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六 章 初 吻

作者:李凉

不到三更天,安盈盈她已回到客栈。

安盈盈哪知自己丈夫去了一趟牢房,由于贪生怕死,已全完被三爷所收买,就连黑青锋

绑架妻子一事,他都大量包容,碰上黑青锋,还逢迎如狗地前去打哈哈,哪还是已往颇重言

诺的老家伙?

安盈盈轻推门扉,见及灯光下,康太平正在捡黄豆蛀虫。

家具破了许多,桌椅更捣得落花流水,但康大平却不在乎,因为师爷赔了百两银子,足

够抵掉损失,还有赚头。

他还不断想起师爷所言,只要好好干,一切都好谈,那离飞黄腾达日子不远矣!

幻想使他忘了还有老婆存在,直到安盈盈走到他面前不及三尺,嘿了一声,登时把他吓

成见鬼似地跳退,差点把大盆黄都给打翻。

他怔愣道:“是你?”直觉好像在牢房,这娘娘带给自己太多噩梦。

安盈盈媚笑一声:“怎样?我回来,反变成鬼不成?瞧你吓成那副德性!”

康太平呃了几声,醒醒神,始自干笑:“我太紧张、惊讶了,回来就好,吃过饭没有?

我替你料理会。”说着就想下厨。

“不必了!”安盈盈唤住他,媚笑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把丈夫抓坐椅上,自己靠了过去,那酥胸似乎触及对方,后把康太平惹得坐立不安,脸

面开始飞红。

康太平急道:“你有何事要说?”

“很重要的事!”

“啊,我也有要事问你。那天,你如何被绑架?”

“我已脱险,说它干嘛?”

“也对,你要我说出在牢里之事吗?”

“你出事那天,我全知道了。”安盈盈谈笑:“你既老实,又不犯罪,我知道你会平安

回家,果然没错。”

康太平瞧她若无其事,心头不大平衡,便道:“你困轻松自在,可知我被关了要命的一

天一夜?”

“一天一夜也不长久!一下子就过了。”安盈盈道:“坐过来,我有要组跟你谈。”

康太平道:“原来你不是回来看我的?”

“当然是!”安盈盈笑道:“只不过还多了一些事而且。”

“到底何事?”

“秘密要事,可以让你发大财。”

“当真?”康太平目光一亮:“最近好像鸿运当头,随时都有发财可能,何事,快

说!”

安盈盈道:“有件差事让你去办,酬劳高得很!”

她知道丈夫一向贪财,如若重利,必使他动心,只是她并未想到,师爷的手段早就使他

更动心,甚至于变心。

康太平贪婪道:“值多少?”

“可赚黄金百两。”

“这么多!什么事?”

“替我进一封信,且要立刻出发。”

“到哪里?”

“到江南灵刀堂。”

康太平大愣:“到灵刀堂?什么话!他可是神剑门死对头,你叫我到那地方干什么?”

安盈盈道:“你别管那么多,你又不是神剑门弟子,你只管送信,然后领酬便是。”

康太平冷道:“不干,除非你告诉我,我在替谁办事,信是送给谁,有何目的。我不想

再莫名其妙被抓去整个半死!”

安盈盈瞄他一眼道:“反正你只负责进信,成功之后,百两黄金便到手,知道太多,对

你根本无益!”

康太平将道:“算啦!老是耍些阴谋诡计,我再也不淌浑水,师爷已警告过我,要是再

乱来,脑袋迟早会搬家,我不干了,除非知道所有一切,我才会考虑干或不干。”

安盈盈脸色一变:“你见过师爷?”

康太平洋洋得意道:“师爷还摸我肩头,我们俩一见如故!”

安盈盈斥道:“你瞰吃里扒外?”

康太平素来惧妻,一时间又失去威风,呐呐道:“这在不是我的意思,是他们押我去

的……其实我也很不愿意见师爷……”

“你却见了他!”安盈盈道:“他如何对你?可有恐吓威胁你?”

康太平道:“他对我不错,呵呵,还拍我肩头!”喜气又来:“我们几乎成为朋友了,

呵呵,我现在已是师爷朋友啦!”耸起肩头,大有一登龙门,身价百倍之态。

安盈盈斥道:“好个烂师爷!”

“你敢骂他?”

“不但骂他!还要骂你,你这个大笨蛋,被人叫去摸摸脑袋,就以为他是神?就以为自

己可以飞黄腾达?告诉你,比他权大势大的人多的是,你要抱大腿也要找那种人,找上师

爷,简直差劲透顶!”

