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五章 阴阳灵泉

作者:李凉

如此,逆行五天五夜,终抵总舵麒麟山。

灵刀堂弟子但闻门主回来咱是热烈欢迎,水无涯招手相应处,暗道好险,看来公孙白冰

并未篡夺权位,一切依旧如昔,颇让他感到欣慰。

列迎之后,水无涯则回到九龙居,准备听取手下所有回报。

关小刀则选择回到忆相思小公主住处,水无涯遂通知巧玲、巧凤丫环前来接人。

临行,水无涯特别交代,得小心对付公孙白冰,关小刀回应自有分寸,始和丫环行返出

九龙居。

行进中,一脸甜相的巧玲总不断传笑声、并问及小公主为何不见多日?关小刀暧昧回

答:“生蛋去了。”

惹得两丫环笑声不断,虽然得不到答案,却感觉出小公主可能平安无事,心情为之宽敞

不少,终也欣喜迎着这可能是未来驸马爷的潇洒少年,回到忆相思去了。

方抵忆相思,关小刀总觉舒畅无比,踩在琥珀色调地板上,即想到那口特殊灵泉,全身

不由抽痒起来,非浸它不可。

反正小公主不在,两丫环也就睁一眼闭一眼,随他去了。

两人而且准备一套素青干净衣衫,让他换洗。

关小刀谢声不断,便走人邀梦窟,里头一切如故,温馨中总带点淡淡兰花香,再入卧

房,那铁门已被拆除,换来红桧门扉,瞧来品味突出,更自洋溢主人不俗。

他迫不及待推门而入,翡翠般玉地总让人幻起投身碧海之畅快,他立即宽衣解带,跳入

池中,先浸热泉,再浸冷泉,如此冷热互换,实是舒畅万分。

足足玩了一时辰,终于疲累,遂倒在冷热交会之处,先睡它一觉再说。

不久,似闻得丫环叫吃饭声,小刀却未回答,丫环终于退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忽而闻得外门稍开,淡淡地,似有似无,关小刀仍迷惘慾眠,忽见红

桧门被推开,撞及一旁大刀,咔地一响。关小刀乍醒,猝见一道白影闪动似地,他猛叫

“谁”,惊急抓向大刀,白影却闪失。

关小刀喝地一声,右手抓大刀,左手抓布巾压向下体,疾追出来,仍喝“谁”,追得更

急。

然而追向外门,却空空如也,哪见得任何白影!

探头瞧向通道,巧玲、巧凤两丫环举剑疾步追来,巧凤急叫:

“发生何事?”

关小刀道:“可见着白衣人?”

忽觉自身光溜溜,急忙缩身,干笑道:“待会儿再说。”忙溜回浴池,穿上新衣,此衣

乃丝缎料子,舒软许多,且又合身,小刀不由暗自叫好,闻及丫环外头喊叫,他始提刀再次

奔去。

丫环见及小刀穿了青缎装,果然更像公子哥儿,频频赞美。

关小刀却显下自在,仍关心白影,便问:“你们可看到白影?或是某人?”

巧玲惊道:“白影?没有啊!”

巧凤道:“你确定有人进来?”

关小刀道:“房门都被打开,怎会没人?”

巧凤道:“会不会风吹?”

关小刀道:“这是山洞,也有风吗?”

巧凤道:“这里宽敞,且两头互通,是有风的,不过并不常发生。”

巧玲道:“可是最近似乎常发生,我也总觉有影子门来门去,尤其在晚上。”

说来似乎闹鬼模样。

巧凤稍带忌意:“你真的有感觉,我还以为只有我呢!”

关小刀道:“莫非闹鬼?不会吧,现在是大白天……我们四处搜搜!”

大刀一扬,走在前头。

巧玲、巧凤跟在后头,搜得七八处房间,根本毫无踪影,且在如此温馨住处,鬼气亦扫

去许多,两女不由呵呵笑起,直以为自己疑神疑鬼。

关小刀也只好把此现象当成风吹,笑道:“管他何鬼,我这青龙偃月刀专斩妖魔鬼怪,

他敢来,斩死他便是、没事啦,肚子饿了,可有餐食?”

