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二十九章 刀斩无情天

作者:李凉

七天后。

三人则已于黑夜趁机溜回神剑宫,藏进大刀坊。

一切似乎沉静许多。

三人匆匆换下脏衣并盥洗干净,关小刀随即再换穿夜行衣,准备探查一切情况。

关小刀心想,在既然得到无情针之下,自该找三爷商量,或可伙同多人力量以收拾李春

风。

于是他趁夜潜往三爷府。

转过数条巷子之后,已近三爷府;却见红门紧闭,护卫却多出不少,足有十人之多,严

然如临大敌。

关小刀暗道:“莫非李春风已大开杀戒?”

心念一闪。

便自现身,往大门行去,且亲切打招呼:“各位可好?三爷可在?”

守卫乍见小刀,霎时笑颜顿展,一名头领急奔过来,笑道:“关少快可回来了,三爷已

出游办事,他交代一封信,见人即传,你请收下!”

随即从怀中将信箴取出。

关小刀皱眉:“写些什么?”

虽不识几字,仍接下来,撕开瞧瞧,别的没瞧清,却认得署名“李春风”三字。他怔愕

不已,此信分明是李春风所写,那三爷他岂非已被抓走?

急心中,立刻拜别守卫,直往大刀坊回奔,待窜人住处,水自柔和阿祖仍坐在桌前研究

那本葯经,看看是否有着解去阴阳奇毒之配方。

忽见小刀夺奔回,两人齐声问及状况,关小刀来不及回答,将信一摊,道:“看写些什

么?”

水自柔瞧信即念:“三爷、门主、三侠已成妾身人幕之宾,欢迎夫君归来,多日不见,

便杀一人!李春风字。”

阿祖惊道:“她把三爷跟门主全捉去了。”

关小刀苦笑道:“虽意外,却也料想得出。”

水自柔急道:“你没听及多日不见,便杀一人?”

关小刀道:“听到啦,我是急,却又能如何?得想想对策才行。”

水自柔道:“还有什么对策可想?只有找她周旋,有机会,便救出三爷他们,然后跟她

一决生死!”

关小刀道:“话是不错,可是三爷被她捉去。必定心神恍惚,我们若无破解之法,救也

是白救……”

忽而想到什么,欣喜道:“有了!”赶忙抢来阿祖手中葯经:“里头一定写有破解之

法!”急翻找寻。

阿祖瞄眼:“你看得懂吗?”

关小刀一愣,干窘笑道:“偶而看得懂,不过你比较厉害,你找便是!”将葯经交回,

阿祖瞄他一眼,年笑:“真是!”便找寻。

关小刀干笑着道:“找那种……禁制穴道,或是邪功慑心手法,不一定要解葯,有的是

解穴即可!”

阿祖翻来翻去,忽叫有了,急道:“看‘阴阳慑心术破解法’!”

水自柔和关小刀急忙凑过来,想一窥究竟,小刀忽又觉得白凑了,干笑道:“念来听听

便是。”

水自柔白他一眼,带着情意说道:“混了快一年,还是目不识丁,将来如何面对大群弟

兄?”

关小刀笑道:“有你俩帮忙,我省事多了。”

阿祖斥道:“想利用我们?到时整死你!看你怕不怕?”

说完呵呵邪笑。

关小刀为之窘笑,道:“我看还是自己来好了,不过现在请帮忙,说些什么?如何破

解?”

水自柔较了解穴脉之法,瞧过之后说道:“只要拿银针刺向迷心者后脑七处要穴,自可

清醒,如果另有*葯,得加点地骨皮、牛黄散,另加朱砂水,当然有灵凤玉佩更快。”

关小刀皱眉:“那些葯倒不难配,只是用银什,我的针足足有尾指那么粗,刺到后

脑……”不敢想象。

水自柔笑道:“哪是无情针,是一般银针,刺过之后再击掌逼穴,立即可醒!”

关小刀笑道:“原来如此,那走吧!咱们先探探看,如若不成,我去当人质,一方面救

人,一方面看看能否找出阴阳真经,你们利用这期间,准备一些该用的东西,包括炸葯,我

看麦芽糖也弄几桶如何?”