“可是我找不到别人……”

“真是有眼无踪!”安盈盈猛叱一声:“你当真投靠师爷?”

那岂非成了自己敌人?

康太平说:“师爷对我不错,也给了赏,我答应替他办事。”关心瞧着妻子:“你何苦

做些乱七八糟之事?害得大家心神不宁,老是鬼鬼祟祟不知在干什么,凭你跟夫人,怎能跟

师爷匹敌?”

安盈盈斥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曾经绑架我,你却倒向他们?”

康太平道:“识时务为俊杰,何况他们不知在搞什么鬼?尤其夫人和那公孙白冰小子好

像藕断丝连……”安盈盈怒斥:“不准你侮辱夫人,可恶!你这贪生怕死之徒,你眼中除了

钱,还有什么?真是……”

本想说“败类”,忽染想起他仍是自己丈夫,忍了下来。

康太平倒是悠哉:“能赚钱为何不赚?我不想陪你玩命!你看!”

他从桌下抓出一袋东西,黠喜直笑:“昨晚师爷赏了百两,今儿黑将军又拿来百面,说

是替你赔不是,一天不到,赚进数百两,他们可曾亏待我们?”

“就为了这些钱,你想出卖夫人?也想出卖我?”安盈盈怒斥道:“我从前以为你只是

懦弱贪财,现在才发现,你一点良知都没有!你是人渣!”

一掌即已刮去,吓得康太平赶忙缩躲,他从未见过妻子如此生气,惧意不由升起:“你

说什么?”

安盈盈斥道:“我说你是个下流东西,迟早会被师爷给出卖,你连师爷这败类都看不来

吗?”

“小声点,别让附近听见了。”

“听见最好,才位认清你的面目!”安盈盈仍自怒斥叫败类。

康太平更急,说道:“好好好,你到底要我干什么?”

安盈盈瞧他似已回心转意,情绪稍平,冷道:“我已经说过,请你马上到江南办一件

事,如果你肯去,我会原谅你的一切!”

康太平虽倒向师爷,但他却对妻子情有独钟,一时挣扎不断,道:“江南不近,又是他

人地头,恐怕路上多风浪……”

安盈盈斥道:“你不张扬,谁会注意到你?何况现在师爷看上你,更不会疑心你哩!”

“师爷?”康太平复又想及那夜亡命时刻,尤其师爷那句“谁背叛他,只有人头落地”

简直如把利刃压在脖子上,他连吸数口大气,终于退缩下来,心一横,说道:“算了算了,

不管你们给我多大好处,我不愿再涉及你们那些乱七八糟阴谋诡计,我被抓过一次,那简直

比到地狱走一遭还惨,他们随时可以取我性命,漆黑的牢房,冰冷的地板,还有随时飞来飞

去的乱刀、毒鞭,我何苦来哉?我根本是与世无争的小市民啊!早知道你背后这么复杂,说

什么我也不敢娶你。你另请高明吧!”

安盈盈斥道:“你以为不去就没事?我照样可请夫人把你抓入地中,叫你更惨五倍,”

康大平一愣,然而他还是最惧于师爷,仍横心说道:“你捉啊,我可向师爷求教。”

安盈盈眼看大势已去,也赶到自己丈夫会下流、不长进到这种地步,他开始后悔告诉他

这件事,要是他前去告状,事情恐怕再起波折,感慨之下,不由轻叹起来。

康太平自觉战胜似地黠笑起来,说道:“虽然你跟夫人交情不错,但现在大权落在师爷

之手,我劝你还是投靠师爷,如此你我仍能恩爱,又不必受风险……”

“谁跟你恩爱!下流家伙!”安盈盈斥道:“我恨不得杀了你!”

康太平但觉不是滋味,不敢再开口。现场一时静默,他突又想及师爷交代打探妻子私

事,遂不动声色问道:“叫我到江南,到底有何事?”

安盈盈早已觉得丈夫不再可靠,冷道:“去买面条,行了吧?”

康大平见她不说,一时不知如何再探,心想,能得知夫人有意通信江南,也是秘事一

件,或而该告诉黑将军吧,说不定又有赏营。于是冷道:“劝你是劝不动了,咱不说这些,

夜色已晚,我去拿点木柴,升点火,替你熬点汤,也好帮你洗尘。”

“恶心。谁要你洗尘!”

