知,忽又道:

“我刺了司徒昆仑一剑,希望能刺死他,替安盈盈报仇、”

关小刀还是感伤一句多谢,泪水又渗:“她死得好惨……”

石军道:“去的心安理得……”

“是吗?不是我,她怎会……”

小刀疼到心处,又自哽咽。

江平道:“人死不能复生,安盈盈若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

陈元敬道:“节哀顺变,我希望司徒昆仑没死,也好亲手再刺死他一百遍。”

关小刀悲怅一笑:“是该节哀顺变……”

勉强抹去泪痕,还是不断念着节哀顺变,瞧瞧山峦,打起精神道:“地头到了?”

江平道:“到了,少侠若还没准备好……”

“走吧!”

关小刀道:“我不想让盈姐看扁,哪天把老妖魔脑袋割下便是。”

江平额首:“希望少侠成功。”

于是,王人陪着小刀往山区行去,攀掠中,小刀不断调适自己心情,他甚至狂命飞掠,

把心头一口问气给宣泄出来,及近帝王古坟,心情已较为好过些。

江平瞧他似乎已没事,始敢引他去见众人。

方近秘室入口,阿祖已欢天喜地赶来直门找到玉佩没?但闻及安盈盈已牺牲,霎时坠人

愁云,毕竟他不愿意看到有任何人牺牲啊!眼眶为之泛红。

进人秘室,众人先是相迎,随又得之不幸消息,全皆感伤不已,尤其门主夫人更是泪流

满面,自从嫁进神剑门,安盈盈几乎已成为她唯一知己,没想到却从此天人永别,她能不伤

心吗?

还是姬恋红较坚强,轻叹过后,表示以她衣物,盖个衣冠冢,遥天祭拜便是。

阿祖遂和夫人清出她衣物,却发现她只留一件御寒披风,她原是随着姬恋红而来,根本

所带东西并不多,众人协商,便把她那包袱全部埋了,里头有她喜爱发饰、胭脂等物为伴,

免得让她走得空空荡荡。

衣冠冢设在山明水秀之处,关小刀亲自刻上“安盈盈姐之墓"石碑,其实他心里早把安

盈盈当妻子,只是不知她愿不愿意,她老说爱情谈得自由自在;大概不愿受束缚的缘故吧!

墓冢立妥,且以山菜、溪鱼为餐,山泉代酒,众人开始祭拜、凭吊,甚至守坟至黄昏,

方始退回住处。

一夜沉默寡言,直到次日清晨,众人情绪方自较为稳定。

姬恋红遂把江平交出的灵凤玉佩仔细端详一阵,知道正品没错,她要小刀一同进人秘

室,小刀却说没心情,姬恋红只好自行往秘室行去,独自密炼玉佩,也好解去众人身上之

毒。

胡三爷瞧及小刀仍闷闷不乐,便找他谈话,道:“安盈盈虽然死了,但活着的人总还要

过活,你何妨看开些?”

关小刀叹息:“可是她却为我而死,而且死得很惨啊!”

胡三爷道:“话是不错,就像你可愿为你娘牺牲?’,

关小刀道:“当然愿意,也愿意为三爷、门主,甚至神剑门所有弟兄。”

胡三爷道:“你想,在死的一刹那,你有何感想?”

关小刀道:“只有心甘情愿,甚至觉得光荣。”

胡三爷道:“就连尸骨无存也甘心?”

关小刀道:“既然想死,还顾得了那么多?”

胡三爷笑道:“这就是了,安盈盈和你的心完全一样,她当时心情一定充满满足与甘

心,甚至为你牺牲感到快乐,至于尸骨无存!’她根本不在乎,说不定安然埋在地上被虫

咬。她还感到难受呢。这是你替自己制造的自责而已”

关小刀一愣:“可是她真的死得很惨。”

“只要愿意,任何惨状都是活人的印象,安盈盈可希望你记着她的美丽模样,而且不忍

看你愁眉苦脸。”

“她该如此,可是……”

“可是你仍逃脱不开。”

胡三爷道:“我为门主牺牲,只希望他能早日回到神剑宫如此而已,安盈盈为你牺牲,

大概只希望你好好活着,若另有愿望,该是杀了司徒昆仑,你该打起精神,为她完成心愿,

愁眉苦脸,根本无用!”

