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三 章 亡命小恶魔

作者:李凉

那是一处幽居雅轩,面对开满莲花池旁,一位年约三十,留有短须,瞧来甚是高兴的雅

士正和一位灰发老人在下着白玉做成之棋子。

三爷见状,立即拜礼:“属下参见门主!”本是少门主,然而老门主去逝之后,他已晋

升门主职位,三爷花了许久才把口语更正过来。至于那灰发老人,则是帐房许康年,平常不

管事,只顾下棋,偶而也和门主赌两把。

那幽雅人士竟然是统领北武林,素有武林皇帝之称的龙飞云,他总少了霸气,甚至还有

点文弱书生姿态。

他冷目瞧向三爷,语调沉冷,含带斥责:“你终于来了?你也知道要来?你可知道师爷

老早已前来告状,说你们这些天龙骑实在为非作歹,连自家人都杀,这简直无法无天,简直

该把他们抓来杀头!”大概碍于那帐房在此,说话自是凶些。

胡三爷道:“门主岂可听师爷一面之词,其实天龙骑个个尽忠职守,个个守本分,他们

只会在保护门主时拔剑拚命。当然,有时遭受敌人挑衅,例如师爷手下等等,门主想想,若

我的手下脸面已被划伤,难道不能拔剑自卫吗?您该知道,佛争一柱香,人且争一口气

啊!”

龙飞云瞄他一服:冷声道;“照你这么说为,天龙骑全是好人了?”三爷道:“不是好

人,当不了天龙骑,属下敢性命担保。”

龙飞云摆摆手:“每次都说这番话,我实在想把你免职,换个丫鬟当当看,免得三天两

头告状不停。”

三爷暗自想笑,道:“若换了丫鬟,可能告状的会是门主。”

“怎么说?”龙飞云顿有所悟,遂摆手:“算了!你别只想我会听你一面之词,我得听

听两边说法,身为门主,一定要秉公处理,你知道,他们全叫我们主明察秋毫,我不能据

私!”

三爷拱手道:“属下相信门主一定能查明一切,自能还我天龙骑清白!”

“最好是如此!”龙飞云突然抓棋子猛砸,喝道:“将军!老帐房输了!这盘棋十两银

子欠着,我有事,不能玩,叫婢女陪你玩两把。”

帐房眼睛一亮:“可是输了算谁的?”

“当然是我的!”

“那好!”老帐房欣笑道:“三爷来了就有此好处,多来几次,我不就发了?”三朝元

老,老帐房始终颇得人缘。

胡三爷拱手道:“老先生棋艺哪有不赢之理?我不来,您照样发啊!”

老帐房笑道:“那是以前,现在眼花,不管用啦!”

说话间,门主已找来婢女陪他下棋,随即引导三爷进入书门。

门方掩上,龙飞云已现激动,急道:“你是说,是师爷的手下先冒犯天龙骑?”

三爷点头:“他们一向喜欢先挑衅。”

龙飞云道;“事情如何发生?”

三爷道:“很简单,我那手下天龙三侠,门主也知道了他们是谁,还有一位龙门山来的

少年,四人约好要到北山练功,结果师爷手下护法刁化铜带着数十名侍卫队前去挑衅,说什

么他们违反门规,在那里械斗,要抓人,天龙骑当耗不肯,于是就打起来了。”

龙飞云道:“听师爷税,你手下真的在决斗,且在生死坪上。”

三爷道:“可能吗?他们全是天龙骑,我的手下,那少年更是我故乡老友之子,”前来

投靠我。没有我的命令他敢乱动,这全是师爷子下一派胡言!”

龙飞云但觉有理,又道:“或许刁化铜带人去那里,也只是想比剑而已!”

三爷道:“像吗?比剑要带四五十人?大家部已知肚明,他们是想趁着前日酒馆伤人之

后,再把天龙三侠擒入天龙牢,也好挫我锐气,我方人马怎能忍下这口气?”

龙飞云轻叹:“其是家门不幸,长此下去,神剑门哪还能安稳!”

三爷道:“问题可出在师爷身上,几乎每次皆他的手下先动手!”

龙飞云道:“你敢确定?”

三爷道:“或许很难确定,但动手是其次,而是他纵容手下去惹我天龙骑,这已是导

因,推算起来,仍是他们先动手没错。”

龙飞云叹道:“师爷到底想干什么?”

