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三章 情心双恋

作者:李凉

然而,孤伶于世的他,又能去哪里?唯一能让他栖息的,仍是童年生长之地方——雁归

山。

他若疲累的野雁,终又想飞回旧巢,好好休息、疗伤。

然而,他并没想到,雁归山早就有个老人在看守,他更没想到关小刀和水自柔根本未放

弃追逐,他的休息,只不过是将问题延伸到另一个战场罢了。

他日夜不停≤回家中。

关小刀和水自柔日夜不停追踪。在经过两天两夜追赶之后,小刀已断定阿祖准备返回雁

归山,心头稍自安定。

水自柔却焦切起来:“可是我爹躲在那里,他俩若撞见,莫要引来再次误会才好。”

关小刀无奈摊摊手:“那又如何?我们根本无法阻止,除非你有飞鸽传信。”

水自柔道:“那里又非分舵,哪有飞鸽?”

关小刀道:“所以说,听天由命了,不过这样也好,误会一次闹开,将来就没得闹,说

不定还因此解开难题呢!”

水自柔瞄眼:“你这人就是风凉话太多,两天前还愁眉苦脸,现在又变个人似的。”

关小刀子笑道:“我是在苦中作乐,反正日子都要过,能笑即笑吧,想到阿祖不知有多

恨我,我是很苦的。”

水自柔轻叹:“真是,要是人真的没烦恼,那该多好。”

关小刀道:“别做梦啦,只有白痴大概才有可能如此,咱还是去解决烦恼吧!”

说完,兀自苦笑,直往雁归山寻去。

水自柔又能如何?轻轻一叹,还是跟了过去。

雁归山上。

野雁飞鸣,总带点悲情。

山风吹落叶,萧索依然。

孤墓前,一位素衣灰发老头沉默伫立,山风吹掠衣衫发丝索索猎猎作响,他仍不动。他

正是灵刀堂堂主水无涯,为了追查阿祖身世,他已守在此地月余,守得一脸胡子粗长,他却

仍未觉唯一的希望是找到那扫墓之人。

春寒料峭,再过五天即是清明日,正适合扫墓时节,不知那人是否会前来?

水无涯总怀希望,静静期盼下去。

虽然温小萍似乎和他谈不上关系,但看在孤墓落深山之孤伶之下,水无涯总弄点鲜花、

山果,或而猎点野味加以祭拜,只是少了酒……

要是平时,凉风悲索之日,他可能饮酒,然而此时,他竟然一点饮酒慾望皆无,这不只

是三两天,而是三数十天。

他不知为何如此,只是想及死去的夫人,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渐渐地,夕阳又已西下,一天就此将消逝,老人始返往古屋,静静地休息,不曾说过一

句话,唱过一句歌,静得……像东山寒月爬上山头。

就连山风都静下来,一切沉静得,几乎叫人发慌,老人还是默不吭声,似老僧入定,再

无任何事情能引起他兴趣。

冷月渐渐爬升,复往西落,一夜又将过去。

次日清晨,老人又往孤墓行去,日子似乎就此反反复复,老人始终不觉疲累。

他只在等待期盼的希望出现,日夜不停地期盼!

终于——

忽闻得山道传来脚步声。

水无涯心头乍喜,莫非等待之人来了?本想迎去,忽又觉得不妥,身形一闪,躲入附近

山石后面。

脚步声渐近,来者并非那扫墓之人,而是受了创伤,倦鸟归林的阿祖。

好不容易攀到地头,他本是疲累、感伤,然而忽见儿时旧地,亦自升起一丝喜悦,步伐

加快,奔往孤墓,正待叩头拜礼,复见孤墓前鲜花素果新鲜如生,当下更惊,转为欣悦:

“莫非那人来了?”

情急四望,空山烟云,不见人踪。

他想到什么,立刻往住处奔去,想一探究竟。

躲在暗处的水无涯在他四目搜望之际,已瞧清并非扫墓者,而把阿祖当成爱女自柔,虽

显失望,却也温馨:“她倒来了!”

瞧她奔往住处地就跟追过去。

阿祖奔回幽静古屋,怕惊走那人似地,放慢脚步,东探西望,总想从木门缝中发现什

么,可惜瞧不出明堂,却渐行渐近,推开木门,并无人踪,倒是东西整齐如昔,一尘不染。

他哺哺说道:“当真有人来过?”

