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六章 麦芽糖大战

作者:李凉

十天后。

关小刀和阿祖终于返回洛阳城。

就近打探神剑门状况之后,方知天龙三侠之霹雳侠雷万钧,斯文侠谷君平,以及天龙骑

多人,全被师爷给调回来,且团于地牢之中。

由此可想而知,七绝剑手刺中师爷一剑,并未夺得他性命,师爷仍自兴风作浪。

关小刀虽然想救天龙骑,但衡量能力,仍得暂时放弃,还是先找到公孙白冰再说。

可是探了许久,仍无公孙白冰之消息。

阿祖道:“也许洛阳乃是师爷地盘,他们封锁了消息。”

关小刀道:“说的有理,看来,还是得亲自探往神剑宫了。”

阿祖道:“你可不能硬拚!”

“那当然。”

关小刀想及安盈盈为自己而死,那已是他胸中永远痛楚,再也不敢任意行动,阿祖闻官

始放心不少。

两人检查沿路所买之炸葯,但觉够用,复又换上侍卫队衣衫,始敢往神剑宫潜去。

五十里眨眼即至,神剑宫外围街景,显得落莫许多,可感觉出,一股正在哀亡气息正侵

蚀着神剑宫。

守备并无想象中严密,小刀和阿祖有侍卫衣衫掩饰,轻而易举即已潜入神剑宫。

一切似乎没变,关小刀更见得上次被炸葯轰塌之高墙,此时仍未修复,想及安盈盈被炸

得尸骨无存,不禁感伤不已,向着四处似乎染成碧血之迹稍作凭吊。

忽闻得阿祖低声说道:“有打斗声!”

关小刀机警听去,似在武天坪位置,当机立断,带引阿祖潜了过去。

那武天坪本是一处以石块堆高之六角凸字型练功坪,前次已被炸得凹塌多处,然此时却

仍见及两位高手恶斗,其左右各列了十余名手下以监视。

关小刀潜近,躲在附近塌墙,往战区一瞧,果然是公孙白冰和司徒昆仑恶斗不止,十数

名手下则包括公孙白冰的四大护法,以及黑青锋引领的十名剑手。

双方似乎斗过一阵,看戏者不时露出疲累神情。

忽见公孙白冰一招“两仪化天”,幻化无数掌影,凌空欺打敌人。

那掌影虽是激烈,但司徒昆仑根本不放在眼里,连连以掌相抗,终究还是化去。

司徒昆仑哈哈怪笑,笑声尖若女人无异,他却压抑着,倒成了太监一般,听来甚是刺

耳。

他笑喝道:“战了三天,不分胜负,你累我也累,何不对掌比内力,立即分输赢,告诉

我,你如何解去阴阳之毒?”

公孙白冰冷笑:“你只会用毒,算什么刀枪不入,有胆把毒功撤去再斗。”

原来他见及司徒昆仑每每运劲处,总见红雾乍现,他虽然解了此毒,却仍顾忌再中此

毒,故而不愿再近身相搏。

司徒昆仑似也想在获知解毒方法再杀人,双方因此恶斗三天,仍分不出胜负,不禁又气

又急。却奈何不了对方。

当然,双方精神皆不错,全在于白天恶斗,晚上倒各找地方休息,准备长期抗争。

关小刀闻及双方所言,已有所了解,暗道这司徒昆仑功力似乎并未如前次犀利,是有所

隐藏?还是被刺一剑,伤了什么脉穴不成?

双方自缠斗又叫骂,打得难分难解。

关小刀自觉两人可能还要斗上一阵,倒不如先去救人再说。

阿祖道:“一定要现在救吗?人数不少,可能会惊动司徒昆仑。”

关小刀一愣,但觉有理,他们被困,倒也暂时能保身,如若救出,惊动对方,必定饮来

追杀,到时谁敢保证全身而退?在擒贼擒王之下,还是把目标放在司徒昆仑身上吧!

想定后,关小刀说道:“救人之事,延后再说,你先到外面接应,我去炸他几把,照我

现在功力,只要不硬战,保身大概没问题。”

阿祖焦切道:“千万别像上次……”

关小刀道:“不会不会,现在有公孙白冰在场,司徒昆仑哪容易脱身?你先去便是,何

况有炸葯护身,他奈何不了我。”

阿祖不想拖累小刀,便自点头:“小心点,我躲在暗处,有状况往那头进。”

关小刀笑道:“知道啦!”