三爷道:“不是老来晕头,就是对我感冒,或许门主英雄些,师爷就不会如此嚣张

了。”

龙飞云轻叹;“可是我对江湖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三爷道:“可惜门主已身在江湖中,你何时能悟透啊?”感慨一叹。

龙飞云极力避开问题,道:“不谈这些,听说当时只有四个人在场?”

三爷道:“不错,其中一位还……”他本想说方子秋受伤,但想及答应手下掩饰,立即

改口道:“其中一位还是二十不到的小伙子,严格说起来,只能算三个人。”

龙飞云两眼发亮:“他们却有四五十个?”

“正是。”

“简直太神勇了!”

“不错,就跟二十年前,老门主敌二十蔻—样,大获全胜!”

龙飞云心花怒放:“果然是好手,你说,那小鬼是何来路?”

三爷道:“属下正要推荐给门主,他叫关小刀,是我老友之子,他爹号神刀关海天,以

前也曾替本门立过汗马功劳。”

龙飞云笑道:“这么说,还算自家人了?”

三爷道:“严格说起来,算!”

龙飞云摸着短须,道:“你且说说看,这小子有何能耐!”

三爷道:“他一手神奇刀法,霸道无比,属下曾经跟他交手,结果差点败战,而且当时

若非他及时出手,恐怕天龙三骑也抵挡不了师爷手下。”

龙飞云道:“就是他做了刁化铜?”

“刁化铜死了?”

“大概吧!师爷投诉说,你的手不剃下他眉毛,还敲他一记脑袋,刁化铜逃回师爷府,

说了几句就吐血而亡。”

三爷道:“那大概就是他了,因为他的大刀未开锋,还是纯的,才有敲人招数。”

三爷道:“门主想见他?”

龙飞云频频点头;“能打败刁化铜,功夫一定错不了!”

龙飞云道:“手下有猛将,当然要见了!”

“何时?”

“明天中午吧!”

“只带他一人来吗?”

龙飞云想想:“连天龙三侠也唤来,能对我忠心不二者已不多,我要好好谢谢他们。”

三爷这才露出笑容,拱手道:“四日午时,属下准时把人带来。”

龙飞云道:“千万保密,别让师爷发现,我看走后门好了。”

三爷道:“属下自有安排。”

龙飞云满意一笑,随即又道:“不过,还请三爷多约束手下,需知打架、内斗,对本门

伤害甚大。”

三爷道:“属下省得,此次完全是师爷手下先挑衅,天龙骑只是自卫罢了。”

“你多约束便是。”龙飞云道:“师爷的事,我来处理,不过以后少发生为好。别忘

了,明天带人要走后门。”

“属下省得。”

三爷这才拱手,恭敬告退,他不时露出微笑,这个文弱门主已然渐渐拿出勇气对抗师

爷,自也是神剑门幸运之日。

他心情快活走回总管府第。

不到黄昏,天龙三侠及关小刀已然得知要见门主消息。天龙三侠还好,他们常去,倒没

什么情绪大大起伏,唯有关小刀才到神剑门不到三天,即已获得此殊荣,飞黄腾达之前几乎

让他彻夜难眠。

为怕误事,酒也不敢多喝,还向谷君平要了件像样衣服,准备明天穿得体面些。然后回

家做了个美梦,次日一早,又跑到总管府等待好消息。

第一位前来的是方子秋,昨日敷了灵葯,今天伤口已愈合,他准备找人练练剑,不久雷

万钧、谷君平亦赶来,两人还是劝方子球伤势未愈,别乱动的好,方子秋只好打消念头,另

做消遣。

关小刀穿了件淡青镶白边劲装,显得精神饱满。他只对觐见门主之事特利关心,偷偷又

问:“你们已经准备好吗?”

雷万钧不解:“什么准备好了?”

“见门主啊!”

“哦,我忘了这是你的第一次!”雷万钧笑道:“安下心,门主比斯文侠还斯文,见了

他,总是赏银子,不过你是第一次,难免紧张,可是离午时还有半天时间,你总不能一直紧

张不去吧?暂时轻松,我带你四处逛逛,到了午时,再见门主不迟。”

关小刀为之脸红,干笑道:“我只是怕误了时辰,门主怪罪下来……”

谷君平道:“只怕见不到,还没碰过提早见门主的。走,咱们找地方消遣去。”

说完,天龙三侠识途老式地走向街道,关小刀人生地不熟,也就跟在后头。他恨不得马

上中午,立即可见着门主。

市集颇大,除了酒色之外,另有发财街。谷君平但觉关小刀还小,不适合沾女色,中午

要见门主,亦不适合喝酒,遂往发财街行去。

说是发财街,其实亦是赌街,在此,大大小小赌局多的是,押骰子、天九、三色、押黑

红……应有尽有。

关小刀算是大开眼界,然而手头紧,他始终不敢赌,雷万钧带他到一处奇怪赌局,那是

庄家拿着两个大圈圈,谁若套上谁的胖子,即能赢钱。

雷万钧笑道:“你武功不差,又是外来客,那小子一定认不出,赢他几两银子便是。”

那庄家早对神剑门厉害角色探清楚,否则岂非轻老本?

