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八章 浩瀚无极之气

作者:李凉

李春风更自哈哈大笑,拆散情人对她来说,似乎特具快感。

关小刀只能自嘲叹笑,沦落这种地步,实是始料不及。

李春风狂笑之后,方自媚邪地瞄来:“小冤家果真识时务,说了我第二想要的东西,现

在你该考虑把我最想要的一并给了吧!如此一来,人生将了无憾事矣!”

关小刀冷道:“你最想要什么?”

李春风荡笑道:“跟你成婚啊!那缠绵徘恻激情,实叫人幻想难耐,不过,我现在却不

能想,因为我得赶去拿灵凤玉佩,你该知道,我一向是等不及的那种人,小冤家,明儿见

了!”

说完一指点晕关小刀,荡笑中,一闪窗口飞出,连衣衫也不换,直掠神剑宜取玉佩去

了。

就在李春风掠去不久,忽见一道黑影暗自潜掠红楼。

方至近处,两名女护卫已然发觉,喝地一声,双剑齐出,已自扑杀过来。

那黑影冷哼,手中利剑猝化狡龙刺击过去,锵锵两响,打偏对方兵刃,猛一欺身,左掌

劈点尽用,打得两人闷哼倒地。

那黑影赶忙蹿入雅轩,忽见小刀,欣喜一笑,欺前数指,点醒小刀,他怔眼一瞧:“阿

祖!”

没想到她竟然去而未走。

阿祖呵呵笑道:“快逃吧。”

掠向左近大刀,抓抄于手,便慾去给小刀,小刀竟然接之不住,阿祖乍惊:“你的武

功?”

关小刀苦笑:“被制住啦!”

阿祖淡笑:“便宜你了。”

当下掠身回来,揽住小刀腰际、道声:“我们走吧!”立即掠窜出窗,一闪十数丈,逃

往高墙那头。

关小刀怔愣不已:“你武功何时变得那么高?”

阿祖欣笑:“我本来就高,走了再说:“

只见她挟着小刀直掠出墙,复在城东奔去,直取附近小山丘,躲人里头,寻及一处隐秘

的小山涧,始把人给放下。

关小刀嘘喘大气,道:“你好大胆子!叫你得溜得越远越好,你却还敢回来?”

阿祖眯起笑眼:“你看我是谁?我是阿祖吗?不,我是水自柔啊!”

关小刀乍愣:“你是阿柔?”

可是两人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分?

水自柔欣笑:“是啊!否则阿祖怎会如此高武功?”

关小刀“呃”地一声,道:“也对,你怎会突然出现?”

水自柔笑道:“当然是心有灵犀了!”

关小刀道:“别鬼扯,一定是阿祖叫你来的,对不对?”

水自柔轻叹:“一猜即中,实在没什么好玩,不错,是阿祖捎信,要我查公孙白冰下

落,我当然赶来了。那么巧,在洛阳城楼上阿祖,才知道你遭了殃,我潜去探探,见及李春

风溜走,所以才敢出手救人。”

关小刀道:“阿祖呢?”

水自柔道:“我要她先回去,准备把此事告诉三爷,然后派大兵救人!”

关小刀急道:“我不是交代阿祖走得越远越好吗?那便是要她去寻找灵凤玉凤的秘密,

然后再回头收拾李春风。凭她现在武功,再多兵马也不成。”

水自柔道:“联合我爹和神剑两派高手也不成?”

关小刀苦笑:“猴群虽然偶而可收拾猛虎、但猛虎若想逃,猴群未必追得,何况只要一

个人被李春风抓去当人质,我们哪还下得了手!”

水自柔道:“或许再找公孙白冰,也许可以收拾她……”

关小刀苦笑:“公孙白冰不知中了她什么邪术,现在变成白痴,哪还管用,咱唯一方法

是赶快找到灵凤仙子修行秘处,或可和她相抗吧!走,快快回去,阻挡阿祖!”

水自柔颔首:“好吧,暂且听你便是!”

于是又扶起小刀,直掠神剑宫,三十里,眨眼即至。

两人赶回大刀坊,阿祖却已不在。

关小刀急道:“阿祖必定到了三爷那儿,你留在这里,我去去便回!”

水自柔为免制造麻烦,便自答应。

关小刀则快步疾奔,直冲三爷府。

虽是半里路,但他武功尽失,竟也跑得气喘如牛,好不容易抵达,三爷府已进人戒备状

态,看来已得到惊讯。

守卫见及是关小刀,立即引人入内。

及至大厅书轩,关小刀终见阿祖和三爷,终也嘘气,差点瘫痪,干笑直道要命。

阿祖见着小刀,欣喜迎来:“你被阿柔救出来了?好险!”

