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五章 荡花有意,流水无情

作者:李凉

且说安盈盈领着公孙白冰从秘径进入内宫之后,顺着地形,找到一处四面全是池水观鱼

轩。

此轩本是观鱼所用,但为顾及隔墙有耳,故而将人约在此处。

此时雅轩雕门木窗尽闭,另掩白纱四处,外头根本瞧不着里边状况。

已近四夏天,夫人等得心惊肉跳,明明说好三更相见,怎会延误如许之久?

她老想着莫非出事了?又祈祷别出事才好,否则自己一生名节历毁于一夕矣。

夫人年约二十七人,本名于若赛,江有江南第一美女之称,瞧她一脸肌朕雪白。经过谈

扫,樱chún甜美,笑起来有若莲花绽放,娇媚动人,举手投足之间,更带自雍容气度,不愧是

出身世家门下,如此美女已是天下少有。

然而此时的她,却难掩一股愁容,一股感伤,纵始有一对灵动眸子,亦难压抑那多愁善

感般的不安,昔日亮丽丰采似乎已和她相隔十分遥远矣。

她不断巴望外头曲桥,总是希望奇迹出现。

又过了半刻钟,终于有了影子晃动,她心头乍喜,想探头,突又缩回,只敢在里头穷张

望。

来者认是安盈盈,她快步奔来,见及夫人即拜礼。

“人呢?”夫人急问。

安盈盈道:“公孙先生说要照镜子再见您,故而属下安排他到一间秘房,不如夫人先过

去,免得他走来走去曝了光。”

“可是,那里眼线更多……”夫人又想赶快解决,遂点头:“快走吧!”

安盈盈应是,立即领着夫人准备离开,岂知方慾出门,外头忽而静悄悄飘入一道青影,

正是穿着天龙骑衣衫的公孙白冰。

如此现身,只不过表现他武功不俗罢了。

“是你?”夫人乍见这位童年朋友,紧张中亦带欣喜:“你还是一样潇洒自如!”

公孙白冰淡淡一笑,那本是长出些许胡子,现在又被他剃个精光,瞧来正如装饰得干干

净净的王公贵族,他拱手一笑,道:“要见的是你,我岂可出现邋遢相,方才耽误了,还请

寒妹原谅!”

“我已嫁人,不要再叫我寒妹。”

夫人转向安盈盈:“你到外头替我看着。”

安盈盈应是,立即退去,临行考虑是否掩门,但想及门若掩上,万一出事,岂非百口莫

过,只好半掩了事,退往曲桥另一头。

公孙白冰仍自轻笑:“你一天当我寒妹,一世便是我寒妹,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夫人想解释,却又怕越描起黑,只好放弃,道:“你该明白,那封信不是我写的。”

公孙白冰说道:“我明白,我也知道有危险,但有了爱情的人,宁可相信那是真的,所

以我来了。能看到你,死也甘心,你该知道,你我的爱情,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夫人轻叹:“我都已嫁人,你何苦如此呢?你知道我为什么见你?那不是我跟你有爱

情,那只是一段童年友情,为了它,不但苦了你,也苦了我。你今天来,不但自己深陷险

境,也关系着我的名节。因此我才见你,希望一次说清楚,我门的感情仅止于朋友交情,那

跟爱情完全不同,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好吗?”

公孙白冰道:“虽然你说的很干脆,但我可以感觉出来你内心的苦涩,这就是爱啊!只

不过你把它压抑了,何哭呢!”

夫人轻叹:“公孙先生你错了,我从来没跟你谈过恋爱。”

公孙白冰道:“你没说‘你爱我’三字?天啊!你怎可忘了?你敢说普天之下还有谁比

得上我俩的爱情?你可记得我们曾经拜过天地,向着大海立誓,海枯石栏永不变心?”

夫人道:“那是儿时嘻戏,大家玩家家酒扮新娘的话儿,你岂可当真?”

公孙白冰脸色稍白:“我是当真,一辈子都当真,不管时间变迁多久,不管能否见到

你,不立日后有无结果,永不变心,我是那样对你一往情深,你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莫

不带着迷人风采,寒妹,我的心早已容不了别人了啊!只要看你一眼,或随便说说几句话,

那简直比获外什么异宝还来得让我高兴啊!”