关小刀倒对这名堂有兴趣,遂跳入圈内,叫道:“赌一把!”

庄家年约四旬,粗头粗圆,想套他脖子并不容易,他见小刀生脸,又是小孩,立即答

应,言名各自一藤圈,谁先套上对方脖子谁先赢,套向对方时,双手不能接,只能闪躲,一

次输赢一两银子。

他还瞄向四周看看有无伏兵,天龙三侠自知花招,已躲往附近,瞧一位漂亮徐娘要骰子

去了。

关小刀接过藤圈,照向左家脑袋,皱眉道:“你的头那么大,不好套啊!”

庄家呵呵笑道:“否则我岂非自找麻烦,你愿意就赌,不愿意,留下一文线,放你生

路。”

关小刀道:“敢请上了贼船,我赌啦!”当下把大刀摆在一边,岂知刀未摆好。庄家冷

喝,飞藤圈后先声夺人套了过来。

关小刀喝遇:“卑鄙。”想伸手抓去,猝闻有人瞩叫不能抓,他猛地收手,赶忙把藤圈

弹出,打飞对方圈子,随即欺身,再抓圈子,复往对方脑袋套去,岂知庄家脑袋一顶,藤圈

便即被弹回,关小刀终于觉得要套住对方脑袋,的确得有两下子才行。

双方一交手,座家已觉得小关非庸手,立即小心应付,几次试下来,突又发现对手特别

爱惜头发及农衫——这全是小刀为见门主不愿弄脏弄乱之原因。庄家遂大胆开攻,有时至至

发弹泥石,迫得小刀东躲西藏,一副狼狈不说,想不完,又舍不得翰银子,只得硬撑下去。

此时外圈人群传来不屑冷嘲声道:“原来是三脚猫家伙,也敢自称英雄,我看天龙骑士

手下大概都是这种角色。”

关小刀但闻声音,心头甚不爽,有人竟然以此批评自己,批评天龙骑士?转头一瞧,见

及一位三十上下,一脸青春痘的魁梧家伙,他正剔着牙签,鄙夷挑絆地反瞧过来,他身旁有

两位灰衣汉子,显然是师爷手下侍卫队人马。

那人瞧及关小刀,更自不尽冷笑:“少在那里丢人现眼,玩这中不入流把戏,要赚钱是

不是?从我裤裆爬过去,大爷给你十两音子,来啊!”双脚一拦,更形放浪大笑。

小刀已忍不住,冷声道:“你最好张开些,我会好好爬过去。”说完已收招不玩套圈

圈,直往那人走去。

那人仍自托大冷笑:“你可匆走我是谁?”

“阿猫呵狗!”

“你若知道我是谁,你就不会那么狂了。”

“真的?”关小刀还是拾大刀,直步走来:“我好怕啊!”

庄家急道:“小鬼,不能说不玩就不玩,赔……”

那“赔”字尚未说出但见他追来,关小刀反手奇速无比猛将藤圈从他咽喉平推过去,庄

家啊地一声,那藤圈竞然已套在其脖子上,不是从脑袋往下套,而是从咽喉切入,而且藤圈

根本未裂未断。

就像铁圈变魔术似地套入活生生树干上,这手神奇魔术,吓得庄家愣在那里发颤,因他

从未见如此不可思议而恐怖之事,开始感到害怕!

旁人亦自百思不解,唯有关小刀自已明白,那是以快速手法,把藤圈圈接缝张开,籍以

穿过这家伙脖子再密合,由于太快,一般人当然未察觉,就连挑衅者亦未察觉,仍自冷笑:

“三脚猫功夫,也敢拿来丢人现眼。”

关小刀谈声道:“三脚猫也会捉老鼠,你不是要我钻裤裆吗?请张开!”故意拖着大

刀,如若钻裤裆,说不定会割到对方老二。

一群众人知有好戏可看,渐渐让出场地。

那狂人冷笑;“你若是知道了我是谁,恐怕连钻裤裆力气都没有,我自是伍天豹,翻天

豹所过没有……”

关小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亡命小恶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