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三十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作者:李凉

关小刀走了五十丈,便自绕回。

水无涯却由门缝瞧得目瞪口呆。

关小刀好奇,不动声色凑来瞧瞧,登时惊怵不已。

这个妖女嘴巴竟然啃着几条毒蛇,她边咬,蛇尾边甩边扭,嘴角渗出血迹,她便一口吸

回,如此茹毛饮血残酷情景、直叫人作呕。

李春风啃完毒蛇,又抓蜈蚣人口,嚼得津津有味。

黠笑直道:“以前少了野狼之心,只要再吃十颗,大功将可告成!”终又抓出血红之心

丢入口中,大嘴一嚼,鲜血喷出。她直叫可惜。

关小刀简直反胃,不想再看。

水无涯却说道:“看她左手……”关小刀勉强瞧去,是一本秘籍,她不断翻阅,复又参

考地上另一本秘籍。

关小刀为之欣喜:“好像是正本……”

水无涯颔首:“终于出现,咱们可以走了吧?””

关小刀道:“多看几眼再说,至少也得大军来到,把东西布置妥当,咱们再走,如

何?”

水无涯点头:“随你!”

于是两人又留下来,趁着左右来回走动之际,总往里头偷窥。

对于茹毛饮血,两人不再感兴趣,而是一有机会,便瞄往秘籍,在瞧及多次之后,果然

发现那两本的确是正续两阴阳秘籍,心头不由笃定不少。

五更方过。

忽见高墙复又掠进大批人马,潜于松林之中。

关小刀见状、自知人马已至,当下喝着:“过去看看,是否有动静!”便和水无涯掠

前,方行三十丈,松林里间有人发现异状,便慾备战,关小刀见状,把大刀一招。

水自柔眼尖,低声道:“是自己人。”

当下凶在松林前头,一探究竟,忽见来者是不男不女的父亲及小刀,已自呵呵笑起:

“爹,你们怎变成这样?”

水无涯于笑道:“趁现在能变则变,否则将来可变不了啦。”

三人仍机警潜入林中。

阿祖迎来报备,不但火葯,麦芽糖及巨网皆全,关小刀瞧来甚是满意。

忽见胡三爷亦亲自带着天龙三侠前来,关小刀立即引见水无涯。

其实双方早识得,只不过此次并肩作战而已,两人惺惺相惜拱手为礼,根本毫无帮派瓜

葛芥蒂存在。

如此最好,两派并肩作战除妖女,将为武林留下佳话。

关小刀只关心一件事:“铁板带了没有?”为防李春风毒辣招式,他已想出让众人胸口

藏块铁板,也好保命。

胡三爷笑道:“这次不带怎行?”

丢一块过来,小刀立即藏于胸口,水无涯犹豫一阵,仍拉下堂主脸面,干笑道:“老命

重要!”

便从女儿手中接过铁板,置于胸口,笑声自然许多。

关小刀见众人都准备妥当,便道:“现在该可出征了吧?呵呵,黎明出征,大吉大

利。”

胡三爷道:“一切小心为是。”

关小刀道:“这样再整不死她,只有请老天帮忙了。”看看天色,东方已吐白,笑道:

“我打头阵,把她引出,大家再并肩作战。”

水自柔拿出一把无情针,道:“你也一把,另外三爷、我爹、阿祖,还有方大侠也有一

把。”

关小刀皱眉:“啊祖用得着吗?”

阿祖白眼:“别小看我,我自有一套!”直想跟众人一别苗头。

关小刀弄笑一声,也就由他,接过无情什,道声:“大家小心。”便和水无涯再次掠回

红楼。

众人则各自隐身,准备突袭,关小刀和水无涯掠近大门之际。

突然兵刃相击,喝着:“谁?不好,有刺客!”锵锵两响,呃地一声,痛叫:“仙子,

快、……”两人同时倒栽地面。

李春风正练得起兴,忽闻声音,以为有变,当然不肯放弃强敌,猛把秘籍揣入胸口,狂

谑大笑:“谁敢惹我!”化成一道劲风,破门而出。

关小刀哪肯放弃机会,大刀奇速猛斩过来。

那李春风怎知手下突然复活且攻击自己?

且在冲掠速度太快之下,根本避之不及,胸口硬被砍了一刀,却显麻疼上身,不禁狂声

大笑:“又是你这小子,不想活了?”

复又连翻七八斤斗,暴蹿而出,右掌一探,掌劲奇霸无比打得小刀及水无涯闷哼倒滚曲

桥,跌得骨疼肉痛。

李春风哈哈谑笑:“凭你们也想杀我吗?再练三十年再说!”一副猛虎入羊群欺扑过

来。

水无涯佯装身受重伤,待李春风自大欺来,猝以灵幻刀法最狠毒一招“幻天灭影”奇速

无比闪过对方手掌,一刀刺中左腰。

纵使李春风能刀枪不入,但水无涯身为一派之尊,武功修为自不在话下,这一刀,足可

穿金裂石。

李春风硬是挡下,却闷疼难受,那利刀刺人不下,变成弯曲,后又弹直,倒把李春风给

弹退三步。

李春风惊诧:“你是水无涯?”