忽觉不该说出阿柔两字,赶忙闭嘴,瞄了三爷一眼,他似乎较关心小刀,自也放心不

少。

三爷急道:“竟然有这种事,我们得联合收拾她!”

显然阿祖已把李春风之事全盘说出。

关小刀急道:“千万使不得!三爷不知李春风武功之可怕,如此抗争,将死伤惨重!”

三爷轻叹:“我何尝不知?只是事情已发生,总不能任由妖人猖狂作歹下去吧!”

关小刀道:“至少暂时她仍不会杀人。”

三爷道:“怎么说?”

关小刀道:“可见及雷万钧?”

三爷道:“见着了,他似乎操劳过度,一回来便累倒,现在巨睡着。”本该说及“纵慾

过度”,可是阿祖在场,便转了语词。

关小刀则不客气说道:“他没说是被李春风抓去一夜春宵?”

三爷怔道:“有这回事?”

关小刀道:“正是如此,李春风自以为皇帝,准备养天下男人当妃子,雷万钧只是其中

之一,她自认已天下无敌。

所以一直把玩弄男人当报复,逍遣行径,所以若非必要,她不会随便大开杀戒,如果激

怒她,那又另当别论了。”

三爷怔诧:“有这么回事?”

阿祖突地暗喝:“报复得好!”然而得意的目光触及小刀,却又干窘意识到不该夸赞这

妖女,再也不敢吭声。

关小刀道:“就连江平、凌东鱼都被抓去过,此事干真万确。”

三爷道:“那该怎么对抗她?”

关小刀道:“暂时依她便是,至少在不激怒她之下,一夜春宵过后,她还可能放人,我

则前去找寻破解阴阳魔功之法,也许短期内不能回来,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三爷道:“要是她发现你脱逃而大肆搜捕?若按不到人,可能开杀戒。”

关小刀道:“这倒有可能,我看……”心念转处,说道:“我看您便告诉她,我们寻灵

凤山去了。∠竟那是出自灵凤五佩的口诀,她迟早会发现,说不定还跟着找寻,她一离开,

自对神剑门弟兄大有好处。至于谁能寻着,全凭本事,可能的话,再派人盯她后头,自可顾

及是否她先寻得,到时再拚命也不迟。”

三爷道:“灵凤玉佩还有秘密?”

关小刀颔首:“是留了两句话,如下:‘灵凤山,阴阳天,今生无毒’,李春风想必已

把玉佩抢到手。她迟早会发现,我们先走一步,她若不当回事,三爷也不必说,若逼急了再

说,到时就看老天帮谁。”

三爷轻叹:“看来只有如此了,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关小刀道:“事不宜迟,我得立即行动,否则李春风回去,发现我走失,必定立刻反

搜,到时想逃都难,三爷切记,宁可顺她,不可抗她,就此告别。”

说完和阿祖两人拜礼,匆匆离去。

三爷轻叹下已,尤其那句“宁可从她”让他哭笑不得,这岂非逼良从娼?自己何时沦落

这种地步?还好想及男女有别,就当作这是一次不小心的失贞吧!

有了心理准备,三爷坦然许多,立即调度人马,虽说备战,却希望借此聚合,免得落单

而遭殃。

至于关小刀和阿祖赶回大刀坊之后,水自柔则已收拾远行东西妥当。

来不及替小刀解去禁制,三人趁着五更刚过,天色仍暗之际,往东方山区逃躲而去。

足足奔过两座山头,已日上三竿,三人始找一处隐秘的山涧清泉处,围坐下来,先行盥

洗而后拿出干粮啃食。

水自柔好奇仍在,问道:“那口诀是什么?说出来参考。”

阿祖道:“你边替他恢复功力,我说给你听!”

水自柔“噢”了一声,便走向小刀背面,笑道:“她的手法,我不清楚,若有错误,请

多见谅。”

关小刀子笑道:“请便,能解得了,什么错误都值得。”

于是水自柔开始摸索如何解穴,但她心情仍放在秘语。

阿祖已自说道:“其实只有短短两句:“‘灵凤山,阴阳天,今生无毒’!我差不多想

了一个月,还想不出名堂,也许太短,反而备加困难。”

水自柔哺前念了一遍,道:“如若能找出灵凤山,大概便能找到地头了吧?”

阿祖道:“问题便在于天下根本没有灵凤山,否则我们早已找到地头啦!”