夫人轻叹:“你别沉溺太深,那些都是童年往事,不足一提了。”

公孙白冰:“不只是往事,我知道你仍深受着我,你一定记得你要成婚的前三天一个晚

上,你我相约在望月台上……”

夫人急道:“不要再提那天晚上之事,那是你偷偷前来找我,为了此事,我几乎付出代

价。”

公孙白冰道:“寒妹不要再压抑了,把内心深处的爱情奔放出来,你我乃天生一双,地

造一对,比翼连理,鸳鸯共生,你可曾记得那夜,花月良宵,明月星辉,凉风吹动你秀发,

轻轻拂向我脸庞,好迷人的夜啊!

“你曾感伤他对我说:‘可记得以前,我们拜过天地,成过婚,没想到长大了,会变化

那么大!’从此,我就真的爱上你了。

“当时我求你跟我走,你却要头不语,然后你走了,我知道你有苦衷,我也知道,当时

我若未曾离开你,你不会嫁给别人,我若坚持,你一定会嫁给我啊!”

夫人感伤一叹,道:“你完全误会了,当对,一个少女要出嫁,难免显得彷徨且紧张,

你又突然出现,我才会跟你聊起童年往事,感慨一下岁月如梭,过得真快,谁知你却会错

意……”

公孙白冰道:“这不是你的内心话……”

夫人截口道:“不,这的确是我内心话,否则我不会嫁给我丈夫。”

公孙白冰道:“何苦呢?想想现在,你爱你丈夫吗?至于我的爱,永远不变,不论你到

哪里,嫁给谁。甚至你说跟我没感请,我仍爱着你,直到有一天,比翼双飞时,我的人生已

毫无怨言了。”

夫人轻叹:“何苦的是你啊!”

公孙白冰道:“我一点都不苦,甚至为了你,我会跟神剑门开战,因为我发现你在此根

本不快乐,我要救你出去。”

夫人动容道:“不准你有这想法,不准你开战,我就是梦见两派杀得血流成河,尸出遍

野,太惨了!”

“你也梦着了?”

公孙白冰欣喜道:“我也梦着了,我梦见除了栩此,谁也没法把你救出苦海!寒妹,你

可想到,我们连做梦都相通,实是上苍安排,我更能确定你是爱我的啊!深深地爱着我!”

夫人应叹:“我爱你吗?”

公孙白冰道:“是,你爱我,若不爱故,心灵怎会相通,连做梦都一样?寒妹,这几年

苦了你,你一定常为我暗自流泪对吗?”

夫人轻叹有轻斥:“不要再说了!我不明白我爱不爱你,但是我知道我不该说慌,你可

怜我吧,你回去吧!你若是为了我在神剑门被人谋害,我罪无可忽,你快走吧。再谈下去,

我简直快疯了。”

公孙白冰但觉打动美人心,一丝甜蜜上心头:“寒妹你如此模样实在动人,我为你痴

醉,不知如何爱你才好!”

夫人急道:“求求你先回去吧!你想爱,将来再说,你该知道这次完全是有人耍的阴

谋,如果被人得逞,你我都完了!”

公孙白冰冷道:“我替你抓出要阴谋者!”

夫人急道:“不必、不必,你只要安安稳稳回去,日后,我们还能见面。”

“此话当真?”

“当真!”

夫人但觉他得了花痴似的,时下恐怕有理说不清,还是先支他回去,日后有何状况再说

了。

公孙白冰露出战胜而满足笑容,道:“我听你的便是,不过你我相隔两地,难免苦相

思,寒妹给我—件私人东西当信物,我只要我见着它,即知你我的爱怜已不是梦,我要你身

上戴的东西,戒指、项链、耳环都好!”

夫人道:“我给了你,你便走吗?”

公孙白冰点头:“给了我就走人。”

“立刻就走?”

“只要你要求,我立刻即走,我对你从不食言。”

“立刻回去江南?”

“可以。”

“好,我就给你东西!”

夫人说完,走出门外。向安盈盈交代到让公孙白冰走出来,她已快步走回住处,不久拿

出一红珠空盒,匆匆赶了回来,交予公孙白冰,并急道:“你快走吧!方才我回去,似有发

现,再不走,可能出差错!”

公孙白冰仍自镇定一笑:“我是得走,但看看你信物。我才走得心安理得!”

他打开木盒,里头放置一片镶有十颗晶莹剔透夜明珠的玉佩,瞧来甚是贵重。他始满心

高兴,盖上木盒,拱手为礼:“见物如见人,我满足了,就此告别寒妹,希望来日很快再

见!”