阿祖道:“这些倒是没问题,只不过你得自行小心。”

水自柔亦表关怀。

关小刀笑道:“放心,在要激怒她之前,我应该没事,时不宜拖,我走啦!一切拜托

了。”

说完,扛起大刀,直往洛阳行去。

阿祖、水自柔关心他安危,收拾东西过后,亦潜跟其后,直赴洛阳城。

五十里路,眨眼即到。

险地重游,小刀心情自是不同,虽然笃定许多,他仍小心翼翼潜往雪月春风阁。

方潜掠高墙,往里头瞧去。

月夜中,仍见湖畔红楼高耸,气质幽雅,然那绕着湖面而筑之弯曲大厢房,灯火却多亮

数盏,想来又多了十数名落难客。

心念闪动之际。

他已决定先探厢房,以救出三爷等人,遂掠入前方小松林。

待要穿绕湖畔,忽闻红楼传来一阵媚笑,关小刀直道要糟,只见一道黑影天马行空直掠

百余丈,拦截过来。

她果真是妖媚动人的李春风。

一别半月,她仍谈笑风声,媚邪说道:“小冤家你终于来了,要走也不说一声,害我差

点得相思病死掉呢!”

说话间老习惯抚着秀发,让肩头一抖,衣衫滑落,酥胸为之半露。

关小刀见她身在空中,装出笑脸,猝然大喝,手中大刀化出“神刀破天地”猛斩过去。

那刀花流星般霸劲撞至,李春风纵想装从容,却也不免手忙脚乱,身形突然旋滚翻高,

右手点截过来。

锵然一响。

大刀已被弹飞。

关小刀再喝,三节刀柄齐出,迫得李春风唉呀惊叫,身形突然人立而起,猛奔过来,叭

叭叭连三步,脚尖竟然点落三圆棍。

关小刀苦笑,自己拼命绝活,却被她从容化于无形之中,想来她根本未曾受伤。

他正待抢回兵刃再战。

李春风媚邪直笑:“你就是不乖!”

五指箕张,五道指劲直取小刀胸前五处要穴,劲风过处,小刀闷哼一声,功力又被封

住,苦笑当场,看来只能任其摆布了。

李春风飘落他身前,捏着他鼻子,媚笑道:“你就是坏!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玩起

来才够味呢!”

说完抱起小刀,复往红楼雅轩飞去。

一个起落,便纵入湿暖幽雅轩房。

小刀挣扎落地,四处瞧来,仍自没变,一张软柔大床还是醒目摆在内角。

李春风已躺坐回去,媚着邪眼直往小冤家勾瞧,叹息道:“你何时才会心甘情愿跟我成

婚?”

关小刀冷道:“你不是天天都成婚?老公无数个?”

李春风笑道:“那只是逍遣,我的对象是你啊!可是你就是不正眼看我一下……”

关小刀冷道:“少说废话,你把三爷他们如何?”

李春风呵呵笑起:“那还用说,不但是三爷,就连门主都跟我亲热了呢!他的确不赖,

只是斯文些,有点遗憾。”

关小刀冷斥:“既然已经非礼,为何还不放人?”

李春风百般委屈:“那得怪你,谁叫你不告而别,我只好一天抓一个,抓到后来没人

了,只好一天杀一个……”

关小刀怔愣:“你杀了几个?”

李春风淡笑道:“两个,不过跟你没什么干系,他们是七绝剑手。”

关小刀闻言,简直背脊被砍千百刀,尖厉大叫:“你这妖女。还有人性吗?到处杀人,

可恶……”

李春风轻叹道:“这得怪你,你不逃,他们也不会死,不是吗?记着,下次别乱逃,否

则我会受不了的……”

关小刀全身抽搐,暗骂这个女恶魔,哪天必定要把你碎尸万段,表情却是一脸轻叹,没

想到有人却为他而死。

“放了他们。”

李春风荡笑不已:“放人?可以啊!只要你跟我成婚,我就放人。”

关小刀冷道:“先放再说!”

李春风荡笑:“几天前,我照你话做,结果你还是开溜,现在我不依啦,你得先跟我成

婚,我再依你。”

关小刀冷道:“要是我不依呢?”

李春风无奈道:“那我只好一天杀一人了,直到你依我为止。”

关小刀脸色再变:“你到底是不是人?”

李春风笑道:“我不是人,那一定是神仙了,放心,他们死得心花怒放,到了地狱仍会

怀念我呢!”

关小刀怒极反笑:“好吧!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看看是你原还是我输!”

李春风欣喜道:“你答应跟我结为夫妻了?”

关小刀双手敞开,讪笑道:“来啊!你不是很想占有我?”

李春风稍愣,突又荡笑起来:“这样多没情调,不过,咱们先试试也好,一回生,二回

熟嘛!你既然认命,就来吧,只要春风一度,我保证放开他们。”

关小刀冷道:“从此不能再找他们麻烦!”