水自柔道:“这倒是麻烦了……会是什么意思?…。”

绞尽脑汁以思索。

或而一个失神,她用力过重,一指截去,痛得小刀唉呀疼叫,苦笑道:“想归想,可别

把我当成什么山锤锤打打。”

水自柔为之困窘一笑道、“哪知道你那么弱不禁风,我小力些便是”

关小刀道:“我看先把我解除禁制再说,上次我和李春风关在一起,她曾解过一次,我

倒有印象,先试试涌泉穴……”

水自柔斥笑道:“要我摸你的臭脚?”

关小刀子笑:“会吗?我天天洗脚……”

阿祖斥笑:“骗谁!”

关小刀干笑:“那现在洗吧!”

于是脱了鞋子,往山泉洗去。

阿祖瞄着水自柔,挑笑道:“他上次不知是否已被李春风摸光了?”

水自柔笑道:“多半是了!”

两人相视,笑的更谑。

关小刀闻言窘斥:“如果摸光了,待会儿阿柔还不是要摸一遍。”

此话引得两女带窘,尤其水自柔哼了一声,斥道:“不解啦!你自己慢慢摸吧,恶

心!”

阿祖附和:“对对对,失贞的男人不值得救!”

关小刀急道:“你们才心术不正,我早就防她,没那回事,快解吧,别误了时辰。”

两女虽皮,但想及正事,也就半讽半嘲之下,再次帮他解穴。

关小刀立即凝神想着上次李春风解穴方式与顺序,在摸索之下,终于渐渐有进展,三人

同露喜色。

然而阴阳魔功的确不比寻常,三人摸索一个上午,只能解去一半,忽觉天空卷来乌云,

遮去阳光。

霎时阴暗下来,眼看雷电闪闪,大雨将至。

关小刀见状急道:“收拾收拾,找地方躲雨,免得淋湿!”

说完,水自柔撤功,拿了包袱,本想再扶小刀,他却因功力恢复一半,得以自行行动,

三人便往山区寻去,未久便找到山洞,躲了进去。

雷声已自大作,骤雨倾盆而来,打得枝叶叭叭作响,已然困住三人。

关小刀凝目瞧着阴沉闪雷,轻轻一叹:“这场雨不知要下多久,莫要误了大事才好。”

阿祖道:“破解不了秘语,纵使雨停了,我们还是走不了

关小刀叹息:“真是恼人啊!什么灵凤山,阴阳天?为何不改成灵凤天,阴阳山,说不

定还有名堂!”

水自柔心念一闪:“为何改过来,便有明堂?”

关小刀道:“至少阴阳山可以解成阴山,不就有了目标?”

阿祖忽有所误:“对啊!一定是这座山了。”

关小刀道:“你认为阴山正确?”

阿祖神秘一笑:“错!”

水自柔急道:“你想到什么山?”

阿祖道:“天山!”

水自柔、关小刀闻言“呃”了一声,望眼过来,想知道答案。

阿祖道:“把灵凤山的‘山”,跟阴阳天的‘天’字合拼,岂非是暗示“天山’,纵使

倾倒,但可以反解回来啊!”

关小刀灵光一闪:“或许是吧!若以天山解,那‘灵凤’跟‘阴阳’两字又何解?”

阿祖道:“可解成什么洞,什么崖啊!如此目标自是大得多。”

水自柔突然击掌叫道:“有啦!想出来了!真的想出来了t”

转向惊诧的两人,欣喜道:“几年前我跟爹到天山,拜访天灵老人之后,便到四处溜

溜,忽然到了一处狂风大作的山崖。§灵老人便说它乃‘灵风崖’,你们想‘灵凤’跟‘灵

风’,只差一个‘风’字,而且风’跟‘凤’音近,自可相解。”

阿祖哗地击掌叫好:“对啦!一定是那里!关小刀你认为呢?”

关小刀邪邪一笑:“不对!”

两女同时怔诧道:“为何?”

“因为啊!你们把耳朵送过来!”

一脸神秘,两女急于听答案,便凑耳过去。

关小刀露出邪样,呵呵笑起:“哇,好香啊!”

两女同时窘红带甜斥道:“少不正经,快说!”

关小刀笑得更邪,嘴巴凑得更近,几乎贴上脸颊,逗笑道:“因为要被我亲过才算

对!”

突然猛亲两人脸颊,迅即跳开,呵呵直笑。

两女”唉呀”一声,更红透耳根,窘羞成怒,同时喝着可恶!欺打过来,关小刀急忙闪

躲弄笑:“这是赞赏你俩聪明绝顶的鼓励!”

话未说完,两女同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浩瀚无极之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