夫人急道:“不不不,没有我的讯息,千万别来见面。”

“那……别让我久等了?”公孙白冰道:“还有,若寒妹有任何困难,捎个信。我立即

赶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夫人急道:“你快走吧,那就是解决我目前最大困难。”

公孙白冰点头:“我这就走人,寒妹可愿让我吻手告别?”

“不行!”夫人赶忙把手缩起,急道:“别乱来,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公孙白冰轻叹:“看来只有日后再说了,就此告别。”

深深拜礼,含带无限深情退去,安盈盈已等得心惊胆颤,见他出来,道声说天谢地,赶

忙引他离去。

夫人随后现身,轻轻叹息:“真是冤孽,他本是一方霸主,怎对感情如此死心塌地?”

她也想过,会是他丢不起这个脸,故而长久幻想而成痴?

虽然,有男人如此痴情爱慕女人,是件值得回味之事,但如若爱得过火,那又让人感到

烦厌不堪。

夫人只能轻叹,有点后悔跟公孙白冰是童年友人。然而自已丈夫老是误会自己,却又不

免怀念若有个男人能对她如此痴情,那该多好?

她不敢多想,毕竟自己已是一派夫人,尽苦命运乘桀,也不能做出对不起丈夫之事啊!

老实说,自己当初选择丈夫,自是对他不错,只不过最近变了样,但那似乎还可以挽回

吧!

轻叹中,她渐渐消失花园长廊之中。

至于关小刀刚在暗中监视公孙白冰入宫后,心想现在该找天龙三侠谈谈,也好准备搭救

康太平,于是折返住处,或而阿祖早将人带到那里为等自己而发慌了呢!

及近客栈,一切如故,门妃紧闭,关小刀小心翼翼推开,里头漆黑一片,他疑惑:“难

道没人?”

突见烛光乍亮,跟班阿祖急叫追出:“你可回来了,大事不妙!”

关小刀任愕:“何事不妙?”

“方子秋被捉了。”

“他?怎会?为什么?”

“他在你房里,他们认错人,便把他捉走了。”

“谁认错谁?”

阿祖道:“就是师爷手下啊!你先前打败的几个回去找来一大堆人。不分清红皂白便把

方大侠抓去啦!”

关小刀皱眉:“雷万钧、谷君平没跟来?”

阿祖道:“他们慢一步到此,结果救不了人,那班人是把方大哥当成你,才架走人

的。”

关小刀道:“方子秋不会表明身份?”

阿祖道:“我是准备这么说,可是方大哥却说,如此会坏了你行动,倒不如李代桃僵,

先跟他们去,到时再表明身分,对方错失先机,所以他就走了。”

关小刀皱眉:“亏他想得出来!人被抓去哪儿?”

“该是师爷那儿。或许,也因在困龙牢吧!”

“我得救他出来才行。”

“雷万钧和谷君平已前去找三爷想办法了。”

“我去探个究竟!”关小刀正待离去,突又想到什么:“这地方似乎不安全,我看你先

找地方躲起来。”

阿祖嫩脸稍红:“放心啦!我藏得可以,否则岂非早就被捉,何况他们抓了方大哥,这

一两天该没事,你安心去用吧!”露出女人温柔一面。

关小刀不由暗想:“知若他真是女的,恐怕也是绝色佳人一个,只可惜胸脯平了

些……”

阿祖突然叫来:“你在想什么?”

“没有没有!”关小刀干笑着,大有心事被拆穿之窘态,说道:“你好自为之,我去去

就来!”

说完,掠身一弹,出了门外,眨眼不见。

阿祖瞧着关小刀背硬出神,良久始露甜蜜笑意:“老实说,这个主人越着越顺眼……”

甜笑中,返身入内,吹熄灯火,甜笑仍不短。

关小刀则急忙赶往总管府第,谁知三爷却因事出差,可错要两三天才能回府。

谷君平早已连夜赶往泌阳,也好请回三爷,早日敕人出困

天龙骑完全由雷万钧负责指挥,他本是提心吊胆,忽见关小刀前来,哗然一笑。心情轻

松许多,两人会见于大厅之中。

关小刀道:“咱们何不连夜赶会见门主,向他说明一切?”

雷万钧摇头:“要是行,我早做了,门主对师爷根本没轧,说不定还反咬你一口呢!可

知道,他们要捉的是你。”

关小刀不解道:“他们为何要捉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荡花有意,流水无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