否则普天之下已找不出几人有此功力,如此刀法。

水无涯讪笑:“承你看得起!”再攻一剑。

关小刀喝道:“攻她要害!嘴巴、屁眼、肚脐、胸rǔ、眼睛都可以!”

大刀猛地背后砍来,李春风脑身往前仰,大刀劈头而过。

李春风正待谑笑,岂知小刀另有奇招,见她往前仰,臀部尖起,一把无情针猛刺过去,

叭然一响,局限没刺着,却刺中臀部。

痛得李春风狂厉大吼:“找死!”

不再心存戏耍,登时邪功逼出,红雾乍现,猛地衣衫膨胀,肩臂一抖,双掌猛翻,叭然

一响,千钧炸葯爆开似威力轰得关小刀、水无涯暴跳空中,跌退数丈,一副灰头土脸带向

疼。

李春风哈哈狂笑,猛又扑前,打得两人四处乱滚。

躲在林中的水自柔见状大骇,喝着十二剑手快上,十二道青影疾射而出,十二把利刀奇

快无比杀至。

李春风忽见埋伏,哈哈狂笑:“有什么把戏通通耍出来,待我一次解决!”

她狂笑站立不动,十二把利刀飞快刺其要害,叭地一响,同时刺向双眼、咽喉、胸腹、

北脊等处要穴。

李春风闭眼挡剑,更张口咬住一把利剑,哈哈再笑,牙齿一咬,叭地咬断利剑,邪功再

运,肌肤突然硬弹。罡气喷出,弹得十二把剑乒乒乓乓折断不少,十二名剑手为之东倒西

歪。

李春风更狂笑:“还有什么本事使出来?”

话未说完,忽见其中一名剑手右手一翻,多出小盒,手指一按,绿蜂针大把扑向妖女睑

面,李春风自知此针厉害,赶忙闭目闪躲,利针速度甚快,十数针刺得她脸面生痒,很是难

受。

关小刀趁此机会,一招“神刀破天地”背后猛打出来,砸得她背脊生疼往前栽去。

十数名剑手复自扑来,李春风狂怒,暴掌扫去,见人即劈即砸,叭叭叭叭不断将人打得

哇哇闷叫、倒暴跌退,若非有铁板护体,恐怕早已毙命。

李春风不到十招之内,连折小刀、水无涯及十二剑手,瞧得众人未免毛骨惊然,不知该

如何才能收拾地。

关小刀暗暗一叹,看来不冒险是不成了,猛喝一声,大刀化出霸劲,一招“刀斩无情

天”猛斩过去。

李春风根本不理,谑笑直往霸刀撞来,那模样似是自杀,却在人刀将触之际,她猛一偏

闪,大刀啸耳而过,关小刀已现眼前,她谑邪再笑,急慾劈人。

关小刀哪肯罢手,立将刀柄拆成三节刀棍,喝地打出,在若三道日月光轮旋转不停,迫

得李春风反掌便切。

但见轮光转处,她奇巧无比闪过左侧光轮,并翻掌击落两铁棍,正得意时,那左侧光轮

突然倒飞而起,不打人不砸肉,却猛往那头秀发卷去。

那光轮旋转何其快速,乍沾头发,叭啦啦卷成一团,扯得李春风不但叫痛,更疼心自己

头发。

登时咆哮怒吼,极慾攻人又不可得,一手扯往头顶,保住秀发,一手却抓向铁棍,关小

刀正等这时机,见状没命扑来,无情针相准肚脐眼即刻下去。

李春风猝遭恶变,想躲已是不及,登时运劲缩腹,唉呀尖叱闪过脐眼,小腹却被捅了一

针,痛得她旋身扭摆,右腿猛扫,打得小刀闷呃倒摔,滚跌十余丈,口角挂出血丝,还好有

铁板护体,否则伤得更重。

李春风猛扯下头发铁棍,复见腹皮受伤,实是不解对方为何有此能耐?

睁眼望去,竟又发现无情外,登时狂谑大笑:“原来此针不只一支,难怪你敢嚣张,看

来留你不得!”

基地红光现手,杀招尽出,直扑下来。

林中阿祖见及红光,怔诧道:“红魔掌?小刀快躲啊!”

她已从灵凤仙子遗书中得知,当年阴阳魔女即以红魔掌遍杀武林无敌手,而且几乎一招

毙命,厉害无比,一时担心小刀受害,猛地冲出,哪管什么,手中三支雷管疾砸了过去。

且又喝着:“炸死你!”