李春风笑得更浪,看来小刀已屈服在一天杀一人之威胁之下。

其实她纵使放人,若想再抓人,照样易如反掌。

见及小刀低了头,她立即升起征服快感,呵呵荡笑道:“当然,只要你天天陪我,我哪

还有心情去找他们麻烦呢!过来啊,这软床已为你准备多时哩!”

一边招手,一边摸着自己胸rǔ,沉沉慾望喘息声果真挑人。

关小刀暗自轻叹,为了保住弟兄性命,也只有出卖色相了,虽然自己还是处男,然而对

男人来说,这不算什么。

只是想着要跟女妖亲热,心头不免恶心。

虽然能拖便拖,但在李春风呼唤软逼之下,也只好低着头,往软床走去。

他每走几步,两旁轻纱便落下来,直到床边,轻纱已将两人围在温柔秘密小天地里。

在墙上两盏淡弱灯光照映下,李春风媚态更形奔放,她干脆撤掉黑纱袍,露出诱人铜

体,瞧得关小刀不禁暗吞口水。

若不想她是残忍妖女,她的确是难得人间尤物。

只要是男人,恐怕甚难把持其诱惑。

李春风轻轻抚摸酥胸,婬媚勾人直笑:“我美吗?小冤家你欣赏我的胸脯吗?很多男人

都为了它而倾倒,你会吗?”

关小刀稍稍轻颤,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春风嘤咛一声,腻向小刀,把他抱于怀中,饥渴似地喘息,实是扣人心弦。

她咬着小刀耳朵,腻声说道:“把我想成天下最美的女人,最性感的女人,最妖媚的女

人,我最需要的就是男人摧残我,我愿意为您奉献一切,呃……小冤家,你快摧残我,我快

受不了了……”

动作越来越是粗鲁。

关小刀已被挑得*火窜升,他不断自制,却不可得,当下暗道罢了,且陪她一段,或可

摸清她罩门死角。

于是放开心情,冷邪笑道:“急什么,你以为我是随便男人。”一手扯住她头发,甚至

把她扯疼。

李春风却更显兴奋,浪邪直笑:“我说嘛!你就是不一样!上次你打得我遍体鳞伤,这

次可不能啊!”

关小刀暗道,原来这妖女竟有被谑待狂之嗜好,难怪她会对自己念念不忘。

当下用劲捏她胸rǔ,邪笑道:“你不就要人摧残?我整死你!”

劲道捏来,李春风唉呀叫疼,随又转为浪笑,猛地紧紧抱住男人,喘息地厮磨,慾将男

人给吞噬似的。

关小刀忽而想及灵凤仙子所说七处罩门死角,双*不就排行其中,当下捏得更用劲,李

春风更是兴奋,他干脆凑上嘴巴吻去。

她虽是常年纵慾,没想到rǔ*仍自粉嫩慾滴。

小刀虽泛起意乱情迷,却仍自制下来,猛地用力咬去。

此着当真疼得李春风闷痛尖叫,本俗掐人,突又幻起被摧残快感,反而更自喘息,伸手

直往小刀下身抓去。

关小刀突然技巧滚身,复往她左rǔ*咬去。

李春风疼叫同时,亦伸手捏住小刀下身,这一抓,换得小刀疼叫。

李春风更形婬醉浪笑:“好棒啊!小冤家,我服了你,快把衣服脱掉……”急慾脱衣。

关小刀一睑痛苦道:“我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你敢乱捏,我不玩了!”说完弃人慾

走。

李春风见状紧抱过来,直道下次不再犯。

关小刀始勉强陪她再耍下去。

眼看刹时间,衣衫已褪了一半。

小刀心想双*不是罩门死角,再试咽喉,仍无反应,再试脐眼依然无效。

好不容易连右眼也试探,一指戳了过去。

李春风怔得惊叫:“你干什么?”

关小刀邪笑道:“不是越刺激越舒服?”

伸手搔她rǔ房,逗得李春风浪笑起来,笑道:“眼睛哪会兴奋,往上发展啊!”

双腿猛挟小刀腰背,似在暗示什么。

关小刀心想,她既然不怕眼睛被戳,死角该不在那儿。

至于下阴处,瞧她如此好色举止,又怎可能把罩门练至该处,那岂非自找苦吃!

剩下两处该是屁眼和嘴巴。

关小刀心想,试探嘴巴,总得亲嘴,他老不愿意,倒不如试试屈眼,若不是,那即是嘴

巴了。

于是一脸邪笑伸手准备摸去,岂知方摸及臀部较下方,李春风已然觉醒似地呵呵笑起:

“不玩那一套!玩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刀斩无情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