此屋虽被水无涯住过,但他仅正于借睡床铺,几乎未用过一物,始能保持不变。

阿祖四处转寻,直叫着:“姑姑吗?”老希望唯一亲人能复活,可惜传音飞处,不见踪

影,他倚住门口,想再搜寻,但多半已抱着落空心态居多。

水无涯本以为是爱女,但闻及对方叫姑姑,心念一闪,莫非是阿祖回来?这下可好,踏

破铁鞋无觅处,或而该跟他谈谈。

心念处,他正想暂时避隐,亦或当面谈谈?然而阿祖目光却已追及,他别无选择,只好

落落大方从紫枫林走了出来,淡声笑道:“你好……”

阿祖竟然未认出水无涯,大概是他长了胡子,而且发乱衣旧,落魄许多,他任声道:

“您是……”

想到什么,惊喜道:“那鲜花是您放的?”

水无涯瞧他似乎不再想躲,当下含笑行来:“不错,好久不见,可好?”

露出父亲关怀女儿口吻。

阿祖显得生涩:“您为何要扫我姑姑坟墓?”

水无涯道:“她或许孤独,即祭拜她了,近日可见着自柔他们?”

“自柔是谁?”

阿祖并未清楚小公主叫自柔。

水无涯欣笑:“小公主啊,也可能是你未来的姐姐。”

“您怎知她是我未来姐姐?”

阿祖道:“您又是、…”

水无涯皱眉:“你不认得我了?”

“没印象。”

“我是水无涯。”

“水无涯?”

“小公主的父亲啊!”

“你?”

阿祖闻言怔诧不已,再仔细瞧瞧老人脸面,除去胡子,不就是印象中的水无涯。不由焦

心转斥道:“你怎会在此?你一直守在这里没走?”

水无涯颔首:“正是,我想查明……”

“住口,我不要听!”

阿祖嗔喝道:“我根本不是你女儿,请你离开行不行?不要来打扰我!”

“阿祖……”

“住口,你不走,我走!”

阿祖银牙一咬,已往左侧小径奔去,本以为回家之后可以清静一阵,没想到还是避之不

开,懊恼让他心神几乎失控、然而在对方可能是自己亲人之下他只有选择逃避一途。

水无涯怎忍心看他离去,急忙追掠过去:“阿祖,咱谈谈如何?”

没什么好谈,请你不要来烦我行不行?”

阿祖闪过水无涯左侧,奔走便快。

水无涯想追,又怕太过刺激他,只好定在原地,叹声说道:“也许你不信,但你不想见

见扫墓之人?再过四天即清明节了回……”

阿祖一愣,的确,他甚想查明谁来扫墓,可是他更怕见着水无涯,仍自冷道:“或许也

是看我姑姑可怜才来祭拜的吧!”

说完,掠身更快。

水无涯但觉规劝无效,急道:“你留下,我走便是!打扰之处,请恕罪!”

说完,闪身林中,登崖而去。

阿祖身形一顿,的确想留下,可是心念一转,水无涯多半去而未走,总会反过头来监

视,自己只想落个清静,还是避开吧!

他轻轻一叹,仍往山林行去。

他自幼住此山中,自知地形,转掠中,眨眼已消逝无踪。

阿祖猜的没错,水无涯果然去而未走,大约过了一时辰,复又偷偷潜回,毫不敢惊动地

想探探阿祖是否留下,可惜窥查之下,已人去楼空,他不禁轻叹:“和自柔一样,就是倔脾

气。”

人已走远,他只好默守林中,希望阿祖能去而复返。或而阿祖亦在暗处窥探吧?想及

此,水无涯反而隐密藏身。

然而一天一夜过去,阿祖始终没返回,水无涯不禁自责,不该如此冒昧现身,逼得他无

家可归再次流浪。

正自责中,忽又闻及林叶稍晃声,他心下一喜,如此晃叶声,分明是有人潜行之结果,

莫非是阿祖偷偷返回,于是屏气凝神,静目窥去。

未久,果真见及漂亮女儿小心翼翼潜回。

他欣喜一笑:“终于回来了。”

然而再瞧下去,阿祖怎穿丝绸青缎装来?而且偷偷摸摸不断向后边招手,忽又见及关小

刀贼头贼脑潜来,方知是自己真正女儿潜来此。

心想自己纵使未惊动,两人也必定惊动阿祖——或而他也躲在暗处的话。干是决定现

身,飘了过去。

方近十余丈,关小刀但觉有状况,急急拉着水自柔,细声说道:“找到了,他回来

啦……”

已把这动静看成是阿祖活动声。

水自柔亦觉欣喜,低声道:“在哪?”