安盈盈已为送信之事头疼万分,哪还想理这可恶丈夫,一时亦未想及他可能前去告密,

遂任由他在故装体贴后,溜向后院。

她仍嗔骂不已:“真是不长进的败类,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倒向臭师爷,可恶可恶!”

恨得咬牙切齿,又无计可施,焦急当场:“怎么办?都已答应夫人,若不把信送出去,

岂非死罪一条?”

正乱心之际,大门忽开启,一把大刀穿了近来,安盈盈目光突然乍亮:“关小刀?”

那人正是关小刀,他本和胡三爷一同前往困龙牢把方子秋给接回来,为庆祝洗霉运。也

就开了酒席,闹到快三更,方始散去,关小刀这才回到住处,没想到一开门,发现身材丰满

迷人的安盈盈,亦自乍惊:“你倒是回来了!”

想及昨夜她送公孙白冰入宫之后,且无音讯,现在正好探点消息。

安盈盈表现比他更热情,激动往前飞来:“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人呢!”

关小刀喝了酒,难免脸红,闻言皱眉:“你找我?”似乎幻想成男女之间之事,已露猪

哥样。

安盈盈见状,不但不退缩,反而心神一荡,斥叫一声死相,呵呵笑起:“你啊!我看也

不怎么正经!”

却故意倚向他。一股幽幽体香吹来,关小刀心头颇为掀动,她妖笑道:“来,我帮你拿

大刀。”

不等关小刀同意,她伸手即抓过来,岂知大刀竟然比她想象中重得多,唉呀一声立足不

稳,竟然在前栽去。

关小刀见状,赶忙伸手揽去。

这一揽,正巧抱住女人结实胸脯,软柔传来,关小刀触电般唉呀一声,赶忙放开,安盈

盈失了支撑,唉呀再叫,往前栽去,关小刀急叫不好,赶忙再揽,这次揽腰,终于未再触及

胸脯敏感部位,一张脸却也更形飞红。

安盈盈勉强把大刀定在地上,始呼喘大气:“要命!”

忽又想及方才胸脯被揽之事,不想反笑,笑得暧昧调情:“小冤家啊,原来你这么不老

实啊!”

关小刀窘声道:“我……没有……”

安盈盈嗤嗤笑道:“摸都摸了,还说还有,怎么样?我的胸脯还……还感觉不错吧?”

“呃呃……”关小刀更窘:“我没有……”

“敢情还是第一次呢!”安盈盈媚笑道:“反正,迟早被有个开始啊!我当你小情人好

了。”当真想全身倚靠男人胸膛。

关小刀窘急道:“不可……”急急松手,避了开去。

安盈盈倚了个空,好生失望,但笑了几声,也自坦然,道:“感情的确不能勉强,咱们

有机会再说。倒是有件事,现在非谈不可!”

关小刀瞧她正经许多,遂问:“什么事?你好像找我很急?”

安盈盈叹息:“方才不急,现在可急了,里边说话如何?”

抱着大刀,往屋内行去,并置靠于内厅。

关小刀但觉事情似乎不轻,遂快步跟去,及至内厅,烛火亮动下,更见安盈盈性感容颜

颇让人动心。

安盈盈要他坐于桌前,性感红chún欣笑起来,两眼更眯得勾人:“小冤家,这次你得全心

全意帮我了。”

关小刀皱眉道:“你是在勾引我?”

“呃……可以这么说啦!”安盈盈笑得更媚:“谁叫你我一见如故,就像吸铁似的,恐

怕一辈子都拆不开啦!”

“那还会有什么正经事?”

“呃呃呃!这不一样!”安盈盈赶忙正色道:“这可是天大正事,关系着门主夫人,跟

你我感情是两回事,千万不要混为一谈。”

关小刀但闻夫人,心神一凛:“夫人又出事了?”

安盈盈恨道:“全是师爷要的诡计。”

当下把师爷如何得知公孙白冰来神剑门会夫人以及用计陷害夫人一事说出。

关小刀皱眉:“师爷怎会知道这些?”

安盈盈道:“当然是夫人身边有密探啦!”

“抓到了?”

“还没有。”

“那你们行事根本未保密,师爷很可能已知送信之事。”

“这点倒可放心,此事除了夫人,只有我知道。”

“可是不找出密探,如何能安心?”

“当然要找,不过,送信之事更重要!”

关小刀忽而嗤嗤笑起:“你这么快就相信我?把如此重要之事告诉我?”

安盈盈媚笑起来:“我的感觉不会错,何况你自比关老爷,你不会出买我,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初 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