阿祖终在千叮咛万嘱咐中潜退。

关小刀则望着战场,心想该如何才能一举炸得司徒昆仑重创,然后宰他老命。

然而,除了安盈盈那招,把整个人扑过去之后,似乎无计可施。

他不由放弃,心想,能捞多少便捞多少。反正联合公孙白冰照样可以收拾对方。

想定之后,他冷目瞧及战况,忽见司徒昆仑被逼得连连后退,时机自是成熟,关小刀马

上绕到那头,猝如电闪般暴射出去。

他自从练得太乙神功五成功力以后,轻身之术突飞猛进,这一掠,奇快无比迫近不及三

丈。

司徒昆仑忽觉有异,但他自恃功力天下无敌,便自哈哈大笑,黄袍衣衫掠风而动。

关小刀见他不动,正中下怀,“神刀破天地”猛轰出去,但见大刀如电龙猛蹿过去,奇

准无比劈向背脊,叭然一响,司徒昆仑竟然闷呃往前栽去,大刀弹向空中,关小刀喝飞过

去,抓在手中哈哈邪笑。

他没想到此招能劈得司徒昆仑往前栽去,那表示司徒昆仑总受点什么损伤,这几月练功

总算有了回收。

他未放弃任何机会,乍见司徒昆仑落入下风,猝地猛虎反扑,大刀再砍下来。,

司徒昆仑背脊受劈,疼得他往前栽,此时若公孙白冰趁机挥剑,他可能受伤,然而公孙

白冰发现关小刀参战,心中不屑,立即掠闪一边,不想占人便宜。

司徒昆仑得到喘息,想及偷袭者,怒火三丈,哇哇厉叫,凝尽全功,但觉大刀追近,猛

地双肩双臂往后厉抖,一道罡气暴蹿而出,轰得关小刀唉呀一声,如断线风筝倒弹空中,摔

落二余丈远处,哇哇疼叫。

司徒昆仑怒极而攻,虽是以肩背发劲,然其威力已和手劈无异,谁知却只能震退关小

刀。落地仍能出声,显然离那吐血而仍差一段距离。

他不禁大怒,丢下公孙白冰疯虎般扑来。

那黑青锋本是带人慾捉,他自掠退,落个清闲。

司徒昆仑扑近,认出关小刀,谑邪大笑:“我找得你好苦哇!”

两掌开攻,砰砰数响,关小刀唉呀再躲,每躲退一次,地面即被打出凹洞,他拚命大

叫:“公孙白冰,你为何不动手?”

公孙白冰冷哼不理。

司徒昆仑几掌未中,怔诧道:“你内功何时增强?”

直觉关小刀内功极差,故而劈掌之际,根本未追前,故而让他取巧而退,如今知晓,自

是穷追急打。

关小刀穷于应付,猛地抖出大刀,如扇子般扫来,喝着:“看我乾坤一斩!”

司徒昆仑狂笑:“如何能斩?”

不相信刀背能斩人。

岂知关小刀刀背一翻,那另一面竟然藏有三束雷管,就这么一翻,奇快无比砸向目标,

司徒昆仑猝叫不好,急于掠躲。

然而突发过快,他避之不及,三束雷管同时轰开,炸得司徒昆仑闷痛掠退,一件黄袍已

百孔千穿,甚至假胡子,假发都被烧得七零八落。

黑青锋见状大惊,赶忙喝着十余剑手追杀过来,关小刀不想斗他们,轻喝一声,掠飞而

起,大刀架向利剑,借此反弹,追向公孙白冰那头,他急叫:“你为何不出手?”

公孙白冰冷道:“我们是公平决斗。”

关小刀急道:“到现在还谈公平?宰了他,你不就天下第一?”

公孙白冰冷哼,不愿回答。

关小刀看是说服不了,司徒昆仑又厉吼攻来,他心念一转,说道:“既然如此,你们打

斗便是,我后补!”

说完赶忙掠向屋顶。

司徒昆仑哇哇厉叫:“给我下来!”

他想追去,公孙白冰却封剑刺来。

司徒昆仑怔愕,连间数剑,怒斥:“你们想联手吗?”

公孙白冰道:“他已退出。”

司徒昆仑怒道:“没看到我受伤在身!”

“刀枪不人,岂会有伤?”

公孙白冰突然收剑:“你如果自认不敌,我可以等。”

司徒昆仑哇哇大笑:“好好好,两个一起来,我照样收拾你们!”