关小刀被他这么一说,心头开朗不少,尤其那死得凄惨,只是肉体;精神,却是快乐的

解释,终于化开那幕几近于让他疯狂的景象。

他终又想起安盈盈临死期盼式的会心笑容,还说了一句“来生再结缘”,她的确定得心

甘情愿啊!

霎时地捕捉安盈盈最后笑容,小刀心情终有幻美回忆,也就自嘲笑了起来:“她的确很

可爱……”

胡三爷笑道:“既然可爱,就去爱吧,反正此时再怎么爱,也没人管得着!”

关小刀忽觉秘密泄露,嫩脸稍红:“要是她还活着,三爷不反对我们……”

“若活着,三爷或而会劝上几句,却不会反对。”他笑道:“我只欣赏至性之爱,年龄

并不重要,就像我,若有二八姑娘爱我,我不乐死才怪。”

关小刀终于笑了:“我还以为天底下没人会赞同呢!”

胡王爷道:“别理他们,我们男子汉大丈夫,敢爱敢恨,谁管得着!起来吧,去告诉你

母亲,你要娶安盈盈,保证没人会反对!”

人死了,当然鲜有反对者。

关小刀干笑:“我娘啊……何必吓她呢,这是我们男人之事,不懂者,不要知道的

好。”

胡三爷拍他肩头笑道:“好气魄,有勇有谋,这才是真男人,下次如果看到三爷惨死,

只要灌口好酒即可,知道吗?”

关小刀悟通什么连连点头:“知道了,不过,我还是不希望看到三爷……”

“那只是比喻!”

胡三爷笑道:“没人会记得关老爷死得多惨,我们只记得关老爷义薄云天,威风凛凛,

你要我倒在床上病咽咽叫苦而死,还是一刀两断干净俐落?”

关小刀呃地一声道:“病厌厌好像比较痛苦。”

胡三爷道:“这就是了,我中毒,觉得很痛苦,如果真的不行,一定找司徒昆仑拼命,

不过现在有得救,得找更好机会决斗,你能帮你娘,何不去帮忙?”

关小刀一愣,干声道:“我真是愚昧……”干笑道:“多谢三爷开导!”拱手为礼,随

即往秘室行去。

临进门,又想到什么,忽而转头,道:“安盈盈咬下司徒昆仑耳朵,算是捞点本回

来!”

胡三爷欣笑:“不错,她是女中豪杰,我钦佩她,打从心底佩服!”

关小刀这才满心开朗,进入秘室,准备帮忙母亲解开玉佩之谜。

方进门,姬恋红疑惑问道:“你想通了?”

关小刀干窘道:“想通了,我不该为了安盈盈误了正事。”

姬恋红轻轻一叹:“想通即好,安盈盈的确不错,难怪你会喜欢她……”

关小刀乍惊:“娘您知道我喜欢她?”

姬恋红道:“否则你怎会托她去找娘,而且她也爱你。否则也不会帮你来找我。”

一关小刀为之脸红:“孩儿跟她只是……”

姬恋红轻叹道:“人死了,也不必多说,埋在心里便是,娘只想看你日后仍能豁达,安

盈盈也向娘说过,希望你永远能快乐,因为你还有许多日子要过,还有许多事情待办。”

关小刀感激颔首:“孩儿知道了。”

姬恋红又道:“你爹把你取名小刀,且年纪轻轻即把你送到神剑门,无非想让你学得侠

义精神。当然身在江湖,难免生离死别,但这都只是次要的了……”