她方想探头,水无涯已说道:“在这里!”

身形一闪,落于两人前面,吓得两人想躲、想斗,复又怔立当场。

水自柔怔叫:“是爹!”

关小刀亦愣:“是你爹,呃,是了,胡子怎变长,差点认不出!”

干笑直道堂主好。

水无涯叹笑道:“你们来晚一步,阿祖走了。”

关小刀任愣:“走了?来了又走了?”

水无涯点头:“不错。”

水自柔急道:“为什么?”

水无涯道:“被我吓走的。”苦着脸。

水自柔怔愣中,不由嗔声道:“您为什么不躲?好不容易才追到这里,您又把他吓走,

现在哪里去找人?”

水无涯苦叹:“爹以为他是你,所以……”

水自柔斥道:“难道你看不出我故意扮女装,男装的必定是他吗?”

水无涯苦笑道:“分开月余,倒忘了。”

水自柔嗔嗔责责,却哪能挽回什么?

关小刀叹道:“现在怎么办?这次开溜,可是在山上,想找人多难!”

水自柔道:“我派弟兄搜山。”

水无涯道:“免了吧,搜到又如何?”

水自柔道:“那怎么办?难道看他流落山林?”

水无涯轻叹:“或许他想通了,自然会回来……”

关小刀道:“要他想通?我看难幄,除非堂主演自杀上吊,或许可逼他出来。”

水无涯一愣:“你要我上吊?”

想斥又想笑。

关小刀悠哉点头:“对啊,这是改变他命运的方法。就像小公主,听到你上吊,哪还不

哭着爬过来救人!”

水无涯闷苦想笑。

水自柔嗔斥道:“要上吊的是你,你跟他较熟!”

关小刀道:“熟有用吗?他现在恨不得吊死我,我想你现在也是一样。”

“没错!”

水自柔气势凌人:“你敢叫我爹上吊,我就吊死你!”

关小刀道:“是他把人逼走的,他当然得想办法把人逼回来,何况只是演戏。”

水自柔斥道:“演戏也不行!”

水无涯轻叹:“或许我真的该上吊……绳子在哪里?”

当真想演此剧,对于逼走阿祖,他于心不安。

水自柔登时嗔叫:“爹您发什么疯,现在就算吊死了,阿祖也不会回来!”

瞪向小刀:“全是你,出什么馊主意,我掐死你!”

她猛地伸手,掐住小刀脖子,当真用力格去,迫得小刀吐舌翻眼,挣扎直叫不敢,水自

柔始放手,关小刀打咳连连:“你玩真的!”

还以为玩玩而已,始被掐。

水自柔瞧他表情,不禁斥笑:“当然玩真的,竟敢出那什么馊主意!”

关小刀苦笑不断:“不出啦,爱怎么样,随便你,危险的动物。”

赶忙逃向远处,摸着被掐疼脖子,好生后悔。

水无涯瞧女儿发飙,皱眉一笑:“你当真把他……”

水自柔想装怒,却又笑起:“当然当真,提那什么馊主意!”

水无涯道:“爹不是这意思,爹是说,你当真把他收伏了。”

水自柔闻言不禁窘困,却极力掩饰:“收什么伏?谁要乱言,我就掐谁。”

水无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道:“其实关小刀也不差,只是思想太先进些。”

“爹在说什么?”

水自柔想避开,转了话题:“您还是想个办法,如何把阿祖找回来,他可能是你女儿

啊!”

水无涯不禁又自轻叹起来,道:“要是有办法,爹还会待在这几想上吊吗,"

水自柔道:“别再说上吊之事,阿祖迟早还会回来,咱等下去便是。”

“要等多久?”

水无涯轻叹不已。

水自柔正准备安慰之际,忽见关小刀急急潜奔回来,压低声音说道:“来了,来了,阿

祖回来啦!”

闻及阿祖,水自柔父女心神一凛,惊目瞧来,关小刀低笑道:“在孤坟那里,我看见人

影了。”

此处靠近木屋,离孤坟自有一段距离,水自柔父女闻言,直道在哪里,跟着关小刀掠往

山林那头,斜往西南方望去,林崖之间,果然见及素青影子晃动,三人乍喜,不约而同潜掠

过去。

纵数百丈,已躲入岩堆背后,远远望得孤坟前,果然有人准备祭拜。

三人六目瞧去,又是一愣。

那人并非阿祖,而是剃度的和尚亦或尼姑。

关小刀、水自柔同感失望,似乎看错人了。

水无涯却欣喜不已:“是扫墓者,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情心双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