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二 章 吹破的牛皮

作者:李凉

次日一早。

掌柜早就拿着一件棕黄色劲装,恭候大驾。

关小刀接过手,甚是高兴,立即换穿身上,似乎小了点,有些紧身,但若不乱动,倒能

显出笔挺模样。

当然,这对第一次穿上新衣的关小刀来说,已是笑颜大开,满意上心头,竟也给了二两

银子,算是房租及新衣银两,而忘了挑剔不适之处。

掌柜本以为此次做白工,没想到还能收到钱,一时如获大赏,也就连连拜谢。

他立即唤小二准备早解,关小刀得以吃得舒舒服服,而后,再次问路,已往北山方向行

去。

及近午时,关小刀已近腾龙山,忽见山脚下境蜒筑有大大小小建物,有的大如城堡,有

的小如客栈,只见车水马龙,人潮不断,严然另一个洛阳城似的。

关小刀疑惑是否找对地方。

然而仔细瞧来,那山势半山腰,不知何时已被人在峭壁上穿凿出一条青色巨龙,左右各

团有“神剑啸龙”四字,远瞧已是气势不凡,若近瞧,此龙何只百龙。看来是错不了了。

他想,或许神剑门为北武林第一大帮,又在此落地生根甚久,一些百姓靠山吃山,靠帮

吃帮,久而久之也做起帮中弟子生意,才会在此安插落户,开起餐馆、客栈等等行业,难怪

会形成如此帮派和市集混合之局面。

他倒觉得如此亦是一条明路,若胡三爷不收容,干脆在附近找工作、开馆子,照样能赚

到钱,这趟总算没白来了。

端详一阵,他仍在市集行来,越近,越觉得此市集热闹气息不比洛阳城差,尤其是茶

馆、酒肆,几乎满座。而来回行走着,又以带剑劲装汉子居多。

或许他们正是神剑门的弟子吧!

关小刀瞧得他们神气模样,不禁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若穿上这套衣服,那该多帅气呵!

幻想中,他也把四处敲了大概。

其实,虽说此处市集混杂,但实际上和帮派地盘另有界线。

他已瞧出,靠在山脚下那座似若紫禁城般城堡建筑物,才是真正神剑门总坛,由此城堡

延伸出来,四处座落大小不一建筑物、大概是帮中大将住处。

其权位大小该以住屋豪华或宽广成正比,关小刀猜想着胡三爷身份不低,想必是居于其

中一大户之间吧。

他还是问向一位灰农劲装汉子。

岂知那汉子乍闻胡三爷,竟然怒斥一声“不知道”,手中长鞭即抽过来,吓得小刀赶忙

跳歼,始免挨始之苦、他莫名不解,胡三爷这么有名,难道在此仍自不住?

瞧瞧这些奇怪劲装弟子,他似乎想到什么,遂我向穿着素黄衣衫劲装汉子,终于同出总

管府第,他则千谢万谢寻了过去。

行进中,他也暗中打探神剑门状况。

原来神剑门虽是领袖北武林,且仍坐稳武林皇帝封号,然而自从老掌门龙啸天仙逝之

后,传位于独子龙飞云。

虽然龙飞云武功不差,但比起父亲仍自差了一大截,最糟的是,他从小生活于养尊处化

环境中,似乎不太热衷于武林之事。

结果一切事务全交于师爷司徒昆仑掌理,师爷一方面从小照应少门主到大,一方面能力

自视过人。

终于把权势抓紧,一直视龙飞云为小孩,常以长者身份教训少门主,久而久之,在外头

不免形成扶天子以令诸侯之形态。

龙飞云发现此一局面之后,亦感颜面挂不住,还好,他有个忠心耿耿的总管朝三爷,一

直在为他尽心尽力,终能稍稍抵挡师爷气焰。

他还纵容总管成立天龙六十骑,名为随时抵抗可能入侵之敌,暗则巩固自己的力量。

谁知师爷亦不甘示弱,照样成立侍卫队,说是保护神剑门,其实乃是在对抗总管势力扩

张。

方才绘衣人即是侍卫队人马,难怪关小刀差点遭殃。

至于龙飞云见及帮中形成两派势力,更感不妥。但他知道三爷一向忠心耿耿,也就一直

纵容下去。

他虽明令两派不准斗殴,但若暗中干起来,他仍为总管人马加油,毕竟师爷太过嚣张,

不杀他威风,当这个武林皇帝也没有意思。

关小刀在探出此状况后,直皱眉头,暗道:原来神剑门另有斗争,那自己投靠,岂非立

即树立敌人。

然而他总觉得父命不可违,而且胡三爷又是同乡人,不跟他跟谁。

他突然喝道:“人不能当墙头草,三爷忠心耿耿,跟他便是!”