巧玲笑道:“早为你准备啦,只是你睡得像猪,不便叫醒,走吧!”引人向前行。

关小刀边行边窘笑,直道多日劳累,失态多多,下回必定注意,惹来两女谅解笑容。

午餐丰盛,吃得津律有味。

餐毕之后,小刀仍未忘记练武,遂走到外头,找块空地,准备练功,然而瞧及远处那六

仙屏六道飞瀑倾泻而下,气势万千之外,复有数道彩虹相映其中,奇景天成,倒让人叹为观

止。

在此居如宫殿,游若干山奇景,倒是修身好地头,小刀不禁爱上这地头矣。

陶醉归陶醉,他仍得理出心绪,开始运功练武,每耍一招即喝一声,总想发出飞瀑似的

千军万马威力,他想,若能威劲如飞瀑,则哪怕司徒昆仑再作怪呢!

边想边练,耍来效果不大,他遂撤功收招,心绪转往公孙白冰身上,暗自揣想,既然已

来到这里,不去会他,实是可惜。

心随意动,他立刻抓起大刀寻了曲径,直往望月台那头行去。

待走过柳风亭,缨珞泉,弄雨坞,转往小松林,望月台已现,小刀小心翼翼潜去,果然

见及白衣男子盘坐其中,面向山崖,不是公孙白冰是谁?

可惜未见他脸面,不知其是否受伤?

关小刀心念一转,远远说道:“禀副堂主,堂主要您去见他。”

公孙白冰闻言,嗔怒道:“这老头还敢管我事?”

怒喝道:“快滚,说我没空!”

关小刀应是,故意走退,却又潜回一窥究竟,照他声音听来,似乎闷了些,但这不表示

什么!

然而他方潜王松林,公孙白冰突然想到什么,猝地喝叫,人如猛虎扭身,盘地而起,反

扑过来,厉笑:“你是谁,敢扰我!”

只要他在望月台,即令任何人不准打扰,就连水无涯也不例外,今天却闻传令,他顿觉

有异,复闻秘叶晃动,立即扑来。

关小力怔愕,没想到公孙白冰武功已高到如此地步,尚隔三数十丈,他竟然仍能听声辨

位。

他乃有求而来,遂打哈哈:“是我,关小刀是也!”

赶忙运劲全身,准备接招。

公孙白冰突见仇人,怒火更炽:“天堂有路不走,自动上门送死!”

双掌猛劲再加。一阵狂风啸起,迫断松枝,他已近小刀不及七丈,双掌砰砰劈下,关小

刀硬接其劲,闷哼一声,栽落地面,跌得唉唉痛叫,幸好只是胸口沉闷,并未再受重伤,心

下暗喜,莫非太乙神功已发挥功效!

公孙白冰一掌得逞,复又厉喝,凌空扑来。

关小刀急道:“我乃有事找你商量,请先住手如何?”

“没什么好谈,给我躺下!”

公孙白冰慾置他死地,掌劲更吐,关小刀不得已,大刀一喝“神刀破天地”打了过去,

公孙白冰一手劈刀,一手仍想切杀敌方;岂知神刀挟以破天之势而来,他封打不住,硬被迫

逼再迎左掌相抗,砰砰砰砰连四掌,身形连四退,始把大刀逼落,他突然闷呃一声,凹身下

弯,似已受伤。

关小刀意外他需数掌方能封去自己刀势,现在又问呢出声,不由惊诧:“你受了伤?”

“我受伤照样取你性命!”

公孙白冰猝如疯虎反扑,掌劲尽吐,一连十数掌,打得关小刀东滚西藏,唉唉疼叫中仍

叫住手,公孙白冰用力过猛,呼吸浮躁,脸面已泛紫红,嘴角甚且渗出血丝。

关小刀见状,急道:“你中了毒!”

公孙白冰更怒,掌劲杀人不死,抽出腰际剑刀,一招“幻天灭影”奔杀过来。

关小刀猛抓大刀以“莲花化影”挡去霎时刀光剑影,锵声不断,一个且战且退,一个咄

咄逼人,眨眼十余招已过,根本下分胜负。

公孙白冰眼看久攻不下,顿想搏命,硬把神功提至极限,逼至剑刀,化成嗡嗡蜂鸣,待

要杀敌,突然哇地狂吐红血,身形往前栽去,勉强刺剑以撑住,整张胜死红吓人。

关小刀见状,立即收刀,说道:“我知道你中了司徒昆仑阴阳之毒,我可以帮你解

去。”

公孙白冰怒斥:“我的事,不必你管!”

关小刀道:“其实你我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公孙白冰忽而哈哈厉笑,状若疯子:“毁容之恨,毁身之恨,竟然无仇?”

关小刀干笑道:“你的脸已完好如初,身体亦无残缺,我也被你伤过,算起来该可相抵

吧!”

“放屁!此仇不报,誓不甘心!”

“那也得毒伤先治委再说。”

关小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都有胆子前来找你了,你难道没雅量跟我谈

判?”