怒喝一声,伸手猛扣对方剑刀,两人复又缠斗。

关小刀见状直叫好,只要逮着机会,立即偷袭,然而他如意算盘立即被打破,黑青锋见

他落单,喝着十数名剑手一齐次来。

关小刀但见四处仍有护卫涌来,自知待不了多久,便喝道:“公孙白冰,你好好斗啊,

我去去就来。”

说完,炸葯猛轰一记,炸得黑青锋等人不敢越雷池一步,他则趁机往北方掠逃。

待众人追向北方,他复潜往东南方向,及近高墙,阿祖过来接应,两人潜出宫外,不敢

逗留,直往洛阳方向逃去。

逃至半路,躲入山林之中,看着有无追兵?潜伏已久,不见追兵,始换上百姓衣服,逃

往洛阳,找了家较偏僻清幽客栈,住了进去。

阿祖询问状况。

关小刀大略说了一遍,并得意笑道:“功夫练了倒是有用,惊神刀已能劈开他衣衫,这

至少已可破去他护体神功,而且我挨了几掌,并非想象中的严重,该是太乙神功发挥的功

效。”

阿祖急道:“可中了毒?”

关小刀道:“就算中了,我体内还有解葯,自能解去。”

阿祖急道:“先运功试试!”

关小刀不敢大意,立即盘坐,忽又想及太乙神功不必固定坐着运功,便躺了下来,让自

己舒眼些。

阿祖怔叫:“你还不运功吗?”

关小刀笑道:“在运啦,你家的神功乱行的,任何状况皆可运功,你还没学吧,改天教

你!”

阿祖暗谢于心,表情仍冷:“快查出是否中毒!”

关小刀只好认真运劲,只运行一周天,但觉心神情爽,就连受伤青紫部位都化散不疼,

他不禁佩服太乙神功之奥妙。

阿祖趁此到了外头叫两碗面食,端了回来,见小刀已坐起。便问结果,关小刀哈哈直

笑,表示没事,两人会心。坐于桌前,把一大碗刀削面给吃个精光。

随后,两人开始讨论战况。

关小刀道:“司徒昆仑还是厉害无比,若不用千斤炸葯,恐炸他不死,那个公孙白冰又

毛病太多,竟然不肯跟我联手,否则准可以收拾他,可恶!”

阿祖道:“既然如此,咱们等他俩打得两败俱伤,再下手不迟。”

关小刀道:“难啦,公孙白冰根本不肯近身,好像怕再中毒,两人已斗三天之久,体力

还那么好,听说晚上还休息呢!”

阿祖道:“那你该告诉他,解了阴阳之毒,以后便不再怕了,公孙白冰想来会再拚

命。”

关小刀道:“我怎知是否会再中毒?”

阿祖道:“纵使会,你也要说不会,大不了你再救他一次便是。”

关小刀道:“他也是我的仇人咧,可是不救他又过意不去,有失人道。”

阿祖道:“当他反过头来对付你时,看看你跟谁谈人道?”。

关小刀干笑:“罢了罢了,下次哄他便是,倒是炸不死司徒目仑,实在愤恨于心。”

阿祖道:“扛个千斤炸葯去吧!”

关小刀道:“那倒其次,问题是每次砸去,都很难近他身,炸葯威力自然大打折扣。如

果有什么特别粘的东西,一下子把炸葯粘在他身上,或许有希望。”

阿祖道:“抹浆糊不就成了?”

关小刀瞄眼:“别太天真好不好,就算浆糊干了,也粘人不着,我要的是一种胶,好像

狗皮膏葯那样,一沾身,就要花大劲才能抓起来,那种东西或许有效,我知道有漆树汁、松

油大概可以,却不知够不够粘?”

阿祖道:“麦芽糖如何?沾上身,也得花大把时间清洗。”

关小刀道:“可是它得加热才能使用。”

阿祖道:“那岂非更好,若冷了,粘劲更强,如果浇在司徒昆仑身上,够他受呢!”

关小刀蓦有所悟:“倒是好主意,若用一大桶把他粘住,他准脱不了身,然后……”

他忽而想到任人宰割是何滋味。

当下拍手叫好:“就这么办,咱们去按购麦芽糖,然后粘死司徒昆仑,就算粘不死,至

少他毒气逼不出来,说不定还窒息而死呢。”

两人为此,得意不已,欣笑地直往街道搜去,不到傍晚已扛回两大桶,足足可吃上三

年。

关小刀呵呵直笑:“那些人问我买那么多何用?我说要做特大号寿糕,他们竟然信了,

真是!”

阿祖道:“我说要粘苍蝇,他们还拍手叫好呢,不过事后又舍不得了……”

两人说出种种笑话,自也笑的开心,然想及正事,笑意也就弱些。

关小刀道:“我得先用热掌温它,看看能否管用!”

于是以太乙神功之热劲,运及桶中,果然不久,冒出淡淡麦芽糖香,竟然使人流涎,两

人伸手沾去,吃得津津有味。

关小刀笑道:“莫要当真吃上瘾才好。”

但觉热功有效,安心不少。

阿祖舔了手指,不敢再吃,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麦芽糖大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