于是,他直往总管府第行去。

转过三条市街,眼前已现红墙绿瓦,气派如王侯府之宅第,直让人觉得大丈夫自该要如

此矣!

关小刀见着一对大铜龙,四名劲装守卫,更见及门上金匾题着“天龙阁”,气势万千,

正是翻天龙胡三江最佳写照。

关小刀见状,不管懂或不憧,猛地拍手叫道:“好一个翻天龙!”

他本是装出甚有学问模样,也好增加身分地位,岂知这一击掌,用力过猛,肌肉一张,

叭然一响,竟然把过窄的衣衫给撑破,左肩胁裂出大缓,吓得他困窘地把偃月刀赶忙夹于胁

下,整张脸已现红晕。

守卫见他叫好,又窘得不敢上前,一人已说道:“来吧!有本领,王爷可能会收容,光

站在那里,成不了事!”

关小刀更窘,心想衣眼破了,实是失礼,还是别见三爷为妙!当下干笑道:“我……

呃……马上来,我忘了带东西……马上来……”

干笑中,转头即奔。

守卫见状,呵呵笑起,直道来了个憨小子,厨房大概多一名帮手。另一名守卫却不赞

同,他怕没饭吃。

关小刀则溜得甚快,转往小巷,找家客栈,要了房间,立即脱下衣服准备缝妥再见总

管。

掌柜的已拿着针线走上二楼。

见及关小刀,将针线置于桌上,含笑说道:“小兄弟,想投靠神剑门,看你一身肌肉,

该会有出头的一天,你要不要租房子?我算你便宜一点!”

敢情二楼都空着,他趁机拉生意。

关小刀道;“我是去投靠,将来住里头,哪还粗什么房子?”

掌柜笑道;“错了错了!那是小峻喽才睡军营,在这里,只只要稍有地位,都会在附近

买房子、盖房子,要不然租一间也成,或总管手下天龙六十骑,哪个不是在外头有别墅、公

馆?你刚来,不懂行情,听我的准没错!”

关小刀一愣:“当真?他们都住在外头?”

掌柜道:“要不然,他们还真的听起床号起床,吃大锅饭?那是很不得志的事!你就住

下吧!我看你印堂发光,终究非池中之物,住下住下,我算你便宜些!”

关小刀已然心动:“却不知租金……”

掌柜笑的更媚:“放心,一定便宜得让你受不了,反正二楼空着也是空着,你先住下,

咱们日后再谈,你要去见三爷吧,这件衣服太窄不成,我借你一件,是青蓝色的,三爷是喜

欢这种颜色,因为他时常以自己为青龙转世,你穿青色准没错!”

“当真?”关小刀两眼发亮,衣服也不缝了。

掌柜连叫当真,忙退出房,随手一抓,已把方才预留在门角的青衣抓在手中,媚笑着抛

给关小刀:“穿上它,你保证英俊百倍。”

“这么快?”关小刀接过手,直觉掌柜有备而来,体贴入微。

掌柜欣笑:“我看人看多啦!刚才你撞进门,我即知道你我有缘,你穿着便是,然后高

高兴兴去见总管,打扰你了!呃。对了,见总管时,别带包袱,那样显得寒酸,当然,有贵

重东西,带在身上便是,回头见,祝你一帆风顺。”

说完,招招手,为做成这笔生意含笑而去。关小刀亦自谢声不断,一切似乎甚顺利,随

时有贵人相助,看来飞黄增达日子不久了。

他穿上青布衫,果真合身,看起来帅气不少,此时活动亦还自由,喃喃喜道:“现在就

算三爷要我耍两招,也毫无问题。”

他耍了两招,想想,将包袱中只剩下的五两根子揣入怀中,然后拿起偃月刀及三节刀

棍,己自下楼。

四处瞧瞧,此客栈虽不大,还算清雅,只是许多屋里已被熏出黄黑,显得有些老旧。

掌柜见他下楼,怕他后悔似地,急道;“快去快去,三爷最不喜欢午后见人,你现在

去,正来得及!”

关小刀人生地不熟,只有唯命是从,当下哦了一声,提着偃月刀,甚快奔门而去。

掌柜则拨着算盘,哺哺念着该算关小刀月租多少才划得来?

关小刀二次造访天龙阁,守卫仍认得他,一人走来打招呼,要他直走广场,到了厅堂前

头,再向里边护卫说明,大概可能见到总管。

关小刀不解:“大概?”