关小刀颔首:“孩儿省得。”_姬恋红伸手挽住爱儿肩头,两眼为之含泪,天下父母

心,谁又忍于宝贝儿子流浪江湖?但她只是稍泄情绪,随又恢复冷静,淡笑道:“过来,娘

教你解玉佩之秘,免得失传。”

把小刀拉至一张石桌前面,它本是石床,但垫高即成石桌那里摆了不少瓶瓶罐罐,灵凤

玉佩则置于白绢布上。。

关小刀目光已落于玉佩上,不知其奥妙来自何处。

姬恋红道:“其实,灵凤玉佩之所以能解毒,完全在于那两只彩凤身上。”

关小刀怔道:“彩凤不是藏在透明翡翠里头?怎能拿得出来。”

姬恋红道:“最直接方法是打破它,可是由于它过于珍贵,且无人知道此秘密,所以一

般人不敢贸然行事罢了。”

关小刀自知这道理:“的确,打破了可惜,娘现在想用这方法?”

若真如此,他也不必学什么秘招了。

姬恋红笑道:“娘哪粗俗到这种地步,娘自有秘招。”

“喔?”关小刀道:“用细什刺去,挑出灵凤?”

姬恋红道:“要是那么简单,倒是低估灵凤仙子智慧了,你看这彩凤的嘴,是不是接近

最上方那颗夜明珠?好像啄它似的?”

关小刀点头:“我知道,前些日子,江南还有一师傅伪造过它。”

姬恋红笑道:“所以说,只要拿出这颗夜明珠,不就能接触到彩凤了。”

关小刀道:“是有道理,不过这玉佩嵌镶之法特别奇特,它们好似天生结合,根本无隙

可寻,老师父镶的。用力挤。还是可以挤出来。”

姬恋红道:“这就是技术地方了;其实也是很简单,冷缩热胀之理而巳。”

关小刀道:“可是曾有人拿它烤过火,照样得不到效应。”

姬恋红笑道:“他们大概没把玉佩及夜明珠分开,或曾有过。却不知解毒秘密在彩凤,

纵使解了,还以为掉落,再把它嵌回而已。”

关小刀点头:“倒是有可能,现在该如何?”

姬恋红道:“且把玉佩架于烛台上,我可没练什么冰魄神功,只有找来深冷冰泉,滴向

夜明珠,或许有效,试试看!”

于是她找来破了底的陪葬酒坛,把玉佩置于坛口,然后把烛台置于坛下,燃起火花,让

其热气在上烤,她随又找来一坛冰泉水,不断滴向正中那颗夜明珠。

就此,玉佩受此一烧、一冰镇,偶而发出吱吱咯咯声音,似能感觉出其伸缩。

小刀目不转睛盯着王佩,在火焰蹿掠烧烤之下那两只灵凤似能翩动,直若浴火凤凰似地

翩翩飞翔而出,或许那是火焰晃动之假象,但瞧来的确生动不已。”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坛

冰泉已倒去过半,还好、玉佩刚好罩住坛口,又有点斜,冰泉滴落之后,斜流至石桌上,并

未浇熄烛火。

再烤一阵,猝闻叭地轻响,那夜明珠果然掉落下来,砸中烛台,滚落石桌,引得咔咔脆

响,颇为悦耳。

关小刀欣喜道:“成啦!”

姬恋红淡声笑道:“倒是费事不少,当年你师公只用冷热两道劲流这么一按,叭地脆

响,珠子即跳出,不过土法照样管用即可,咱开始解毒吧!”

说着,伸手抓向玉佩。

关小刀突然叫娘,姬恋红怔道:“有事?”

小刀却见她相安无事抓起玉佩,皱眉道:“王佩被火烤,不怕像烙铁般发烫啊?”

姬恋红欣然一笑:“此王佩能吸热,纵使烤久,也只是些许升温,只要一离开火面,温

度立降,哪还能烫人?不得事啦!”说完将玉佩背面置于绢布上拭去些许烟灰,玉佩随即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灵凤玉佩解奇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