任那李春风自认魔功了得;然而她见过司徒昆仑被炸得死去活来,怎肯再以身试法。

登时谑狂大笑,腾出左掌劈挡雷管,身形疾速抽退,右掌红光仍往小刀切去。

可借只一偏差,小刀得以滚身,叭地一响,地面爆出坑洞。

同时三支雷管被劈空中,轰轰轰一连三响,炸得火花强闪,爆音贯耳,数名剑手已掩耳

逃去。

李春风全身而退,狂声更吼:“臭女子,也敢耍炸葯!”人若猛虎欺来,急慾吞噬阿

祖,尤其阿祖又长得比她漂亮。

阿祖手中已无炸葯,蓦见妖女扑来,可惜自己武功太差,根本抵挡不了,一时愣在那

里,不知所措。

水无涯见状,没命冲杀过来,并喝着阿祖快走。

关小刀更是抢快,电也似地追至。

然而虽只相差十余丈,但李春风身形的确快他许多,实是救人不易,他自猛吼:“炸死

你!”

手中无情针当成炸葯轰向她后脑。

然而一切似乎已过慢,眼看阿祖就要挨掌,水自柔吓得尖叫快躲,拚命追出,胡三爷更

喝快放箭,十数名弓箭手猛换长弓俗射,可惜仍慢了一步。

李春风但见猎物无处可逃,哈哈谑笑,喝声死来,红魔掌猛现红光即慾轰来,众人同时

尖叫。

阿祖惊骇慾逃,却无去路,眼看妖女迫近不及三丈,突然翻手喝着:“跟你挤了!”

那手翻处,猝见一道银光奇速无比射向李春风左胸,由不得李春风运功抵挡,竟然被银

光破去护身罡气,叭然一响,直没胸骨,痛得她唉呀闷叫,噔噔噔连退三步、差点跌坐地

面。

阿祖喝斥:“不信捅不死你!”手中一扬,原是藏着一把特制强弩,且把无情针当弩

箭,终于伤得李春风肉绽血流。

李春风仍为疼痛挣扎中,十数支利箭暴刺过来,情急之际,蓦地劈掌打去。

岂知水无涯一剑又刺中腰际,后脑复被小刀射出之无情针砸中,在双重受击之下,更让

她疯吼厉啸,双手敞开厉吼过来过来,猝若疯虎扑杀近身敌人,那双掌红光闪处,砰砰砰

砰,一连暴劈六七人。

水无涯闷呃滚退,那十二剑手却哇哇痛叫,三人登时被击毙当场。

李春风更疯狂追杀,见人即斩,见影即劈,简直霸狂难挡,十二剑手又折两人。。

关小刀大吼:“快退入林中!”吸回大刀猛砍过去,引得李春风扑杀过来,他却钻往松

林那头。

李春风厉喝:“什么埋伏尽管使来!”自知有埋伏,仍自托大神功高强,猛地欺追掠

去。

胡三爷见状,复喝:“射她!”

十数名弓箭手挽弓即射,十数把利箭霎时窜射而出,李春风先前轻而易举将箭击落,此

时更自托大,根本不退,双掌劲道即劈。

岂知利箭沾了磷粉,见风爆出火花,登时成为火箭,飞快无比射至。

李春风虽迫掌击落不少,可是磷火为之弹跳乱散,溅得她发衫全是,不得不挥掌再击,

攻势为之受挫。

复见三批火箭同时射来,更迫得她落地打滚,方灭去身上火花,不由嗔怒厉冲弓箭手,

然那弓箭手已在三爷喝令之下掠退数十丈,饮蹿墙逃出,李春风岂肯让人脱逃,猛地欺冲过

来。

眼看她就要杀至阵线,蓦见树梢下落三人,正是天龙三侠之方于秋、雷万钧、谷君平,

三人同是利剑尽出,扑杀下来。

李春风见其三人,谑笑道:“不够爽吗?”反掌慾击。

三人自知她所言乃当时以迷心术催婬之事,三人更是嗔怒,利剑脱手射出。

雷万钧并喝:“搞死你这狐狸精!”

眼看利剑被砸落,三人猝又翻出左手,那本就抓着之木桶突然往下倒,原是早已预藏的

麦芽糖,就这样倾盆倒泻。

李春风身形上冲,却又如此之近,那麦芽糖尤其软粘,任她掌动何等强劲,击得了前

方,击不了侧面,就只一掌迫去,麦芽糖几乎粘住半边肩背,那感觉实是难受,吓得她急坠

而下想躲开。

岂知她方自下坠,地面突然张来大网,迫得她复想往侧面射躲,复见顶空又落下六七

人,张着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