公孙白冰暗愣,他何尝不想活?只是自己的确扯不下这个脸。

关小刀道:“我救你,也不是想做什么恩情,而是想跟你交换条件。”

公孙白冰冷道:“什么条件?”

关小刀道:“把你如何练得刀枪不入之方法告诉我。’”

公孙白冰为之狂笑:“原来你为偷学功夫而来?免谈。”

关小刀道:“你怕我学成,用来对付你?”

“少说废话,我连司徒昆仑都斗不过,还谈什么刀枪不入,天下第一?”

公孙白冰笑得甚是沧凉,忽又触动伤势,直呕鲜血。

关小刀道:“或许你是败在他毒掌之下,纵使你认为那功夫不行,但我认为已足够,只

要你说出……”

“滚,没听到我不屑跟你谈判!”

公孙白冰想杀人,却无能为力。

关小刀轻叹道:“你自己多想想,你本是刀枪不入,几乎无敌天下,可惜只为了中那不

解之毒,一切将化为乌有,那毒潜伏期大约一个月,看来你已发作,大概活不了多久,如果

你死了,一切都完了,恐怕连于若寒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何不看开些,跟我交易,这根本不

必负担人情,事后两人不相欠,我要立刻练到你这种程度,恐怕不易,所以占上风的还是

你,你何乐不为?”

公孙白冰全身抽颤,忽而两眼含泪,喃喃自语:“若寒……若寒一定恨死我了。”

关小刀道:“如果活着还可以解释,要是死了,恐怕永远变恨矣,你好好想想,我不打

扰,想通了再告诉我,我在忆相思随时等你消息。”

说完,拜礼,准备走人。

公孙白冰突然喝道:“站住!”

关小刀心下一喜:“你想通了?”

公孙白冰冷道:“我是把太乙神功练到八九成,才有此威力。”

关小刀道:“这还不够,老实说,我已经学了此门功夫,我想知道的是如何把此功练到

八九成境界,这才是我们交换条件。”

公孙白冰本想耍个小诈,说出太乙神功练法即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了解一切,硬要逼

出练功秘招,那是自己唯一倚靠,岂能任意说出,登时怒斥:“滚!我自有解毒之法,何需

跟你交换。”

关小刀见他又后悔,亦不多说,点头说道:“你自己多想想,那毒已发作,可能时间已

不多,我走了,一切等你消息。”

说完,拜别离去。

照他猜想,公孙白冰熬不过三日,必来求救,他根本不急。

公孙白冰冷目瞧着关小刀离去,全身不由抽颤起来,随又歇斯底理喝叫:“我为什么要

听你的。我有的是方法,我根本死不掉,到时候,我仍将天下无敌,哈哈哈……”

想狂笑,却因毒伤,猛打咳。

好不容易咳声止住,忽而心下一横,喝吼:“来人!”

话声传送甚远,约过三分钟,始见四大贴身护法匆匆赶来;恭敬拜礼,复见主人身上染

血,甚是心惊。

公孙白冰面目冷森道:“到水自柔住处!”

说完,大步踏向弄雨坞那头。

四大护卫立即跟进,他们虽效忠公孙白冰,却亦是灵刀堂弟子。若是小公主喝命,四人

已不知该如何处置,心头开始混乱。

关小刀自从得知公孙白冰已中毒,似乎军心大定,一路哼着小调回来,还从里头搬出软

椅,舒舒服眼躺在门口,准备等人前来求救。

然而姿势尚未放稳,却见公孙白冰冷邪走来。

他怔愕道:“这么快?”

立即欣笑站起,拱手道:“副堂主果然明智。”

公孙白冰却不理他,喝着护法,道:“封住这里,不准任何人进入!”

大步逼来。

护法应声,立即想封通路,照他们想,是在外头,大概较无关系,如若小公主现身,再

叫她跟副堂主商量便是。

关小刀见状大惊,急忙拦来:“这是小公主住处,副堂主未免……”

公孙白冰斥道:“她不在,我难道不能借用?闪开,这是灵刀堂之事,外人管不着!”

关小刀为之一愣,的确,凭他副堂主身分,在灵刀堂,要到哪便到哪,自己根本管不

着,他急问:“不知副堂主借用此处何用?”

公孙白冰冷笑,根本不答,一剑逼开小刀,已大步再往前探。

里头巧玲、巧凤早就闻声赶来,急问发生何事,关小刀便道:“他要借用小公主住处,

我阻止不了。”

巧玲、巧风乍惊,赶忙拦人,异口同声说道:“禀副堂主,小公主有令,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阴阳灵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