守卫笑道:“不然。阿猫阿狗说见总管就见总管,那三爷不累死才怪。”

另一名守卫道:“通常要见总管,得接受天龙三侠考验才行!”

关小刀道:“天龙三侠是谁?”

“总管的得力助手喽!。守卫道:“三人武功盖世,老大田雳侠霞万钧,老二风流侠方

于秋,老三斯文侠谷君平,有机会你可以挽他们较量较量。”

关小刀道:“可是我有介绍信……”

“有信?”

“嗯,三爷是我爹好友……”

“呃……呃……”守卫不敢再戏言,直指厅门,道:“那你到里头试试,却不知今尊是

谁?”

关小刀道;“神刀关海天。”

“哦,是他,失敬失敬,少侠里边请!”

守卫只不过二十出头,哪会听过神刀威名,四人只不过作样罢了。

关小刀但觉父亲威名不弱,亦即抬头挺胸,拜礼之后,大步进入总管府第。

里头广场宽敞,数十对武士正在练武,喝喝有声,金铁交鸣中,偶而传来“司徒老头给

我趟下!”

分明是把师爷当成假想敌,若被听及,恐怕要气得他七窍生烟。

关小刀未料到这些人已如此仇视传卫队人马,自己暂时跟他们无犯无仇,不自觉地闪避

那喊杀师爷的狂汉子。

行约一半,见一名剑手猛狠挥剑,喝的仍是躺下!

但见剑锋过处,唰唰两响,一名左胸顿现血痕,一名手指掉了一根,两人登时掩压伤

处,强忍痛楚,仍自奋战。

如此狠猛练刻,简直己跟敌人对杀毫无两样,瞧得关小刀眉头直跳。自己自认为很猛无

比,但练招之下,见胸即刺,见指即砍的情景,倒还未曾见过,不禁对总管府练剑之严。心

头大了个突。

那伤人剑手喝道:“要死,宁可死在自家人手中,还不卯劲干上!”

利剑一抖,更逼得两名剑手咬牙硬拼。

关小刀不忍再看,急急闪过人群,往前厅行去。

然而总难忍回头偷瞧,那两名剑手已被放倒,被抬到一边治伤,他始替两人嘘口气,没

丢性命,算是侥幸矣!

关小刀及近前厅,已见及门口聚集不少人,似是等着见总管,他们大都聊着师爷如何孬

种,又敢派出待卫队人马,却从不自己出面。他们也聊些风流的事,就连什么夫人、小姐瞄

他一眼,招他手巾之类微不足道之事,他们都能乐上半天。

关小刀从他们口中,听得这年头流行和美姑娘眉来眼去,那是英雄无上威风。

他倒觉得想笑,直道;“怎会怎会?”却也想不出原因,大概只能以——英雄爱美人

吧!爱不着,抛个媚眼也好。

他们几乎谈边所有女人跟自己有所媚情,但谈到门主夫人,却全部异口同声表示夫人高

贵大方,不能开她玩笑,倒是露出应有分寸!

关小刀走近,护卫盘问,得知是想见总管,也就要他等在一边,小刀无聊,开始观察这

些人。

其中一名身材魁梧,模样据傲,年约三十上下汉子,粗言粗语说个不停。

他未穿制服,身上披着青蓝外袍,肩颈则绑着一条绣金缎带,直往下延伸,甚是醒目,

他喜欢抓着将粗长剑,有意无意拨向缎带,让金光闪闪晃亮。

然后装出咳嗽声,再把着半长不短胡子表示受了风寒不得已才罩上外袍披风,众人不禁

暖味笑起。

那人神态自得一笑:“虽然受了风寒,但有此披风,也算是不虚此行啦!它好看吧?尤

其是这绣金带子,是我从一位京城名家手中买下来的,它值百两金子,越看越顺眼!”

掩不住得意种情,拨弄耀眼缎带,呵然一笑:“人总要时髦一下,尤其在有了家当之

后,花点钱点缀门面,也是一桩快事!”

有人回答:“香统领几天前不是笼了不少银子?还有钱买宝贝东西?”

有人道;“是统领相好的送的吧?还是你爹从故乡寄钱让你风光风光?”

雷统领白眼道:“少说风凉话,凭我一月三百银子,还买不起这缎带?老实说,有个相

好的想送我,我却立即回绝!男子汉,不需女人施舍!”

另有人说道:“对对对!我那秋桃姑娘就要送我一条类似带子,我也把她回绝,我叫她

要送,干脆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吹破的牛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